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五個人急忙跳上車子,車子立刻向着一望無際的沙漠駛去。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咱們現在去哪?”

坐在副駕駛,雲天好奇的看着紅龍。

下一步的撤離地點是那裏呢。

“這裏!”

紅龍將地圖交給雲天,同時指了指臨近大海的一個位置。

看着那茫茫大海,雲天不明白,他們不逃亡城市,爲什麼要逃向那茫茫大海呢。

不過,現在他們只能按照既定的路線行駛,貨車呼嘯,向着遠處疾馳着。

他們現在還不斷安全,畢竟這片沙漠區域實在是太大了。

而且天空中出動的武裝直升機可不是吃素的,所以留給他們逃亡的時間並不富裕。

“嗚嗚嗚嗚……”

就在大家還在興奮的以爲逃出生天的時候,天空中傳來的螺旋槳聲音,讓六個人臉色一變。 “咚咚咚……”

武裝直升機的子彈,呼嘯着向着貨車射了過來。

方圓數十公里只有這一輛車子,所以對方根本不打招呼。

“車上的人聽着,立刻停車接受檢查,否則我們將開火了!”

螺旋槳掀起滔天的黃沙,武裝直升機不斷的圍着貨車打轉。

機炮轟鳴,打在地上濺起七八米高的黃沙,射在路上更是打出一個個大洞。

“怎麼辦?”

紅龍努力的控制着車子,但是他們現在並沒有攜帶火箭筒的武器。

唯有的幾把武器如果敢和武裝直升機對戰的話,那恐怕只有死路一條了。

“先看看再說吧!”

雲天皺了皺眉,看着在頭頂上空不斷盤旋的武裝直升機。

這個傢伙也始終和他們保持一定距離,不給機槍有機會射中他們。

不能一擊斃命,那可是很危險的,因爲這武裝直升機上可是配備着地獄火飛彈。

若是把他激怒,直接一個飛彈射下來,到時候就真是車毀人亡了。

機炮依舊不斷的在車前車後炸裂,而武裝直升機的速度,絕對不是貨車可以比擬的。

想要逃是不可能了,但也不能束手待斃吧。

就在他們進退維谷的時候,突然間,紅龍的對講機響了起來。

“紅龍紅龍,我是潘瑤,向你的左側沙丘方向行駛!”

對講機裏,立刻傳來了潘瑤的聲音,這讓他們不由的大喜過望。

“收到,明白!”

雖然不知道潘瑤要做什麼,但是很明顯,他們已經逃出了沙漠監獄的屏蔽範圍。

紅龍急忙猛打方向盤,貨車立刻向着左側沙丘奔馳而去。

因爲經過特殊的改裝,車子馳騁在沙子上,也並不費勁。

武裝直升機依舊緊緊的跟隨着貨車,機炮還在不斷的在前後左右響起。

但是駕駛員和射擊手卻不知道,他們現在正在被鎖定。

就在前方一個凸起的土丘上,潘瑤趴在那裏,手中的三點零口徑奪命狙擊槍蓄勢待發。

將支架牢牢地扎入地下,潘瑤趴在那裏一動不動,右肩頂着槍托,右眼全神貫注的瞄準着。

用這種反器材武器去打武裝直升機並不是難事,困難的是如何讓它一擊斃命。

死亡十字星不斷的跟隨着武裝直升機的移動而移動。

右手食指搭在扳機上,潘瑤開始調整她的呼吸。

單憑感覺來判斷距離,半空中的目標沒有背景,這是影響判斷的主要干擾。

其次,潘瑤要射擊的位置,就在螺旋槳的連接處,只有打到那裏,纔算是可以將其擊落。

“來吧!”

又沉沉的吸了口氣,潘瑤終於扣動了扳機。

隨着一聲悶響,整個地面的黃沙都被震起來了。

子彈拖堂而出,撕裂空氣發出咻咻的聲音。

比音速快出三倍的彈速,可以說是聽到聲音就已經陣亡了。

火光閃過,武裝直升機的螺旋槳頓時炸裂,原本還在盤旋的武裝直升機,立刻冒着黑煙向着地面快速墜毀。

“跳車!”

就在所有人都欣喜之時,雲天突然大喊一聲,同時推開車門的他,毫不猶豫的跳了下來。

反應過來的紅龍,也拉開駕駛室的車門,直接摔在了沙子裏。

後座的唐曦、牛博宇、李清揚和瘋子,也都緊隨其後的跳了下去。

此時車子正行駛在山丘的中心位置,六個人跳下車子後,立刻順着那斜坡向着兩旁滾動。

無人駕駛的貨車則快速的向着前方衝去,而天空中,一道拖着白煙的導彈,正向着它襲來。

被死神飛彈鎖定的卡車,沒駛出多遠就被擊中。

伴隨着一陣沖天而起的黑煙,卡車頓時化成烏有。

“好險啊!”

https://ptt9.com/62505/ 遊戲入夢 牛博宇拍了拍腦袋上的沙子,回過頭來看着遠處,幾乎在同一時間,遠處的直升機也墜毀了。

黑煙滾滾,在直升機墜落的瞬間,駕駛員摁下了飛彈按鈕,早就鎖定汽車的飛彈,立刻呼嘯而出。

“再晚一點命就沒有了!”

唐曦也爬了起來,看着兩邊黑煙滾滾的狀態,這一次真是太驚險了。

“更刺激的是我們所有的補給和武器都在車上啊!”

李清揚吐了吐嘴裏的沙子,一臉無奈的對着他們說道。

剛纔那一瞬間,沒有人有機會再拿什麼東西,只能選擇第一時間跳離。

“好吧,看樣子我們這一次要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了!”

雲天艱難的爬上了土丘,搖了搖頭的他無奈的說道。

而就在這時,遠處一道拖着黃色煙塵的摩托車,快速的向着這邊駛了過來。

駕車的正是潘瑤,揹着奪命的她顯得無比的英明神武。

https://ptt9.com/16061/ 很快就來到了衆人的面前,摘下頭盔,潘瑤立刻給了雲天一個大大的擁抱。

“你們都沒事吧?”

潘瑤看了看那燃燒的貨車,雖然交通工具毀了,但起碼人都沒事。

“還行,不過這茫茫沙漠,只有這一臺摩托,恐怕很難走出去吧?”

雲天嘆了口氣的看着一望無際的沙漠,這讓他想起上一次的遭遇。

那一次他們也是差一點死在這沙漠之中,畢竟沒有水源,可是相當危險的。

“起碼比上一次好,再往前走五十公里,就有一個叫半月灣的地方,到了那裏,就有補給了”

潘瑤拿出地圖,指了指地圖上的一個位置,那裏是一個村子,到哪裏之後,他們可以補給。

“太好了,那就走吧,小心追兵!”

雲天這才點了點頭,於是大家繼續出發,五十公里的沙漠趕路,也終於開始了。

至於另一邊的監獄裏,監獄長可是異常興奮。

不過,他的臉色並不能有太多的表情,畢竟剛剛又墜毀了一架武裝直升機。

“立刻派出地面部隊,不管怎麼樣都要把他們都我抓回來!”

監獄長說着話,又叫來了兩個親信。

“記得,這一次出去,都帶着自己人,把那些不相干的留在家裏收拾就好了。”

這兩個副官,一直都算是監獄長的親信,有了監獄長這番交代,兩個人立刻知道怎麼做了。

“明白,監獄長,您瞧好吧!”

兩個人急忙點頭,同時對着監獄長保證道。

“別人的死活我不管,但是那兩個囚犯,必須要給我保證活捉,到時候少不了你倆的好處。”

監獄長壓低了聲音,同時拍了拍兩個人的肩膀。

“沒問題,保證活蹦亂跳的給你抓回來!”

答應一聲,兩個人立刻走了出去,帶着三十多個獄警,開車五臺車子,浩浩蕩蕩的駛出了監獄。

而這一切,都被副監獄長看的清清楚楚,他的幾個親信,也都走了過來。

“這些傢伙又不知道要幹什麼勾當了!”

幾個獄警都是上次任務中活下來的。

此時他們對於上次遇襲的事情還耿耿於懷。

一直以來,大家都知道監獄長和新調來的副監獄長不和。

弄不好他提前就知道那次押運的人員會遭到襲擊,才把他們派出去的。

這種公報私仇卻又不露痕跡的事情,也只有那個老傢伙能幹出來了。

“這一次監獄鬧出這麼大的事情,他肯定做不太穩了。”

另一個人嗤之以鼻,如果他掉下去了,那麼副監獄長就有機會升職。

到時候整個監獄裏,那些爲虎作倀的傢伙,末日也就到來了。

“難道咱們就這麼看着這老狐狸爲所欲爲嗎?”

幾個人都望着副監獄長,那個老狐狸的人脈很廣,否則也不可能在這裏一坐就是二十年。

想要推翻他絕對不是那麼的容易,這次的事情雖然鬧得很大,但恐怕他還有其他的招化解。

副監獄長並沒有說話,算起來他比那老狐狸可是年輕了很多歲。

計謀上,他真的無法和他相提並論,但他也絕對不是傻瓜。

“備一臺車,咱們也出去看看,如果能找到那個人,或許就有機會!”

沉思了一會,副監獄長覺得,要想拿下監獄長的話,恐怕只有找到雲天了。

“可是他那麼厲害,咱們恐怕鬥不過他吧?”

一個人就弄掉了一個襲擊團伙,那一次的戰鬥,他們可是記憶猶新。

而且算起來,他也算是有恩於他們了,難道他們也要去幫老狐狸抓人嗎。

“爲什麼要抓呢?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幫忙!”

副監獄長搖了搖頭,他可不是準備把雲天他們抓回來。

只有讓他們徹底的逃跑,這罪責纔會大一點。

“好嘞,我立刻去準備!”

幾個人立刻反應過來,其中一個人轉身就走。

“記得多帶補給!”

臨行前,副監獄長不忘對着他囑咐道。

“明白!”

這補給明顯不是給他們準備的,而是爲了送給雲天。

於是很快,又有兩臺改裝後的悍馬車,呼嘯着衝出了監獄。

不過此時,那老狐狸監獄長,則忙着去慰問受傷的獄警了。

即便是滿心歡喜,他依舊沒有表漏出來,現在這種收買人心的機會,他怎麼能錯過呢。

只要超過兩個人存在的地方,就會有爭鬥,不管是外邊的世界,還是裏面的世界都一樣。

還在一步步的向着目標地點走去的雲天他們,當然不會知道,監獄裏的風波,也他們捲入其中。

https://ptt9.com/115774/ 明爭暗鬥的世界裏,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 沙漠,一望無際。

那一年到頭的風吹在臉上,生疼生疼的。

乾燥的氣候,再加上趕路的疲憊,讓幾個人渾身上下都是汗水。

爲了儘量的節省體能,他們把一切可以脫下來的東西都放在了摩托車上。

而摩托車則輪流的交給潘瑤和唐曦來駕駛,畢竟她們是女人,體能沒有那麼好。

五十公里的距離,並沒有那麼簡單就可以到達。

沙漠走路,可是非常的吃力,因爲腳下根本纔不穩。

這五十公里基本上可以相當於在平地上的一百公里。

再加上炙熱的高溫,就好似火爐一樣,讓人難以忍受。

“現在恐怕會有六七十度了吧!”

牛博宇擦了擦汗水,看着遠處依舊是一望無際的沙子說道。

一場戰鬥又在中午時分連續趕路,這對於體能可是非常大的消耗。

“我聞到烤肉的味道了!”

紅龍擦了擦汗水,幾個人跳車的時候,連一點水都沒有帶。

唯一的軍用水袋也是潘瑤帶過來的,那點水肯定不夠這麼多人喝。

“要是在撒點孜然就好了,下次要知道來沙漠的時候,記得帶!”

雲天擡起頭,看着走在一旁的牛博宇。

“喂,你別用那種眼光看着我行不,烤肉當然要吃瘦的,紅龍的最好!”

牛博宇搖了搖頭,他可不覺得自己的肉比較香。

“我比較喜歡吃肥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