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圓數十丈內,每個人的耳膜被震的嗡嗡直響。待這聲音停下,山羊鬍子頓時傻了雙眼,流水軒門口,瞬間的工夫,竟不知道從哪裏,聚合了老老少少竟然有百十人之多,黑壓壓的一片圍在流水軒的門口,氣勢頗爲壯觀。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李桂花見一嗓子來了如此多人,心存暗喜,也有欣慰,“自己平日裏,家長裏短的聒噪,長年累月竟然積累了如此多的粉絲!自己這門天生的手藝竟然也能有派上用場的時候。”

“她嬸子,有啥事來?這麼急吼吼的,老子這還在茅房來,被你一吼驚的差點掉到坑裏去。咋的了?這麼火急火燎的?”一老漢一雙渴望的眼睛,盯着李桂花問道。

“就是啊,她嬸子,這出了什麼大事了?看嬸子這狀態,絕對不是小事……”

“是啊,我也從沒見過嬸子如此亢奮的,難道是他家馬老憨……”一女人小聲對旁邊女人道。

“王三不最近住他們家麼,難道這混小子又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

衆人七嘴八舌,胡亂聒噪。李桂花卻未做任何言語。她淡然站定,狠狠的盯着堂內幾個漢子。

又過半晌。李桂花又抖丹田,朗聲道:“各位鄉里鄉親,街坊鄰居,我李桂花在這兒開客棧幾十年,大家給評評,咱這“流水軒”口碑到底如何?”

衆人面面相覷,不知道今日李桂花發哪門子瘋。這一嗓子將大夥召集起來,本還以爲還有什麼“姦淫虜掠”大事爆料呢,卻未想她第一句話竟然問了如此高深的問題。大夥兒不禁都是一呆,不知如何回答。

衆人沉默了一會兒。這纔有人說道:“桂花嬸子是好人!”

“流水軒,童叟無欺,好店!”

“她嬸子是好人”

……

衆人七嘴八舌發自內心的讚揚,李桂花不禁又是一陣激動,老淚縱橫。二十幾年了,說離開就要離開這裏了,這些街坊鄰居的貼心話或許是她能帶走的最最珍貴的財富了。 金烏自從來到扶桑之後也不知闖了多少次陣法每次都灰頭土臉這才慢慢用心思索起帝俊的話來。以前以爲自己只比父親叔父差那麼一點了現在才知道這差距到底有多大。看來父親所說的那些話極有可能是真的。這纔開始安心修煉起來。 扶桑神木也是天地間有數的寶物能承受那九天罡火的焚燒金烏就停在這神木之上日日夜夜修煉。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十大金烏自己也能感覺到修爲大進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了都覺得自己再也不用怕那些什麼大神通者了就慢慢散漫下來。時間一長再也忍受不住時間的寂寞就算是十人在一起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也是該說的都說完了該瞭解的都瞭解了他們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生活了。 回想起以前那衆妖跪拜馬屁入耳的日子該是何等的快活?他們要回到妖族繼續當他們的太子繼續享受太子才應該享受的生活。這個時候他們連帝俊都恨上了如果不是他自己怎麼會天天過這種生不如死的日子? 就在這樣的想法中十大金烏又開始了一次次的破陣奈何他們使出了所有的力量也僅僅能破開一部分想要離開還差的遠呢。 這天十人正在扶桑樹上無聊的閒聊忽然現大陣處一陣陣波動隱約傳來。這波動與他們破陣時候的動靜極爲相似。幾人互相看了一眼金烏中的老大說道:“咦怎麼回事?莫非是父親來接我們了?”老五說道:“不可能吧如果是父親前來直接進來就是了爲何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來?”另外幾人也紛紛猜測最聰明的老十說“不管是誰我們還是去看看再說吧。只要能破陣管他什麼人呢。”便往那波動傳來的方向飛去。 到了大陣邊上那波動越來越大越來越急。幾人目瞪口呆自己幾人也曾嘗試過成千上萬次破陣都要好久才能打開一點點那像現在這樣好似長驅直入似的?莫非來人的功力太過高深和自己等人的差距那麼大?一時間都陷入了沉默。 忽然眼前青光一閃出現了一個身影。來人一身青色道袍手中拿着一根七彩木杖面目古拙三縷長鬚一雙眼中精光閃閃。 幾人本來以爲來人的法力十分高強都一個個的老老實實的站着等來人進來現在看到那道人之後現道人雖然法力高深但是也只比自己等人稍高一籌而已。當下幾人的底氣又充足起來老七喝問道:“來者何人?” 那道人似乎沒想到大陣裏面竟然有人在吃了一驚急忙說道:“貧道寶樹揖了。”老大最爲沉穩見來人彬彬有禮便攔住老七的繼續喝問說道:“不敢。請問寶樹道友何來?不知爲何要破我等這護島大陣?” 那寶樹道人道:“貧道本來是一散修日前遊玩東海之時見到這處寶島見其中自成大陣以爲此處有天地靈寶這纔想進來一探。沒想到卻是幾位道友清修之地。實在是冒昧了請幾位道友恕罪。” 金烏見那寶樹輕易就能破陣而進不知他還有什麼手段也不敢太過囂張當下問道:“道友法力高深想必在洪荒之中也大有威名吧?” 寶樹似乎對幾人不知自己的名頭十分驚訝但又竭力忍耐下來謙遜的說道:“貧道這點本事算甚子?這洪荒之中上尚有三清天尊西方接引、準提道人天庭帝俊、太一女媧、后土等人皆是神通廣大之人豈是貧道能比的?”話雖然這麼說但是那意思明明就是自己絲毫不在幾人之下。 金烏對視一眼心中暗暗計較照他這麼說來那應該是洪荒之中有數的高手了可是看他法力也不過比自己稍高一點那就是說我等現在聯手豈不不在任何人之下? 想到寶樹破陣的手段老十又問道:“原來道友卻是如此神通廣大之人倒是我等失敬了。不過貧道有一疑惑不知道友可否解答?” 寶樹道:“貧道擅闖道友清修之地已是大不該。道友有甚只管問就是隻要貧道知道的絕不隱瞞。” 老十道:“我等自思此護島大陣也是非同泛泛但見道友進陣似乎十分容易不知卻是爲何啊?”老大急忙喝道:“十弟休得無禮這等事豈是你可以隨便問的?” 傾舞歌盡長安花 話雖然如此說但是兄弟幾人卻緊緊盯住寶樹似乎只要寶樹不說就會撲上去一般。 寶樹看了十人一眼猶豫了一下道:“也罷。既然道友問起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其實貧道自現此島已有數百年也曾多次闖陣都無計可施還多次身受重傷。後來從一個專研陣法的朋友處借來一件至寶卻是無陣不破。” 老六說道:“竟然有此等寶物不知道友可否讓我等開開眼界?” 寶樹見幾人眼光不善無可奈何只好取出一件寶物說道:“各位要看看也是不難不過貴島大陣實在厲害此寶雖然破了道友的護島大陣卻也受損不小。”似乎害怕金烏殺人奪寶連忙又說道:“我那友人在此寶物中附有一縷神識無論在何處自能感應得到。況且寶物受損像貴島這種大陣最多還能用一次便會灰飛煙滅了。” 老大接過寶物手一翻收入袖中。幾人相視一眼都快要笑出聲來了。老三見話都套出來了臉色一變喝道:“好你個潑道壞我大陣不說竟然還敢如此說話?今天若是放了你豈不是說我等怕了你那友人?我等也不是貪你寶物今天就好好教訓你一頓免得你以爲這東海無人。” 幾人心中暗暗好笑如果是別的人還真不會貪圖寶樹的寶物不然一則結下因果二則搶到一個只能用一次的寶物又有何用?可憐這道人聰明反被聰明誤這破陣之寶對十大金烏恰好正好有大用。 寶樹氣極而笑道:“好好。既然爾等一再相逼就讓我來領教一下各位的手段。便是那道德天尊親來我也不懼。”這下連恐嚇都用上了。 十大金烏聽了這話更加高興這道人比自己僅僅稍強一點就敢說出與老子叫陣的話來那自己修行千萬年儼然已經進入頂尖高手之列了。這時候哪裏還會怕寶樹的恐嚇之言?十人出世以來日夜相伴心意相通哈哈一笑飛身而起將寶樹團團圍住。 可憐那寶樹雖然比金烏厲害但是也有限哪裏接得住十人合力?十大金烏一套聯手戰技配合得天衣無縫那寶樹同時要面對十人之力哪裏是他們得對手不大功夫便被九天罡火圍住頃刻化作一縷青煙消散。 幾人見舉手投足見就滅殺了一位天地間有數的高手頓時信心大增。如果說以前還是自己猜測得話現在就是已經證實了自己的實力。想自己等人千萬年前就能打遍天庭無敵手又經過這萬年苦修有了這等頂尖的實力也是理所當然。加上又有了破陣寶物自然要去洪荒闖一闖了至少也要打下個不下於帝俊太一的名頭來纔對得起自己一身所學。 老大掏出寶樹那寶物寶物爲一圓形托盤上面有一物形如勺子稍一揣摩便知道了用法。運入法力那圓盤便化作畝許大小光華環繞踏上圓盤之上光華自護住身周勺子懸在頭頂勺柄上一道濛濛青光射出在前面指路。幾人一聲大笑飛上圓盤以法力催動沿勺柄所指方向飛去。一路上那光華將四周保護的風雨不透大陣所的攻擊全部被擋住不一會就飛出了大陣。 剛出大陣就聽見砰的一聲那法寶炸的四分五裂。老大嘆道:“可惜了一件好寶物。”隨即哈哈大笑不知是笑終於出了扶桑島呢還是笑那寶樹道人尋寶不成反而白白送了性命還讓自己等人安然脫困。 一出扶桑頓時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幾人化出原形現出十隻碩大的三足金烏來帶着熊熊烈火一路往西方洪荒大地飛去。 西方教內準提道人忽然睜開雙眼仰天哈哈大笑數聲心想再有一步暗棋便大事可成矣。暗地做法一番復又入定去 “各位街坊鄰居,我李桂花代我們全家謝謝老少爺們兒了……”李桂花面帶兩行熱淚,哽咽着說道。她這一連串動作,讓大家又是一陣不解。

“她嬸子這是咋的了?這傢伙,平日都大大咧咧的,老子認識她幾十年還第一次看她這麼哭呢。這傢伙是不是受了什麼委屈了?”老漢關切的問道。

“就是啊,平日裏,桂花嬸子都是隻有看別人哭的份兒,今天這是唱的哪一齣啊?”

“桂花啊,她嬸子,你這到底是怎的了?有撒委屈,給大家說說啊。你這冷不丁的給大傢伙來這麼一齣兒,搞的我這心裏也怪難受的……”一位平素與李桂花關係甚好的大嬸,也不禁抹起了眼淚,說道。

“是啊……有撒委屈,給大夥嘮叨嘮叨,咱大家這麼多人,一定爲你做主了。”

“對,咱爲桂花嬸子做主了……他孃的,誰還敢在咱這片招惹咱桂花嬸子,我李二狗子第一個不答應!”

“對不答應……”

……

李桂花幾句話、兩行淚罷,她的身份已經由流水軒的老闆娘,變成含千古奇冤的‘比干’了。

門外這些話語,忽忽悠悠的飄到山羊鬍子耳朵裏。他開始只是隱隱的覺得有甚麼不妥當,卻又不知道是哪裏有問題。

直到最後,他看到那彙集的人羣裏冒出的怒火,他這才完全明白了李桂花的用意。李桂花不僅僅是要找他們麻煩,她這是卻要找他們大大的麻煩啊。

山羊鬍心中兀自一驚,但還沒容他多想。卻又聽到李桂花在外面街頭上的大聲控訴道:“各位街坊鄰居,老少爺們兒,你們看”她用手一指廳堂內幾個漢子,繼續道:“這幾個不知道從哪裏來的漢子。一大清早,來俺流水軒說是要住店吃飯。有客來,我自是不敢怠慢。忙活大半晌,咱好酒好菜伺候着。沒想到,這幾漢子哪裏是人,卻是一幫披着狼皮的畜生。竟然,竟然對咱家小翠,咱家小翠……”

李桂花講到這裏又哽咽着,捂住臉一屁股坐在地上,號啕大哭了起來。

“她嬸子?小翠她怎麼了?”旁邊一個漢子瞪着眼睛,意猶未盡的問道。

旁邊一個婦女,先瞪漢子一眼,又伸手一巴掌,嘴裏罵道:“二狗子,就你他媽屁話多,你這都是豬腦袋啊,沒看嬸子哭的這麼傷心麼?這還能怎麼了。小翠肯定是被這幾個狗日的給欺負了唄,不然,嬸子能這麼哭的死去活來的?”

“啊?桂花,小翠被這幾個狗日的欺負了?”老漢正義之火,瞬間再次被點燃了,他喘着粗氣道:“他媽的,欺負人都欺負到咱地盤上來了,街坊鄰居們,咱們還等什麼,都和我衝進去……替小翠報仇……替桂花嬸子報仇!”

老漢一嗓子落罷,從地上拾起一塊板磚,緊走幾步,一馬當先,衝了進去。衆人中不少都是和李桂花有多年交情的熟人,聽李桂花這麼控訴,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憤怒,見有人領頭,也各自自尋傢伙隨老漢衝了進去。即便有少數幾個純來看熱鬧的,見這熱鬧越來越熱鬧,哪裏還拔的動腳步,也鬨鬧着隨人流衝了進去。

這一變故來的極其突然。山羊鬍子沒料到,這樣一個普通的五大三粗的村婦,竟然有如此的號召力。而且這人羣來勢洶洶,便是他幾人是身懷絕技的“曳羅河”,面對這洶涌而來的人羣,還是亂了陣腳。

“各位,各位,鄉里鄉親,大哥大姐嬸子們。這,這都是誤會,誤會啊。你們,你們聽我說……”山羊鬍子,臉色嚇的煞白。他好不容易定了定神,想用一番花言巧語安撫好面前憤怒的人羣。

只是他話還未說完,卻被人打斷。

“誤會?什麼誤會,桂花嬸子這麼好的人,難道還會拿自己女兒的清白來冤枉你們不成?”

“就是啊,老子看你這狗日的賊眉鼠目的就不是什麼好鳥,你們幾個龜孫也不看看咱這什麼地界兒,也敢來此放肆!”

衆人各舉傢伙,七嘴八舌又一番聒噪……

山羊鬍子哭喪着臉,剛想繼續和這幫人說說軟話。豈料他話還未出口,他手下那幾個漢子中又有人不淡定了。面對怒氣衝衝的人羣,一緊張,竟然將懷中將暗藏的短刀抽了出來。

“混賬,你他媽,還嫌麻煩不夠啊……”山羊鬍子壓低了聲音怒喝道。他明白,眼前是要盡力安撫人羣,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若不然,別說完成劉麻子交代的任務,看眼前這架勢能活着走出 ‘流水軒’都怕是件難事。

那漢子看了看山羊鬍子,悻悻的將刀又緩緩的插入懷中。

山羊鬍子又堆起了笑臉,他又醞釀了幾句好聽的話,想拿出來緩和一下關係。豈料這次形勢仍是不利。他話未出口,空氣中卻飄散出來一股火燒的焦糊味道來。有好事人左右打探仔細,頃刻間便有人驚慌的叫道:“不好了,不好了,這幫狗日的,做了壞事,怕形跡敗露,竟然放起火,要燒了‘流水軒’了”。

“不,不,不,不是啊,都,都是誤會……”山羊鬍子那個‘會’字還沒出口,彙集的衆人最後一絲耐心已經被這突發的大火給燒的一乾二淨了。

‘嗖’的一聲,一塊板磚,沒待山羊鬍子說出那個’會’字,不知從哪個方向飛了過來。這板磚來勢兇猛,山羊鬍子幾乎毫無防範,“撲”的一聲悶響,將山羊鬍子打的直是暈頭轉向,幾欲昏厥。

有人動了第一個念頭,其餘剛纔還在猶豫的衆人,膽子立刻就都被激發起來了。人羣中不知誰又吼了一嗓子,道:“給小翠姐報仇,給桂花嬸子出氣。這幫畜生幹了壞事,還敢動刀子,燒房子。打,打死這幫畜生……”

這嗓子落罷,衆人宛如被打了雞血一般,各抄手中傢伙砸向山羊鬍等幾人。山羊鬍一看看大事不妙,心中暗暗叫苦,哪裏還顧得什麼任務不任務的,便是逃命要緊。他一手捂住腦袋,一手猛的在空中一揮。他手下那幾個漢子各自用手從腰中一拽,待再看時那幾人手中亦然各自握住一把亮閃閃的利刃。

他們畢竟是訓練有素的"曳羅河",沒等彙集衆人反應過來,那幾人身形一轉圍成一圈。彙集衆人卻都是平民出身,看見山羊鬍子一夥人手中各有利刃,又如此兇猛彪悍,自是也無人敢擅自冒進。

一時間,雙方劍拔弩張,對峙起來。 天龍在玄天宮中忽然心有所感忙掐指一算卻現天機晦暗想必是有聖人掩蔽天機又要有什麼動作了。便運起法力去細細梳理那晦暗的天機。 這天機者便如一根根絲線只要有生靈參與到洪荒中來就有無數的絲線將這生靈與相關人等聯繫上。洪荒中生靈何止億萬?那天機自然也就是一團亂麻似的。但是修爲高的卻能通過法力推演看出其中的一部分。這是如果有人運用法力將這隱隱中有脈絡的天機擾亂那麼再想推算出這部分就要有高出施法者甚多的法力也是破壞容易建設難的道理。 天龍以力證道法力在聖人中那是最高的比起準提至少高了一個檔次這一梳理之下便現了其中的端倪。 原來準提一直不忿於鴻鈞分寶時的偏心除了接引與準提之外的幾個弟子每人都有先天靈寶鎮壓氣運就連女媧和后土雖然沒有立教也有先天靈寶。可憐自己西方教地處貧瘠靈物稀少不說分寶都沒自己的份。這樣一來自己西方教的氣運終究比不上盤古正宗的三教。想找個能鎮壓氣運的寶物吧但那些着名的靈寶都是有主之物上次崆峒印出世本來想去爭奪哪知東方六大聖人一起排擠自己想想就氣憤。自從窺得天機算出巫妖之間終有大戰之後便時刻謀算。然而千年來二族一直遵從鴻鈞旨意各自展大戰始終不起。眼看千年期限已到準提便定下計策要挑起大戰一則削弱東方實力二則想最後奪得那混沌鍾作鎮壓氣運之用保西方教千萬年永存不衰。 準提也知道巫妖之間得仇恨已經深入骨髓不可能化解只要有個引子兩族大戰就必然會爆。經過苦苦推算得知十大金烏被帝俊禁足扶桑後準提便使個神通化出一尊化身名曰寶樹前去助金烏出島並加以蠱惑讓金烏自信心極度膨脹免得他們回了天宮闖不出大禍來。而巫族之中有能力決殺金烏的大巫只有后羿一人但是后羿素來穩重如果一般的手段也不能激得后羿出手。準提便使神通下了兩招暗棋務必使后羿出手引大戰。 天龍明白了前因後果之後嗤笑一聲便把那恢復得天機還原也不再理會。至於其他巫妖得生死乃是天道之內自己也不能作太多幹涉。喚來玉笙童子命他召回衆弟子。 玉笙來到玄天宮正殿將那金鐘玉板一敲。這金鐘玉板也是一件法寶卻是天龍運用前世的科技知識通過共振的原理煉成。這一套法寶共有金鐘玉板兩套鈴鐺若干。其中大的一套在玄天宮中小的金鐘在蓬萊島上兩片玉板則放在女媧宮和后土宮。門下弟子若要出去遊歷則領取一枚鈴鐺。玄天宮中一套當作總機敲動金鐘時蓬萊島上的那一件較小金鐘的和鈴鐺就都會聲;蓬萊島的那鍾則只能影響鈴鐺至於鈴鐺之間也能互相感應大大加強和弟子們外出行道的安全。至於玉板則是兩方互通的用來在三宮之間傳訊。 金聲玉振又有多種節奏不同的節奏表達不同的意思就像前世的摩爾斯電碼一般。當天龍煉製出這套法寶之後大家都非常感興趣幾個調皮的弟子甚至用這個來聊天時間長了之後竟然讓碧霄等人搗鼓出一整套的方法不但有單人之間互通信息還能將特定的某些人一起聚集在一起通信而不讓同門中其他人得知。天龍得知後不由得想起了前世的某些電腦軟件生出絲絲的親切。不但沒有懲罰反而將這一套新的鈴鐺在三宮門下弟子中普及。 三宮雖然聯繫密切但是同時聚集三宮人員的事還是頭一遭。玉笙將金鐘玉板一敲響那女媧、后土兩宮以及中人門下弟子不約而同的接到消息紛紛往三十三天外玄天宮趕來在外遊歷的弟子也急忙打道回府。 女媧后土見了這麼大陣仗心中疑惑。女媧雖然稱后土爲妹但是兩人的經歷截然不同導致性格也有極大差異。女媧一直就是在山中與兄長伏羲苦修什麼事也不用操心自然帶有一點小女子的嬌氣顯得活潑可愛。成聖後雖然長進不少但是那也是對這別人在伏羲天龍和后土面前依然故我;后土成聖前負擔一個大部族事事都要操心因而比起女媧沉穩了不少顯得溫柔嫺靜。一般兩人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鐵定是女媧先沉不住氣。 女媧當先問道:“大哥不知今天把所有人都召集起來有甚要事?” 到了聖人境界差不多就是萬劫不滅的存在了在漫長的修煉過程中孤獨、寂寞自然而然的不可避免。天龍修煉的有情之道更是深有體會。於是有機會逗逗別人就成了一大樂趣。這時見到女媧着急后土與伏羲雖然好一點也是緊緊盯着他。心中一樂說道:“此乃天機不可泄漏也。” 女媧聽了大不高興問道:“既然不可泄漏那你召集大家幹嘛?”天龍只是搖頭不語。女媧正要繼續追問看見后土和伏羲一臉笑容的看着自己再看天龍也是一臉玩味想起天龍平時的種種惡行就知道天龍又在逗自己樂當下臉一板不帶絲毫表情的坐下雙目微合心中暗暗念道:“我不生氣我不生氣…”唸叨樂幾句自己也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再也不能保持那一幅嚴肅的樣子。回去又去和后土閒聊上了。 不久竹昀與雲霄先趕到玄天宮二人拜見了師尊師叔之後白石便問道一衆弟子的情況毓竹便先回稟。 天龍協助女媧造人之後女媧得了功德再也沒管人族的事天龍心中不忍傳授了一些生存的技能以及一些淺顯的功法。自從以前毓竹偶爾聽到天龍說人族即將大興的話後心中就有了打算。後來天龍長居玄天宮等閒無事不出洪荒中玄天一脈便以竹昀和雲霄爲尊。同門九人中三個猴子和碧霄指望不上只要他們不出問題就好幸好還有趙公明、孔宣和瓊霄都能是才能出衆於是毓竹便將幾人找到一起把人族當興的消息告訴了大家。 幾人商量之後定下一個大略的計劃。當時人族之中尊天龍爲聖父女媧、后土爲聖母至於其他幾位聖人則聲名不顯人族雖然知道有這些聖人的名頭但從來就無瓜葛。除了崑崙山和陽山附近偶爾有受到聖人弟子幫助外其他所有人拜的都是天龍三人。在這種有利的條件下幾人決定趁機再擴大玄天道在人族中的影響。此後門下弟子外出行道都稱玄天道聖父聖母門下弟子。 蓬萊島上的諸多散修雖然只有記名弟子的名分但是他們在功力到達之後同樣能進入藏經樓除了最上層放置玄天道核心密錄的那層之外其他的任何道書都對全島開放。能進蓬萊仙島的都是資質極好的人並且忠誠度也可靠。在得到如此多的好處之後自然對玄天道死心塌地畢竟這種待遇在洪荒中也僅此一家。 這些記名弟子處處以玄天弟子自居尤其在竹昀宣佈要幫助人族之後一個個極爲賣力。於是不久之後整個洪荒人族部落經常可以看到一個個法力高深的仙人的影子無一例外的都稱玄天道中某某。這樣幾百年下來玄天道在人族心中的影響力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相信日後與老子原始爭奪人族氣運之時絕不會落後與人。 天龍聽了心懷大暢倒不是因爲什麼氣運之事只是自己前世爲人對人族的一份感情尚在。如今見到人族過得好自然高興。竹昀同時向天龍推薦了兩個在傳道中有大功勞的人一名玄女一名羲和。天龍一驚這莫非是九天玄女與王母娘娘?等到二人來到後一看果然資質過人便要收下。哪知女媧和后土見了說道大哥門下弟子衆多不如將這二個弟子給了我們不等天龍說話就把兩人給瓜分了羲和跟了女媧玄女被后土要走。天龍無奈搖了搖頭只好由得她們。玄女與羲和做夢都想拜入天龍門下現在見到女媧后土要收他們爲徒兩人也知道三聖人的關係當下歡天喜地的拜見了師父師伯。 不久幾人門下陸續到來天龍便宣佈大亂將起門下弟子羅天上仙以下不得外出。並讓各弟子出去告誡人族各自小心不得捲入大戰否則生死自負。 兩撥人怒目而視,誰都不敢兀自鬧出響動來。“流水軒”頓時又陷入一片寂靜中。所有人都被緊張氣氛逼迫的有些窒息起來。汗水在每個人的額頭都堆積起了一條條彎彎的溪流。

過了半晌。山羊鬍手下,剛纔那位對小翠動粗的漢子,兀自感覺體內起了漲漲的感覺。彷彿突然有塊細細的石頭,自腹部而下,經胃部過大腸、小腸,直奔五穀輪迴之所。

這漢子剛纔犯了大錯,神經早是萬分緊張。如此關鍵時刻,他萬萬不敢再造事端。他動了動腰桿,將菊花緊了緊,把那響動憋了回去。卻是過了片刻,那股響動又復至,他再憋了回去……讓他奇怪的是,每次那響動來時,彷彿如同大海波濤一般,他越是抵抗的激烈,那響動再復返的時候力量便又增大了幾分。

如此反覆數次,漢子卻再難以忍受。他面露難色,可憐兮兮的把目光投向山羊鬍子。

山羊鬍神經繃的也是異常緊張,他全身上下溼透,早已經成了汗人,一雙眼睛四下張望,甚怕再出意外。

“越怕什麼卻越是來什麼。”他的目光掃視到那漢子時,卻發現那漢子也正用一種很特別的目光看着自己。漢子臉色已經扭曲成了一團,目光中充滿了無限的悲慘、淒涼和渴望。

山羊鬍子心中一涼,他知道這孫子又要出什麼幺蛾子了。他更是清楚,此時若再鬧出一點動靜,將再次點燃這裏的仇恨,後果可想而知。

山羊鬍子忙狠狠的皺起眉頭,死死的盯着漢子,他那雙眼放出的目光裏,有警告也有祈求。

漢子卻越來越軟,像根煮透了的麪條一般,慢慢將身子半蹲了下來,隨後只聽見“咚、咚、咚”三聲若同爆竹般的爆響,“流水軒”廳堂內立刻瀰漫起一股惡臭味。

“誰?誰他媽的?”彙集衆人中,有人捂住鼻子問道:“狗日的,誰使的壞,這麼臭哩!”

“二狗子!是不是你狗日的哩?”後排一婦女厲聲質問道:“你狗日的,就喜歡來這玩意兒。”

“不,不,不是我啊。是前排拿刀的那小子,是他,是他乾的好事。”李二狗嚎了一嗓子,又接着罵道:“你這龜孫,幹了噁心事,還來連累爺爺,看等下小爺給你好看……”

山羊鬍子又氣又急,本來他們的事情進展的是相當順利,若不是這漢子,恐怕早就完成任務回家睡大覺了。這漢子的莽撞舉動,不僅讓他幾人都陷入被動的境地,而且在這關鍵的時刻竟然還給自己添這麼一**煩。他滿腔怒氣,不禁又狠狠的瞪了那漢子一眼,這一眼含的卻都是殺氣。

漢子犯了事,心中更是萬分恐慌。豈料,剛纔一股響氣走罷,他這一恐慌,又覺一股響動接踵而至。這次竟然感覺比剛纔厲害了數倍,還沒等他自作計較,他只感覺屁股一動,“咚、咚、咚、咚”又是一串“響雷”在廳堂內炸響。

這陣巨響之後,廳內的臭氣更加凝重起來。這次不僅僅是匯聚的衆人,個個起手捂住鼻息。就連山羊鬍子手下有幾人也自覺受不了這污穢之氣,忙用手狠狠的將鼻子捂的緊緊的。

山羊鬍子的忍耐終於到了極限,他厲聲喝道:“你他媽的作死啊,三番五次壞老子大事,再他孃的使晦氣,看老子不立即要了你的小……..”

山羊鬍子這“命”字還沒落下,卻又聽的“咚、咚、咚”三聲炸雷響了起來。山羊鬍子氣的撅起嘴巴,眼睛珠子快要瞪出眼眶一般。那漢子忙兀自搖了搖手大聲道:“大哥,大哥息怒,這次,這次不是我了?”

山羊鬍子,喉嚨裏“嗯嗯嗯”直響,大聲怒道:“誰,是他媽的誰?”

“大哥,大哥,我……我”山羊鬍子旁邊的一個漢子,低低的聲音道:“也不知道是怎麼了,這肚子兀自猛的一陣不舒服。”

“他媽的都給老子憋住,再有誰他媽的放屁,老子活颳了它……”山羊鬍子,這個“它”字剛一出口,頓覺菊花一動,“咚、咚、咚、咚”,幾聲巨響竟然在他身後炸了起來。

“這次是那山羊鬍子乾的好事,他奶奶的,這夥歹人有妖術,他們不斷的放臭氣要薰死咱們大夥,大家可要小心了。”李二狗子大聲叫道。

“大家退後幾步,別中了這幫龜孫子的招了。”老漢也厲聲喝了一聲,彙集衆人都忙捂住鼻子,後退了幾步。

山羊鬍子羞憤交加,他卻是鬧不明白,自己帶幾個手下出來之前,一切都準備停當。而且酒菜在下筷子之前都專門試過,見並無其他異常,這才令幾人動了筷子,而且李桂花送的酒就他一個人飲了少許,怎麼,怎麼會出如此怪異之事?

山羊鬍子使勁的想着,卻只是想不明白,也未待他想明白。他身旁的漢子,又連放幾個炸雷之後,“哎喲“大叫一聲,竟然將手中的刀刃丟在地上,捂住肚子蹲在地上。

這漢子這一叫不打緊,旁邊幾個漢子都如同染了瘟疫一般,一個個面帶愁容,先只是用一種悽慘的眼光看着山羊鬍子,未過片刻,個個都將刀刃丟在地上,捂住肚子哀號起來。

山羊鬍子一臉愁容,連死的心都有了。短短一瞬間,“曳羅河“這邊的優勢立刻分崩離析了。

“兄弟們,都起來,再堅持堅持,咱們……”山羊鬍子本來還想鼓勵一下手下的幾個漢子,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又覺一陣異動,一股熱乎乎的東西,竟然讓他始料未及的從他身後奔涌而出。

這熱乎乎的玩意兒,讓山羊鬍子,心裏一陣涼意!

“那長鬍子的狗日的,又釋放法術了,好他媽的臭啊,揍他狗日的。”彙集衆人,有飽受折磨到極限之人,喊了一嗓子,朝着山羊鬍子就是一板磚扔了過來。

山羊鬍子見那板磚飛了過來,本欲揮手去擋。只是他手還未擡來,卻又自是一陣腹痛,這痛來的兇猛,讓他只顧了下卻是顧不了上。“撲”的一聲,山羊鬍子腦袋上又捱了一板磚。

那人扔完板磚,又猛喝一聲:“他媽的,受不了了,我先退了”

他這一起頭,頃刻間,彙集衆人對着山羊鬍子幾人就是一頓石頭板磚的狂砸。待這磚雨落罷之後,流水軒的廳堂內,只剩下一陣令人窒息的臭味和山羊鬍子幾人的哀號了。 且說那金烏脫離了大陣又被準提所惑只以爲自己便真的天下無敵了加上禁閉萬年得煩悶這一下如困龍入海怎一個狂字了得。十金烏在洪荒大地無所顧忌得行走身上千丈火焰滔天走到一出燒一處。 人族得了蓬萊仙人告誡各自布好防護大陣雖然也受了不小得損失但是還是有大部分都避開了。至於其他巫妖二族之人一則沒有防備二則法力比不過金烏因此俱各受害。 這巫族之中有一巨人族名夸父族這一族人都是天生高大無比力大無窮。族長夸父乃是巫族中鼎鼎大名的一個大巫與后羿族的后羿乃是生死之交加上刑天三人隱隱爲巫族二代中前三甲高手。夸父的爲人勇烈心地甚好。見到金烏肆虐心中大恨罵道:“這些妖族簡直欺人太甚!妖族掌天巫族管地乃是鴻鈞道祖的旨意。你等既然不遵道祖法旨如此無法無天今日可要好好教訓一番。” 金烏中老十從小就被父親叔父以及幾個哥哥嬌慣了見到有人罵自己那還了得?說道:“這些巫族一直和我們妖族作對竟然還敢罵我們實在不能饒恕。不如我們去教訓這傢伙一頓。” 幾兄弟沿途殺了不少巫妖以及人族還從來沒碰到對手當下紛紛道:“就是敢罵我們不想活了走斬了這個大個去。” 夸父見金烏朝自己飛來心想“我還沒找你們你們倒送上門來了如此正好打了你們諒他帝俊太一也不能說什麼。”可憐夸父本來只想教訓金烏一頓哪知金烏卻起了殺心。 夸父見金烏來勢洶洶便喝問倒:“呔你們幾個扁毛畜生卻是哪裏鑽出來的?” 金烏聽見扁毛畜生幾個字心中一把火燒到了天靈蓋老十最先衝出也不說話雙翅連連扇動狂烈的九天罡火朝夸父襲來。夸父一身功力比起金烏來強了不知一籌手中桃木杖一揮就將那火焰打散。反手一杖將金烏抽得飛出幾十丈。 其餘幾人見到十弟吃了大虧一個個急怒攻心一起圍攻上來。這十兄弟一套合擊之術也是相當了得堪堪擋住了夸父得攻擊。十金烏心中大驚沒想到竟然還有人能抵擋住自己十人聯手比起寶樹道人可是強的太多了。自己運氣真差怎麼一出來就遇到這麼個硬茬爲何現在的巫族裏面竟然有這等絕頂高手了?可笑兄弟幾個還在相信準提的鬼話。 金烏見久攻不下愈加憤怒又看見夸父族的族人在遠處看熱鬧還在爲他們族長喝彩倒是自己等人成了別人的笑料了這種氣如何能忍?當時便分出來八人纏住夸父另外兩人便往夸父的部族飛去。 夸父乃是天縱奇才但是夸父族的人除了力大之外並沒有太大的能耐並且生育極難。否則以夸父的聲威也不會展到今天還只是一箇中下等部族了。這金烏雖然比起夸父遠遠不如但是對付那些夸父族人卻是輕而易舉。兩大金烏聯手施虐幾下的功夫就將整個夸父部族捲入火海之中。這九天罡火何其厲害?夸父族中人沒有一個能抵擋得住。一會功夫便有人喪生火海之中。 夸父大急想來相救那金烏既然出手了有怎麼能讓夸父如願?八個金烏四面合擊夸父想還手又遠遠飛去。那兩個放火得只管大肆屠殺着夸父族人。 片刻功夫好好得一個部族便灰飛煙滅整個部族只有寥寥幾個見機早得遠遠逃開了。這一役下來整個夸父族可以說是滅族了。夸父心如刀割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金烏哈哈大笑繼續進攻他們今天就是要給這個膽大包天得傢伙一個教訓要讓整個洪荒都知道自己得威名。就算你是天下第一高手惹上了我們十大金烏也只能有一個結局就是“死”。只要殺了這個絕頂高手從今往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我們金烏就是這洪荒最偉大得存在!! 夸父眼看延續千萬年的部族就這樣在自己面前消失本來只想教訓金烏一頓的心思也消失了。現在只有無窮的仇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夸父一族雖然人丁稀少但是能經過幾次巫妖大戰之後還能延續千萬年必然有自己的理由。這個部族有一種密技能燃燒生命力提升自己的力量。可惜的是自從上次巫妖大戰以後這種密技包括很多戰技變得殘缺了至今爲止只有夸父一人能領悟到這種功法否則的話其他族人也不會那麼容易被金烏燒死。 夸父一聲怒吼將這種禁忌的密法運起頓時本來就高達數丈的身軀再繼續拔高最後變得有數百丈高下。只見夸父全身的肌肉一塊塊高高的鼓起一身功力澎湃洶涌。 眼見夸父如此變化金烏夷然無畏繼續進攻。此時的夸父卻與之前有了極大的不同揮手間道道勁氣脫杖飛出直接就能擊破金烏的護身罡火。金烏一見不好馬上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糾纏幾個回合之後趁着其中一個金烏的疏忽夸父高高跳起手中桃木杖忽然入靈蛇般射出一杖點在老三的胸口。勁氣洶涌而出恨恨的透胸而入。原來夸父在仇恨的激勵之下燃燒生命提高戰鬥力竟然在這種時候境界更上一層一直領悟不了的以剛化柔的戰技竟然在這個時候豁然貫通。 自從上次巫妖大戰中族中的長老族長相繼身亡以後族中的戰鬥方式就是一直靠着天上的體力去拼夸父天資遠在族人之上從殘缺的壁畫中領悟到了一部分戰技便一躍成爲大巫多少年來一直感到自己的修煉還遠遠不夠但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再有寸進哪知在這種時候竟然突破了。可是一切都晚了現在自己最後的使命就是殺了眼前的仇人。 夸父這一威金烏就慘了。老三被當胸一杖打的再也沒有動手的能力眼看夸父越戰越勇金烏次害怕了。互相扶持着開始逃命。 夸父哪裏能讓他們逃走奮起直追而來。金烏畢竟佔了能飛的優勢提升了高度夸父打又打不到只能一個勁的再後面追趕。金烏所經之地大地開裂河水乾枯。慢慢的夸父渴了卻找不到水餓了也找不到食物。當他想停下來恢復一下體力的時候金烏又來偷襲。終於夸父耗盡了全身的力量倒了下來。 看見夸父倒下後又等了好久金烏纔敢來到夸父身邊。等確認夸父身亡之後幾兄弟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本來金烏見到打不過夸父時就有了迴天宮的打算。但是現在見到自己最強大的敵人死了馬上又打消了迴天宮的打算。幾兄弟雖然現在覺得誰都不怕但是多年的習慣仍然令他們不敢對上帝俊太一。這下好了既然對頭死了那麼洪荒哪裏不是任憑我等橫行呢?金烏想到。 流水軒的火燒起來了,火苗卷着濃煙串起數丈高。

此時,離流水軒不遠的街角,靜靜停着一輛華麗的馬車。厚厚的車簾後面,李桂花和小翠各掀起一角,透過車窗縫隙緊盯着流水軒,淚水早已經將她們雙眼遮蔽。

"姨,該走了……咱們好不容易脫了身,再晚些,恐怕又會有麻煩了!"王三扭了扭身子,小心的對李桂花說道。

"嗚……嗚……嗚……嗚"李桂花哽咽着,點點頭,又緩緩轉過身將小翠摟到懷中,與小翠抱頭痛哭起來。

兩人哭了半晌。

小翠擡頭,抹了抹眼睛,問道:"娘啊,咱們這是怎麼了?到底出了撒事了?爲什麼咱們要逃?爲什麼要燒房子?俺爹……爹到哪裏去了?"

小翠一連串的發問,讓李桂花心如刀絞。她看着小翠的淚眼,幾次欲言,可每次話到嘴邊卻又讓她嚥了下去。她明白,有些話兒,小翠還是不知道的爲妙。

李婉兒看着桂花母女二人哭着一團,心裏也是萬分難過。這種生離死別,她經歷過,自有切身體會。她的眼圈裏,淚珠也早是滾成一團。她清楚,這所有一切和自己也脫不了干係。若不是因爲自己,李桂花一家也不會落到此種境地。

想到這裏,一種深深的內疚,敲擊着李婉兒的心。她猶豫了半晌,想對桂花母女說幾句貼心勸慰的話兒,只是翻來覆去,卻感覺滿腹的言語,好似一句都不合適一般。兀自又憋了半晌,這才緩緩說道:“桂花嬸子,我,我……"

她這道歉的話兒還未出口,卻看見王三在李桂花旁邊,衝自己又是擠鼻子瞪眼,又是拼命擺手。

李婉兒不免有些驚詫,但看見王三卻不似與自己戲耍。思襯片刻,這才明白了王三的用意,忙把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只是把頭靠在車廂之上,陪着李桂花母女,留着眼淚。

王三見李桂花與小翠哭着不停,心中暗自着急,他知道若被“曳羅河”那幫龜孫碰上可不是好玩的,忙勸慰道:"姨、小翠姐,你們放心吧,瘸子叔都將事情安排妥當了,咱們只要乘着這馬車到了長安,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那句老話不是說的好嘛,‘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李桂花點點頭,又用手抹了抹眼角,道:“哎,事已至此,姨還能說什麼呢?能撿回條性命已是萬幸。王三啊,這次可全靠你了,姨,姨這也沒什麼好謝你的……”

王三笑道:“姨,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王三做這點事,何足掛齒?若不是姨隨機應變,我王三遍是有三頭六臂,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

“一句好話三冬暖”王三這句馬屁正拍在李桂花的胸口之上,讓李桂花頓覺心情好了許多。她的臉上雖然仍然有悲傷的痕跡,但那眼中淚水卻早已淺了許多。

王三正專心的寬慰着李桂花,卻冷不丁的聽到小翠的聲音響了起來:"王三,你瘸子叔是誰?把撒事都安排妥當了呢?你們不管俺爹了麼?"

小翠的問話,一時讓王三語塞。他這才意料到自己剛纔無意中犯了一個大大的錯,小翠最痛恨的人就是這李瘸子,自己卻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非要在這關鍵時刻拿了這李瘸子來說事。

"額……瘸子叔……額……”王三結結巴巴的支支吾吾了幾句,眼珠子一轉,立刻轉口道:“小翠啊,你把心都放到肚子裏去,老憨叔,已經託人去尋了。我估計等我們到了長安,老憨叔肯定也到了。"

小翠張着淚眼,暗暗尋思了一陣,猛然間全明白了。她擡頭驚叫道:"王三,你狗日的騙人,你當我小翠是傻瓜麼?你口中喊的瘸子叔是不是李瘸子那老東西哩?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這就是李瘸子的馬車!娘,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咱們怎麼上李瘸子的車了。不行,不行,我不坐李瘸子的馬車,我,我要下去找找,我爹去……"

小翠喊罷,用手猛一挑車廂門簾,身子一扭,半個身子亦然露出馬車去。她這一着甚是突然,幸虧王三眼疾手快,一伸手將小翠手臂緊緊拽住,低聲勸慰道:"小翠姐,別出去,外面危險,有話,有話咱們在車裏說……"

小翠哪裏理會王三這一套,她彷彿犯了癔症一般。鐵了心的使勁掙脫着,欲往車下奔去。王三則使足了力氣往裏拽。

兩人僵持了一陣,小翠見脫不了身,情急之下,竟然拿返身回來照着王三手臂就是狠狠一口。

“啊……”小翠這一口,咬的甚是結實,疼的王三大叫一聲,忙撒了手。小翠見狀,又返身向車門衝了過去,未待她落下身子,她卻感覺身後一雙大手驀的伸了過來,硬生生的將她一把拽進車來。還未等她反應過來,卻又聽見“啪、啪”兩聲脆響。待這響聲落罷,小翠白皙的臉蛋上,立刻顯出數條清晰可見的手掌印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