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聽到圍牆外大門關閉的聲音,一測即將開始。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正前方的紅樓蘭上走出來三位導師,中間的那黃髮的中年男子看著只是微微張嘴,聲音卻傳遍整個廣場,「現在,一測開始,所有通過外測的人,請陸續進入此棟大樓開始一測。」

三處大門打開,廣場靠近樓閣的人陸續進入。

龍辰等人都不慌,畢竟一測不會是打鬥,不會消耗太大,一測結束才能從紅樓蘭閣左側出來,走向二測的區域。進入樓閣,陸續進入房間,每人將會有十分鐘的測試時間,一測通常是對身體與精神力的測試。 紅樓蘭閣中陸續有人出來,且手中拿著的捲軸顏色不同,這是不同的測試結果導致。從二測開始就會發生分歧,測試的種類也就可能不同,越強的人測試強度也就越大。

狄雲天從左側大門出來,他的手中拿著的是紫色捲軸,向著二測的方向而去,而右側出來的人不少,有的看著十分的疲憊,更有甚者直接坐在門口休息,那方有導師站著只允許他們從右側的通道離開樓蘭,屬於一測失敗。

「我也出發吧。」看到青黎與池綰綰已經進去,龍辰也跟上去。

樓閣有五層,一二層都是測試的房間,一樓全有人在測試龍辰直接走上二樓,看著有開著門的房間,輕輕敲門。

「進來。」

走進去看到左側作為一位紫唇幾分妖艷的導師。

「原來是周茉莉。」龍辰只是心中自語。

周茉莉指著左側的陣法,「站在那陣法之中,閉上雙眼,保持十分鐘,結束時我會傳音給你的精神領域明白了嗎?」

龍辰點頭立刻站在那裡,雙手交叉在胸口慢慢的閉上雙眼,聽到周茉莉在念陣法聲音。

突然一切的聲音消失了,龍辰明明閉著眼睛,此刻睜開卻發現自己站在銀灰色的海面上,根本無法移動。

「精神海的測試陣法嗎?」在龍辰的預料之中。

驟然重力加倍,十倍的空間重力下壓而來,這股力量在外面能夠將青石碾碎。

持續二十秒,二十倍空間重力,即便是鋼鐵也要被碾成餅狀。

周茉莉看到龍辰站在那裡,依舊紋絲不動,直接再加十倍。

三十倍重力,給人的感覺就是身上背著座小山,二十倍能堅持三秒以上者其實體質承受力已經合格,三十倍,龍辰依舊紋絲不動。

周茉莉不敢再直接十倍相加,因為可能會出人命,先加三倍,再加三倍,最後再加四倍,共計四十倍的重力。

龍辰的雙腿微微開始有些發抖了。

周茉莉點點,即便是有武皇巔峰的她也只是勉強能承受四十倍的測試。陣法轉換,重力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龍辰周圍的景象發生變化。

「吼!」十多頭妖獸將他完全包圍,凶煞的表情已經向著龍辰逼近,而他根本無法動彈。

血盆大口,直接咬在頭上,下面巨蟒纏住大腿,腰部獅口直接咬上去,精神領域會感覺要極強壓迫感,很容易產生劇烈的緊張,雖然只是精神測試,但十分真實,並且越緊張越會神奇的感覺到疼痛。

「導師,這陣法設計對女性太不友善了,這種咬來咬去的場景男的倒是無所謂。」龍辰精神海之中的景象是被妖獸咬著,人都會屏蔽讓自己冷靜保持鎮定到時間結束,而樓層精神力恐怖,還能抽空閉著眼睛跟周茉莉聊天。

「你精神力還能抽出陣法限制和我聊天?」周茉莉微驚。

「經常面對妖獸的人不會在乎這樣的場景的,我的精神力一直還不錯,能抽出一些。」龍辰精神力堪稱武尊,就連毗舍邪祖當時都沒有想到糟了龍辰的道。

十分鐘結束,陣法的光澤消失龍辰慢慢睜開眼睛,「這是捲軸,拿著去二測的地方,通過顏色進入區域,明白了嗎?」

龍辰接過紫色的捲軸,從左側門口出去。

……

紫色就是最高等級,龍辰即將面對的測試也應該是最難的。

樓蘭的測試並不一定是要勝利才能通過,只要面對強敵展現出自己的實力才可能通過。

從樓蘭廣場向左會分三條路,中間是武鬥場區域,左側是樓蘭書閣區域,而右側是向樓蘭中庭藍樓蘭閣的區域而去。路上放著標識,赤紅黃的人是向書閣出轉向,青藍紫則是去右側的藍樓蘭閣。

雖每次測試都有改變,但大體意思龍辰都清楚,拿到赤紅黃三色捲軸的人都屬於勉強及格,而青藍紫可能迎接的就是實打實的戰鬥。

藍樓蘭閣如同一條藍色卧龍,裡面有很多封閉場地,能夠讓其與妖獸切磋。在樓蘭有一項積分任務,便是捕捉活的妖獸回來,是熱門任務之一。

環繞的左邊的湖水,能夠看到前面有池綰綰的影子,她手中拿著的是青色的捲軸,至於青黎似乎在更前面的位置。

前後左右都有人,陸陸續續,二測因為是實戰不少人不急於一時,想將自己調理到最好的狀態。

後面突然傳出有些熟悉的聲音,「為啥墨七凌這是藍色的。」

「是啊,我們都是青色的,我明白了肯定你要差點。」

「你看大家多數都是青色,墨七凌這幾年你不行喲。」

墨七凌怒視兩人,「你們兩人個信不信我把你們嘴巴撕了。」

秦旭日與向仁傑立刻站開一步,三人有過切磋,單打獨鬥墨七凌稍微強其一線。

龍辰立刻轉過身來,看到一路有笑有怒的三人。

「秦旭日,向仁傑!還有墨七凌!」

三年多沒見了,三人都有著變化。

秦旭日依舊背著兩柄黑色的闊劍,青色長衫扎黑長發,比起以前高了十來厘米,且下巴上還有點小鬍子。

向仁傑依舊光頭,米色衣衫腰間綁著一個褐色酒葫蘆,比起以前更加壯士與提拔,有幾分禪意的樣子,不過他只要風趣起來,頓時形象大打折扣。

而墨七凌依舊黑色的偏發遮臉,雙眼如勾玉,眉似橫刀,比起瘦高的以前現在看著更有肌肉一些,不過依舊偏瘦,不過長相是越來越俊美了,配上他這一套拉風的墨色披風。

三人看向龍辰,有些許眼熟,「你是誰?」

龍辰笑著說道,「我變化很大嗎?我,龍辰啊。」

龍辰——

先是停頓的兩秒,然後三人眼睛都瞪大了,向仁傑直接一個光頭衝過來,「你是龍辰?」

「龍辰!你沒死啊!」秦旭日也衝過來。

墨七凌到是沒兩人這般大驚小怪的模樣,當然他的臉上依舊寫著驚愕,「龍辰?」

秦旭日和向仁傑對著龍辰是左捏右捏,差點把擋下也給捏了。

「你們兩個用不用這樣。」龍辰苦笑道。

「哈哈哈,龍辰你居然活著。」

「太棒了,測試完不要走遠,我們幾個一定要喝一壺,墨七凌你別跑。」

墨七凌冷聲道,「哼,龍辰我還是給幾分面子的。」 「那可約好,二測之後就在樓蘭大門外集合。」向仁傑嗜酒,如果不是樓蘭測試現在都想拉著人出去喝,在雲河主城到處都是有上好酒家。

「到時候我還有兩位,其中一個是青黎。」龍辰見到三人也是十分高興。

「青黎也來了?好啊!說好咯,到時候誰二測沒過也不能灰溜溜的跑了。」秦旭日舉著捲軸說道。

墨七凌看著他,「你在說你自己吧。」

龍辰看到墨七凌手中拿著藍色的捲軸,「對了,我記得墨七凌你不是有兩位同宗的夥伴嗎?」

「我讓他們跟著白景勝大哥去了斗靈。」原來墨清宗有三個去斗靈的資格。

四人有說有笑到達藍樓蘭閣。

下面有二十多人在等待,龍辰已經算是一測最後幾個動身,回首看樓蘭湖已經沒多少人走來,預計過外測的有一千三百人通過,而一測之後估計剩下六百人不到。

墨七凌先走一步直接進去,向仁傑與秦旭日也陸續進去。

龍辰正準備進去時,正好看到狄雲天出來,手中依舊是紫色的捲軸。

狄雲天正好看到龍辰,兩人擦肩而過。

進入樓閣通道,對這裡可是非常的熟悉,自己以前沒少帶妖獸回來上繳,進去左轉走入一層房間,裡面的瘦高男子打了個哈欠,略有一些疲憊。

畢竟穿過空間之鏡頻率過高,對身體也是有消耗的。

黃伯恩導師,貨真價實的武尊初階。

龍辰進來先行手禮,在黃伯恩旁邊有著一面兩米高水波般的鏡子。這是空間之鏡,有著稀有的空間晶石與陣法,外加武聖的力量幫助下才能做出的東西。

「捲軸呢?」

龍辰將捲軸遞上。

紫色的?黃伯恩來了幾分精神再看龍辰,「跟我來,你的二測馬上開始。」

他將鏡子的空間位置調整,估計青藍自三色捲軸去的方位不同,讓龍辰關上門后,他先行一步,「跟來。」

走入鏡中,鏡面真如水波般微微波動。

多少青年少女都沒看過這般神奇之物,龍辰立刻跟上穿鏡而過,如同從水面穿過般的之感。

咚,雙腳踩在堅實的大地之上。

看著周圍,這裡是距離雲河主城有兩百餘里的山脈之中,這整片山脈全部屬於樓蘭的地方,到處都是岩石鑄就的山洞,這裡是山脈的內部,能夠聽到有人與妖獸的戰鬥之聲。

「看來青色捲軸是在藍樓閣之內與小型妖獸切磋,藍色與紫色則是在這山脈之中。」這片山脈有樓蘭的人把守,分隔成了十六個區域,用地脈牢籠將妖獸困在其中,有拿來作為練習對手的也有拿來觀察實驗等等。

龍辰所在的位置是三區,周圍能看到一座座岩石牢籠,這一圈至少有三十多頭妖獸被關著。

「龍辰,你的對手是三頭妖獸,你可以放開手腳與之戰鬥並非是你將其全部擊殺才能通過測試,你有生命危險時我會出手。」說完他飛躍到高處的石台之上,留下龍辰單獨站在底部平地的中心。

陣印機關打開,龍辰正前方岩石牢籠打開。

「吼!」妖獸咆哮的聲音。

咚——咚——咚——一步一步從洞穴之中走出來,三十米長的巨型妖鱷,岩石黃的鱗甲,背上與四肢上有著鋼刀般的倒刺,巨嘴之中那噁心的滿是肉泡舌頭伸出,看到龍辰雙眼變得血紅,這就是它的食物!

岩甲妖鱷,五等妖獸之中體型巨大的喜歡生活在山岩中的妖獸,力量強大,身體強橫是其最大的特點。

這大傢伙不知道被關了多久沒出來活動,看到龍辰這塞牙縫的肉居然都十分激動,狂沖而來,就像座移動的小山峰,張開那有五米多場的血盆大口。

嗷——

鋒利的牙齒扣在一起的聲音,岩甲妖鱷還挫了挫牙,發現好像沒咬到!

只見龍辰凌空跳躍起三十米高,而剛才的不過是鏡花水月的影子,現在龍辰對鏡花水月的領悟更高了一層,已經從望天的境界到達了沉境的境界。

就連黃伯恩都緩了半秒,才感覺到那是影子而已。

千斤墜!

龍辰對著岩甲妖鱷的後背位置,劈腿砸下,那處沒有背刺一腳下去,整個岩甲妖鱷嚎叫,粗壯的四肢居然有些承受不了這一擊,險些倒地。

後空翻,龍辰落在岩甲妖鱷的身後,雙手直接抓住其尾巴,咔——肌肉迸發的聲音,衣袖直接震碎,「嗨!」龍辰雙手發力向後一拉。

嘩啦啦——三十米巨大的岩甲妖鱷被龍辰拉退半米,然後,大風車!

向著右邊一掄,以自己為中心點,龍辰直接掄起岩甲妖鱷旋轉,十噸的重量龍辰氣息都沒有開,旋轉三圈對著這傢伙剛剛出來的地洞位置。

「去!」

嗖——咚——

巨大的身體直接砸在裡面,等了十秒都沒反應,岩甲妖鱷嚇得不敢出來了。

黃伯恩點點,這力量的確厲害難怪能承受四十倍的精神重量。

「準備下一個。」他繼續結印,打開龍辰右側洞穴牢籠。

嗡嗡嗡嗡——翅膀震動的聲音,一道寒芒突然衝出來,對著龍辰就是一鐮。

龍辰腳下瞬步躲開,從背後抽出雷鳴槍轉身一斬。

噹,刺耳的金屬碰撞的聲音。

這才看清楚是一頭六等妖獸影子螳螂王!

灰白色金屬般的鎧甲,後面兩隊螳翼可以讓它高速機動,並且其腿部粗壯雙腿奔跑也速度也堪比武王,身高與人類成年人相差不大,最恐怖的就是它這一對削鐵如泥的鐮刀。

就算是隕鐵也不堪一擊。

不過龍辰手中的可是雷鳴槍,可不會比它的鐮刀遜色。

推開,影子螳螂王又飛上來,刀鐮一斬,再橫向一剃,唰唰唰唰唰唰速度快如銀光,對著龍辰追著砍,速度還越來越快。

反戈一擊!

龍辰一直在退,突然拔槍就是一斬。

嚓——影子螳螂王反應也是迅猛,龍辰這突然一招也是打空。

「自己的時機抓的沒有問題,沒想到這頭影子螳螂王身經百戰呀。」

龍辰先拉開百米,怪異的聲音說道,「嗨,影子螳螂王在這呆了多久了?」 「你們這些可惡的人類,我要將你們碎屍萬段!」影子螳螂王不僅沒有驚訝龍辰為什麼會說妖獸語,反而發起狂來,衝上來對著龍辰就是百鐮斬。

龍辰左右躲避,直接轉身跳開,「這影子螳螂王鐵腦袋啊!」

樓蘭對於關著的妖獸有規矩,受傷次數多,或者沒有什麼戰鬥慾望,或者沒有太大研究價值后脾性不血腥殘暴的是會放走的。

「尼瑪,你這影子螳螂王這麼精神,一輩子都別想出去。」

這影子螳螂王猶如打了雞血,越來越快,龍辰稍微腳下慢了半拍,左臉破皮被鐮鋒擦破了。

轉身就是一槍,拉開十米之後氣息展開。

這影子螳螂王真把他當病貓了!

武宗中階的氣息燃燒,黃伯恩看到眨了眨眼,而且剛才龍辰似乎想還在與這妖獸溝通?

展開氣息之下,龍辰速度快了一倍,右手持槍衝上去對斬。

嗖嗖嗖嗖嗖連環捅刺,轉身力劈,左右勾連,龍辰在空中倒轉三圈一槍入海。

噹——影子螳螂王雙鐮交叉在前面抵擋,被龍辰推著後退五十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