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手杖射出一道又一道的火焰,將樂天前方的樹林都引燃,原本就有些乾枯的樹林遇到這麼高溫的明火瞬間燃氣熊熊大火,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女子擴大範圍,將樂天周圍十丈之內的樹木全部點燃,樂天瞬間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去死吧,」女子手中的法杖橫在臂前,化作一道紅光,將女子整個人的氣勢都燃著了一般,法杖消失,融入女子體內,女子在這一刻猶如萬年火山一般,徹底爆發,

「轟,」女子揮出一拳,一個巨大的火拳飛速襲向樂天,白虎口中吐出一道血劍,火拳飛速而來,一擊將血劍擊碎,將一人一虎擊飛,

白虎還好說,本身就極為強大,而且還為受傷,樂天左肩被洞穿,最擅長的左手無法用劍,原本重傷的身軀被這一拳再次擊傷,

「通天境,一境之差,怎麼就差的這麼多,」樂天雙腿發軟,渾身無力,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樂天心中不甘,一路走來樂天越級挑戰猶如家常便飯,從未如此狼狽過,就算有也讓敵人付出了最嚴重的代價,可是天啟境越級挑戰通天境,讓樂天感受到了從所未有的壓力,

「哼,通天境可修法則之力,調動天地之力輔佐自身,你未到通天,是不會明白其中的可怕的,」女子搖了搖頭,又是兩拳轟出,看似瘦弱的身軀,揮動起來的拳頭居然虎虎生風,發出的攻擊絲毫不弱於樂天全盛時期,就算樂天同境之內無敵也不能力敵女子,難道通天之力就真的這麼可怕么,

白虎怒嘯沖了上去,女子拍出兩掌,打在白虎身上,白虎靠著鎧甲硬接了兩掌,眼放紅光,一下子將女子撲倒,張著大口咬了下去,

「嚯,」白虎爪下的女子化為一道火焰,白虎大驚四處尋找,下一刻真身就已經出現在樂天身後,藕臂勒住了樂天的脖頸,

女子一把將樂天拽了起來,女子周圍火光焚天,樂天身上的衣衫都變的發燙,緊貼著女子的後背更是猶如火烤,難受的很,

「血之法則雖然強大,但是與法杖融合我可以和通天境巔峰的強者一戰,你還不行,」女子看著白虎,擺了擺手指,

白虎靠著鎧甲才硬生生的恢復到通天境前期,軀體中的血氣都還沒有完全恢復,能和通天境後期的強者一戰就已經不錯了,誰知道碰上個婆娘,

「別浪費力氣了,不要白白的消耗血氣,」女子有些心疼,好像白虎就是她的寵物一般,

「轟,」白虎紅彤彤的眼睛越發殷紅,像是要滴血一般,女子感受到了白虎體內洶湧的力量,不禁後退,將樂天提起擋在了身前,

白虎顧及女子手中的樂天,樂天身軀再強,畢竟有傷在身,女子很多方法都可以讓樂天斃命,白虎慢慢向前,女子不斷後退,後退之中尋找破綻,想要一擊敗退白虎,

周圍的大火越燃越烈,女子一揮手,原本遠方的火焰化為一道火蛇朝白虎襲來,

「吼,」

白虎嗷叫一聲,震散了火蛇,女子心頭一驚,小心起來,融合的時間有限,不能硬靠,

此時,

「還我兒子,」透過火光,可以看到龍正豪氣勢洶洶的從白虎身後襲來,白虎此時面目猙獰,兩眼放光,任誰都看得出來,此時的白虎將要燃起殺戮之血,

龍正豪穿透大火,看到樂天已經戰敗,只剩一隻白虎在此與火公主對峙,

龍正豪看到白虎身上的鎧甲,勃然大怒,

拳附黑光,一拳打了過去,

原本氣憤的白虎無處發泄,身體猛躍,朝著龍正豪的手臂咬了過去,而龍正豪的拳頭打在白虎身上卻感到一股大力將拳頭彈了回來,

「滾,」龍正豪一腳揣開白虎,臂鎧上透出兩個窟窿,手臂被白虎開了兩個洞,

「怎麼會這樣,」龍正豪沒有擔心傷勢,剛才那一擊他清楚的感覺到了鎧甲已經被白虎收服,提高了他的戰力,

可是為什麼會這樣,這套鎧甲被龍家私藏了數百年,還是當年先祖跟著開國龍皇打天下時私吞下來的,龍正豪的先祖明知鎧甲不凡,便想留給後人,沒想到數十代下來,龍家的子孫沒有一人能后穿上鎧甲的,彷彿這鎧甲就是一體,無人能將其分開,

白虎看著龍正豪,撲了上去,暴走的白虎力量飈增,將龍正豪撲到在地,

龍正豪雙拳掄動,打在白虎的腿上,鎧甲激起防護之力將白虎保護起來,龍正豪的攻擊居然傷不到白虎,這讓龍正豪心裡泛起一陣寒意,白虎一口咬在了龍正豪的肩膀上,

「啊,」龍正豪撕心裂肺的哀嚎,死命掙扎,白虎身上的血紋閃現,血之法則將周圍的暗之法則驅逐,禁錮了龍正豪,龍正豪感覺體內血脈膨脹,似乎有一種呼之欲出的感覺,

「公主救我,」龍正豪滿臉漲紅,看著遠處的女子,

「威脅我,」女子也感覺到了白虎的想法,想用自己手中的人來交換,女子無懼,只要白虎放鬆警惕,龍正豪恢復了能力,兩人聯手打敗這頭虎沒問題,

女子一隻手提著樂天,令一隻手變得通紅,一掌拍在了樂天的後背,一道炙熱的氣息打在了樂天後心,樂天沒來得及喊疼就暈了過去,樂天的內臟不斷的被灼燒,但是白虎卻感覺不到,

「嗷,」白虎大嘴叼著龍正豪的脖頸,龍正豪忍痛掙扎但卻無濟於事,此時白虎正是巔峰,實力非他可比,

女子將樂天扔出的一瞬間,白虎脖頸一甩將龍正豪扔了出去,緊接著白虎一躍,接住樂天穿過火海逃去,

「公主,怎麼不殺了他,」龍正豪看著女子,一隻手捂住脖子上冒血的兩個大洞,

「他中了我的烈焰手,活不了多久,但那白虎不能放走,」女子說完,身軀一震,法杖從身體中分離出來,原本炙熱的氣息也消失不見,實力銳減,

「追,」女子的言語中沒有徵求的,相反的更多地卻是命令,

龍正豪眼神一冷,跟了上去,雖然樂天不是自己親手殺死的,但畢竟是死了,可是,那個小子居然搶走自己兒子,而且還進過密室,絕對不會只偷走盔甲的,一定還有其他的,龍正豪想將其餘的失物和兒子找回來,

女子心中暗思,血之法則的增幅雖強,但是反噬更大,而且這一邊是兩個人,那頭笨虎帶著一具屍體絕對跑不了多遠,

此時,太子殿中,一名龍府的眼線傳來消息,有人進入龍府鬧出了很大的動靜,然後朝南門逃走,龍天聽后,皺起了眉頭,

「難道樂兄出事了,」龍天自語,

「太子放心,那小子沒有那麼容易死,」秦鳴在一旁堅定的說道,

樂天趴在虎背上,背後的青龍泛起一道青光沒入到樂天體內,一道炙熱的氣息將樂天的內臟焚燒的不成樣子,青光發現了那道火氣,分散過去泯滅個乾淨,但是已經受損的內臟卻沒有恢復回來,

白虎彷彿感受到了樂天此時的狀況,背後升起一道蒸騰的血氣將樂天包圍,血氣振蕩,樂天的皮膚都被染紅,內臟在這股血氣的滋養下,微微恢復,雖然恢復的不多,但是樂天已經有了微弱的意識,防止了傷勢惡化,

「小虎,」樂天臉色痛苦,一說話就感覺自己體內的熱氣從口中噴涌,內臟巨痛,連呼吸都猶如萬箭穿心一般,

白虎奔跑時,上下起伏的顛簸讓樂天胸腔內的劇痛更加劇烈,現在整個人上半身都猶如被油炸過一般,連動彈都很費力,那道打入樂天體內的炙熱之氣已經燒傷了內臟和筋脈,沒有點靈藥和時間是甭想恢復了,

樂天心中暗憤:「好狠心的小娘皮啊,」

樂天掏出剛才從密室中偷來的靈藥,一股腦的吞下去半瓶,樂天也不管是什麼靈藥,反正是要葯就對了,

「噗,」樂天口中噴出一股黑煙,帶著內臟烤熟的氣味,

多種靈藥共同服食,不同種藥效共同激發,彼此影響,不同種葯里在樂天身體中來回亂竄,令原本就重傷的身軀竟有病化的趨勢,

樂天運轉逆天狂龍訣,一道道由天地之力組成的青光沒入體內,不斷的化解藥力,治癒傷勢,

一股股暖流流過被灼傷的內臟,原本已經焦黑的內臟被藥力洗刷,不斷的癒合,重長,但是長勢有限,只能大致緩解下重傷之體,並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全恢復,但是這一點對樂天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樂天手臂微微抬動,感覺力量恢復了部分,雖然不多,但卻可以自由行動了,

「小鬼,居然沒死,那就別逃了,」女子看到白虎背上抬頭注視前方的樂天,心中不禁驚訝,

女子柔美的聲音在樂天身後響起,聲音那麼動人,但是在樂天聽起來就像是索命符一般,

「小子,還我兒子,」龍正豪雖然嘴上說著,但那是心中已經泛起了殺心,

龍正豪心中暗想:既然那頭笨虎噬和他一起的,自己兒子被藏在哪那頭虎也一定知道,所以不需要留手了,

龍正豪在半空中盯著樂天的身影,雙手化掌放在胸前,兩隻手呈半攏狀,

龍正豪的雙手虎口,一個黑色的三角在凝聚,黑色的三角將周圍的光線都掩蓋,周圍數丈都變的陰暗起來,

「暗之三角,」龍正豪悶喝一聲,將手中的三角打了出去,

「嗡,」此擊一出,周圍的空間都激蕩起來,三角猶如光速朝樂天飛去,留下長長地殘影,看著就像是一柄三菱錐一般,

「噗,」

暗之三角洞穿了樂天的右肩肩頭,將樂天的肩膀打出一個大洞,肩膀正是樂天的硬傷,身上的神蠶寶甲唯一遮不住的地方就是手臂和肩膀,

原本被女子打傷的左肩就讓樂天廢了一條手臂,看來這倆人真是要折磨死自己啊,

此時情形,不容樂天多想,白虎也有些力疲,速度都慢了下來,

「老不死的,不想要你兒子了,」樂天開口,雖然聲音不大,底氣不足,但是也足夠龍正豪能聽清楚了,

「不用你操心,」龍正豪咬牙說道,心中更是憤怒難耐,

樂天這不提還好,一提龍正豪心中更加憋屈,

「去死吧,」龍正豪的雙手化為了黑暗之手,一道又一道漆黑的大手印打了出去,

白虎不能回頭,來回閃躲,但是手印非常密集,不少都打在了樂天的身上,

「噗,」樂天口吐鮮血,原本恢復的一點體力差點被消耗乾淨, 樂天身上的神蠶保甲為樂天抵了太多攻擊,才能讓樂天有命活到現在,

「我不能栽在這,依依還在等我,」樂天的眼中彷彿看到了那秀美的臉龐,強支持著殘破的身軀才沒有倒下,

「快點啊,」樂天身後青光越盛,爭取最大程度的恢復體力,

原本吞下的靈藥都已經吸收的七七八八了,在逃下去的話遲早會被追上的,要是回頭一戰,也許還能有機會,

樂天時刻感應著身後的動靜,樂天最忌憚的就是那名女子,但是那名女子遲遲沒有動靜,看來是剛才那一擊消耗了太多體力,

「不能在耗下去了,」樂天心中暗道,通天境恢復體力要比自己快很多,越耗下去就越危險,

「沒辦法了,只好賭一把了,金皇大明王,你一定要保佑我啊,你也不想你的傳承者這麼早就死了吧,」樂天心中暗道,他也不知道可不可行,但是現在不容考慮了,

龍正豪不斷的攻向樂天,突然,一道金光閃過,沒入到龍正豪沒心,

「小心,」女子尖叫,原本兩人就在急速飛行,將精力全都放在了追蹤上,沒有想到樂天還敢反擊,正好被樂天這突如其來的一擊打個正著,

龍正豪從空中跌了下去,女子持著法杖攻向樂天,卻都被白虎攔了下來,

樂天的神魂持著金色小塔沖入龍正豪的體內,龍正豪黑色神魂和樂天那的金魂成了鮮明的對比,

樂天的神魂嗷叫,金色的神魂費盡全力將小塔生升起,金色小塔微微欲墜,龍正豪看到金色神魂心頭一驚,沒有魯莽,調動魂海泛起無邊的波濤沖向樂天,想要將樂天埋在魂海之中,

「啊,」樂天費勁全力,一方面忍受魂海的衝擊,另一方面控制金塔,

魂海中黑色的波濤打在了小塔上,小塔自身泛起金光,自身開始防禦,這樣一來樂天容易控制多了,終於穩住了金色小塔,金色小塔射出一道金光,將龍正豪的神魂收了進去,

樂天的神魂瞬間黯淡,金色小塔掉落,樂天神魂急忙返回本體,

「小娘皮,在糾纏不休就抓你回去暖床,」樂天看著女子,惡狠狠的說道,

女子眼看著龍正豪摔若在地,雙眼失去光澤,女子瞬間明白了,一定是神魂大傷,先前,女子就領教過樂天神魂拿著的那個金色小塔的厲害,

「還在逞嘴舌之快,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求死不能,」女子媚笑,語氣不改依舊沉穩如初,

「求死不能得感受我真不知道,但是欲罷不能我真想感受一下,」樂天回過頭嘿嘿直笑,

「你,下流,」女子身為公主,平日里高高在上,任誰都不敢如此不敬,今天居然屢遭這小子調戲,心中早已經殺死樂天一百八十回了,

女子臉色微紅,手中的法杖華為一道火光射向樂天,

「轟,」白虎躲過法杖,但是法杖深入大地,將數丈大地炸的龜裂開來,

「噗通,」樂天被巨大的氣流掀飛,摔倒在一旁,白虎停下腳步,一口叼住樂天的衣角將樂天拽到背上,

雖然只是耽誤一息,但是對於女子來說,這一息足夠了,

法杖回到樂天手中,下一刻女子已經站在了虎背上,將發法杖架在了樂天的脖頸上,

「小子,」女子看到樂天的奸笑后欲言又止,感覺不好想要撤走,

「嘿嘿嘿,」樂天手放金光,女子飛身急忙後退,樂天手中的金光照耀在女子身上,女子突然發現自己絲毫動彈不得,金光發出強烈的吸力,女子豎起法杖及力阻擋,但是無用,還是被吸入到了戰神殿中,

「嗚嗷,又有好吃的了,」邪龍大叫,竄了上去,

「嗵,」女子跌落在戰神殿中,邪龍立馬飛了過去,盯著女子,張開了血盆大口, 我家夫人太能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