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他們想幹什麼。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打定主意后,顧銘冷笑起來。

如果他們真的是在打方雅的主意,顧銘不介意大開殺戒,將他們四人全部留在這裡。

這時,方雅也緩了過來,點燃了火堆。

濃煙升空,那四人看見后,快速地向這裡奔跑過來。

不一會,便出現在了方雅和顧銘面前。

「方雅,你沒事吧?」

其中一個留著齊肩發的女孩,跑到方雅身邊,將她緊緊抱住,眼中閃動著淚水。

另外三人,看到方雅后,臉上全部露出了激動之色。

「你是誰?我知道了,是你把方雅帶到這裡來的,既然如此,你就別想離開這裡。」

一個留著平頭的年輕男子,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惡恨恨地盯著顧銘。

在他的眼上,顧銘看到了濃濃的殺氣。

「劉鵬濤,你想幹什麼,不允許這麼對顧大哥,如果不是顧大哥救了我,我早就死了。」

方雅頓時嚇了一跳,急忙跑過去,護在了顧銘身前。 劉鵬濤看見方雅的舉動后,眼中再次閃過一道殺機,最終不甘地放下匕首。

「方雅,我不動他也可以,但是他必須離開這裡,否則別怕我不客氣。」

「不行,如果沒有顧大哥,我早就死了,我不許他離開。」

方雅憤怒地盯著劉鵬濤。

「堂哥,就讓他跟著吧,也不差他一個人。」

劉依心微微一笑,一個人三個字說的特別重。

「依心,謝謝你!」

方雅扭頭感激地看向劉依心。

顧銘心中苦笑,還真是個傻丫頭,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啟用搜魂術,這信息量還真是不少。

劉鵬濤來自京城劉家。

劉家是個古武氏家,而劉鵬濤和劉依心二人就是這個家族的,他們全是明勁武者。

另一個男生叫童陽輝,是劉家附屬家族童家的少爺,同樣也是個明勁武者。

那個看上去比較文靜的女孩叫鞏佳雨,是童陽輝的表妹,來自西北古武氏家鞏家,與其餘三人一樣,明勁武者。

他們這次進入納密森林,是因為從古籍上看到,這裡有一處古迹。

在古迹的裡面存放著大量的修鍊的功法和靈丹妙藥。

而進入這個古迹的唯一辦法,就是要尋找極陰之女,犧牲她的生命方可進入,而且還必須是初女。

方雅正是極陰之女。

知道一切后,顧銘真想一掌拍死他們四人。

劉鵬輝淡淡地掃了劉依心一眼,回頭沖著童陽輝微微點頭,「看好他,如果有任何異動,直接趕走!」

趁著方雅不注意,抬起右手,右手為掌,重重地向下一頓,示意童陽輝殺死顧銘。

童陽輝微笑地點頭,藐視地看向顧銘,「您就放心吧,我一定會處理好的。」

鞏佳雨微微皺眉,走到方雅身邊,將她拉到火堆旁,兩人並排坐下。

「小雅,這幾天你都跟他在一起嗎?你知道不知道,都把我們嚇死了。」

「你還說呢,我就上個廁所,回來就找不到你們了。如果不是遇見顧大哥,我真的死了。你知道我們昨天晚上遇見什麼了嗎?」

方雅沒心沒肺地將昨天晚上的事情講了出來。

說著無心,聽者有意。

不管是真是假,劉鵬濤四人心中暗自警惕起來。

方雅是什麼人,他們非常了解,很單純,也很善良,更不會說謊。

天價契約:慕先生,請溫柔 如果她所說的是真的,那麼這個叫做顧銘的,恐怕也是個武者。

但是他為什麼會獨自一人進入這納密森林呢。

一系列的問題在劉鵬濤的腦海中閃過。

他想知道答案。

「顧銘是吧,謝謝你,剛才是我態度不好,主要是我太關心小雅,還請你原諒。」

劉鵬濤竟然主動向顧銘道歉。

這讓方雅為之一驚,同時臉上也掛起了笑容,剛才的憤怒也隨之一散。

顧銘微微一笑,淡淡開口,「不用謝,大家都是華國人,在異國他鄉相遇就是緣分,更何況方雅就像我妹妹一樣。」

說完,顧銘坐到火堆旁,不再理會他們。

四人或許也不想和顧銘過多說話,幾人吃了些東西后,便找地方休息去了。

方雅依然躺在顧銘的睡袋裡,就躺在他的身邊。

或許經過這兩天的接觸,她心裡感覺還是呆在顧銘身邊比較有安全感。

顧銘也躺了下來,就在方雅身邊。

夜越來越黑,氣溫逐漸下降,各種野獸的叫聲響徹森林。

然而,卻有著四雙眼睛緊盯著顧銘和方雅。

顧銘閉著眼睛,嘴角不由上揚,繼續裝睡。

過了許久之後,四人在確定顧銘和方雅熟睡后,稍稍地起來。

「現在怎麼辦?真的要帶上他嗎?」鞏佳雨小聲問道。

「哼!我現在就想殺了他!」

劉鵬濤冷哼,雙目閃動著怒火。

劉依心伸手輕輕地拍了他一下,微笑地說道:「留著他又如何,咱們四個難道對付不了他一個人嗎?」

「那方雅所說的事怎麼解釋,我懷疑他也是個武者,不然怎麼可能會殺死那頭野豬。」童陽輝說道。

劉依心瞪了他一眼,冷笑道:「方雅的話你也信嗎?咱們一路走來,連條蛇都沒遇見,你相信他們能遇見野豬嗎?如果真如方雅所說的那樣,兩米多高,好幾米長的話,他們還能活著嗎?」

「依心姐說的沒錯,別說是他們,就是咱們四人也不見得是那頭野豬的對手。方雅之所以這麼說,我想應該是為了保護顧銘,想要突出他的價值,不想讓咱們趕他走。」

鞏佳雨微微一笑,回頭掃了一眼熟悉的顧銘和方雅二人。

「不管是真是假,這個顧銘不用留。」

劉鵬濤冷哼一聲,陰冷地說道:「咱們這次來是幹什麼的,就不用我多說了。方雅會死,但是我不想因為那小子,打亂咱們的計劃。這裡離那處古迹越來越近了,還是想個辦法才行。」

劉鵬濤的話音落下,其餘三人都陷入了沉思。

這還真是個頭疼的問題。

他們都看得出來,方雅對顧銘十分信任,包括睡覺都要在他身邊。

而且,方雅對他們的態度已經和之前有所改變,雖然臉上掛著笑容,但是四人心中明顯感覺到有種隔閡感。

「先不管了他,既然方雅想跟他一起死,那我們就成全他們。」劉鵬濤目光中閃爍著濃濃的殺機。

劉依心看了他一眼,隨後點頭說道:「只能如此,對於顧銘這個人我們不能掉以輕心,自從見到他以後,我就有種不祥的預感。」

「依心,我看你就是想多了,等到了那處古迹后,我親自送他上天。」

童陽輝冷笑,從腰間掏出匕首,在手中快速地轉了兩圈,放在舌頭上舔了下。

「那就這樣吧,這幾天為了找她,我可是累壞了,我要去睡覺了!」

鞏佳雨打了個哈氣,輕輕地拉了劉依心一下。

劉依心點了點頭,兩人一起回到剛才休息的地方。

「陽輝,明天你跟在顧銘身邊,注意他的一舉一動。」

劉鵬濤說完,轉身離開。

童陽輝嘴角上揚,冷笑又不屑地掃了顧銘一眼,也走了回去。

這一夜註定是個不眠之夜,可惜睡不著覺的卻不是顧銘和方雅,而是劉鵬輝四人。 清晨,納密森林內起在了大霧。

顧銘明顯感覺到靈氣又強了許多。

這是昨天晚上根本沒有的情況。

順著靈氣的來源尋去,顧銘發現了一處斷崖,而那濃郁的靈氣便來自那裡。

看來,這就是劉鵬濤幾人的目的地了。

六人簡單地吃了些東西后,繼續出發。

果然,被顧銘猜對了,劉鵬濤幾人所前進的方向,正是那處斷崖。

不過奇怪的一幕發生了。

四個小時過去了,他們竟然還在原地打轉,好像進入迷宮一樣,不管往哪個方向走,始終都走不出去,被困在了這一片森林當中。

劉依心在一個小時前,不小心扭到了腳,此時正坐在一塊大石頭上。

「鵬濤,現在怎麼辦?繼續走嗎?」童陽輝問道。

劉鵬濤皺著眉頭,一臉不耐煩,直接冷哼:「走個屁!照這樣走下去,恐怕一輩子也走不出去。」

「那怎麼辦,總不能被困在這裡吧?」童陽輝頓時臉色一沉。

這時,鞏佳雨趕緊阻止了他們。

「行了,都少說兩句吧。現在還是想辦法離開這裡要緊。」

鞏佳雨一開口,劉鵬直接冷哼一聲:「閉嘴!離開這裡,你到是給我離開,讓我看看。」

「你……」鞏佳雨頓時氣結:「劉鵬輝,出發前可是你信誓旦旦地說不會出問題,現在呢,你怎麼解釋。」

劉鵬濤彷彿被戳到了痛處,不由地惱火道:「我解釋什麼,有什麼好解釋的。別忘了,來這裡可是大家一同決定的。」

窩裡斗,這個戲碼有點意思。

顧銘似知非笑地看了方雅一眼。

「不要靠近他們,跟在我身後。」

方雅疑惑不解,但還是點了點頭。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對於顧銘的話,打心眼裡百分之二百的信任。

如果現在顧銘想要得到她,她恐怕都會毫不猶豫地答應。

這時,劉鵬濤幾人的爭吵越來越激烈。

鞏佳雨更是憤怒地走到石頭前,坐到了劉依心的身邊。

「你們就別吵了,現在依心連路都走不了,更別提走出這裡了。」

「那她就留在這裡,等我們找到東西后,再回來接她。」劉鵬濤淡淡地看了堂妹劉依心一眼,眼神冰冷。

「什麼?你要把她扔在這裡?她可是你的堂妹!」鞏佳雨憤怒大叫。

童陽輝聽后,搖頭冷笑:「表妹,這是人家兄妹的事,你最好不要管。如果你不舍的話,那你就背著她,否則就別再廢話。」

「好,那你們走吧,我留下來陪依心!」

鞏佳雨搖了搖頭,眼中充滿了失望。

這時,劉鵬濤眯著眼睛,上下打量著鞏佳雨,突然笑了起來,「佳雨,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既然你對我堂妹這麼有心,不如你陪我玩玩,說不定我一高興,就帶她離開呢!」

「劉鵬濤,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鞏佳雨頓時被劉鵬濤的無恥氣得臉色一陣通紅。

她很是無語,劉依心可是他的堂妹,他不僅不幫忙,竟然還想用自己做為交換條件。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種人。

一時間,鞏佳雨的內心十分矛盾,開始產生了退意。

以劉鵬濤的性格,如果真的在古迹中得到了東西,那他會不會放過自己呢。

「佳雨,我堂哥對你的愛,我是知道的,你看我都這樣了,要不你就陪陪我堂哥。等我出去,一定會報答你的,而且到那時,你可就是我的嫂子了。」

劉依心微微一笑,她話讓鞏佳雨瞬間愣住了。

「劉依心,我在幫你好嗎?你太讓我失望了!」鞏佳雨憤怒地大吼起來。

「你們繼續吵吧,我先走了!」

這時,童陽輝不屑地笑了笑,看都沒看鞏佳雨一眼。

要知道,鞏佳雨可是他的表妹!

童陽輝微笑地看向方雅,想要進入古迹,方雅才是關鍵,在他眼中只要能夠變強,誰都可以捨棄,表妹又如何,就算是他的親妹妹在這裡,他也一樣會這麼選擇。

「方雅,跟我走吧,我帶你出去!」

方雅聽后,不由地躲到了顧銘身後。

看到她的舉動,童陽輝不由地皺起眉頭。

不僅是他,就連劉鵬濤也是如此。

冰冷的目光,濃濃的殺機瞬間浮現。

劉鵬濤上前一步,陰冷地說道:「方雅,我勸你還是別再掙扎了,不怕告訴你,這次之所以帶你過來,就是想利用你打開前面不遠的古迹。」

「沒錯,你最好乖乖地自己過來。否則,我們會先殺了他,然後……」

童陽輝呵呵地笑了起來,貪婪的目光在方雅的胸前掃動著。

「然後,就讓我們兄弟二人樂呵樂呵!哈哈……」

鞏佳雨更加失望了,雖然她也是計劃實施者之一,也知道進入古迹必須犧牲方雅的犧牲。

可是現在她改變主意了,她不想再去什麼古迹了,也不想再和劉鵬濤三人來害方雅。

剛才的事情,已經傷了她的心。

「表哥,你們無恥!既然大家都走不出這裡,那就都死在這裡好了。但是……」

鞏佳雨跑到顧銘和方雅身前,憤怒地盯著劉鵬濤和童陽輝,「我不允許你們傷害小雅。咱們選擇來這裡就是個錯誤,為什麼還要錯下去呢?更何況那只是個傳說,根本不可能當真。」

「閉嘴!」

童陽輝大喝,陰冷地盯著鞏佳雨,沒想到她會臨陣倒戈。

「鞏佳雨,你馬上過來,否則別怕我對你不客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