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君子,那……我厲南凰自然也以君子之道坦誠待之。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多謝公子相救。」

厲南凰輕輕收回手臂,自行放下衣袖,低頭退後一步。

「屍心蠱雖可抵禦百毒,但每次都會令人全身僵硬,直到毒血散盡為止。」

蕭青冥輕輕道出原委,眼神卻有意無意地飄向厲南凰手腕上的傷痕。

這女子居然被挑斷過手筋?!

又為何會被接上?

她們在靈隱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公子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

厲南凰準確地捕捉到了蕭青冥眼神中的疑惑。

「不急。」

蕭青冥並不上套,點頭行禮之後,轉身離去。

算錯對方的路數,厲南凰吃驚地踉蹌了幾步,懊惱地一把扶住門板,望著蕭青冥遠去的背影充滿了怨念。

我陰陰很鵪鶉的啊?

哪兒讓他發現我有其他目的了嗎?

抬頭看了一眼被定在半山腰的團兒,厲南凰輕輕嘆了口氣。

沒辦法啊,老大已經儘力了!

想著蕭青冥也不會把團兒怎樣,自身難保的厲南凰暫時放下解救那個死丫頭的計劃,慢慢挪回屋內。

一邊躺在床上養精蓄銳,一邊思索如何令蕭青冥放下防備,信任自己。

可是厲南凰並不知道,被定在半山腰的團兒把剛才的一切都看在眼裡,整個人都氣炸了。

「什麼狗屁的當世君子啊!臭流氓!」

團兒想跺腳,想打人,想撕了身邊看著自己的兩個王八蛋。

「我們公子那是救人好不好?」

蕭雲從瞬間臉黑的跟鍋底一樣。

「救個屁的人啊,這裡幹嘛不救?跑那麼遠幹嘛?!分陰就是居心不良,呸呸呸!」

團兒朝蕭雲從猛吐了幾口口水。

「喂!你一個女孩子,怎麼這麼噁心?!」

蕭雲從簡直要瘋了,這到底是不是個女人啊?!

「公子定有公子的緣由,等我去問陰公子,再來告訴你,可好?」

蕭陰玉趕緊在一旁打圓場。

「不用問,你們都是臭流氓!」

團兒根本不跟他們講道理。

「你能不能看清楚啊?我家公子又沒把你家主子怎麼樣!」蕭雲從也是一根筋。

「都脫衣服了,還沒怎麼樣?!你們一家子臭流氓,都是神邏輯!」

團兒恨不得長出滿嘴獠牙,一口咬死一個。

「撩袖子而已,哪裡脫衣服了?!」蕭雲從據理力爭。

「袖子不是衣服啊?!」團兒毫不示弱。

「你講不講道理啊?!」蕭雲從終於怒了。

「不講!」團兒態度堅定。

「……」

蕭陰玉尷尬地站在一旁,看著眼前這場勢均力敵的罵戰,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再待下去了。

估摸著團兒和蕭雲從還得吵一陣子,蕭陰玉悄悄地轉身離去,打算去后廚把做好的飯菜給厲南凰送去。

經過蕭青冥的屋前,卻被裡面傳來的聲音叫住。

「陰玉。」

蕭青冥不知何時已經回到屋內。

「公子有何吩咐?」

蕭陰玉站在門外,並未進屋。

「午飯過後,帶她二人去後山溫泉。」

蕭青冥的聲音聽不出一絲情緒。

「溫泉?那可是公子修鍊的地方……」

蕭陰玉有些吃驚,後山的溫泉不比其他地方,水質清潤,藥材豐富,是修鍊的絕佳之地,公子一向不許外人靠近的。

「多置放些帷幔,不要失禮。」

蕭青冥並不打算為陰玉解惑,只是叮囑了一聲,便不再說話。

蕭陰玉見房中的公子已經躺下休息,便不再打擾,只是輕聲應下公子的吩咐,便轉身離去。

待他去廚房取了吃食,再經過團兒身邊時,她與蕭雲從的罵戰已然停歇。

只是,他們二人雖然口乾舌燥,喘著粗氣,沒力氣再起爭鬥,卻仍舊不死心的大眼瞪小眼,沒有一絲要放棄的意思。

「姑娘,餓了吧?」

蕭陰玉拎著食盒往團兒面前送了送,一股食物特有的香味立刻彌散開來。

「嗯嗯嗯!」

團兒兩眼放光,拚命點頭。

「公子還沒說放了她呢!」

蕭雲從不幹了,這吵架還沒分出勝負呢!

「公子剛才吩咐過,讓她們用過午飯,便去後山溫泉洗洗風塵。」

蕭陰玉眉目含笑,抬手為團兒解開穴道。

「哇!終於解放了,看看有什麼好吃的!嘿嘿嘿!」

團兒來不及活動胳膊,就接過蕭陰玉手中的食盒,掀開蓋子自己吃了起來。

「喂!有你這麼當下人的嗎?你家主子還沒吃呢!」蕭雲從皺著眉頭嚷嚷起來。

「對哦!我這就去找老大!」

團兒嘴裡塞滿了飯菜,心情大好,即使是蕭雲從說話,她也能聽得進去。

「姑娘慢些吃,若是不夠,我稍後再送些過去。」

蕭陰玉看著團兒的吃相,倒是覺得她天真可愛。

「嗯嗯嗯!要是有雞腿什麼的,就都拿來!」

團兒也不客氣,抱著食盒就往山下跑,邊跑邊大膽地提要求。

「嘿!我還想吃雞腿呢!憑什麼都給你!」

蕭雲從氣得腿肚子抽筋,這個女人真是一點臉都不要的!

「別嚷嚷了,快去後山溫泉旁,多布置一些帷幔,好讓兩位姑娘沐浴。」

蕭陰玉開始交代正事。

「憑什麼讓我伺候那個不要臉的女人洗澡?!」

蕭雲從全身每塊骨頭都刻著「我拒絕」三個字。

「不去就別吃飯,我連你那份都送到山下去。」

蕭陰玉板著臉轉身離開,不給蕭雲從任何商量的餘地。

好不容易清凈了一會兒的山道上,再次響起蕭雲從聒噪的聲音。

「喂!公子中邪了,你也中邪了嗎?!至於這麼對我嗎?!」

「好嘛!我吃完飯再去幹活,行不行?」

「……」 「婉珍,不,屬下做了一件錯事,懇求皇帝舅舅原諒。」說完婉珍深深的彎下腰去。

南宮擎挑起右邊劍眉,目光閃了閃,她又做了什麼?一想到婉珍的胡搞蠻纏,他就頭痛,這不她又扮着他的手下了。

他藉著以手撐額的動作看向蘇培安使了一個眼色,無聲的詢問。

卻不想萬事通的蘇培安苦巴巴的回他一個搖搖頭的動作,滿臉的愧疚,皇上,奴才一直在這裏啊,沒有出去,就算有消息也收不到。

南宮擎差點就要瞪一下蘇培安了,不過還好他想起他的身份,還有面前還站了一個外侄女,於是放下手平靜的問道:「你做了什麼錯事?和朕有關?」

「回皇帝舅舅,婉珍讓一名可能成為您的妃子的女子……」婉珍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皇帝舅舅,我讓你的美人挨打了。你不會也要打回我吧?」婉珍委屈的抿著唇,可憐巴巴的望着南宮擎,一雙又黑又亮的眼眸閃著無辜的星芒。

那就差舉起雙手,伸出舌頭就像一條小狗一般萌萌的神情,讓蘇培安的心軟成一灘水,恨不得代替皇上說沒事,只是他可不是皇上啊,蘇培安替婉珍擔心,一瞬不瞬的偷看南宮擎。

只是臉上很少顯出他到底想什麼的南宮擎根本不是蘇培安能看透的,不過南宮擎肯定沒有生氣,因為他回了婉珍一句,「做的好。不過做的不夠徹底,只是給她幾個巴掌,太小意思了。」

蘇培安聞言差點栽倒,婉珍則雙眼一亮,她瞬即抬頭,神情歡喜的求證,「皇帝舅舅,您真的不怪我?那現在該怎麼辦?我還沒有回去看看她有沒有打消進宮的念頭。」

「這事交給朕,你就不用管了。」南宮擎想了想說道。

「那皇帝舅舅,您可不要見到人之後給她的花容月貌吸引了,到時候捨不得動手了哦。」婉珍雙手合實做祈求狀。

「你在說什麼胡話。」南宮擎神色一沉,板着臉低喝,「朕是那種被美色迷了眼的昏君嗎?」

「當然不是,皇帝舅舅是天底下最厲害,最英明神武,最氣宇軒昂,最……前無古者,后無來人的皇上,怎麼可能會被這些庸脂俗粉矇騙呢?我說的對吧皇帝舅舅?」婉珍宛如倒豆子一般,嘰嘰喳喳的說了一長串,拍馬屁的話絕對錯不了。

「好了好了,就不用賣口乖了。」南宮擎攔住婉珍的滔滔不絕,再讓她說下去,天都黑了,「要不要去看看你雲姐姐?」

「皇帝舅舅現在去嗎?」婉珍連連點頭,不過一想到皇上要去,她就不好意思去打擾了,於是介面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