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非鼓起勇氣道:「我是他師尊,你擅自帶走她,難道經過了她的同意?」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那女子搖了搖頭,卻並沒有放下金襄的意思道:「我要帶她走就帶她走,有什麼好說的,就算你是她的父母,我今日想要帶她走,你也無法阻攔!」

女子說完,便不再看他,而是轉了一個方向,大步向外走去。

於非心中本想大吼一聲:「攔住他!」但到最後,他才發現自己的實力根本沒法阻止對方,畢竟以對方那種恐怕令人窒息的實力,他沒有任何勝算!

他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金襄被女子帶走,很快就化作一道衝天宇的雪白光華消失不見了。

「金襄就被她這樣輕易帶走了!」

於非心中又驚又怒,只是他根本沒有實力能夠阻止發生這一切!

「我一定要找到她,從她手中奪回金襄!」

於非咆哮道,目光顯得極為的可怕。

「於非,金襄被帶走,完全使我們太過大意了,這一點使我們對不起你!」

靈狐王看到他神情有些痛苦,不禁好言相勸道。

「主上犯不著痛苦,我看那女子實力強大無比,身上光質聖潔,應該是更高世界的強者,說不定將來主上會獲益未知。」

天武戒之中,幽風這時候說道。 第314章生死之謎

「什麼意思?」

於非強壓制內心的怒火,臉色發青道。

「主上既然將神魂道修鍊到第一層境界,就應該明白,神魂道終極目標究竟是什麼,那女子身上強大的力量波動,想必主上應該感應出來是什麼!」

幽風雖然感覺到於非的怒火,但為了自己重塑肉身,說什麼也要跟於非說清楚。

於非聽他這麼一說,頓時有些明白,剛剛那女子所表現出來的強大實力,實則是神識的波動,或者是一種更為強大的力量波動,完全讓他們的魂魄內心顫抖,散失任何的戰鬥力。

神魂道終極目標是以某種神魂的力量而使自己永生不滅,肉身擊敗毀了,也能夠輕易的重塑!

剛剛女子說她從重生而來,本身的某種神魂力量十分恐怖,而肉身上的力量應該不會太強,想明白這一點,於非終是有些恍悟,那女子沉睡在古墓之中,就是為了重塑肉身。

然而發現那女子如此恐怖的實力都要耗費長時間來重塑肉身,幽風想要重塑肉身的機會不會很大。

「主上,那女子重塑的肉身上充斥著聖潔光芒,肯定是她耗費了不少寶物才能夠鑄造,我們快過去看看,或許能夠找出一些端倪!」

幽風迫不及待的說道。

「於非,你可有什麼發現么?」

兩大妖王本來看到於非臉上布滿了怒色,想要安慰他,但是看到他忽然間冷靜了下來,似乎在思考問題,直到他微微有些動彈之後,這才開口問道。

「那女子身上的力量十分純凈,而且聽她的口吻像是重生而來,恐怕古墓之中藏有不少生死之謎,我們何不進去瞧一瞧!」

於非抬起頭來,朝臉大妖王說道。

「生死之謎!」

這些對兩大妖王來說也是有足夠吸引力的,畢竟她們修鍊的終極目的就是堪破生死,同時傲視天地。

「不錯,如果有可能,我們必然能夠發現點什麼!」

於非開始向前挪移,因為古墓之內強大的氣息消失,他這時候也不怕有其他能夠讓他退避三舍的力量。

兩大妖王緊隨其後,如果能夠在生米之謎上走出一步,對她們的修鍊將會極有益處!

饒是如此,於非的神識一直向前鋪開,古墓像是一個長長的甬道,周圍是厚重的石壁,至於那神秘女子為何這樣打造古墓,這時候已經無從考證。

大約幾分鐘之後,在於非面前,終於出現一片巨大的白色碎屑,一絲一毫的光華在這些碎屑上流動,似乎還殘存了不少力量。

「主上,這些力量可是對神魂很補,你可千萬不要錯過了!」

幽風看到那些碎片之後,大為驚喜的道。

於非可不會將所有的碎片都交給幽風,他只是象徵性地吸收一些碎片進入天武戒,只讓幽風嘗嘗鮮。

「果然是補助神魂力量的元石,而且這麼一大塊,簡直是暴殄天物!」

幽風有些嫉妒的喊道。

「狐王、蛇王這些碎片對神魂力量有幫助,想必對你們修鍊妖術有不錯的效果!」

於非指著散落地面上碎片說道。

「不錯,這些碎片我們雖然不知道如何存在的,但的確能讓我們修鍊強大的妖術!」

狐王點點頭,揮手攝起一片碎片,輕輕的展開手掌之上,仔細端詳了一陣之後,頓時十分肯定的道。

「既然這樣的話,這些碎片,兩位儘快收起,因為那批練道者恐怕如果見到這些碎片,或許會瘋搶!」

於非雖然知道自己運用這些碎片也有不錯的效果,但比起她們來,自己並那麼倚重,在最後,他只是容納了一小些暫時存放起來。

兩大妖王聽了他的話之後,立刻動手將碎片存起來,轉眼就將這裡收拾得乾乾淨淨,居然不剩下任何一片。

「主上,這麼重要的東西,為何你自己不多留一些?哎!」

幽風感慨無比,可惜無比,這樣強大的力量居然自己只收穫了這麼一些。

「你該知足了!」

於非冷冷一笑,然後向前走去,接下來看到的一幕,令他頓時剖有些愕然,中心居然是真真正正的一座大幕,不過似乎在女子重生之後,整座大墓就從底炸開了,一些散碎的碎粒,於非撿起來仔細一聞,似乎也是某種強大力量耗盡了最後的力量。

「這些是地獄石,是逼退地獄門徒的最好辦法,而且還能提供很長時間的力量,源源不斷,這肯定是靜心設置的一座大墓,看來那女子的肉身就是在這裡重塑的!」

幽風又是忍不住感慨讚歎,畢竟在這裡堪破生死,是一件極為了不得的事情。

「於非,可以看得出來,這種秘術如果不是我親眼見到,真是一輩子恐怕都沒法領悟到,那女子真是在生死之間來回走了一趟!」

就連靈狐王這時候也讚不絕口,畢竟對於修鍊者來說,邁出這一步,就有無限的可能。

於非點著頭,正在快速的留意古墓組成的點點滴滴,並且在迅速跟神魂道契合,良久之後,才長長吐出一口氣,總算弄懂了些什麼。

「於非,我跟蛇王剛剛感應到有強敵來襲,而且看他們的意圖,似乎是專門為這座古墓而來的!」

而過去的這段時間,足以讓兩大妖王能夠看清楚這裡面的大致,但原本他們以為南荒這一次只發生輕微波動,不會引起那些高手的注意,沒想到最後卻依舊引起了他們的窺視。

「你們替我阻攔,我需要將之融會貫通,還要明白,這裡面究竟存放了哪些寶物!」於非不肯放過一個細節,因為他很清楚,只要領悟這一些,就有辦法對付那群練道者。

雖說不能斬殺他們,也足以威懾他們,甚至還能夠對付更強的高手,如果能夠有把握跟玄武九重的高手一戰,這對於非來說是質的飛躍!

「於非,我們這就去,吸收了那些純凈力量之後,我們的實力已經基本恢復,根本不用擔心有誰能夠闖入進來!」

狐王點點頭,跟蛇王兩個化作一道妖光往外遊動,就在她們剛想離開石洞之時,忽然間一股猙獰的氣息直接撕裂了虛空,同時,一道身穿白衣的老者大步走了出來。

他在看到兩大妖王之時,眼神里立刻流露出了幾分怒色道:「妖孽,憑你區區造化也想堪破天地生死之謎,真是不自量力,本座有好生之德,先將你們擒拿,等以後再來定奪!」

說完這一些,那白袍老者抖開袖袍,便要擒拿兩大妖王! 兩大妖王如今實力強大,可以說能夠睥睨人世間,但就在這時候,那白色老者揮袖一瞬間,讓她們感受到了十分恐怖的氣息,在她們的腦海之中強行出現了一道類似神諭的力量。

若不是兩大妖王度過雷劫,恐怕此時此刻,兩大妖王就要乖乖束手,被這白袍老者任意使喚。

饒是如此,這類似神諭的力量也讓得妖王臉色急劇變化,在那一瞬間,兩大妖王不得已向後退縮。

白袍老者得意一笑,身軀長驅直入,很快就發現了於非的身影。

他只不過在於非身上漫不經心地掃看了一眼,就把目光迅速落在了殘損的古墓之上,與此同時,他強橫的力量如萬馬奔騰一般放掃過,令得於非不得已向一邊閃開。

對於這位突然之間出現的白袍老者,於非內心裡竟然隱隱有些害怕,對方似乎以極強的神魂力量向他施威,令他不敢輕舉妄動。

「果然是女神的遺蛻,只可惜被你們這些無知的人類破壞了不少,可惜,女神遺蛻不完整,難以在領悟出她原本的神通!」

邪皇獨寵:逆天二小姐 白袍老者看了幾眼古墓之後,十分失望地搖了搖頭,似乎發現古墓被損壞,而極為的失望。

「女神遺蛻?」

於非第一次聽見這種,心裡十分好奇,但這位驀然光臨的老者,其實力十分強橫,並且他從對方的服飾上可以看出對方來自第二世界,而且具有極為深厚的神魂力量!

「主上,此人是第二世界中修鍊神魂道的高手,你千萬要小心,否則僅憑古墓的波動,根本難以引起高手的注意!」

這時候,在天武戒之中的幽風小心提醒道。

「這個自然,只是不知道他的真實實力究竟有多強,完全施威,能否擊破我們的神識,抹去我們的意識?」

於非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暗地裡正跟幽風緊密的交談著。

「我如果沒有料錯,此人在第二世界之中,應該是統治了龐大的力量強者,如果完全施威,很有可能會震去你的神識!」

幽風似乎沒有任何的威脅道。

於非暗暗點了點頭,同時警惕地向兩大妖王,示意她們靠近他,以免會發生什麼突發的情況。

接收到他的示意,兩大妖王果然迅速向於非靠攏,同時暗中醞釀力量,就算是拼著一死,她們也不會屈服。

「將你們剛剛取走的寶物全部拿出來,我要還原女神遺蛻!」

白袍老者驀然轉過身,對於非大聲咆哮,看上去臉上已經動了真怒。

別說於非這時候根本已經拿不出那些碎片,但就算是有,他也不打算拿出來,這位第二世界的白袍老者恐怕再還原女神遺蛻之後,就會起先將他們殺掉。

看到於非無動於衷,白袍老者臉色變得有幾分陰沉,冷冷地看了一眼於非道:「怎麼,你不願意,看來老夫沒有動手,顯得有些仁慈了,非要老夫從你身上取走什麼,你莫非還要臣服么!」

說完,老者伸手一抓,無形之中,於非就感覺到自己的神識被狠狠的擠壓,彷彿被一隻大手狠狠捏著一樣,這種感覺對他來說極為不爽!

「如果還不肯交出來,老夫就只好耗費一點時間震散你的神識,到時候要從你身上奪取到寶物,輕而易舉!」

說完,腳步一轉,借著龐然的氣勢向於非壓了下來。

「閣下既然身居高位,就該明白先來後到的道理,這座女神墳墓以及遺蛻都是我們先發現,照理說都歸我們所有,所以你應該離開才是!」

於非運起自己的神魂力量相抵,畢竟他從幽風哪裡得來了不少消息,知道如何對付神魂力量,這時候能夠勉強支撐自己不倒。

「先來後到?老夫如果堪破這其中秘法,修為邁前一步,就能夠證得神位,到時候第二世界的高手也不敢把我放在心裡,我便是最大的統治者!」

白袍老者似乎沒有想過在這種時候,一名武修者居然跟他談論什麼,不禁讓他覺得十分的好笑,哈哈大笑道:「小子,你不過是一個區區武修者,焉能明白老夫心中的想法!何況在老夫眼裡,實力才能決定一切,即便有整個道理,到最後還是本座得到女神遺蛻,這就是力量在奠基!」

白髮老者狂傲的神態和語氣令於非瞳仁輕輕縮了一下,但對方的實力真的很強大,就算是他跟兩大妖王聯手,恐怕也絕勝過這位強者。

「哼!」白袍老者似乎已經有些等不及了,不等於非有任何反應,他伸手一抓,竟是要把於非直接投入了古墓之中。

於非絕對沒有想到過,這白袍老者就這麼輕而易舉把他投入了古墓之中。

「小子,既然你不願意交出手中的寶物,老夫決定讓你來呈現女神遺蛻!」

在老者看來,女神遺蛻就是高手在飛升之後,留下形態跟現在頗有些出入的遺蛻,這裡面藏著女神蛻變之時的情形,對神魂道的強者來說,自然是槍手的東西,眼前的這位白袍老者就算聲譽不要,也要得到女神遺蛻的秘密。

於非放呆在古墓之中,只感覺到自己完全跟外界隔開,並且在他腦海之中無形之中有一道聲音細弱蚊子叫,於非立刻明白這是白袍老者向他展開秘術,讓他失去任何的防備之心。

「閣下為了一座女神遺蛻,還真是心狠手辣!」

於非雖然不擅長神魂力量攻擊,但這種進入他腦海之中的神魂力量進攻,卻是讓他抓住了反擊的機會,以本身的神魂力量反擊回去,立刻讓得那位白袍老者驚呼了一聲,似乎沒有想到於非懂得神魂力量。

「你是練道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