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朵朵,蘇南城冷了大半天的臉,總算緩了過來。她生朵朵的辛苦,一直是蘇南城心裡的一道硬傷。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葉春分正在氣咻咻的給傅博軒扮鬼臉。便被蘇南城一把摟住,向著門外走。

「你才流口水,你全家都流口水。」

傅博軒憋著笑,目送兩個人離開了,心裡想著,早晚有一天是一家人,你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

「媚兒」去凱翔的路上,蘇南城將葉春分柔嫩的小手捏在手裡,憋了一天的那句話還是說出口。「咱們,別報仇了吧。你回家還畫你的畫好不好?」

這大半天時間,葉春分一直在等的就是蘇南城這句話。沒有辯白,表情和語氣上的辯白都沒有。就只是沉默,沉默的堅持。

「朵朵總是放在你姐那裡也不是長久之計,爺爺總是念叨,說想把朵朵接回去養。」

「總不能因為我們需要安穩,就將有些人的生死大事一筆帶過吧?」她眼瞧著榮煜清為了這番仇恨走火入魔,也從不阻止,是因為她對這件事情早有準備,也知道自己的堅持會觸及些什麼。

但是,沒關係。

世間事,沒有什麼不能被省略,包括生死。但是身邊的那三五個人,就是一個一個血肉之軀,一生的執著堅持。

還想說什麼,蘇南城沒有繼續。因為就在不久前,傅博軒是義正言辭的提醒過他葉春分是一個病人。他不能忘,也應該時時記得葉春分是因為什麼而走到今天這般地步。

……

凱翔,已是兩年多不曾出現過的葉春分,在進門的瞬間就引起了高度的關注。人們探尋的,打量的,好奇的眼神,就像先前在游輪上那般一樣,一直追隨到葉春分跟著蘇南城的腳步進了總裁專用電梯為止。

時間緊迫,大堆的事務等著蘇南城處理,葉春分直接被帶去了蘇心怡的辦公室。報告行文,是蘇心怡親自提出自己所有的要求,蘇南城當場起草,由三個人簽字,並加蓋凱翔首飾品牌子公司和凱翔集團總公司的公章宣告完成的。

在葉春分那到簽字文件的時候,沈星採集的照片也已經拿到手,蘇心怡還特別送了沈星一條紀念款的項鏈。

給葉春分,蘇心怡也算是不遺餘力。

…….

「謝倒是不用謝,我也不是白白要對你這麼好的。」蘇心怡含笑看著葉春分。「我就是想問問,你跟南城的事情,到底怎麼打算的?」

我在皇子身邊蹭紫氣 「大姐」蘇南城見葉春分陡然淡下來的神色,示意蘇心怡不要操之過急。

「我問的是你,春分,你怎麼打算的?外頭現在把你們的關係傳得可太難聽了…….」

自謂在商場征伐數年的蘇心怡,套葉春分的話該是不成問題,何況,這還是蘇安眼下最關心的事情。 「今天是莫肯德出戰,你緊張嗎?」木白望著身邊的奧古斯丁問道。

奧古斯丁那原本木訥的神情,此時異常凝重,聽了木白的話,他搖頭道:「大哥,你相信我就是了。」

「好!」

木白伸手握緊奧古斯丁那隻右掌,叮囑道:「你要小心應付,大哥不想看到你受傷。」旋即鬆開了手。

「大塊頭,你要加油噢。」唐鈺笑嘻嘻的朝他招手說道。

奧古斯丁不知怎麼地,聽了唐鈺這話,臉色竟是不由得紅了起來,倍受鼓舞,他重重一點頭道:「我會加油的!大哥,你們睜大眼睛,好好看著我的表現吧。」

說罷,只見奧古斯丁邁步朝擂台上走去,待靠近了擂台以後,雙腿猛地一彈,身子頓時飛躍而起,穩穩落在了擂台中央。

「是這個傢伙!」遠處的索尼奧,忽地驚疑一聲。

莫納也是臉色沉凝,一時還沒有認出來奧古斯丁的身份,只是覺得這傢伙的樣子很奇怪,不禁問道:「索尼奧,你看出點什麼了嗎?」

索尼奧很嚴肅的說道:「這是戰神奧古一族的獨眼巨人,他體內留著戰神的血液!昨天我就說過,這傢伙很可能會被派上來參戰,果然被我說中了。」

「獨眼巨人?你確定?」安東貝爾心頭一跳。

索尼奧道:「我是不會看錯的,這隻獨眼巨人雖然現在還能弱小,可是他擁有潛在的爆發力,這股戰神力量一旦徹底爆發出來的話,以莫肯德大人的實力,恐怕……恐怕很難抵擋。」

莫納臉色劇烈一變,道:「不……不會的,我父親是傭兵之王,曾經親手斬殺過九級魔獸,管他是什麼獨眼巨人,我父親一定能贏。」

索尼奧此時也沒有了開玩笑的心情,因為他們如果輸掉這場比試的話,那木白就贏得了整個武鬥挑戰的勝利,按照約定,三大勢力必須退出黑岩城才行。

此時,奧古斯丁出現在擂台上以後,頓時有不少觀眾認出了他的來歷。 「獨眼巨人,這不是我國陛下送給天龍國王的訂婚聘禮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一名來自神聖帝國的武師訝聲說道。

「這……這是獨眼巨人!那小子真是厲害,身邊居然還有獨眼巨人!」

……

奧古斯丁右手上紅光一閃,便將那根大鐵棒召喚了出來,抗在肩上,抬頭凝神望著空中。

等待不久。

天際那陰霾的雲層深處,倏然射來一道金光,眨眼就落在奧古斯丁身前。

只見穿著一身銀色甲胄的莫肯德,雙手抱在胸前,目光凌厲的盯著身前的奧古斯丁,細眼打量一會兒后,他那雙如劍般的雙眉微微皺起。

「武聖中階!」唐勝目光精光一閃,淡淡的開口說道。

木白聞言,臉色悄然一驚,心裡暗自為奧古斯丁擔憂,以奧古斯丁現在的力量,很明顯不是莫肯德的對手,如果奧古斯丁太勉強自己的話,很可能會丟掉性命。

「你就是莫肯德嗎?我一定會打敗你的。」奧古斯丁手中鐵棒指著莫肯德,沉聲說道。

莫肯德聞言,不禁失聲笑道:「想打敗我,你還要掂量、掂量你的實力。」

奧古斯丁道:「那就來試試吧。」

莫肯德笑聲漸止,右手伸到後背,拔出一柄兩米半長的黑色重劍,這劍名為裂天,是一件八級上品的武器,重達三百公斤,攻擊威力極,並且鑲嵌有一顆八級風系魂石,擁有魂石屬性的加持,這劍雖然笨重,但拿起來在手中舞動,卻輕若無物。

莫肯德臉色沉了下來,說道:「現在,我們可以開始比試了。」話落,他驟然運氣全身力量,手中大劍猛地向前砍去,劍身金光一閃,激射出一道半月形的鬥氣。

鬥氣以筆直路徑飛行,身下地面頓時被割裂開一條長長地裂痕,可見這鬥氣蘊含的力量有多麼強大。莫肯德吸取了柯蒂姆慘敗的教訓,一上來就是全力出手,根本不給奧古斯丁一點反擊的機會。

奧古斯丁那隻右眼望著飛射而來的鬥氣,瞳孔微縮,頓時撩起鐵棒擋在身前。 「媚兒」

「我好想你」

「也好愛你」

……

窗外昏暗的天色後來漸漸發白。真如蘇南城所說,葉春分的這副身體他已經渴望了兩年多。她回來后的這幾個月,還是第一次讓蘇南城有如此滿足的獲得。

哭啞了嗓子以後,葉春分漸漸有點明白蘇南城的意圖。她昨天出手整頓了靚麗雜誌社,如果今天的新員工面試她不能如常出現的話,葉春分先前所做的所有努力就會付之東流。

就算以後還能在雜誌社,也只會成為一個沒有實際用處的空架子。這道理,葉春分都能想明白的話,蘇南城只會比自己更明白。

已經被折騰到沒什麼力氣的葉春分,用僅剩的一絲力氣環緊蘇南城的腰身,嬌美一些的姿態拿出來,蘇南城終於滿足。

……

蘇南城摸著葉春分熟睡中的面頰,低低沉沉的嘆氣。只要天亮后,這一天葉春分沒有出現在靚麗雜誌社。她昨天捅的簍子,輕輕鬆鬆就能解決。

他不是不許她報仇,而是榮家的那攤子事實在太過兇險。榮煜清千防萬防,藍綺也照樣出了事情。何況,蘇南城的手,根本就伸不到榮家那裡去。

許是因為太累,葉春分睡得格外香甜。蘇南城吻了吻葉春分的面頰沉沉睡去。

早上,蘇南城比平常晚起了近四十分鐘。醒來的時候,葉春分還睡得很沉。起床洗漱過後,蘇南城吻了吻葉春分唇瓣,嘆著氣,下了樓。

…….

直到對面打那棟房子里,汽車引擎的聲音響起。葉春分才幽幽睜開了眼睛,先是給沈星去了一通電話,交代了一下自己會晚到一個半小時。

起床,劉媽的早餐還在桌上,葉春分給自己煮了一大杯巧克力,配著三明治簡單吃了早餐后,身體發虛的去了靚麗雜誌社。

雜誌社的春季招聘,面試已經拉開序幕。盧新月毫不意外的出現在面試現場。

葉春分到來的時候,盧新月正在面試一眾抵達面試環節的應聘者中自己最中意的一位。

聽聲音,是熟人。

「符合大多數人審美的事物,一定符合美學。」

「想法倒是不錯。」盧新月含笑點點頭。「只是,時尚是需要引領的,你應該知道,靚麗雜誌社在國內算是做到了前沿的時尚雜誌,我們詮釋什麼,什麼就是美的。」

「恕我直言,盧主編。」梁歡甜甜一笑,哪怕是敷衍也讓是有見之忘俗的錯覺。

「我來靚麗雜誌社,不是因為它引領了潮流,而且我相信,在韓嫣然主編不在的情況下,這本雜誌能否引領時尚潮流還值得商榷。我來,只是因為覺得在這裡或許能表達一些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畢竟,它已經到了窮途末路了。不是嗎?」

盧新月不知該怎麼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分明恨得咬牙,卻,心癢難耐。

「留下來吧。」盧新月鬆開曲起的指尖,坦然一笑,維持著面子上的端莊。「我的貼身秘書,昨天恰好離職了,這個空缺你可以補上。」

「請問一下,葉主編卻助理或者秘書嗎?」梁歡沒有接盧新月的話,反而轉頭看著看向不知何時進來的葉春分。

「梁歡」盧新月切齒,面頰上的笑保持的很到位。因為葉春分她險些失去今天在靚麗雜誌社的地位,梁歡竟然就這麼當著自己的面大喇喇的向葉春分示好。

「這主要取決於你的個人能力。」葉春分和梁歡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忽視盧新月。

「我得看到你的能力,才能決定。」

「我的個人畢業作品,您看怎麼樣?」

「這隻能說明你編導工作做的不錯。」 「嘭!」

鬥氣轟擊在鐵棒上,猛烈爆炸。

奧古斯丁悶哼一聲,身子頓時被這強大的衝擊力量震飛十幾米;他剛剛停穩住腳步,莫肯德那長劍大開大合,直朝奧古斯丁連斬而來。

奧古斯丁只能被迫防禦,手中鐵棒忙於應付莫肯德的大劍刺殺,被他擊得連連敗退。

如果不是他手中那鐵棒重達一千公斤,能夠增長他的攻擊力量,恐怕他連莫肯德三招都扛不住。

木白在一旁看得暗自焦急,形勢照這樣發展下去的話,奧古斯丁解不了多少招的攻擊。

莫肯德攻擊勢頭十分兇猛毒辣,一劍連著一劍,注滿力量,直接砍在奧古斯丁的鐵棒上,發出陣陣刺耳脆響,摩擦起耀眼火星。

「我……我不能給大哥丟臉。」奧古斯丁心裡暗道。忽地一咬牙,全力催發體內的力量,手中鐵棒掄出一個半圓,逼退莫肯德的攻勢后,身子彈跳向半空,雙手舉著鐵棒便朝莫肯德砸下。

莫肯德不屑一笑,身形站在在原地未動,目光深沉犀利,陡地爆射出兩道寒光,手中大劍上頓時凝聚出一道三丈長的金色劍芒。

「鐺!」

奧古斯丁一棒砸在莫肯德的劍芒上。

「轟隆!」

莫肯德腳下地面瞬間龜裂百米,腳跟深深凹陷進入;他臉上肌肉微微抽出兩下,接下奧古斯丁這一記一千公斤的鐵棒攻擊,顯然不是那麼好受,畢竟他的對手是戰神後裔,力量無窮,擁有很強大的爆發潛力。

鐵棒、劍芒交接,短暫僵持片刻。

莫肯德氣勢猛地一沉,驟然聚力,一劍震開了奧古斯丁的鐵棒,手中那大劍連抖,連續抖射出三道劍氣。

奧古斯丁應接不暇,慌忙擋下一道匹銳鬥氣,身子頓被另外兩道射來的鬥氣擊中,一聲慘叫,身子頓時朝後方拋飛而去。

「奧古斯丁!」

「大塊頭!」

木白等人驚呼一聲,中了武聖的兩道鬥氣攻擊,如果不是鐵打的身體,那肯定會被鬥氣射穿。 很快,沈星送了一套面試人員的資料來給葉春分。「為什麼跨專業來應聘時尚行業?」

依照蘇南城對許義的看重,梁歡大學一畢業,就應該安排好了去處。哪怕沒有,以梁歡攝影和剪輯的知名度,也完全能夠憑藉自己闖出一番天地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