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然不會跟他計較這種小事兒,搞得他好像是出賣兄弟的叛徒似的,於是拍了拍他放在我椅子靠背上的手,笑着問:“來打牌呢?”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嗯,找了好多家茶館和棋牌室都沒空位,所以就到這兒來了!”王想點了點頭,似乎是在解釋他們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然後與我不期而遇。

“那邊不就有張空桌嘛,你先陪他們過去玩,晚上一起吃飯!”

我指了指旁邊不遠處的那張空桌,儘量讓自己保持着鎮定和風度,坦白說,基於我內心深處的愧疚與心虛,如今我是真的不想再跟米瑤共處一室,特別還是在有她寶馬男朋友在場的情況下,可是我現在總不能掉頭就走,或者霸道的將他們攆出去吧?

“既來之則安之,度過這個下午,我們會依然冷漠如初!”我在心裏這樣告訴自己,同時衝米瑤她們友好的笑着,伸手示意他們可以在鄰桌打麻將。

“我們走!”

米瑤卻突然說出這句話來,然後她立即轉身離去,似乎跟我多呆一秒都會讓她窒息似的,因爲她不想跟我呼吸同一片空氣,厭惡人厭惡到這樣的地步,也是一種境界!

“姐姐,你至於這樣嗎?”米楠拉住了米瑤的胳膊,饒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撅着嘴說,“我們剛纔都轉悠那麼一大圈了,到處都沒有空位,現在好不容易找到個位置,幹嘛又要走呢?反正我是不想走了,湊合着打唄!”

“你要留下就留下,不過不要拉着我!”米瑤扯掉米瑤的手,再次奪步欲走。

“等等!”

一直冷傲沉默着的趙秦終於說話了,他一把抓住了米瑤的胳膊,頭也不回,目光卻極具侵略性的向我看來,“憑什麼是我們走呢?要走……也是他們走!”

趙秦這句話就有些霸道了,激得田小維登時就站了起來:“你他媽以爲你是誰呢?憑什麼要走也是我們走?難道你媽沒有教過你先來後到的道理嗎?”

“小維!”米瑤向田小維喊了一聲,試圖制止田小維繼續說下去,她跟田小維的關係一直就不錯,如果不是啥大事兒的話,田小維會聽她的!

果然,田小維身上的火氣頓時收斂了些,不過還是頗具敵意的指着趙秦的鼻子冷聲說:“看來米瑤的面子上,今天我就不跟你一般計較了……旁邊就有空的麻將桌,如果你們還想打麻將的話,就安安生生的坐下打,不想打的話就趁早滾蛋,別耽誤老子贏錢!”

趙秦卻也不肯弱了氣勢,幽幽的擡起了雙眼:“看樣子……你們是不肯走了?”

“老子還就是不肯走了,你他媽到底想怎麼着?你說!”田小維抓起一把麻將狠狠往桌上一拍,蹭的一下子就站起了身來,儼然一副要動手幹架的模樣,光滑堅硬的麻將在他的這記力道下,相互擠壓碰撞,發出一聲兒尖銳的怪叫,瞬間令人汗毛乍起!

老闆見雙方劍拔弩張,眼看着就要大打出手,趕緊當起了和事佬:“我說兩個兄弟,這過年過節的,別的咱不說,就圖個平安吉利,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兒,犯不着動氣啊……我這打開門做生意,最忌諱的就是有人打架鬧事兒,還請你們多多體諒體諒!”

“我倒是願意體諒你,可是有人要橫行霸道,爬到我們的頭上來拉屎,你說我容得了他嗎?”田小維說着,毫不避諱的瞥了趙秦一眼,然後看着老闆說:“大哥,凡是都講究個先來後到,我可不是什麼胡攪蠻纏的人,不過要是有人非要跟我過不去,我也樂意陪他!”

其實說到底,我們這方都是佔着個理字的,所以老闆在遲疑了一會兒之後,終於還是準備勸退趙秦他們,不過他的話還未及出口,趙秦便伸手止住了他:“老闆,你什麼也不用說了,今天我給你雙倍的價錢,這個場子,我包了!”

PS:就快要12點了,目前卻只有手機站的一位好漢爆了老辰1章,這樣的結果,真心讓我很挫敗啊…… “包場?他竟然說他要包場!”

田小維怒極反笑,笑得眼淚花兒都出來了:“趙秦兄弟,咱們小鎮的經濟雖然比不上成都發達,可也不是一二百塊錢就可以把逼裝了的啊,這個包間總共就兩張桌子,就算你給雙倍的價錢,撐死了也就二百多塊錢……要不我給你兩百塊,你給老子滾蛋?”

趙秦似乎也意識到他這個逼沒有裝好,頓時臉色一陣青紅不定,這裏不是成都的豪華餐廳,也不是成都的電影院,區區一個小鎮農家樂的麻將包間,打一下午也就百八十塊錢,他牛氣沖天的說要包場,除了讓我們笑笑之外,實在起不到任何震懾效果!

米瑤也因爲趙秦的吃癟而變得臉色陰沉,她沉着臉望向田小維說:“小維,你今天是不是連我們之間的交情也不管不顧了?”

田小維轉頭看了看米瑤,然後指向趙秦說:“米瑤,今天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揍這丫的了,不就是家裏有幾個臭錢嘛,難道他就不能學學我的低調?”

“你……低調?”米瑤被田小維噎得一陣無語,都不知道怎麼發作。

趙秦卻拉了拉米瑤,示意她不要再說話,然後伸手指了指我們,冷哼一笑:“你們幾個,也就只有本事在這樣的小鎮上蹦躂蹦躂……希望你們回成都之後,也還能保持這份囂張?”

“你這算是威脅嗎?”我終於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站出身來說道,“趙秦,我向陽以前就是靠耍流氓混生活的,所以,你的威脅在我看來,連個屁都不是,你倒不如還是拿錢來震懾我,說不定效果還會好些……只不過你剛纔二百塊錢就要包場的出手,實在有些小家子氣,兩千吧,你給我兩千塊錢,這包間我就讓給你了,我說話算數!”

“一個小鎮農家樂的麻將包間,你竟然跟我要兩千塊錢?你他媽是想錢想瘋了吧?” 時空之頭號玩家 趙秦雖然嘴上這樣說,可還是掏出了他的錢夾,從裏面數了兩千塊錢出來,豪邁的拍在了桌上,“不過我還真不在乎這兩千塊錢,你想要,那就給你咯!”

趙秦不是傻子,他明明能夠看出來我是在敲詐他,可是爲了挽回他剛纔丟掉的面子,爲了將我的尊嚴狠狠的踩在腳下,他還是幹了傻子纔會乾的事情……用兩千塊錢的代價從我手裏爭取來一個麻將包間的使用權,我都不知道羞辱的是我,還是他?

米瑤似乎很反感的皺了皺眉頭,她下意識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趕緊把桌上的兩千塊錢撿起來塞回到了趙秦的手裏:“你瘋了嗎?趕緊收起來……別丟人現眼!”

米楠則是看熱鬧的不怕事兒大,竟然還在旁邊煽風點火:“姐姐,人家未來姐夫男子漢大丈夫,一口唾沫一個釘兒,說出去的話,拍出去的錢……你讓他怎麼好意思再收回來呢?”

“你閉嘴!”米瑤惱怒的瞪了米楠一眼,“不懂就不要說話!”

米楠做了個鬼臉,吐了吐舌頭,調皮到讓人忍不住想揍她!

不過我倒是覺得,還是米楠瞭解我,她肯定是看出來我這是挖了個天坑就等着趙秦往下跳呢,既然她都如此默契的配合,我又怎麼能關鍵時刻掉鏈子呢?

“米楠說得對,男子漢大丈夫,一口唾沫一個釘兒,說出去的話又怎麼能反悔呢?我說兩千塊錢把包間讓給你們,就一定會讓給你們!”我與米楠心領神會的對了對眼,然後緩緩走到趙秦的身旁,將他手裏的兩千塊錢抽了過來,“謝謝……這個包間,現在是你們的了!”

米瑤卻在此時破天荒的跟我說了句話:“向陽,你夠了!”

“夠了夠了,兩千塊錢確實夠了!”我憨厚老實的點了點頭,全然不顧米瑤這話本來的意思,還故意衝她們揚了揚手裏的錢,一副賺到了的樣兒。

趙秦自然也知道被我坑了,可他並不在乎,而是一副得勝的模樣,從牌桌上摸了張麻將在手裏審了審:“錢你也拿了,那就趕緊走吧,不要妨礙我們打麻將!”

“這個當然!”我點了點頭,然後衝身後的田小維他們招呼道,“哥幾個,實在不好意思,兄弟我在兩千塊錢的鉅額誘惑面前,就沒有把持住,看來今天麻將是打不成了,咱們只能去找別的娛樂項目了!哥幾個包涵包涵!”

“那就用趙秦大爺賞的這兩千塊錢去喝酒吧?”田小維笑着與我附和,他是懂我的,以前我們四賤客經常用這種裝孫子的手段坑了不少人……不過最後到底誰纔是孫子,那還兩說呢?

“喝酒可以,不過不能用這錢!”我一本正經的回了田小維一句,然後大步流星的走到米楠跟前,將手中的兩千塊錢放進了她的衣兜,“妹兒,這是陽哥哥給你的賭本兒,拿去輸!”

“得勒,謝謝陽哥哥!”米楠非常爽快的就把錢收下了,基於隊友之間配合的默契,她的這種爽快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如若不然,怎麼會有打臉的效果呢?不過她接下來的動作可就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了,這妮子竟然踮起腳就在我臉上吧唧親了一口!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啊!

我頓時臉都羞紅了,下意識的就向米瑤看了過去,她也是知道我的脾性的,眼巴巴的看趙秦在我手裏吃了癟,她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看到米楠跟我打配合,得勝之後還親了我一口秀恩愛,她極其無奈的別過了臉去……不過那眉眼之間倒沒有了之前的憤怒,如果我沒有看走眼的話,她似乎還有些隱隱繃不住笑意!

錢也拿了,轉手就糟蹋了,包間也搞丟了,我只能帶着田小維他們另覓娛樂項目,不過哥幾個倒是也沒有絲毫怨言,我想,他們是懂我的!

我們剛走到包間門口,王想就屁顛兒屁顛兒的跟了上來:“哥,我還是跟你們去混吧,我……我突然間又不想打麻將了!”

“你要是走了,人家不就三缺一了嗎?”我轉過頭去,很嚴肅認真的教育王想說,“難道你不知道救場如救火嗎?你這樣拆臺子是不道德的,況且人家趙秦大爺剛花了兩千塊錢爭取來這個包間,難道你忍心讓人家三個人扳翹角(三缺一的麻將打法)嗎?”

“不是哥,我……”

我擡手止住了王想說話,笑着說:“你是不是覺得剛纔我給米楠這個妹妹拿了賭本,卻沒有給你這個弟弟拿賭本,你覺得心裏不平衡啊?那這樣,你去跟米楠商量商量,看她願不願意也分一千塊錢給你當賭本兒?”

米楠再次跟我心意相通,當即就衝王想揚了揚手中的兩千塊錢說:“想想,快過來,我決定分你一千塊錢當賭本兒……咱們贏也贏趙秦的錢,輸也輸趙秦的錢,你說是不是很爽?”

趙秦頓時臉都綠了……

王想還想再說什麼,我卻擡手止住了他,同時給了他個眼色,他便滿肚子委屈,滿臉的不願意回到了牌桌上,從米楠的手裏接過了一千塊錢說:“那好吧!”

“祝你們玩得愉快!”

我衝牌桌上的四人揮了揮手,然後便帶着田小維他們走出了包間,衝他們揮手的時候,我刻意注意了下米瑤的神情,她很無奈,很氣惱,但貌似並不怎麼憤怒。

而後,我們並沒有去喝酒,從包間出來之後,就讓老闆給我們在農家樂的魚塘旁邊搭了一張小木桌兒,拿了副撲克,泡了四杯茶,四大爺就開始鬥起了四人鬥地主,我們打牌不那麼講究,唯一不爽的就是,魚塘邊上沒空調,涼風一陣陣兒的吹……稍微有些冷!

田小維似乎抓了一手好牌,眯着眼笑道:“向陽,你說趙秦那小子今天的麻將能打得暢快嗎?”

“應該能吧,人家又不缺錢!”

“玩得暢不暢快跟缺不缺錢有什麼關係?”田小維白了我一眼說,“反正我是覺得他玩不暢快的,你想想啊,人家大過年的從成都市區來咱們小鎮,不就是去拜見岳父岳母的嘛,明明是春風得意、幸福溫馨的事情,我們卻給人家添了那麼一大堵!”

拜見岳父岳母!

田小維似乎突然察覺到他不應該在我面前提這茬兒,於是趕緊扯開話題:“反正我就是看不慣那小子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的逼樣兒,今天要不是米瑤攔着,我非揍丫的不可!”

白頭聽得來了興趣,一股壞勁兒就冒了出來:“陽哥,雖然我不知道那小子是誰,但我知道米瑤姐曾經好歹也是咱嫂子啊,他小子竟然也敢碰?而且就那小子剛纔的裝逼樣兒,典型的欠揍!”

“然後呢?”我意興闌珊的順嘴問道。

白頭當即就往我邊上湊了湊,小聲說道:“陽哥,別的地兒我不敢說,可是在我們鎮上、縣裏,我要收拾個把人還是妥妥的,只要你一句話,我立馬就叫幾個小弟過來,讓那小子過年都過不安生,還特麼見岳父岳母呢,老子讓他去見醫生!” 揍趙秦一頓?

我差點兒就被白頭給煽動了,不過好在理性剋制了衝動,我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說:“算了,過年過節的,不適合大動干戈,流血見紅!”

白頭也不再堅持,只是攤了攤手說:“反正要弄他,你陽哥一句話!”

回到這個生我養我的小鎮,我再次感受到了久違的霸道和囂張,一言不合,甚至是看某個人不順眼,便可以跟兄弟們合計着送他進醫院,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強龍不壓地頭蛇吧!

可是在成都,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學會妥協和剋制的,我漸漸不再習慣用暴力去解決問題,遇事能忍則忍,儘量避免重新墮進那個黑暗的世界!

細想這種改變,應該是在靳薇離開、蘇麥出現之後,人,或許真的要在經歷了動盪和強烈的心靈震撼之後,真真正正的接觸到了靈魂,他纔會成長,纔會改變!

由於我整個下午都心緒不寧,以至於打五塊錢的鬥地主竟然都輸了好幾百塊錢,同樣悲劇的還有劉山,他今天下午貌似也不在狀態,多半心裏藏着事兒!

田小維贏得最多,所以他在給完了茶錢之後,便衝我們招呼道:“哥幾個,今天晚上洞天酒樓吃黃辣丁兒,完了再去K歌,我請客!走起!”

我之前便給王想說過,晚上一起吃飯,所以在田小維去取車的時候,我便給王想打了電話催促,他告訴我他們也馬上就結束了,很快就出來。

取車的田小維卻似乎遇到了些麻煩,他的寶馬X5停在一個凹形花壇的凹口裏面,而唯一的出口竟被一輛香檳色的寶馬5系GT轎車橫着給封得嚴嚴實實,絲毫動彈不得,巧的是,這輛香檳色的寶馬5系GT轎車正是趙秦的座駕,田小維在成都就見過很多次,一眼就認了出來。

“這龜孫子,看來他今天存心是想找不痛快了!”田小維擡腿就在那輛寶馬5系GT的車身上狠狠的踹了一腳,留下一個髒兮兮的鞋印,這還不解恨,衝上去又要踹第二腳。

我趕緊拉住他:“小維,別胡鬧,下午這兒的停車情況你又不是沒看到,到處都是車,找着空位就不錯了,他肯定也不是故意想別你車的,況且我剛纔已經給王想打了電話了,他們馬上就出來,到時候你讓他把車挪走就行了,沒必要鬧大!”

田小維看了我一眼,然後說:“你今天輸了錢,聽你的!”

其實這事兒原本可以就這樣過去的,可壞就壞在王想那小子忽悠了我,他剛纔明明說馬上就出來的,可不知道是不是又多打了兩圈麻將,我們都已經抽完兩支菸了,竟然還沒有人影兒!

這下子田大爺怒了,憤憤的扔掉菸頭,坐上自己的寶馬X5就點着了火。

“你這是要幹嘛?”我趴在車窗上問他。

田小維踩了兩腳空油門,咔呲一聲掛上了倒檔,反問我:“你看過法國的一部電影,裏面的那些歐洲佬是怎麼開車的嗎?如果你看過,你就知道我要幹什麼了!”

我聽得一驚,趕緊阻止他:“我特麼沒看過法國電影裏的歐洲佬怎麼開車,但我特麼看過《單身男女2》裏的周渝民開車……你給我停下!”

可惜晚了!

田小維執意要效仿電影裏那些歐洲佬開車,車掛在倒檔上,他一腳油門踩了下去,他的寶馬X5便車身後挪,尾部“哐當”一聲就撞在了趙秦那輛寶馬5系GT的車腰上,隨着田小維腳下油門的繼續踩動,寶馬X5強勁的動力竟生生的將趙秦的寶馬5系GT給抵開!

兩車的撞擊處以及寶馬5系GT的輪胎與地面的摩擦,發出一陣嘰嘰嘎嘎的怪叫聲,粉塵和尾氣在空中瀰漫,片刻之後,田小維便將趙秦的寶馬5系GT給撞開,解放了出口!

“搞定!”田小維將車倒了出來,拍了拍手掌,頗爲得瑟!

劉山、白頭也一陣拍手叫好,畢竟這種電影裏的情節,平常生活中極難見到,可惜電影總歸是電影,現實中是模仿不得的,而且人家歐洲佬用這種方式挪車的時候,是用自己車的後保險槓去撞擊後面擋路車的前保險槓,而田小維倒好,直接用自己車的後保險槓去撞擊人家車的側面車身!

這下完球了!

由於田小維的這輛寶馬X5車身較高,而趙秦的寶馬5系GT又是側面車身受力,右側的車門竟被田小維撞得凹陷下去了一大塊,車窗也龜裂開了,斑駁的裂痕就像縱橫交錯的蜘蛛網!

這衝動暴力的一幕讓我感到相當熟悉,不由得就想起李十三生日的那個晚上,那個名叫安小冉的暴力女人也是想這樣撞開我的摩托車,好在我及時認慫阻止了她……真是兩朵奇葩,以後有機會一定介紹他們認識認識,最好再慫恿他們打一架!

闖了大禍,我們的風格是……溜之大吉!

田小維趕緊招呼我們上車,可好死不死,就在這個時候,趙秦他們竟然走出來了,我們慌里慌張、賊眉鼠眼的樣子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而且他的車此時也被撞得歪向一邊停着,他趕緊快步走了過來,第一件事便是查看他的愛車。

“走啊!快走啊!”田小維小聲的催促我們上車,試圖繼續開溜。

“等等!”趙秦突然鴻聲一吼,臉黑得堪比鍋底,他指着那輛寶馬5系GT凹陷的車門和龜裂的車窗向我們問:“這是你們乾的嗎?”

田小維見開溜不成,乾脆耍起了地痞無賴,不僅不跑了,反而走下車來大方的承認:“是我乾的,怎麼?這輛車是你的嗎?我就說嘛,但凡是有點兒道德的人,都不會在停車的時候去別住人家的車,原來是你啊,那這事兒我就能想通了!”

“呵……聽你這麼說來,還是我的錯了?”趙秦真是被氣樂了。

“當然是你的錯了,難道你連這點兒覺悟都沒有?”田小維指了指那個凹形花壇說,“你看啊,我把車停在那裏面,你卻偏偏要把車停在口子上,擋住我出來,你說我不撞你撞誰?明話告訴你,我撞你車都算客氣的了,要是不客氣的話,老子就直接砸車了!”

趙秦今天接二連三的跟我們槓上,心中肯定早就窩了一團火,當下看得田小維如此囂張,他也毫不認慫,拍了拍他車的引擎蓋就沖田小維叫囂:“砸!你今天有本事就把我車砸了,要是不砸的話,老子還真是看不起你!”

“你當真?”田小維眉頭一皺,引步上前!

趙秦怒目橫眼,毫不退讓!

我知道田小維的脾性,如果再這樣繼續鬧下去,他還真能砸了趙秦的車,甚至大打出手也是極有可能的,而站在旁處的劉山和白頭,這會兒也已經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了,就等田小維點火,只要田小維一動,趙秦和他的寶馬5系GT就得遭殃了,到時候,形勢將完全脫離掌控!

爲了避免這種失控局勢的發生,我趕緊抽身上前,一把將田小維拉到身後,同時一掌將趙秦掀開,指着他的鼻子說:“你夠了啊,屁大點事兒,別逼逼個沒完了,要是待會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