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龔箭撇了撇嘴,給了老黑班長一個眼色。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16 日 0 Comments

後者也是無奈,硬著頭皮看向葉峰,語氣盡量嚴厲的訓道:「但是,葉峰,你不要以為自己體能厲害,就牛逼得不行了,我告訴你,想成為一個合格的軍人,體能只是基礎,格鬥,槍法都厲害,才是真的牛。」

「今天這小小的考驗,只是一個開始,以後還有更艱苦的訓練等著你!」

葉峰看穿了兩人的想法,暗自好笑,但還是用鏗鏘有力的聲音答道:「是!」

這樣的回答也讓兩位老兵面子上好看了些。

老黑班長點點頭,隨即咳了一聲,繼續說道:「介於你的表現,晚飯後,你可以不參加訓練了,自由活動。」

緊接著,又對新兵說道:「你們沒有一個人超過葉峰,晚飯後,都來這裡集合訓練!」

新兵們頓時發出唉聲嘆氣聲。

同時,無比羨慕的看著葉峰。

但這也沒有辦法,葉峰的體能他們已經見識過了,簡直是變態,連教官那麼刁難的任務都完成了,免訓也是他應得的。

這就是軍隊化的管理,賞罰分明。

隨後,老黑班長眼再次看向葉峰,何晨光及王艷兵:

「你們三個體能最好,以後你們三個就負責把李二牛的體能練上來,三個月後,李二牛的體能不合格的話,你們也同樣不合格。」

王艷兵和何晨光瞬間瞪大眼睛,直呼:

「啊?」

「啊什麼?這是命令!」

老黑班長一本正經地再次說道。

一旁的李二牛,看著三人,不好意思地說道:

「對不起,俺拖你們後腿了。」

看著李二牛憨厚的樣子,何晨光呵呵一笑,他拍了拍李二牛的肩膀,說道:

「沒事,以後咱們一起努力。」

王艷兵卻一臉嫌棄的白了李二牛一眼。

葉峰此時卻一臉平淡,因為他知道,李二牛分配連隊時,體能已經排在前五了,所以他一點都不擔心。

「好了,原地休息五分鐘,然後分宿舍。」

老黑班長掐了下表,高聲道。

新兵們這才敢放鬆下來,紛紛如釋重負的坐在地上。

不少人的目光,還是不由自主的被葉峰吸引,同為新兵,對方實在是太強了。

何晨光、王艷兵看著葉峰,心裡不由自主的生出挫敗感。

單看體能方面,他們被葉峰甩出了十八條街。

這種失敗的感覺,是兩人從未體驗過的。

「兄弟,太牛了。」

「你跑這麼快,是有秘訣嗎?你看上去,體力並沒有消耗多少啊,是怎麼練的,能告訴我們嗎?」

何晨光忍不住湊上去,笑著問道。

葉峰聽后,淡淡一笑:

「沒什麼秘訣,就是加強訓練。」

何晨光聽后認同的點點頭。

王艷兵在旁邊一言不發,卻還是一副不服氣的表情。

很快開始分宿舍。

何晨光三人在一個宿舍,葉峰和其他新兵一個宿舍。

整理床鋪時,同葉峰一個宿舍的吳天,崇拜的盯著葉峰說道:

「兄弟,你真是太牛了,竟然能以那麼快的速度,跑那麼久。」

「你跑了能有十五六圈吧,那可就是十五六公里了,用時竟然不到一個小時。」

一旁的邊寶東也說出對葉峰的震驚。

「能分享一點秘訣嗎?我們也想提升一下體能。」

葉峰看著眾人,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說道:

「其實,沒有什麼秘訣,多加鍛煉就好。」

其他人一聽,練練點頭:

「我們以後,也要多多鍛煉,以葉峰為榜樣,向葉哥看齊。」

「我也要多加鍛煉。」

「還有我。」

「…..」

葉峰看著這些熱血的戰友們,不禁點點頭。

部隊就是這,只有實力強大的人,才會成為人們崇拜的對象。

收拾完床鋪,葉峰的體力也恢復得差不多了,於是他來到訓練場繼續鍛煉體能。

此時的他,只想早點完成系統任務,所以一有時間,葉峰就會鍛煉。

他來到訓練場的一片空地,開始了蛙跳練習,以增強腿部爆發力。

而分配好宿舍后,正在閑逛的龔箭和老黑,也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

…… 房間里一片混亂,衣服被隨意的丟在地上,空氣中瀰漫着汗液與荷爾蒙的味道。

林北點上一根煙,回味着昨晚那美妙的滋味。

沒想到高高在上的女神董事長私底下居然這麼瘋狂,要不是他腰子好,恐怕現在就站不起來了。

江欣悅的哭聲讓他有些心煩:明明是你主動的,怎麼好像是我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一樣?

「別哭了!」

江欣悅抱起被子遮住自己的身體,漸漸止住了哭聲,用自己那雙勾魂的眼睛,惡狠狠的瞪着林北。

床單上的點點梅花和水漬,正在默默的訴說着昨夜的瘋狂。

「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林北嘆了一口氣,沒想到江欣悅跟他自己一樣是個雛。

「你負責?你怎麼負責?你拿什麼負責?」江欣悅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竟然在訂婚的前一夜,被一個實習生奪走了第一次!

林北認真的回答:「用我的一切負責!」

江欣悅冷笑着看他,「你的一切?你有什麼?你算什麼?你一個月不吃不喝,所有的工資加獎金,只能買我半隻包包,你能負什麼責?」

「十幾塊錢一隻的包少用,拿出去多掉價!」林北被她說的一愣,自己上個月曠工加遲到工資都被扣光了,月底只發了幾塊錢而已。

不過林北也是自嘲的笑了起來,江欣悅說的沒錯,她是高高在上的江家總裁,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實習生。

如果不是昨夜的瘋狂,兩人根本不會有任何交集。

江欣悅不理睬他的冷笑話,扯掉被子,強撐著坐起來,昨天的衣服都已經被林北撕碎,她準備到衣帽間再取一套衣服。

劇烈的疼痛傳來,險些讓她站都站不穩。

林北伸手想去扶住她,卻被江欣悅狠狠的打開。

「滾開!別用你的爪子碰我!」江欣悅惡狠狠的瞪着他,「從我家裏滾蛋,昨晚的事情你要是敢告訴任何人,我就找人弄死你!」

從起床到現在一直被江欣悅罵,林北心裏有些惱火,轉身從地上撿起衣服,朝着門外走去。

「你去哪?」江欣悅看他不搭理自己,大聲喊道。

「上班養你,不能再讓你塗十幾塊的口紅了。」林北有些自嘲的說道。

「站住!不準走!」江欣悅有些無理取鬧,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既不想看見眼前這個男人,又不想這麼輕易就放過他。

見林北還在朝門口走去,江欣悅撿起身邊的東西不斷的朝林北扔去。

枕頭和裙子掠過林北,一個粉色的小褲褲剛好砸在他的頭上。

林北忍無可忍,拿起頭上的小褲褲,攥在手裏就要發火。

可當他轉過身來,看到江欣悅羊脂玉般的身子上的吻痕,以及大腿上的血漬,所有的脾氣又都煙消雲散。

「我剛剛不是在跟你開玩笑,我說過要對你負責,就一定會對你負責。」林北緩步走來,將手中江欣悅的內衣放平鋪在床上。

江欣悅輕蔑的看着他,「你就這麼想對我負責?」

林北懶得跟她解釋。

江欣悅漂亮嗎?非常漂亮,江欣悅大概是林北見過最美的女人了,無論是在生活中還是在網絡上,江欣悅的顏值都不輸給任何人。

江欣悅有錢嗎?非常有錢,江欣悅是江陵集團的總裁,業務涵蓋地產、醫藥、新能源等領域,是名副其實的東廣省龍頭企業。

但林北想要對江欣悅負責並不是因為這些,他不是那種想攀富婆的窩囊廢。他說這些話,是因為江欣悅是自己第一個女人。

江欣悅打開錢包,從里抽出幾十張百元大鈔。

「不用你負責,昨天就當是我找了個鴨子,我對你技術很滿意,這些算是我賞你的!」

說完,江欣悅將鈔票扔到林北腳下的地上。

林北臉都黑了,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他媽的,把我林北當成什麼人了?

「彭」的一聲,林北關上房門鬱悶離去。

看着林北狼狽的背影,江欣悅靠在床頭笑了起來,她笑得越來越大聲,最後開始抱着雙腿放聲痛哭。

哭完以後,江欣悅光着身子沖了個澡,換了一身優雅的禮服,現在的她又變成了那個高高在上的女神。

下午就要舉行她的訂婚宴,雖然她知道顧家沒安什麼好心,但是她已經沒有退路了,不管等待自己的是什麼,都必須要去面對。

江欣悅想起林北,突然有些後悔,那個臭男人,就這麼放過他,豈不是太便宜他了?但簡雪並沒有做一些害人的事情,也么做一些利用沈柔的事情,並沒有踩到她的底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