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開口,在等,等詩兒自己開口說出來。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先生……”

“嗯?”

“我……哎……我不知道怎麼說啊!”

詩兒的語氣裏充滿了無助,我第一次見到詩兒這樣的情況,也是一愣:

“詩兒,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是你遇到什麼難事嗎?”

“先生,不是我,是……是新月……”

“新月?”

我不知道爲什麼詩兒會突然提起新月,可是聽詩兒那焦急的口氣,詩兒一定是知道新月什麼祕密。

我感知了一下,發現周圍沒有什麼人在,這才壓低聲音道:

“詩兒是發現了新月什麼?”

“先生,新月不是處子之身了。”

詩兒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明顯有些不好意思,連話都有些扭捏,畢竟讓她一個女子說這話,的確是有些爲難了。

只是,這又有什麼奇怪的,新月與小狼可是相處了一年多的時間,若是真的沒有出什麼事情,那倒是值得奇怪了。

“呃……這有什麼不對嗎?”

“先生,你多想想。”

多想想?我不知道怎麼想,還是不明白這到底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先生,你難道就不會猜到爲什麼新月的身體會越來越差?”

“這跟她身體越來越差還有關係了,不是到底是怎麼了,詩兒你直說好不好。”

“先生,我懷疑新月可能生過孩子。”

“生過孩子……”

若平時我倒是覺得不對,可如今我卻是感到事情或許真的有些嚴重。

如果真的有孩子的話,那這孩子便多是小狼的,但是小狼不會知道,如果小狼知道他是不可能離開新月的。

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後,我突然明白了爲什麼先前新月哀求我一定要救下小狼,是因爲孩子,她不想孩子沒有父親。

“詩兒,如果真的是如你這麼說的話,這一次小狼真的不能有事。”

正說着,突然那萬罪林的方向突然傳來一股龐大的力量,那力量給我的感覺讓我整個人一呆。

“先生,是穢劍,那穢劍又醒了。”

詩兒同樣驚道。

Www_Tтka n_C○

是的,這股熟悉的力量便是穢劍的力量。

我想定時小狼這些日子的殺戮以及他心的大亂讓那穢劍再次得到甦醒。

感受着身邊越來越多的人往那萬罪林躍去,我知道不能落在他們後面,不光是爲了小狼也是爲了不讓他們受到傷害。

穢劍現世,必有血腥!

小狼此時自己的意識恐怕已經越來越薄弱,現在主導這一切的是穢劍。

“尋月先生,快……快救救小狼。”

新月也趕到我的身旁,同樣過來的還有慕容御風。

“來不及跟你們解釋什麼,但你們要清楚此時的小狼已經不是之前的小狼,你們進去後保護好自己,其他的交給我跟詩兒。”

“那小狼會不會有事?”新月擔憂道。

“不會,我一定不會讓他有事的。” 萬罪林,衆人已經爭相趕去。

我們幾人緊隨其後,剛踏入萬罪林時,一道凌厲的劍氣就已經呼嘯而至。

我有一個大世界 劍氣鋒芒,絕非常人所能避開!

“散!”

詩兒一掌,那迎來劍氣便已被她擊散。

劍氣雖利,可那是對這些武林衆人而言,對我和詩兒這劍氣如今較之以往的威脅已經不足了。

魔界的試煉將我們更強大!

“啊……”

一聲慘叫傳來,隨後我感到身前有什麼東西飛過來。

這一次是慕容御風出手了,慕容御風接過那飛來的東西,低嘆一聲:

“死了!”

“怎麼死的?”

“被那劍氣灌體而死。”慕容御風的話裏充滿了震撼,我想此時他應該明白了,如今的小狼可不是那昔日的劍仙。

昔日的那人雖被他們冠以劍仙的稱號,可那人的實力絕非可以撐得起劍仙這個稱呼。

如今的小狼,我想會讓他們知道一個修道者真正該有的實力。

“救救他們。”

慕容御風突然對我說道。

我知道,他是讓我救救那些武林衆人,如今的小狼絕對不是他們可以匹敵的,現在,慕容御風很清楚。

“好,書生,保護好你家樓主,再進入裏面,形勢會更兇險……你還是執意要跟去?”

我還是問了新月,哪怕我想知道答案。

“要,我一定要進去。”

“好,那你注意安全。”

手裏玉魂綻放出誘人光彩,一道氣罩將我們給盡數包裹在裏面。

劍氣不斷擊打着我們的氣罩,似是要將這氣罩給擊破,可那劍氣鋒利,玉魂又如何會懼?

戰鬥似乎一開始便已經結束,如今在這萬罪林裏手拿穢劍的小狼成了主宰,而那些武林衆人倒是成爲了他的魚肉。

只是這種情況必須得到此爲止了。

“待在這裏面,哪裏也不要去,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

“那我……”

“你也一樣,你雖半隻腳踏入武道之境,可以你目前的修爲,出來,只有跟他們一樣的結果。”

“那我明白了。”

慕容御風知道了小狼的可怕,所以知道自己的修爲如今並不夠。

我與詩兒攜手而去,沿途接下從空中不斷落下的身體,希望還能有活人。

“住手!”

詩兒突然力喝一聲,整個人已經飛躍而去,渾厚妖力頃刻便已佔據了萬罪林半邊天,硬是與那穢劍鋒芒硬抗。

我也睜開了掩日雙眸,看着空中正與詩兒對峙的小狼,我知道,此時小狼的神識已經不清晰了,主導他的是他的穢劍。

穢劍的實力的確夠強,小狼的身後烏雲陣陣,隱有紫色電芒閃耀,那是穢劍的劍靈;原來穢劍的劍靈竟然是在此時成形的。

面對已經生出了劍靈的穢劍,詩兒自然大意不得,此時詩兒的身後,一隻白色的九尾妖狐正仰天怒吼,那渾厚妖力便是聚集在詩兒身後,爲詩兒與小狼的對峙不斷提供妖力。

“啊……”

低吼的聲音從小狼的嘴裏發出,他整個人似是想要打破先前的這種平衡。

可是,詩兒如今的實力又豈是這般簡單。

“九狐祕術——三尾,開!”

那凝聚在詩兒身後的妖狐突然化作綠光融入到了詩兒身後,然後詩兒後背突然展開三條白色妖尾;我知道,這是詩兒展現出的三尾實力。

九尾妖狐,伴隨自身每展開一尾,實力便上升一層,這與她們平時展開的尾巴不同,這些尾巴可是凝聚了她們修爲的尾巴。

三尾的實力已經足夠強大,那穢劍便是再強,可如今也只得在詩兒這三尾的實力下節節而退。

“先生……”

“來了。”

我的手裏早已是暗含了掩日靈力,如今得到詩兒指示,又怎會落下。

靈力化作金色鏈條,我知道自己的靈力不是一般的靈力,要不然也不會讓前世的自己捨棄了那麼多,墮入這輪迴。

“去……”

金色鏈條爬上半空,正與詩兒對峙的小狼根本不可能躲開。

詩兒妖力還在往上漲去,小狼已經是支持不住了。

“九狐祕術——四尾開!”

這一次,詩兒居然祭出了四尾。

詩兒身後四尾一現,那滂湃的妖力便再也不是小狼可以抵擋的,小狼身後的穢劍劍靈也在此刻被詩兒妖力震碎。

就是現在,空中的金色鏈條此時在我的指揮下,在小狼被那力量震開的瞬間,這掩日靈力構成的鎖鏈便將他給死死束縛,同時,我束縛住的還有那穢劍。

金色鏈條將那穢劍給層層包裹,似乎在此時,那穢劍被這掩日靈力給遮蓋後再也不能控制小狼,而小狼的身體也在空中緩緩往下飄來。

我往前一步已經是穩穩接住小狼,可此時我身後不知道多少的武林衆人竟是紛紛拔出刀刃想我撲來,我知道他們的目標是我懷裏的小狼。

“哼……”

我冷哼一聲,身後突然炸開一道靈力,我雖沒有殺他們的心思,可是這道力量又豈會輕?

“啊……”

身後是止不住的慘叫聲,看着他們那痛呼的模樣,我竟沒有絲毫的可憐。

誰讓這一切是他們自己找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