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的有多狠,只有她清楚。

haohaoxue 2021 年 10 月 26 日 0 Comments

那,拼盡全力。

跟着人渣這些年來,所有的憤恨,都發泄了出來。

現在,她的小手,都腫了,紅了,疼啊!

無法想像,他的臉,現在是什麼樣子?

林洛嬌看出問題來了,「宋夫人,走啊,不要害怕。只有面對,大家才能心安,誤會才能解開。」

「可是,我打他,太狠了。是個男人,都會受不了的」

蘇有容越說聲音越小,心頭,越發愧疚起來。

「唉宋先生看到我的時候,他還在笑呢!他,並沒有受不了的。也許」

林洛嬌說着,心頭也不是滋味。

蘇有容確實,有點過分。

可宋三喜啊,他到底是什麼樣的胸懷,還能坦然笑對?

內心那種膜拜,更深了。

林洛嬌接着說:「他是清白的,所以笑對。他是寬懷的,所以理解。他是愛你的,所以反應比男人,更男人!」

蘇有容聽的,臉上火辣辣的。

似乎是羞澀,似乎是難堪。

但,林洛嬌說到這個份兒上,她心意動了,小心道:「他真的笑了嗎?」

「真的啊!只是」林洛嬌說着,不由的還是想笑,「他笑的,有點難看」

蘇有容想笑,又笑不出來,深吸一口氣。

伸手撫撫臉上的淚跡,正了正表情,嚴肅,認真,點點頭,「洛嬌,謝謝你。走吧,我們看看去。」

「好啊!」林洛嬌拉着蘇有容的手,笑了,很放鬆。

可剛一抬步,感覺屁·股,真疼。

忍不住,痛叫一聲。

手,下意識的捂去。

蘇有容見狀,內心羞愧不已。

「洛嬌,你摔著了啊,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當時真的沒注意到」

「沒事,有地毯,問題不大」 燕城。

趙煦和劉福等北四郡官員此刻已經在南城門等候。

鍾離剛抵達秦關,便派出騎兵將救出趙恆的消息告訴了他。

接着又不斷派人往來傳遞消息,包括趙恆擺駕燕城之事。

於是,他便將寧錦都司的戰事交給了常威,折身回燕城迎駕。

「沒想到王崇這小子造出來的熱氣球能派上大用場,王主事,你生了一個好兒子。」劉福回頭瞥了眼站在身後的王應,奉承了一句。

王應咧嘴笑,露出滿嘴白牙,他對王崇一向要求嚴格,望子成龍。

被劉福這麼讚揚,他自然十分高興。

不過他清楚,沒有燕王的指教,王崇怎麼可能懂這個東西。

於是道:「這是殿下調教的好,璞玉也需雕琢方能成器。」

眾人聞言,紛紛點點頭。

望向燕王,露出敬佩的神色。

對他們來說,北狄此次東西夾擊之策乃是神策。

換成任何一個人來都無法破解。

但北狄可汗偏偏遇到了他們的燕王。

東面不僅損失慘重,西面圍捕他們皇帝的計劃,因熱氣球的存在也失敗了。

他們甚至能夠想像穆勒洪真氣急敗壞的樣子。

「哈哈哈,說得對,還是殿下最厲害,殿下,下官對您的景仰之情,現在已經不像晉河之水滾滾而來的,而像大海的波濤,遮天蔽日。」劉福向前探身,對站在他前面的趙煦拱手。

朱沱等府衙官員聞言一陣惡寒,劉王傅的馬匹功夫越來越爐火純青了。

趙煦輕輕笑了笑。

劉福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拍他的馬屁,說明他現在的心情相當不錯。

除了劉福之外,這次前來迎駕的官員也俱都滿臉笑容。

這倒不是因皇帝趙恆的到來而激動。

而是鍾離救出皇帝之後,北狄南下的圖謀基本宣告失敗。

他們同樣清楚,如果這位大頌帝王被俘,只怕大頌將從內部分裂。

到時候,便真的無力阻擋北狄南下了。

俗話說,唇亡齒寒。

北四郡當下的商貿還需要依靠大頌。

在沒有找到能夠替換的出路之前,還是維持現狀最好。

「來了!」

眾人正說說笑笑,這時候劉福忽然指向官道盡頭。

就見道路盡頭出現了一隊騎兵。

這些騎兵高舉五色旗,緩緩而來。

見狀,趙煦和官員們整理了一下衣冠。

趙恆是大頌皇帝,基本的禮節還是要有的。

「走吧。」

甩了下袖子,趙煦統領官員向前走去。

按照大頌的典制,藩王迎接帝王是不能在城門口等待的。

而是要領王府官員向前走出二里。

趙煦一步走出,其他官員跟上。

兩刻鐘后,他們抵達了事先做了標記的地點。

趙恆的鑾駕也正好在他們面前停下。

「臣,趙煦,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趙煦高呼。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劉福等官員緊隨其後高喝。

鑾駕中,趙恆露出滿意的笑容,他聽得出來趙煦的聲音。

掀開車簾,趙恆從鑾駕上下來。

望向趙煦,他親手將其扶起,笑道:「皇兒免禮。」

語氣十分親切。

「謝父皇。」趙煦起身,目光迎向趙恆。

記憶中趙恆的容貌和眼前這位大頌帝王逐漸融合。

這是他穿越以來,第一次見到這位大頌皇帝。

心情上,他十分平靜,無悲無喜。

不提九皇子的記憶中對這位父皇有的只是臣子對君王的畏懼,而沒有什麼親情之類的感覺。

他與這位帝王之間更是純粹的利益關係。

上次金陵北狄使節的事更是讓他對這位皇帝很失望。

已經把他與歷朝歷代的昏君放在一個筐里。

「兒臣救駕來遲,還望父皇責罰。」趙煦又說了一句客套話。

趙恆哈哈一笑,「不遲,不遲,皇兒差人救駕,來的正是時候,這次朕要重重賞你。」

說話的時候,他反覆打量趙煦。

此時的趙煦恭謹有禮,眼神靈動。

與在京師時瘋瘋癲癲,痴痴傻傻時判若兩人。

見此,他只覺天意弄人、

同時又有些慶幸,若不是他無心插柳,此番戰事,他只怕就要落入北狄之手了。

趙恆的話讓劉福,俱都有露出喜色。

他們自然希望燕王能得一個大大的賞賜。

而且,燕王也配的上這個賞賜。

「謝父皇,父皇危難,兒臣理應竭盡全力救駕。」趙煦倒是沒有像劉福等人一樣喜形於色。

他邀趙恆前來燕州其實有自己的計劃。

這次令常威南下范陽,將袁家勢力驅逐出燕州的時候,計劃的第一步便啟動了。

第二步便是讓趙恆來燕州。

他深知戰事尚未結束,這位好大喜功的帝王不可能就此灰溜溜逃回金陵。

而只要他來,剩下的事就容易了。

父子二人又寒暄了幾句,趙煦正式迎趙恆進入燕城。

安坐在鑾駕之上,趙恆透過窗帘的縫隙注視着燕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