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林朗!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0 Comments

他的手掌,竟然被林寒一劍斬斷,只剩下一個光禿禿的手腕。

「好狠!」

這一刻,周圍不少弟子,猛地倒吸一口冷氣。

果然,這煞星,依舊那麼狠辣!

「斬你一隻手掌,記住,以後不該惹的人,不要惹!」

林寒冷冷吐出一句話。

隨即,在林石一眾人的難看目光中。

收劍,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

林寒走出了比斗場,心境無波。

這林朗,要不是林氏族人,早就被自己一劍殺了。

如今斬斷其一只手掌,算是給他一個血的教訓。

「林寒。」

不過,就在林寒想著下午是不是要繼續領悟大日金鐘罩的時候,一道甜美的女子聲音突然響起。

朕有九條命 林寒朝著不遠處看去。

一個涼亭下,林如煙,這位外府天之驕女,身姿婀娜,亭亭玉立,正站在那裡,似乎等待多時了。 陸寒徹聽此豁然開朗。走心這個詞好啊!

他眼神亮亮的,對著傅恆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傅恆瞭然,知道老大已經找到了自己要的答案了。戀愛這種事情本身就是不需要教的事情,遇到對的人了自然就無師自通了。

最後一顆子彈留給我 傅恆知道今天的任務是完成了,他拉著王術,「走吧。讓總裁靜靜。」

王術茫然,「這,這就走啦?諸葛明的戀愛秘籍我還沒看完呢!」

「走啦,總裁忙著呢,等改天你用的著的時候,再找總裁借,好吧?」

「我整天泡在你們這些漢子里,我這改天得等到什麼時候呀……」

王術邊被傅恆拉著走,邊苦笑吐槽著自己。

傅恆走出門的時候,還不忘替陸寒徹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掛了電話的林北望在客廳捂著臉走來走去,感覺自己無顏見人了。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了一會,等林北望再次拿起手機看的時候,發現離約定的時間只剩下十分鐘的林北望,只好飛奔著跑去梳洗打扮。

雖然知道這是個假約會,卻還是打著約會的名號了。

林北望照著鏡子的時候,莫名的勾起了嘴角的笑意。她望著鏡子里的自己,心情莫名的高漲起來,手中快速的給自己上了個妝。

等林北望快要忙完這些的時候,樓下的門鈴恰時的響起了。

穿著粉色連衣裙的林北望佛開了下雙肩微卷的黑色長發,最後照了一眼鏡子中的自己,修長白皙的長腿飛奔著跑下了木質樓梯。

聽到門鈴聲的時候,她的心就早已飛了下來。

她甚至都忘記穿上拖鞋再跑。

三顆糖,甜到殤 慌忙的打開門的那一刻,她看到穿著西裝筆挺站在白色門框下的陸寒徹,他的胸口處別著一朵新鮮的野薑花,正淺淺笑著看著她。

黑色的西裝,白色的襯衫,得體優雅,把他的氣質身段修飾的更加的好了。林北望不禁看的眼神有些楞直。

陸寒徹看到出現在他面前那個一身粉色連衣裙,大大的眼睛里有著几絲慌亂,又難掩臉上驚喜的女孩,不禁心口處的心臟亂跳了下。

他低頭,想掩飾自己有些亂的眼神。卻看到了林北望沒有穿鞋,正露出白嫩的小腳丫站在他面前。他終是忍不住笑了。她還是和多年前的她一樣,常會忘記穿鞋。

陸寒徹蹲下身子,打開旁邊的禮盒,從裡面拿出一雙白色鑲鑽的平底鞋,輕輕拿起林北望的一隻腳放在了自己的膝蓋上,遞林北望仔細的穿上了鞋。

他的動作自然和熟練,好像這樣做過了很多次似的。

林北望驚的都不敢大口呼吸了,生怕驚擾了陸寒徹這溫柔的動作。

他真的如吳秘書說的那樣嗎?從來沒有談過女朋友?

「你怎麼會剛好就帶著鞋子?」

穿好鞋子的林北望左左右右的看著這雙符合她喜好的鞋子,完美的尺寸,完美的設計,就好像是自己定製的一樣。

陸寒徹站起身,眼睛亮亮的看著面前這個女孩,嘴角勾抹著一絲笑意,「我會掐算。」 林如煙?

林寒眉頭微微一挑。

這位天之驕女,來找自己幹什麼?

「有什麼事嗎?」林寒面容無波,看著涼亭下的婀娜身影,目光露出一絲疑惑。

「我想知道,你為什麼突然間就在外府中崛起了。」林如煙出聲了,美眸盯著林寒,閃爍著一絲好奇。

她問出聲的時候,目光仔細觀察林寒的面色變換。

但,林寒何等堅韌心智,他神色毫無波瀾,淡淡瞥了這位大美女一眼,輕輕一笑道:「該崛起的人,自然要崛起。」

該崛起的人,自然要崛起!

林寒語氣平靜,聽似無波,但其中,卻是蘊藏著一種霸道和強大自信。

不過,這個回答,似乎讓林如煙很不滿意,少女皺了皺精巧的瓊鼻,忍不住嗔怪道:「林寒,你這是在耍賴。」

「我說的是實話啊。」

林寒笑了笑,隨即道:「如果沒事,那我就先走了。」

雖然林如煙很美,美艷不可方物。

但,林寒可不是那種見了美女就走不動路的人。

他本身意志就是堅韌,心智比同齡人不知道成熟多少。

而且,精氣神經過黃金神火改造后,林寒比一般人,多了一份穩重,少了一份少年的輕狂。

林寒很清楚,現在的自己,最重要的是快速提升實力,在接下來的外府小比和內府武道茶會中異軍突起,一鳴驚人。

這,才是他首要的目標。

「臭林寒,又無視我了……」

林如煙看著林寒轉身就要走,她頓時說道:「好啦好啦,不問你原因總行了吧,其實……我這次找你,主要是想和你切磋切磋。」

「和我切磋?」林寒神色閃過一絲詫異。

「沒錯,雖然很多人懷疑你的實力,但我從你一劍封喉那林劍的時候,就知道,你真正戰力如果爆發,絕對十分強大。」

林如煙衣裙搖曳,若一株仙蓮隨風起舞,她繼續道:「明日就是外府小比,我希望能夠和你提前比試一番,或許,我們之間,都能夠從對方身上學到一些什麼,共同進步。」

聽著林如煙不似開玩笑的語氣,林寒想了想,便是點點頭。

這林如煙,修為踏入武道五重天,在外府中排名第三,實力強大,毋庸置疑。

若是與其切磋,說不定能夠最後再磨礪一下自己的武學。

「我提前說好,我的劍,乃是殺人之劍,若是不小心傷到你,可不要怪我。」林寒出聲提醒。

「放心,我修行的也是劍法,你能不能攻破我的劍法防禦,還是一個謎呢!」林如煙頓時不服氣地嬌聲道。

「到我住處那裡去切磋吧,不然,在這路邊,劍氣可能會傷人。」

林寒說著,林如煙點點頭,自然同意。

半個時辰后,兩人來到林寒的住處。

裡面,有一個小院,正好可以用來作為切磋的場地。

「冰心劍訣!」

林如煙第一個出劍,一瞬間,空氣中的溫度似乎都冷冽下來,刺骨無比。

冰心劍訣?

劍氣竟然能夠影響周圍的空氣溫度?

林寒目光閃過一絲詫異。

看來,這林如煙修行的功法,凝聚出的真元不是普通真元,而是一種帶有寒屬性的真元之力。

其實,這些很常見。

比如,修鍊火屬性功法的武者,他凝聚出的真元,就帶有一絲火屬性力量,對敵時,將會有著特殊的殺傷力。

至於林寒自己,他修行的乃是獨一無二的太古龍帝訣。

曠古絕倫,絕世功法!

凝聚出的真元,乃是具有太古龍力的龍元,具有雄渾、強大和綿延不絕的強大屬性。

因此,林寒與人對敵,最不怕的,就是消耗戰。

因為,除了真元雄厚,還有太古龍帝訣可以在丹田衍化一個熔爐,能夠源源不斷掠奪周圍空氣中的天地力量,為自己所用。

極其變態和妖孽!

「寒光十三劍!」

這個時候,林寒也是出劍了。

他沒有使用拔劍術。

因為,拔劍術講究一劍驚雷,劍出,必見血,是殺伐之劍,不適合切磋。

「你竟然也修行了一種上品武學,這是寒光十三劍?」兩人對劍切磋,林如煙絕美面容上,閃過一絲震驚。

https://tw.95zongcai.com/zc/49528/ 這來自偏遠支脈的林寒。

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一念至此,林如煙對於林寒,心中又多了一份好奇和驚異。

而此時,兩人都沒看到。

這處小院門口處,一個小巧玲瓏的身影站在那裡。

是丫鬟小奴。

此時,小丫頭看著院子中兩人的比劍,烏黑的大眼睛中,閃過一絲落寞。

……

整整一個時辰,林寒和林如煙才停下來。

他們對視一笑,都從對方身上學到了不少東西,戰力有所提升。

林如煙沒有多說什麼,她最後對著林寒嫣然一笑,說了句「謝謝」,才慢慢離去。

對此,林寒倒是大方一笑,歡迎林如煙常來切磋。

從林如煙身上,林寒也感悟了不少劍術方面的技巧,若是運用到實戰,絕對能夠增加一絲劍術的威力。

接下來。

林寒沒有耽誤時間,走入屋中,繼續參悟那大日金鐘罩。

時間如流沙般,從指尖悄然劃過。

轉眼,一下午的時間過去了。

天色慢慢變得昏沉下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屋中。

「大日金鐘,山嶽橫空!」

一道充滿威勢的聲音頓時響起。

是林寒。

此時,他身上罩著一尊黃金鑄造的大鐘,幾乎就快凝聚成實質。

古鐘蒼勁,泛著冰冷的金屬光澤,充滿力感。

「終於再進一步,領悟到了大成!」

林寒神色露出一絲喜色。

果然,自己那妖孽般的領悟天賦沒有讓自己失望,不過短短一日,這大日金鐘罩,已經被自己領悟到了大成。

一旦施展,金鐘罩體。

其硬度,可媲美一尊中品戰兵,真正是讓林寒刀槍不入。

「咚咚咚……」

突然,屋門響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