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分分秒秒過去,下方的觀衆卻不厭其煩的看着,反正有吃有喝的,在這裏多做做又有何妨?而且,誰不知道越是高明的比試越緊張?就和古代比武是同樣概念的。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夏日沒有沒想,對方的忍耐居然會這麼強,別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的很,這樣保持一個動作不動並不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做的來的,更重要的是,他與對方都自己站了三個小時了,再這樣下去腳麻了可就不好動了!

少年暗自腹誹了一聲,最終還是先一步動手,在瞬移一般的速度下,夏日出現在對方的身後,向對方的脖子劈去,只是在還沒有完全靠近對方的瞬間,他的目光一滯,手上動作停止了。

而就是這麼一瞬間的功夫,對方已經一把將他抓在了自己手中,用力地掐住了少年的脖子。

夏日的臉在一瞬間就被掐的發黑,眼看對方就要將自己的脖子掐斷,夏日的腳忽地勾住了對方的手臂,空出一隻腳重重踢在了對方的手肘上,清脆的聲音讓衆人都不由地愣了,而夏日則好容易拜託了魔爪摔在地上。

在場每個人看向男子的表情都變得古怪起來,在他們面前的巨大漢子手臂被夏日踢中的地方電光閃爍,電線凸了出來!

夏日摸着自己的脖子不斷地咳嗽着,一旁的主持人腦筋轉不過彎地結巴道:“這……這是……”

“咳咳……咳咳咳咳……看……咳咳……看不出來嗎……”夏日沙啞着嗓子哼道:“他是個機器人……這樣的比賽根本就有失公平……咳咳……應該撤銷……”

一個小小的身影忽地站了起來,甜甜地笑道:“又是水平嗎?我到不這麼覺得。”

夏日皺着眉頭向對方看去,那一襲的雪白與毛茸茸的尾巴,讓少年有些說不出話了,那傢伙,根本就是一隻白狐形象,眼中帶着對自己的反感與厭惡,從容淡定地看着他。

少年無聲地籲着氣,淡漠地問道:“……那你想怎麼樣?”

白狐取出扇子微微地給自己扇了扇風,笑道:“那還不容易?那機器人是我的物品,現在大不了是我站出來,比賽還是可以繼續的。”

夏日翻了個白眼,揶揄道:“我見過不要臉的,沒有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照你這麼說,我也可以用機器人來替我格鬥了?”

白狐和煦地點頭笑道:“不正是如此嗎?”只要你拿得出來,我又怎麼可能反對?但是一旦你輸了,連同你的命,你的一切統統都是我的。

睨着對方那欠揍的表情,夏日真不想浪費口舌和對方說些什麼,那樣實在是太侮辱智商了。 人群在樓梯上流動。是避難的學生們。節日的熱情才剛剛在他們的燃起,瞬間便熄滅變成了恐懼。不過無涯學海畢竟是次元之海的最高學府,在年輕教師們的指導下,學生們儘管驚魂未定,仍然保持著均勻的速度,井然有序地撤離著,漸漸在樓梯上匯成了一道向上涌動的河流。這是在無涯學海西方尼古拉實驗中心的情景,在同一時間的其他的建築物中也正上演著類似的一幕。

然而在這向上涌動的河流之中,卻有一個不和諧音正在逆流而下。這個人就是銀髮的翡德莉卡·席勒。儘管是逆流而行,她的步速仍然比往常快了一些,但是表情依舊沉穩,沒有絲毫的焦躁不安。有幾個負責引導學生的青年助教們立刻注意到了她,以為她是外來進修人員聽不懂無涯學海標準語,於是就用港口通用語向她喊話,命令她退回去。但是席勒既不回答他們,也不停下腳步,依舊向前面走著。當經過語音實驗室附近的時候,她終於被熟悉的助教認出來了。

「席勒教授,您是要去哪裡?外面正在戰鬥,您不是戰鬥人員,請和學生們一起往高處撤退吧!」

青年助教一邊和她說著,一邊沿著和她相同的方向往前走。

「我可以戰鬥。請放心。」席勒說著,摘下了自己的兜帽,露出了一頭純凈的銀色長發。那名青年頓時看呆了,不知不覺中就被席勒遠遠甩在後面了。

走出實驗中心的席勒,並沒有急於去尋找無涯學海戰鬥者的隊伍。她站在實驗中心的大門口,用一個睥睨天下的眼神望著碼頭的方向。那裡正傳來巨大的噪音,讓她想起索緒爾周圍的龍嘯。

說到龍嘯,她想起了五月,想起了當年那場與麗和詩緒里結緣的戰鬥。不知詩緒里那邊的情況如何。她正這麼想著,就看見一頭散發著熒熒光焰的妖狐正踩著樹籬的頂端自夜空中飛躍而來,到了席勒的面前,它便恢復了原本小小的樣子,跳到了席勒的肩膀上。

「是麗!一定是麗回來了!」詩緒里說。

席勒在心中也這樣認同著。因為方才在校園中放送的那段廣播里並沒有說出這一次入侵者的名字。麗·勞倫斯這個名字在無涯學海是不能說出的禁忌,早已從無涯學海的記錄中被塗抹掉,成為了被人廣為遺忘的名字。如此氣勢洶洶的入侵,無涯學海里的學者們何等厲害,此時此刻一定已經調查清楚了來者的身份,但是廣播中還是不曾說出姓名——這麼看來,來訪者只有可能是麗·勞倫斯。

「她一定需要我的幫忙。」詩緒里急切地說,「席勒,恆河沙書還在你的房間裡面吧?我們快回去拿吧,然後交給她!她一定會需要這本書的!」

席勒用手按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靠左的位置:

「書,我已帶在這裡了——再看一陣吧。」

「她說的一點沒錯。再等一陣吧。」一個聲音說。

詩緒里回過頭,看到了一個穿著考究的男子,正拄著手杖,和席勒一樣觀望著碼頭那裡的動靜。詩緒里不認識那個人,就悄悄去問席勒。席勒便向那個人問好:

「孔尚鐸教授,您不打算上前線去支援嗎?不管怎麼說,您也是理事會的成員啊。」

理事會的成員……這個人竟然是十二大教授之一嗎?又姓孔……詩緒里突然想起來了,她好像曾經聽野貓說起過,孔氏家族是無涯學海歷史最為悠久的幾個家族之一,世代都有人留在無涯學海工作,以教育學為家學傳承。看來這個孔尚鐸應該是個不可小覷的人物了。但是詩緒里觀察他的樣子,除了手中那根手杖之外,似乎就再也沒有什麼可以用來當作戰武器的東西了。而那根手杖看上去又十分普通,看樣子連稍微強力一點的打擊都經受不了。

詩緒里這麼想的時候,已經用質疑的眼神把孔尚鐸教授上上下下看了個遍了。等到發現他臉上和藹的笑意,詩緒里才意識到自己的表現似乎不太符合禮數。不過孔尚鐸教授似乎也並不太計較。他對席勒說:

「以孔某人的能為,恐怕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再者說,我也需要避嫌——我與這位遠道而來的稀客的母親,有五服之內的親戚關係。」

詩緒里雖然聽不懂什麼是五服,但是親戚關係還是聽得懂的。這個人和麗居然有親戚關係?

似乎是看出了詩緒里的疑慮,孔尚鐸進一步解釋說:

「在下的祖姑,也就是家嚴的姑母,便是勞倫斯小姐的母親。不過她研究的領域的並非教育學,而是宗教學。」

「原來是這樣啊。」詩緒里說,「她老人家還康健嗎?」

席勒意味深長地看了詩緒里一眼。

孔尚鐸說:「她和勞倫斯小姐的父親離婚之後辭職離開了無涯學海。如果她還繼續留在無涯學海搞學術,便可以享受很長很長的壽命。但是……非常可惜。一旦從無涯學海辭職或者退休,身體將不再受到知識之光的保護,將會受到所在次元碎片時間流速的影響。而這對於長期處在時間停止狀態的學者來說,將是致命的。不久以後,她就在下位次元的時間軸的影響下,過早地去世了。」

詩緒里聽得鼻子有點酸酸的。她從來沒聽麗說起過這件事。她只大概知道麗在革命以前好像和父親的關係很糟……

「至今想起,依然覺得非常令人遺憾。」孔尚鐸說,「如果她願意再忍耐一陣,便可以按照她的心意去做研究了。」

席勒聽到這裡,提出了異議:「她母親的過世,應該也是麗·勞倫斯小姐參與第一次暴動的契機吧。如果沒有那次暴動,恐怕當初限制她母親的學術的環境也不會改變。」

孔尚鐸笑而不答,不過看他的表情,顯然是認同了席勒這樣的說法。

「那,麗的父親,您的祖姑父呢?」詩緒里問。

孔尚鐸說:「在麗發起的上一次暴動期間去世了。」看見詩緒里震驚的表情,他說:「那並不是麗的錯。那種事,本來就是有代價的。更何況她的父親是當時的宗教領袖。想必麗·勞倫斯小姐心中也很清楚。而且,都是過去的事了。我們還是放眼當下吧。」

詩緒里說:「這一次,麗絕對不會失敗的,如今的她早已經今非昔比了。」

席勒沒有說話。倒是孔尚鐸一直在笑。

「你笑什麼?」詩緒里的尾巴炸了毛,「你瞧不起我可以,但是不可以瞧不起她。」

「沒有,沒有。」孔尚鐸終於不再笑了,「你知道她這一次來,身邊帶著多少人嗎?」

時序麗想了想,說,「少說也有百十人吧,麗說過,她當年的同志遍布次元之海……」

「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籌集遍布次元之海的同志,你不覺得太快了一點嗎?」

詩緒里很想反駁,卻又找不到理由。

孔尚鐸說:「雖然我還沒有親眼見過,但是,她身邊的人,應該不會超過這個數字。」

他伸出了一隻手掌。

「不超過五個?這、這麼少嗎?」詩緒里大驚。

孔尚鐸點了點頭,之後說:

「她能夠避開港口的審查,乘船來到這裡,那麼她的隊伍中必然是有一個擅長航海的人。很可能與當年暴動中那個叫做克里斯托弗·阿爾戈的海洋學家有關。此外,這一次的隊伍能夠以少勝多輕鬆拿下碼頭,看來這幾個人中還有和軍火商凱特有關的人。如果動用了『深紅』系列的話,這一次的戰鬥恐怕會非常殘酷吧。」

席勒發問了:「您所說的『深紅』系列,是武器么?」

「是軍火商凱特手中掌握的一個殺傷力非常強的人形武器系列。早年的產品還是很有以人為本的美學思想,後來就漸漸趣味大失了,變成了一切只遵從工具理性的兵器。」

席勒沉思片刻,道:

「恕我直言,麗·勞倫斯的性格,不像是會使用這種兵器的人。」

「這確實不是一般人敢於動用的武器。因為,如果率先使用這種兵器造成人類死亡,依照次元之海的現行法規,任何人都可以不問緣由,當場將使用者擊斃。」

詩緒里的臉色一下子變白了:「麗絕對不會用這種武器的!……她有更厲害的武器!」

「是嗎?我倒是覺得,如果她真正能夠毫無顧慮地動用『深紅』系列,拿下這所學院……不,甚至整個港口,都不是問題。根本沒有人會有將她殺死的能力。據不可靠消息說,上一次十三艦隊的和平獨立,正是因為掌握著大量『量產型深紅』的緣故。」

詩緒里想了想,又說:「可是,若如你說的那樣,麗也可以用這些什麼『深紅』作為籌碼,逼迫革命成功啊!」

「那麼,她若這麼做了——將打算得到怎樣的結果呢?」孔尚鐸問。

「當然是建立一個平等、開放,沒有學術禁區的學院。」

「如今的無涯學海就是這樣。她根本不需要捲土重來。」

「你騙人!麗上一次的革命難道不是被你們這些陰謀家給抹殺掉了嗎?你還口口聲聲說那是『暴動』……」

「那是有原因的……」

他的話還沒說完,遠方忽然傳來了一股奇特的巨響。孔尚鐸立刻奔上了實驗中心的台階,從懷中取出小型望遠鏡,朝遠處看了一眼,之後說:「果然是量產型深紅!數量真多啊。無涯學海是不是將迎來末日,就取決於勞倫斯小姐的一念之間了。」

他說得十分輕鬆,好像和他本人並沒什麼關係的樣子。

席勒皺起了眉:

「沒有辦法對付這種武器嗎?」

「如果『清掃者』高陽薤露還在的話,大概就是揮一揮煙斗的事情吧。可惜她已經下落不明很多年了。」

詩緒里的心中忽然一慌。它悄悄地看了看席勒的胸口——風衣下面的口袋裡藏著一本恆河沙書,而恆河沙書的深深深深處,藏著高陽薤露。

「吵死了。」

在他們身後實驗中心的大門口,一個冷冷的女聲響起。

詩緒里一眼就認出來她:「你……你們……你們是吸血鬼!」

走出來的確實是吸血鬼真紀與塞列歐斯。

「不要讓我聽到其他女人的名字。高陽薤露?什麼無名之輩。塞列歐斯,將我的箱子拿上,我要去會一會他們。」

「遵命,真紀小姐。」

他們兩人一前一後地朝著樹籬迷宮的深處去了。

「不用擔心他們。」孔尚鐸對席勒和詩緒里說,「作為理事會中排位第四和第七的兩人,就算不一定能獲勝,起碼也還能全身而退。」

理事會,又是理事會。詩緒里想。

忽然,詩緒里想起了一些事,對孔尚鐸說:

「你剛才說麗上一次的革命被抹殺是有原因的,那是什麼原因?還有,我其實根本不相信你。 總裁的替罪情人 如果你真的是理事會的成員,麗有你這樣厲害的親戚,為什麼還被流放了這麼久,一直不能回來呢?」

聽了詩緒里的問題,孔尚鐸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說話,反而是看上去非常為難的樣子。這讓詩緒里有點歉疚了。它想悄悄看一眼席勒的表情,席勒也一臉無可奈何地笑著看著它。於是詩緒里考慮要不要向這名大教授道個歉,就在這時,孔尚鐸終於開口了:

「因為……就算連我,也不能動搖流放麗·勞倫斯的那個決定。」

作者有話要說:勿忘初心。 神殿之中,竟然靜悄悄地,不見人影。不但不見蛇國的羣蛇,也不見精靈武士,就似那千千萬萬的毒蛇與及數千精靈武士,憑空地消失了一般。

謝小峯和黃英固然驚訝,就連蝮神也是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這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行十餘人,步入神殿中央,祭壇就在面前,不久之前,謝小峯和黃英還被困在祭壇之上,差點成了祭品。但兩人此番回來,卻是想要救回精靈族全族性命,至於先前所受到的委屈,卻也並不放在心上。

蝮神和屬下諸蛇神都左顧右盼,正要派人去打聽蛇國大軍下落,猛然之間,只聽沙沙聲四起,竟見神殿四周游出無數毒蛇來,將蝮神和謝小峯等人圍在當中。

蝮神大奇,眼見羣蛇不但做勢要圍攻謝小峯,而且對自己也大有敵意,不禁又驚又怒。當下鼓腹向天,猛地吸一口氣,忽然張嘴,驀地噴出一口黑色煙霧,就似半空中起了一團黑雲,將逼近前來的羣蛇籠罩在當中。那些毒蛇遇到黑煙,無不痛苦難當,身子不斷扭曲翻滾,甚至互相噬咬,其狀甚慘。

一時之間,數百條毒蛇被黑煙吞噬,扭動片刻,便盡都皮破肉爛,紛紛倒斃。

謝小峯在旁見到,也不禁心中駭然,這才知道這個蝮神既然能稱得一個神字,果然非同等閒。蛇精能修煉到這等法力,那又比修道之人更難,修行時日也要多幾千年。

衆毒蛇不敢靠近,只在一旁遊走。黃英遠遠看到,大感噁心。

忽然之間,衆蛇兩翼分開,留出中間一條道來。只聽後面有個怪鳥一般地聲音,噝噝怪笑道:“不愧是四大蛇神之一。蝮神果然神通廣大,只不過,咱們幾兄弟的事,自己商量着辦就是了。你也不該輕易投靠外人,未免叫人看輕了咱們。”

羣蛇之中,走出三個人影來,一個黑衣,一個白袍,一個卻是披着花斑也似的大氅。

蝮神冷笑道:“原來是你們幾個蛇精作怪!哼,龍神在此,你等不得無禮!”

那三個蛇精一齊怪笑,說道:“什麼龍神,龍神在哪裏?我們可不相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