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他對柳劍鋒的天賦還是有著非常好的信心的,至於葉川他進不進武皇學院這個跟袁正林有什麼關係?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現在袁正林對於葉川是既想動手又有著太多的顧慮,之前自己的兒子袁天罡以天武境九重巔峰的實力一下子就被擊敗了,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了葉川的隊伍裡面隱藏了一個高手,這個高手到底是誰?他都沒有搞清楚。

當時回來的袁天罡甚至都沒有看清楚人家出手的線路就已經是被一巴掌給扇飛了。

這等實力,袁正林覺得自己肯定也是不如別人的了,所以他現在處於一個蟄伏期。

和葉川他們較量了這麼長時間,袁正林自己難不成就沒有摸索出一個經驗出來么?

他覺得之前的自己一直都是打的沒有把握的仗,而現在的他已經吃了那麼大的虧,這個葉川他必須要搞清楚。

就算是動手也不可能選擇在天武城,他和城主肖凌峰也是有著很大的關係。

現在的肖凌峰已經是入主天武宗,成為新任掌門,這個掌門又是葉川的姐夫。

這一層關係在裡面,他袁正林還敢動手不成?絕對是沒有任何的可能性的。

柳劍鋒現在倒還是信心滿滿,其實對於來說有了武尊境靈器的他來說,一般的對手他已經是不放在眼中了。

即便是同等級的對手又如何?

一切也都是在他柳劍鋒的控制之中。

袁正林和夏金玉等人在這邊不住的提醒著他,其主要目的他也是知道的,就是讓他要小心謹慎一些。

秦風這邊,他也已經是進入了四強,不過他八強進入四強的對手是王海平。

原本眾人都以為進入八強之後淘汰賽要頗為的激烈,可是誰曾想到,八強進入四強的時候,竟然還有人會臨陣脫逃。

這個人還是排名前十位的人,王海平,又一個高手退出讓這一次的比賽彷彿是失色不少。

如今已經知道的三個四強選手,葉川、秦風、柳劍鋒,也就是柳劍鋒看上去好像頗為的有名氣,剩下的兩個人甚至很多人連聽都沒有聽說過,這個當真是有些搞笑了。

這種情況讓底下的觀眾們有些鬱悶非常,他們甚至覺得這一屆比賽一點都不精彩。

那麼多的年輕高手都沒有看到就被淘汰了,這些好容易留下來的一些高手,卻每每遇到精彩的情況就退出了。

像詹雲濤和柳劍鋒的比賽是現在讓人感覺最為賞心悅目的一場比賽,也是比賽質量最為高的一場比賽。

而其他的比賽則是質量太低了,秦風一直到現在也沒有真正的出手,他已經是連續兩輪沒有對戰的情況下直接進入了四強了。

哪裡有這麼好的事情?不過就是被這個秦風給遇到了,你又有什麼辦法呢?

現在對於這幫人來說,秦風已經成為最大的狗屎運專家了。

很多人都在想著,要是到時候柳劍鋒進入了決賽的話,會不會遇到秦風也直接退出比賽呢?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恐怕這一屆比賽就會成為最為奇葩的一屆百宗盛宴了。

百宗盛宴的層次非常的高,可是沒有一屆到了這個時候竟然還有人退出的。

秦風算是一路休戰到現在了,難不成半決賽的時候他還會遭遇到退賽的可能呢?

反正秦風已經成為了奇葩和另類了。

ps:明天五更補上,今天公司安排有事出去,中午抽空碼字一章,晚上又沒空,各位見諒啊。 “逃?我爲什麼要逃?”

刑靜忽然露出很是燦爛的笑容,她身上包裹着厚厚的獸皮,卻仍舊掩飾不住她那婀娜的身段,她緩緩的站了起來,只是不知爲何,言冬青從她的嘴角讀出了一絲嘲諷的意思。

“的確,鬼門之中,再重視輩分不過了,不過,真是可惜啊,我想,你是沒有機會讓我們的蘇晴長老成爲所謂的什麼什麼罡屍了。”

“什麼!”言冬青的瞳孔陡然張大了起來,身後,那個曾經軟弱到讓自己鄙視,卻不得不重視,那個被自己差點煉製成金屍的聲音,那個曾經是自己以爲是自己最大的敵人的,那個熟悉的聲音慢悠悠的從身後傳了過來。

“真是不好意思,我可能有點遲到了。”

“無妨,我的蘇晴長老,你沒事吧。”

刑靜的眼角帶着笑意的看着那個看起來無比虛弱的被言非夾在腋下的蘇晴,蘇晴苦笑着看着刑靜,

“看樣子,我們兩個都很狼狽呢。”

“如果不是你的好奇心,我們又怎麼會落到這樣的下場,不過,蘇晴長老,看起來,你的狀況似乎不是很好呢,怎麼?你把言村給滅了?”

“滅了?怎麼可能,你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樣子的瘋女人……”

蘇晴苦笑着,正要說什麼的時候,兩人的身後傳來了女子興奮的尖叫聲,

“你還想逃麼?言瞳!真的是言瞳,而且還是瞬閃級的言瞳,太好了,我正發愁沒人幫我去東海之末搶些角龍的角來給我的寶貝們敷上一層更加堅硬的外殼呢,你是言家村的人吧,快把那小子放下來,給你祖奶奶我送過來。”

下一個瞬間,言非出現在了刑靜的身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被一道淡淡的煙霧束縛着的蘇晴,煙霧雖淡,可是他卻再也無法把蘇晴從那煙霧中帶出來。

“你是……”不禁是刑靜言非,就是言冬青也謹慎的看着那個不停的凝結成實體的言星星,言星星發出駭人的尖銳大笑,蘇晴聽在耳邊,更像是酷刑一般的痛苦。

“跑啊,跑啊,你要是能夠跑出奶奶我的‘舞凝屍氣’的話,那你也可以在人間界打橫着走了,想當年,破滅之戰前我可是用那還不成熟的‘羅天屍氣’就可以把道尊的一十三個門派的長老抓起來串糖葫蘆了,就你那點手段,還不夠瞧呢!”

幽冷深宮:醫女爲謀 “老巫婆,你不要逼人太甚了。”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話來一般,蘇晴惡狠狠的瞪了眼言星星,回答他的,是一團將他嘴巴堵得嚴嚴實實的煙霧,

“你那點伎倆就不要在我的面前施展了,言家的煉屍手段到了極點之後,對關於佛氣尤其的敏感的,剛開始的時候若非我託大,又怎麼可能讓你有機會施展出佛音出來呢,不過,話說回來了,你這麼小的佛音者,對我又能夠有什麼威脅呢?雖然我的言瞳是煙霧級的,比起瞬閃級的來說速度不夠快,動作也不夠看,不過,要困住你已經夠了,那邊的那個小子,你是言村的吧,過來給我幫忙,否則的話……”言星星露出了一個威脅的表情,

“你要是敢對你家奶奶級別的我有什麼意見的話,就算你是瞬閃級別的言瞳,我也有一千種辦法把你丟到萬屍坑中讓你這輩子不用打算出來了,雖然這個萬屍坑被這個混蛋超度了,不過,言村可不是隻有一個萬屍坑的,嘿嘿嘿。”

說着,言星星發出尖笑聲,刑靜臉色一冷,目光落到了一臉滿頭大汗的言鐵身上。

“言家主,莫非,你要置鬼門跟隱世家族的交情不顧?你打算讓整個鬼門傾巢而出來摧毀這個小小的言家麼?不,也許他們鬼巫一道就夠了,我們的鬼巫道的紫砂師叔,可是已經窺見天人大道邊緣了,或許他有興趣把整個言村變成蟲子的海洋吧。或許,再來一次……破滅之戰?”

刑靜的最後一句話淡淡的,不過言鐵的臉色可就不是很好看了,倒是言星星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要那麼麻煩做什麼,兩個小毛孩子而已,鬼門不就是那六七個老頭子的天下麼,我們還怕他做什麼,大不了手腳乾淨點,把他們煉製成屍體的時候改變下外形就成了。”

改變外形?這似乎倒是個可行的辦法,不過,言鐵的目光落在了刑靜的身上,如此婀娜的一個女子,不管是破壞了哪一點似乎都是一種褻瀆的感覺,未待言鐵反應過來的時候,刑靜已經冷笑出聲說到,

“說的好輕巧,可惜,鬼門中的傳訊方式你們又瞭解多少?剛剛我就已經將我們的方位釋放了出去,一個時辰之後,鬼門的大軍就會到達,有那時間,還不若去快點想辦法怎麼樣把人藏好吧!否則的話,我以鬼宗道首席弟子的身份對言村宣戰,不死,不休!”

“好大口氣。”言星星不悅的皺起眉頭,“癩蛤蟆吹大氣,我就不信鬼門中那幾個老不死能夠做什麼事情,鬼谷子麼?紫砂?是矩器那個胖乎乎的小師弟吧,他們能夠有多大出息,對言村宣戰?又一場破滅之戰?嘿嘿,當初十五大家族,合同一個鬼門對道尊的宣戰纔是破滅之戰吧!小小的一個鬼門,真把自己當成什麼人物了!”

言星星撇了撇嘴,倒是言鐵臉色不是很好的附在她的耳邊低語了兩句,頓時,言星星發出了一聲低低的驚呼。

“怎麼可能,萬道?那幾個該死的小傢伙,當年那個什麼鬼門不就是六七隻小貓帶着**個笨蛋麼,怎麼可能發展得那麼大,你說什麼,我們沒落了?混蛋,言村當年可是傳說中的軍隊一樣的修真,怎麼到了你們這些子孫的手上就成了這個樣子了。”

言星星恨鐵不成鋼的怒罵到,一陣簌簌的聲響,刑靜的臉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

不知何時,在場的所有人都被一羣蒙在黑布當中的人包圍了,令人恐懼的是,那羣人的手中拿着的小巧勁弩上面隱隱的透着黑幽幽的光芒,令人心驚膽戰的,刑靜吸了一口氣喝到,

“六朝舊事隨流水,一宗大道入幽冥,鬼門本道宗道首席刑靜在此,來援何道?”“跨馬出郊時極目,不堪人事日蕭條!鬼人道下支道鬼己道下第十六代弟子武人明率坐下弟子來援,見過刑靜太師叔。”

這時,地面上忽然探出一隻小手出來,手掌按住地面,一個娃娃臉的小孩子冒出頭來笑嘻嘻的說到,

“刑靜太師叔,我們是鬼巫道下的鬼邪道第十五代弟子蛙王,奉命在此間採藥,見刑靜太師叔的急令,我們特地趕到。”

隨着他的話音的落下,地面紛紛裂開,一個個娃娃從土裏蹦了出來笑嘻嘻的看着衆人,不過看他們周身漆黑漆黑的,怎麼看怎麼不像是善茬的樣子。

刑靜苦笑了下,“怎麼都是十五六代的,來個十三代的也好啊。”不過雖然如此,她仍舊堅毅的擡起頭看着言星星說到,

“言家老祖宗,您也看到了,如今是我們的人比你們多,當然,您武功高強,術法精湛,我們在場的沒有人是您的對手,但是其他人呢?難道你真的打算讓言村苗裔毀於您的手中?放下蘇晴師叔,我們走出言村之後,以前的事情,我們一刀兩斷,如何?誰也不許追究誰的過失!”

“否則。”刑靜咬了咬牙,“你也看到了,今日之下,我等還有大批的人手可以隨時趕到,你一個人可以殺光我們所有人,我承認,畢竟這些都只是我十六七代的弟子,但是,你一個人可以對付我們的師門所有長輩麼?桺道子師叔,天池師叔,莫要忘記了,鬼仙跟鬼佛,可是天生剋制你的屍氣的,更還有玩弄巫術天下第一的紫殺太師叔,言家老祖宗,你認爲您一個人可以經得起幾次的鬼門六道陣法?您認爲,言家村有幾個跟您一樣的功力的存在?放下蘇晴,我們不在追究任何事情。”

言星星僵住了,言鐵一臉無策的看着她,許久,她才無力的揮揮手將蘇晴遙遙的丟了過去,“對,你說對了,那幾個小笨蛋就算再笨,過了千年的時間了,他們也大約該成長成一代宗師了吧,鬼佛道,被人先天剋制住的感覺真是很不爽啊!不過,小姑娘,今日我是看在那八個笨蛋的面子上放過你們的,你要記住,下次再讓我碰上,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了。”

“那是自然。”刑靜微微躬身,優雅的半躬着身子說到,

“言家的老祖宗現在想必是整個人間界最悠久的存在了,您去哪個地方,任是誰都得給您三分面子不是?再說了,您修的是屍道,我等修的是鬼道,本來就是同源不同脈而已,我想,鬼靈道師叔那裏應該有些不錯的材料的,日後有機會,我討要出來親自送上門來賠禮道歉。”

“那倒不必了。”言星星揮了揮手,身後手忙腳亂的站起來的蘇晴氣呼呼的大喝到,

“老巫婆,要走可以,把青狐跟白狐給我留下!”

“你又算什麼東西,哼,青狐是我的測屍者,白狐是她的弟弟,似乎都跟你沒什麼關係吧。”

言星星斜着眼睛看着蘇晴,蘇晴是那個的一氣不知打從何處來,當即被氣得哇哇直叫,

“槍來槍來……”

蘇晴連聲喊到,隨着長槍的成型,言星星也被驚駭得轉過身來,

槍身通體金色,不停的流溢着梵文的符號,槍擊處,一個晶瑩的“卐“字被帥氣的頂着,迅速的旋轉着,當下,言星星的臉色都變了,

“這就是那些魂體吧,真想不到,被你的佛音超度之後,居然沒有魂飛魄散,反而寄體在了你的兵器之上,可是,就算那兵器對我可以產生傷害那又如何,我乃言瞳的煙霧遁,你認爲你可能抓住一團煙霧麼?”

“嘿嘿,那我們要不要試試呢?”蘇晴賊笑着持住槍尾,挽了一個金色的花兒之後,清喝了一聲,“出。”

隨着他的話音的落下,槍身上的梵文嗖嗖的奪空而出,落在地上迅速的化成一個個的金色的將士列成了整齊的人形,爲首的將士單膝跪下恭敬的說到,

“請將軍下令。”

“怎麼樣?如何呢?老巫婆,我手下可是有三萬帶有佛力可以自由現身的鬼將,這還是多虧了你幫我刺激他們讓他們成長起來呢,如何呢?嘿嘿,你認爲,你一個人跑得過同樣可以化身煙霧的魂體麼?把青狐交出來吧,否則,我要屠了言村。” 蘇晴斬釘截鐵的喝道,言星星神色古怪的看着他,似乎看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忽然大笑了起來。

“屠村?你威脅我,你居然威脅我!哈哈哈,多少年沒有人威脅過我了?當初威脅過我的人,讓我想想,已經都死乾淨了吧。”

“那跟我又有什麼關係,我只知道,青狐是我的,白狐也是!交出他們,否則,我要屠盡言村。”

無數金色的梵文化成人形散盡,露出了一杆古樸的長槍,一條小巧的青龍盤旋在槍身上面,龍眼之處,發出耀耀駭人的精光。

“當然,如果你想試下,我不會反對的,這兩個混蛋居然敢設計陷害我,我說什麼也不能原諒他們的。”

蘇晴站直了身體,手中的長槍的槍尾頂在地面上,槍尖赫然高出了他一整個頭,可那周身的耀耀金光梵文卻讓沒有任何人敢小看他。

“不可能!”

言星星同樣斬釘截鐵的尖聲喝到,蘇晴的臉皺了起來,一幅笑得很開心的樣子手持長槍直直的指着言星星,

“你知道麼,我一點都不想你答應,因爲,每次我持住這杆長槍的時候,雖然它只是幻化出來的兵器,可是,我的心裏一直有股無法遏制住的殺意的感覺,我想屠戮乾淨我眼前的所有人,很想,非常的想,我要感激你給我這個機會,讓我有機會發泄我心裏的戾氣,我也說不上,爲什麼心裏是那樣的希望見到鮮血!”

話音剛落,邢靜還沒來得及制止住他的時候,六道流星一般的光芒從天而降,狠狠的砸上了言星星的身體,言星星還沒來得及說一句話,整個人在不可思議的目光當中化作了一堆的菸灰。

“介紹下,這是拜你所賜,我所悟到第一招,完全屬於自己的招數,‘六界流星’,由你刺激成長出來,那些完全擁有我的精血,完全受我控制的魂體高速運轉,成漩渦狀將敵人燃燒成灰,用佛光的柔和,跟高速的摩擦結合出來的招數,當然,如果沒有你,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所以,第一次,一定要由你來親自體驗的,哈哈哈!”

蘇晴猖狂的大笑着,邢靜用彷彿不認識蘇晴一般的目光死死的看着蘇晴,臉上的表情變幻不定,

殺人不可怕,一點也不,邢靜認爲的,就算是她自己的手上,她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的無辜生命,有意的,無意的,甚至是刻意的,必要的,不必要的,甚至是消遣的時候出手的。

殺人的方式也是極多的,像蘇晴那樣,用外力的力量殺人的,她見得也不算少了。可是,問題在於,

蘇晴還只是個孩子啊!在月前的他,甚至連所謂的道,所謂的鬼門都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就算他有一個高人隱士的叔叔,就算他的背後,是那碧遊宮跟金剛門的存在,可是他依舊還只是個孩子,一個高二的學生,一個堪堪心智剛剛成熟,甚至不知道女人是什麼滋味的他,就在衆目睽睽之下……

輕鬆,是,很輕鬆;簡單,然也,很簡單,兩下三下,甚至是一舉,蘇晴乾乾淨淨的將言星星——言村的老祖宗,或者說,人間界的老妖怪輕輕鬆鬆的化成了一灘菸灰,誠然,言星星輕敵不假,誠然,蘇晴的屬性天性剋制她也沒錯,可是,這變化也太快了,瞬間,或許說是秒殺吧!

邢靜看着蘇晴,心裏的感覺如果真的可以形容得出來的話,也許,百感交集是個不錯的形容,那樣的一個乾淨的小男生,如今卻**着他那並不結實的上身在狂笑着,笑聲不大,可是在那周身是無數的金甲兵衛環視之下,一切的效果被無限的擴大,整個人,如同在那萬丈懸崖之上,笑傲江湖。

“你,也要死!”

那張乾淨的臉上,如今佈滿着一種猙獰的邪惡,一種猙獰的憎恨,一種青色,青色的煞氣。

長槍如虹,探,收,一溜的金光,將金屍當胸穿透,無數的黑色嗤嗤的冒出,下一個瞬間,言非的大手捏住了言冬青的脖子,

“親愛的弟弟,也許,你沒有想到會有這一天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