曲筱雅見狀忍不住捂嘴偷笑,高高在上那麼囂張的一個富二代,不過這麼一會兒的功夫竟然被羅成**成了這副德行。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而且羅成根本都沒有動手。

許中雲卻根本沒有心思理會那些,對於郎珏更是驚懼了起來,甚至在他的心裏面都已經形成了一個陰影。

郎珏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輕聲說道:“富二代,彆着急,一會兒帶你看好戲。”

許中雲聞言,毛骨悚然。 郎珏也不再猶豫,直接踩下油門衝了出去。

本來羅成還想找個機會好好教育一下許中雲,可是中途看到曲筱雅接連打了幾個哈欠,便直接放棄了這個打算。

讓郎珏將他們兩個送到了酒店門口。

許中雲眼巴巴的看着下車離去的羅成和曲筱雅,臉上的表情根本難以形容。

直到羅成和曲筱雅走到了酒店裏面之後,郎珏這才緩緩開車離去。

許中雲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尤其是車裏面只剩下了郎珏和他之後,心裏面那種恐慌的感覺也直接上升到了一個極點。

很想要問問到底去哪裏,卻根本不敢開口。

最終,郎珏徑直的將車開出了旌城,來到了一處偏僻的地方。

他們下車的位置,是一個茅草屋附近。

WWW◆ тt kǎn◆ co

還沒等走近,許中雲便聽到裏面似乎有陣陣沉重的呼吸聲。

推門進去,裏面一片漆黑,也沒有電燈。

郎珏在後面,儘管許中雲心中恐懼,但還是摸黑向着裏面走去。

走着走着,郎珏似乎踩到了什麼東西一般,那沉重的喘息聲也愈發的濃郁了起來。

許中雲毛骨悚然,呆愣在原地不敢繼續動。

郎珏拿出火機,慢慢的將蠟燭點燃,房間裏面也亮起了一陣微弱的光芒。

當許中雲看清腳下那血肉模糊的身體之後,瞳孔驟然緊縮,心跳加速,身體直挺挺的向着後面倒了下去。

硬生生的,被嚇暈了。

郎珏嘴角露出一抹輕笑,將許中雲放到了旁邊的炕上。

而此時的羅成和曲筱雅已經回到了酒店之中。

曲筱雅剛纔打電話並沒有告訴慕詩涵回來的消息,進了電梯之後曲筱雅也精神了不少。

拉着羅成的手臂輕笑着開口:“咱們給詩涵一個驚喜啊?”

羅成一愣,輕輕開口:“你給就好了,我在後面看着。”

腦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上次將慕詩涵看光了的事情,心中還是有着一絲芥蒂。

曲筱雅點了點頭:“好啊。”

話音落下,電梯也停了下來。

走出電梯,來到了慕詩涵房間的門口。

沉吟片刻,曲筱雅捂住了門上的貓眼,輕輕敲了敲門。

很快,裏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走到門口,沒有了動靜,很顯然是在透過貓眼看。

曲筱雅嘴角露出了一抹皎潔的笑容,靜靜等待。

很快,慕詩涵那疑惑的聲音響起:“誰啊?”

曲筱雅清了清嗓子,換了一個聲音說道:“酒店服務員!”

契約100天,薄總的祕密情人 說完之後,房門卻忽然打開。

曲筱雅有些尷尬,慕詩涵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輕聲說道:“就知道是你。”

看到門口似乎並沒有什麼異樣,羅成這才緩緩擡頭。

慕詩涵果然穿着正常的衣服,心中也多出一種無奈的感覺。

慕詩涵輕聲說道:“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曲筱雅輕笑着開口:“回來有點事情。”

慕詩涵也並沒有多問,讓開身體,輕聲說道:“快進來吧。”

曲筱雅擡步走了進去。

羅成心裏面卻有一種怪異的感覺:“你們聊吧,我先回去了。”

慕詩涵也猜到了羅成心中所想,心裏面也很是無奈。

曲筱雅見狀忍不住打趣道:“放心吧,今天詩涵穿衣服了。”

慕詩涵聞言俏臉一紅,沒好氣的白了曲筱雅一眼。

羅成心中也是一陣無奈。

可隨後慕詩涵心中一緊,聽到衣服這個詞彙之後纔想起來一件事情。

連忙開口:“不要進……”

曲筱雅被嚇了一跳,羅成也是一愣。

然而還沒等慕詩涵的話說完,裏面浴室門被人打開了。

一道絕美的倩影在浴室裏面走了出來,身材曼妙,面容精緻。

溼漉漉的短髮正滴落着水珠,身上也只是裹上了一層薄薄的浴巾。

羅成擡頭看去,正好看在眼中。

曲筱雅懵了,慕詩涵也是一臉的懊悔,可是什麼都已經來不及了。

女子見狀眉頭緊皺,腳下輕動直接將掛在一旁的白袍挑了起來,片刻便將自己的身體徹底遮掩。

眼神中閃過一抹怒火,不過當看到門口人是羅成之後,女人一愣。

白袍之下,撇了撇嘴,也並沒有開口多說什麼。

慕詩涵一陣無奈。

曲筱雅更加愕然,看着那熟悉的白袍,驚訝的開口:“那個美女是……白煞?”

慕詩涵點了點頭,看向白煞的眼神閃過一抹歉意的光芒。

羅成心中愈發無奈,直接轉過身,輕聲說道:“我走了。”

說完之後,打開了對面的房間走了進去。

房間裏面只剩下了尷尬的曲筱雅三女。

羅成回到房間之後,身體裏面也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可能是跟曲筱雅接觸時間久了,對於這方面的抵抗能力似乎越來越差了。

躺在牀上,心裏面也很是無奈。

平復了一下情緒,將思緒放到了朱天恩的身上。

小公司已經全部收購,運輸行業也差不多臨近尾聲,接下來就是朱天恩的房地產行業了。

這件事情,並不是那麼容易。

盧家那邊還沒有任何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出手。

對羅成來說,一個朱天恩算不上對手,可是盧家卻是一個**煩,畢竟盧振坤後面站着的可是大人物。

羅成現在的身份,並不好對付。

沉吟片刻,最終還是決定將朱天恩手中房地產行業奪過來再說。

閉上眼睛,短時間之內也根本沒有辦法睡着。

腦袋一放空,腦海裏面就會出現剛纔看到那驚豔的一幕,心裏面莫名的多出了一種煩躁的感覺。

很快半個小時過去了,門外並沒有任何的聲音,顯然曲筱雅並不會過來了。

翻來覆去,羅成第一次失眠。

回來久了,羅成發現自己曾經專屬的那種氣息已經淡了許多,自己也越來越像一個普通人一般。

喜怒哀樂,都在慢慢的向着普通人的方向靠攏。

這件事情,羅成並不知道是好是壞。

深吸口氣,慢慢的讓自己的心裏面徹底靜了下來。

感覺到情緒已經差不多了,剛想要準備睡覺,手機卻忽然震動起來。

拿出來一看,是一條短信。

短短几個字:“盧家,動了。” 羅成眉頭微皺,輕輕放下了手機。

調整姿勢,靠在了牀上。

盧家動了,也就說明盧家已經準備開始掠奪旌城的資源了。

可是現在大部分資源都還在朱天恩的手中,就連這個運輸行業都沒有徹底爭奪過來。

沉吟片刻,給郎珏回了一條短信:“別讓朱天恩出事。”

如果朱天恩真的被盧家給抓住了,對於羅成來說絕對是一件值得擔憂的事情。

很快,郎珏回過來了消息。

放下手機,剛纔白煞的事情也徹底在羅成的腦海中消失。

已經很晚了,盧家也只是準備準備而已,盧振坤也不能大半夜的去朱家搗亂。

想到這裏,羅成心裏面反而安靜了下來。

閉上眼睛,不知不覺的便進入了夢鄉之中。

第二天一大早,羅成早早的就醒過來了。

出去之後看到曲筱雅她們還沒有出來,便直接來到一樓吃了頓早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