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朝著北方飛過去,一眼望去都是無邊無際的海洋。路過幾個島嶼,但是並不是我要找的人行島。看來果然並不好找,發現有一處海水波浪非常大,但是這屆的海風並不是很大。難道說是海底里的生物導致出這麼大的海浪?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看著這美景,不由想起一篇文章。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

一座美麗的小島,一幅絕佳的圖畫,一隻小小的扁舟,一番別樣的感情。島、畫、舟、情,雖看似無關,卻藕斷絲連,構成了無與倫比的海島風光。???——題記

一個又一個的海浪拍打著岸邊的礁石,一隻又一隻的海鷗飛翔在蔚藍的天空上;遠遠望去,金黃色的沙灘無不散發出一種靜謐的氣息;近處細看,入雲霄的棕櫚實在能令人產生敬畏的心情。面對此情此景,誰又能想象地出,它是一座小島,一座令人魂牽夢繞的小島。

清晨是一天的開始,也是小島向世人展現它魅力的開始時刻。如果這時,你乘坐一葉扁舟,從遠方向島駛來,你定會看到一道霞光出現在島的一角,出現在湛藍的海上。它似紅非紅,忽明忽暗;又直入雲天,或光灑碧波。原本漆黑的海面,被太陽的霞光這麼一照,一切都亮了,亮得如此徹底。正當你準備好好欣賞著自然之美時,它卻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紅彤彤的大太陽。但這時你千萬不要難過,因為與此同時,小船也靠了岸。海島上鬱鬱蔥蔥的林間之景,又呈現在你的眼前。

棄船步行,或者乾脆就向路旁的阿婆或阿公那裡,花上幾個錢,借一輛乍看還新的山地車來,慢慢地遊走於柏油馬路與林間小道之間,去傾聽石子與車輪互相碰撞而發出「咯

吱咯吱」的響聲,去尋找早已逝去的純真年代。推車進林,東看看西望望,嗅一嗅林間木棉的香氣,感一感萬物輪迴的憂傷。不然就靜下心來,坐在林間小溪的旁邊,撩一撩水,默念《論語》或《心經》之類的聖賢之語,閉一閉眼,讓自己在樹叢里洗去些煩心雜念。可剛要入神,你不是被什麼飛鳥走獸打亂了陣腳,就是看有些魚兒小蟲看花了眼。面對這情景,你頗會有人雖在海島之上,但心頭卻仍似一葉扁舟於萬頃汪洋之中,沒有停泊之地,無處安身立命的想法。看著在身邊討要很長時間食物的小動物,你只好從兜中隨意地掏出些乾果,漫不經心地撒給了這些可愛的小精靈。好像萬類之中,只有它們是最快活、最自由地。

嗨!還是推車出來,看一看島上是否還有其他什麼可以踏足之處吧!

倘若時值正午,剛從林子中推著車走出來的你,不妨到海邊的金沙灘去一趟。那裡的沙子在陽光的照射下金燦燦的,又極其細膩,躺在上面,軟軟的,柔柔的,頗有一種身處雲霧飄渺的太虛幻境的感覺。而看著遠處的小船、聽著遠處水尾塔旁的古樂,你更會有一種羽化而登仙的想法……

不知不覺中,你的肚子也許已經在「咕咕」地叫了。何不暫別一會兒海邊風光,騎上車子,猛蹬幾下,去附近的小村子,嘗嘗鮮呢?

是啊,當你到達那裡時,你定會被村民們的熱情所包圍的。他們淳樸好客,賓至如歸。隨便走進一家小店,那小二清脆的吆喝聲必會讓你感到時間是停滯地,而你自己已回到了那遙遠的從前。點幾個涼、葷小菜,再要一壺當地特有的高粱酒。找一個角落,坐下來。品一口小酒,再用筷子夾幾粒花生米入口;嘗一塊熏魚,再用手放一塊貢糖含在嘴中,那種滋味簡直用語言都無法形容。

徜徉在店內店外,看一看舊時漁民們的蓑衣、鎮鬼辟邪的風獅爺,摸一摸古老軍士們的大炮、斑駁頹圮的燕尾脊;古道、古祠處處可見,舊屋、舊坊散落田間。在這遍布傳統風格房屋的海島上,你定會從中增長見識,有所收穫的。

天,漸漸地暗了下來,而你也該回到岸邊,準備乘船離開這美麗的小島了。看著遠處天邊滿天的火燒雲,你那原本在叢林間憂愁的心,也該舒展開了。在轟隆隆地馬達聲中,小舟緩緩地駛出了港口,同打魚的漁民一道,離開了有著這美麗風光的海島。而你的內心世界,也應該同小島上的風景一樣,永遠美好。

生活中從來不缺乏風景,然而並非每一種風景都迴響著歷史的餘音。在小島,風景已經不再只是自然的註解,它更多融入了人生的奮鬥與理想,或許,這才是小島真正引人注目的地方吧!我,還會再次登上小島。

正當我沉浸於美景中時,孩子突然驚叫起來,因為他發現離我們船很近的地方,在島的岸邊,有三四隻野鴨在水邊嬉戲弄水,這還不算什麼,最令人驚奇的是居然還有一窩小鴨!是那種剛生下來不久的毛絨絨的黃色的小鴨!大約有六七隻,挨挨擠擠地排著隊,搖搖晃晃地緊跟在鴨媽媽的身邊,可愛極了,簡直把我看呆了!孩子要把船開得更近些,以便靠近那些小野鴨,估計他心裡正盤算著要捉上個兩三隻玩玩,卻被我及時阻止住了,因為我不想驚動安然悠閑的野鴨一家,鴨媽媽亦步亦趨地帶著小鴨們,是那樣自在愜意,溫馨可愛,跟本就不希望有人打擾嘛。

我就這樣在不遠處欣賞著,一邊在心裡婆婆媽媽地讚歎著,孩子卻早已不耐煩了,方向盤一抓,也不管俺同意不同意,嘴一撇,頭一昂,就將船開走了,他哪懂得欣賞這些風景啊,比之美麗的小島,開船本身更讓他感興趣,沒辦法,誰叫我偷懶,一開始就讓他掌舵的呢。

而我猶自看著那個小島在視線中漸漸遠去,心裡仍在回味著島上的風景,看著白鷺在空中盤旋著,想著古時的隱士們大概就過著這樣的生活吧,讓優美的自然風光蕩滌著心靈,梅妻鶴子,寄情山水,淡泊寧靜,親近自然,遠離世俗,天光流影,也是一種很悠閑自在的人生啊。」

真希望所有的事情做完,我和韓露兩個人就在一個島上生活,我想應該是非常幸福的生活。韓露你酒精味在那裡呀,我再哪裡才能找到你呢?

看著兇猛的海浪,馬上回過神,想的太多了。看著那前面的島,發現確實是一個人字形的島,沒想到這麼輕鬆找到了。於是掉頭回頭,畢竟得告訴他們我找到了。

回到船上,我興奮告訴孫九龍:「終於讓我給找到了,現在就等趙乙同回來。不過那裡似乎還有麻煩,需要我們處理一下。」

趙乙同去南方尋找島嶼,到現在沒回來。畢竟他也不希望找不到島就回來,他不喜歡偷懶,也不喜歡浪費時間。如果說為什麼不打電話,因為通話設備都已經被鬼神派和魔族破壞了,所以手機登其他通訊設備都用不了。

跟趙乙同已經約好一個小時就回來,所以在等十幾分鐘趙乙同自然就回來了。孫九龍點頭對我說:「看來很順利,也算是老天也在幫我們。不過你看到是什麼情況,有什麼危險?」

我告訴他:「那裡風不大,卻有幾米高的海浪,我感覺水下有巨型的生物。不知道是魔族還是獸人戰士的守護神,怕錯殺了對誰不好。主要擔心它實力太強,光靠我們三個不夠對付。」

孫九龍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訴我:「放心吧,現在的我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們,一定會沒事的。它再大總會有缺點,我想智商一定不咋滴。別擔心了,等趙乙同回來再說。」

這時發現水下有很多小魚從我們船下穿過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會出現這麼多魚在我們的船下,而且都是朝著一個方向游過去。我和孫九龍對視,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對海洋知識都不太懂。

但是很快我們就明白了,在海水下發現兩頭鯨魚,非常的大。也難怪這些魚都要逃命的游,原來是為了躲避鯨魚血盆大口。不過當然對我們沒有印象,鯨魚一般不會攻擊船舶。就算他有膽子攻擊,那也要他我們是誰,我們用劍比劃一下他們就得死。

能在這裡看到鯨魚也比較幸運,畢竟鯨魚在海洋里還算是少數,能見到的機會也不多。看它巨無霸的身體,我想他每天的飯量大到超乎我們想象力。鯨魚很快追著小魚群走了,根本把我們無視掉。 等了半個小時,趙乙同才回來,愁眉苦臉搖搖頭告訴我們:「我這邊沒有找到,你呢凱子,有沒有找到線索。這四周海水似乎隱藏著怪物,都很危險。我剛才發現幾條鯊魚拚命往深處游,根本不是在追什麼獵物。」

我微微點頭回應:「沒錯,這海里確實很危險,剛才我發現人形島周圍有不小的海浪。可能海里隱藏了什麼巨型怪物,才導致形成了很大的海浪。現在我們去人形島一定要小心,不能粗心大意。」

趙乙同和孫九龍點點頭,於是孫九龍開著船向我指著方向開過去。希望一路上能平安到達人形島,我主要還是擔心不知道該如何勸服獸人戰士。 花好孕圓:國民少校攜妻跑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人王墓里那些圖,獸人戰士只服比他們強的人。也就是說,到時候他們要挑戰,可能讓我跟他們其中一個人單挑。

不管怎麼樣,哪怕拼了命也要跟他們結盟,畢竟這個機會是唯一板回鬼神派和魔族。沒有他們幫助,我想很難打敗他們吧。敵我實力相差太大了,光靠我們幾個家族和人王一個人,就可以打敗鬼神派。就算打敗了鬼神派,還有一個強大的魔族,所以說我們的力量還是非常單薄。

眼見我們快到了人形島附近,但是發現海里的水洶湧波濤,難道水裡發生了什麼?於是我們三個人棄船飛到空中,向人形島飛過去。卻發現幾個紅色的觸手從海里飛出向我們襲擊,當然我們已經發現了,紛紛出劍砍斷了那些觸手。

發現觸手有密密麻麻的吸盤,自然知道這一定是巨型烏賊,難道這烏賊是為了保護這個島的?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我們三個人在空中圍成一圈,警惕看著四周水底和空中。畢竟我們不知道還有什麼危險等待著我們。

但是我發現海邊有一具怪物屍體,一種長13英尺(約4米)、頭部長角的海底生物令我們困惑得抓耳撓腮。這隻生物形狀怪異,此前從未出現過,因此人們對它充滿了猜測。由於屍體腐爛,我們根本不認識這是什麼怪物

這隻海底生物有4米長左右,頭部長角、身體細長、表面光滑、通體呈雪白色,看起來就像是神話故事裡的怪獸。這隻怪物是在人形島上被我發現的,當時這隻怪物已經死亡,屍體不停地散發出陣陣惡臭。

對於這隻怪物的猜測,趙乙同稱它是鯊魚身上的一部分,也有的人認為它是一條皇帶魚。孫九龍談到了對於這隻怪物的困惑:「它的角實在是太奇怪了,我們還不知道海里存在著長角的生物。」

後來孫九龍對我們講了一個故事,說是附近漁民傳來的,沒想到之前也來過這裡旅遊。真的是無處不在的大偵探,不過也是挺厲害的人物了。

「傳說在很久以前,如今的燕京市曾經是一個人煙旺盛、商號林立的都市。

可是有一天,突然發生了一場可怕的災難,使它頃刻之間變成了一片汪洋大海。至今,那悲壯、慘烈而又驚心動魄的一幕,仍然停留在人們口傳耳聞之中……陽春三月,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觀世音菩薩來到了這個美麗而又繁華的都市。

看著這秀麗的山川、淳樸的眾生,她的心情卻十分沉重,因為她知道,上蒼即將要帶給這裡一場毀滅性的大劫難!但天機不可泄露,所以她能做的也只有冒險以極委婉的方式來暗示人們,希望人們能很快領悟,躲過災難。

於是,觀音菩薩變做一個賣桃的村姑,以賣三月早桃為名,暗示人們早日逃離險境。早桃,就是早日逃命的意思。可是人們只是開心地品嘗著鮮美可口的早桃,而無法領悟菩薩的救難之心。無奈,觀音菩薩只好另想辦法。她邊走邊想,來到了學校門前,抬頭正看到一對石獅子,於是又來了主意。

只見她搖身一變,變做個算命先生,叫住一位從旁路過的教書先生,以看相為名,鄭重地告訴他,如果門前的石獅子眼睛變紅,那就趕緊搬家逃命吧,否則將會鑄成大錯,切記!教書先生不明白,正想問個究竟,可是,算命先生一眨眼就不見了蹤影。

教書先生畢竟見識多,他自信遇上了神仙,因此對神仙的忠告堅信不疑。於是,他把這個秘密告訴了學生們,也不斷地告訴身邊所有的人。

其中有兩個調皮的學生,自從聽了先生所說之後,就天天去看石獅子的眼睛,結果一天天過去了,依然如故。在強烈的好奇心驅使下,他們偷來了先生批改作業用的紅汞,把石獅子的眼睛染了個通紅。

這一下,可真的闖了大禍了。果然,霎時間天空中濃雲滾滾、電光閃閃、大雨如注。教書先生聞訊后,預感到大事不妙,趕緊冒雨滿城呼叫,讓人們趕快搬家逃命。

可是,許多人根本就沒有把它當做一回事兒,還嘲笑教書先生是白日里見鬼了!

那兩個調皮的學生還覺得好玩,笑著告訴先生說,那是他們染紅的,不礙事兒,不礙事兒!只有極少數人聽從了先生的忠告,逃到了半山腰躲起來。

不久,山洪暴發了。猶如天翻地覆,眨眼的工夫,淹沒了全城,天地間一片汪洋……可憐那些沒有聽從先生忠告的人們,還沒有來得及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就已葬身於汪洋之中了。聽從了勸告的極少數人得以幸運地躲過了劫難。

觀音菩薩聞訊之後,非常難過。當她趕到這裡的時候,從半空中向下一看,洪水仍然瘋狂地肆虐,一片白浪滔天。

於是,菩薩一伸手將楊柳枝從凈瓶里蘸出甘露,向湖中一灑,吹口仙氣,說聲「變」,只見一棵金光閃閃的碩大金白菜,由天而降,「撲通!」一下鎮人湖中,頓時,風停浪止、水平如鏡。」

也就是說這個傳說也有可能是真實的,海底也有智慧動物。只不過一直隱藏在水下,沒有被曝光而已。再說他們生活在海底,我們生活在大地,壓根不搭噶。如果我們借用他們的力量又會如何,可能他們上不了陸地。就算能跟他們溝通,人家憑什麼會來幫我們呢?所以說找海底的智慧生物,還是不靠譜。

現在風浪似乎平靜了下來,也不知道烏賊是不是被我們嚇到所以不再敢攻擊,還是繼續隱藏偷襲我們。所以我們並沒有放鬆警惕,繼續觀察四周,以防再出現攻擊。我們雖然實力變強,但是未必就不會出現比我們強的人。讓我們下水那更不可能了,我們在水裡戰鬥實力肯定大打折扣。

但是等待幾分鐘,海水徹底風平浪靜,只是微小的風浪而已。我對他們兩個人說:「要不我們先飛到島上吧,我想這水下怪物暫時不會上來吧。」

自遙遠時代以來,生活於深海中的奇異物種便對人類產生了情難自控的威懾力。它們往往被認為是碩大、神秘且兇殘成性的,會在人們出其不意之時興風作浪,掀起陣陣吞沒船隻的海難。許多人類文明所孕育的創世神話中,總是能見到海怪出沒的身影,象徵著某種不可抵抗的自然力量。

《聖經·舊約》里提到過一種巨型的恐怖海怪,名曰利維坦,是上帝在創世第六天的造物。它口中噴著火焰,鼻子冒出煙霧,擁有銳利的牙齒,身體好像包裹著鎧甲般堅固。它暴戾好殺,浮泛于海洋之中尋找獵物,令四周生物聞之色變,波濤亦為之逆流。據說,利維坦的原型乃是鱷魚。

因其無可匹敵的力量,英國哲學家托馬斯·霍布斯用《利維坦》來命名自己的政治學專著。他指出國家不只是一種政權,更是由各類人所構建和運作的有機活體,具有半神半獸的特性,既保護個人,也吞噬個人。霍布斯這手一語道破的比喻法,註定要讓利維坦同權力機器兩下對照起來,更顯威猛攝人了,不再是躲藏在故紙堆中的黑白插圖一幅。

大海的神秘力量不只體現在殺戮,有時也是會予人療救的。《聖經》里眾所周知的海怪故事還有:先知約拿因為不願服從上帝的指示,而被形似巨鯨的大魚吞食。他在魚腹中沉思了三天三夜,決定向上帝表示臣服,最終毫髮無傷地回到了陸地上。

這個情節頗具異想色彩,但與世隔絕的鯨腹當中,也許是最為得天獨厚的懺悔場地了吧?喬治·奧威爾曾說過說,有不計其數的人都嫉妒過約拿,因為那個奇異處所溫暖寧靜、物我兩忘,猶如母親的*一般。於是約拿的經歷也就有了脫胎重生的寓意。 我們三個人迅速走到島上,並沒有再發現那巨型烏賊的出手,看來它已經被我們打怕了。所以一直不敢在出來,可以看得出來它也很怕死,畢竟我們不是普通人。如果它再挑釁我們,那麼後果一定會非常嚴重。

趙乙同卻在這時候對我說了一個故事:「現在我告訴你一個故事,是關於我們所有人類的的未來,因為你是人王。我告訴你一個女人從小小的草民卻當上了一個女皇,這個故事是真實的。

武則天則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個女皇帝,再也沒有任何女人能夠超越她,也是最成功的女人之一。武則天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甚至就連她的這個稱呼也都獨一無二。沒錯,她是姓武,名字卻不叫則天。後者是她的尊號,退位后叫「則天大聖皇帝」,去世后叫「則天大聖皇」。姓氏加尊號,就成了「武則天」。

但是唐朝突然多了一個武則天女人成了皇帝,國號這個問題卻讓整個國家難住了。因為武則天是唐朝皇后改成皇帝,自己又卻姓周。本來改國號為周,別人都不承認,武則天只好無奈放棄。但是別人不能稱他唐則天,畢竟武則天並不姓唐。所以說武則天在那段時間是麻煩製造者,把整個系統都打亂了。

那武則天怎麼當成了皇帝,難道李世民沒有兒子嗎?當然有,李世民有十四個兒子。可是這十四個兒子其中幾個,為了爭奪太子登基皇帝的位置,開啟了皇族爭鬥。爭來爭去廢了幾個太子,於是唐朝上下盯上了李治,因為大家都認為李治可以完全被自己控制。但是李治的老婆偏偏就是武則天,李治順利當上了皇帝,但是朝廷權利已經被武則天架空了。

為什麼李治會順利當上了太子,因為李世民的兒子大多都在謀反威脅,長子李承乾謀反被發現被廢了。四子光明正大向李世民威脅,自作聰明也被李世民廢了。因為李世民明白一個道理,皇帝交給他們,他的其他兒子都不會被善終。而九子李治不一樣,他性情膽小,不敢做殺自己兄弟的事。最後李世民才立李治為太子,李治終於如願當上了皇帝。

武則天一開始並不是李治的女人,而是李世民的,進宮時才14歲。在宮裡被稱為武媚娘,度過了11年光陰,也才25歲。但是唐太宗李世民去世后,就進了感業寺削髮為尼。但是武媚娘並沒有死心,她的野心很大,想做皇帝的二品妃。後來悄悄勾引了新的皇帝,也就是李治。李治被武媚娘迷住,根本放不下手,喜歡上了曾經自己父親的女人。

最後武媚娘靠著自己智慧在後宮很快立足,並且打敗了所有競爭對手,艱苦成功坐上了皇后。才31歲就當上了皇后,這麼多年一直努力一步一步往上爬,可見了不起。要知道武媚娘只是一個普通人,進後宮沒有任何靠山,靠自己一個人走上去的。

李治則很快就發現,這個女人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氣質和魅力,正是自己求之不得的。她沉著冷靜,深謀遠慮,機敏果斷,精力旺盛。不像自己,多愁善感,軟弱任性,優柔寡斷,膽小怕事。相比之下,武昭儀反倒更像爺們。皇帝很為自己的發現而欣喜。這不就是互補嗎?李治總是感覺武媚娘的港灣是溫暖的,也是安全的,很適合李治這樣的小船停泊。所有李治一直對武媚娘非常害怕,簡直是現代版的妻管嚴。

武媚娘一直聽政涉權,導致李治發現自己一直被別人利用,於是主動退位讓給武則天。武則天成功走到人生頂峰,當上了唯一一個女皇。這麼多年一直活躍在大唐政治舞台,打服了所有質疑她的人。」

我們發現這島上中心有一個石像,而且相似少女躺在石床上睡著了一樣。這時空間劇烈地震動起來將四周的一切都彈開,卻每每遇到聖夜的身體就恢復平穩.

石像裂開,少女張開了眼睛,朦朦朧朧就像是剛睡醒一般。這種感覺聖夜能夠理解,在她誕生的瞬間,自己也曾經醒來過一次。意識模糊不清,只是聽到了琴里的呼喊而已。

將腳放在那個王座扶手上的,身著奇妙的禮服的少女一人站在那裡,似乎是還沒睡醒伸了伸懶腰還打了個哈欠。然後少女似乎是注意到了聖夜,單手從巨大的王座中抽出一把由著寬幅刀刃的巨大的劍。

面對襲來的天使我們毫無畏懼,火焰從手背的文章中釋放出來,擋住了這一擊,但在我們的背後的大地瞬間崩裂,由此可知這隨意一劍的威力之大.

但對方似乎很震驚,小嘴在此時長的很大,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們說:"……你也是神族?"

我告訴她"我是人王,是這片大地新的主人!"

少女愣了一下,不解地望向我,對於她來說只要不是人類都可以成為自己的夥伴,她渴望著夥伴也拒絕著人類,可悲的少女。

"少女哦,你可願意將力量借給我?因為我需要你幫助,人類需要你的幫助,我們遇到很大的災難。"

"……我拒絕,你是想讓我失去力量后殺死我吧!"少女害怕似得後退了一步,還是害怕,害怕她成為人類之後依舊沒有人可以接受她的存在.

"不,人王的話相當於世界的話,世界是絕不會說謊的."我的手搭在了少女的頭上,"我不會背叛你的,如果你受到傷害,我就成為你的盾,如果你有敵人的話,我就成為你的劍!這一輩子我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我承諾……"

原本冷漠的少女,在被聖夜凝視了一會後,露出了笑臉,紅著臉,只是伸出了自己的手。面對少女的如此行徑,我也只是笑了笑,我托住她的手。這樣代表我們結盟了,但是其他的事回去再說。現在不宜於她動手,畢竟我們有要事。

"我……"少女有些為難似得低下了頭,眼中迷離著陰鬱的表情,嘴唇跳動著,似乎想要說什麼但卻什麼都沒有說.

"……怎麼了?"面對少女的異常我有些疑惑,為什麼少女會猶豫不決,難道有什麼想說的話沒說?

「我好像迷路了,當年這裡發生一場戰鬥,范志毅你在這裡沉睡修復很多年。很多的的記憶都忘卻了,我的家鄉在哪裡?我想回家。」少女告訴著我。

孫九龍和趙乙同少見地認真思考起來,突然出現一個女的自稱神,確實讓我們一陣驚訝。這件事情非常重要,我們各自在心中下了個標準,不知道這個女人該怎麼處理。

我對她關心著說:「如果你不記得家在哪裡,那這段時間跟我在一起如何?只要你幫完我的忙,我會想辦法把你送回家。」

少女抬頭看著我們三個人,雙眼充滿著好奇,似乎對我們非常好奇。但是孫九龍卻把我和趙乙同拉到一邊,小聲嘀咕。

「我看她像一個古代傳說一個女神,洛水女神,又名宓妃,很多人知道她肯定是因為曹植的《洛神賦》,其實洛水女神的傳說很早就有了,可以追溯到先秦時期,她是伏羲氏的女兒,因為喜歡洛水兩岸的景色,而定居洛水,並教會了當地百姓很多生存技能,受到百姓愛戴,尊其為洛水女神。

那麼洛水女神是什麼樣子的呢?現代任何形容美女的詞語都是蒼白的,因為肯定無法超越《洛神賦》,正所謂,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耀秋菊,華茂春松。彷彿兮若輕雲之閉月,飄搖兮若流風之回雪。體迅飛鳧,飄忽若神,凌波微步,羅襪生塵。

第一次讀到《洛神賦》的時候,我是非常震撼的,如果有一種人間文字,能形容女神的美,那麼唯有漢字可以做到,有人說《洛神賦》是曹植寫給嫂子甄氏的,這個說法我不贊同,不是因為其它,只因人間不可能會有洛神這種氣質的女子。」

趙乙同微微搖頭說:「你又沒有證據,再說這只是一個故事而已,不一定是真實的。我想她在這裡一定有她的原因,但是就是好奇為什麼會失憶。而且那些海里的生物都不敢上這個島,我敢肯定跟這個女的有關。」

孫九龍拉著我你說:「這個女人來路不明,你真的帶她進總部?要知道總部一旦暴露了,我們恐怕很難生存下去。就靠鬼王一個人,那也是徒勞的,螞蟻多也會咬死大象的。」

我也不知道,只好回答他們:「那你們有什麼建議,看她的樣子都失憶了,實在不好意思繼續把她放在孤零零的島上。這實在太殘忍了,我覺得不妥。不過我們可以想想辦法,先安置她,以後得事情以後再說。」 這名少女似乎想起來什麼,對我說出一個故事出來:「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名伐竹老翁,寄居深林,伐竹製成各種工具維生,他的名字叫做「贊歧造麻呂」。有一天,他在竹林中,發現一棵神竹,根部閃閃發光。他半信半疑地湊上前去,發現竹內瑞氣千條,定睛一看,裡面有一三寸小人端坐其內,面貌姣好。老翁說道:「我朝夕以竹維生,而你竟姑隱其中,分明是註定要給我當孩子的。」說完便把小女孩捧在掌心帶回家,交給妻子撫養。再也沒有比這孩子更天真可愛的了,因為她實在太小,便暫時放在竹籠里。

伐竹老翁自從發現了這名小女孩之後,屢屢在砍竹時,發現竹節內藏有黃金。如此不久以後,他的生活便漸漸寬裕了,而這名小女孩也漸漸出落得亭亭玉立。才三個月的光景,已是少女模樣。老婆婆給她梳上美麗的髮髻,穿上整潔的衣裳,百般呵護,不讓她出大門一步。這名女子有沉魚落雁之姿,世間無人能比,由於她的亮麗,屋內陰暗的角落也變得光可鑒人。老翁愁悶時只要見著這孩子一眼,煩惱便煙消雲散。怒不可遏時見了她頓時也怒氣全消。

老翁繼續伐竹,也經常發現黃金,不久成了一名家財萬貫的有錢人,孩子也長大成人,命名為「三室戶(地名)齋部(姓)秋田(名)」,又名「清竹光華公主」紀念她的出身。為了慶祝她的弱冠之禮,大宴賓客三天三夜,笙歌妙舞不絕於耳,四方男子也都齊聚一堂。

世間男子不論貴賤貧富均想一親芳澤,只要聽說其它人也有此念頭的莫不捶胸頓足。甚或有人乾脆就近窺視,然而不管攀牆倚門均未能一睹廬山真面目。有人夜不成眠,便在牆邊挖一小洞偷看,這些人被後人稱為「夜窺香」。

他們在人跡罕見之處徘徊不去,可惜徒勞無功。至少和其家人打打招呼也好,對方也是相應不理。許多人就這樣守在光華公主附近不肯離去,直到天明。有些不是真心求愛的公子哥兒,終於忍不住說道:「像這樣無意義的等待真是無聊。」說完后便沒有再來過了。

其中當然也有堅持到底,真心真意的男士五人,從不間斷地日夜守候。他們分別是石作皇子、車持皇子、右大臣阿倍、大納言大伴御行及中納言石上麻呂。這些人只要聽到哪裡姑娘稍有姿色便想締造連理,聽到光華公主如此風華絕代,更是茶不思、飯不想,終日在附近流連忘返,可是仍然沒有任何進展。寄了情書石沉大海,寫了情詩,也是有去無回。明知希望渺茫,卻依舊風雨無阻日夜等候,無論是冱寒的風雪天亦或艷陽高幟的炎炎夏日,從未缺席過。

有時候他們把老翁請出來央求他說:「小女嫁給我吧!」對他雙手膜拜,一個個摩拳擦掌振振有詞。老翁說:「這不是我親生的孩子,我不能勉強她做任何事。」說完又過了數月,這些人回到家中,終日相思,求神拜佛,發願祈福,依然死心,想「就算再不願意,女大當嫁也是天經地義之事。」於是準備捲土重來,強烈表達自己愛慕之情。

老翁看到這般光景便對光華公主說:「我寶貝的孩子呀,你雖不是凡俗之輩,好歹我也把你撫育成人,我的心情你應該了解,我的話你也好好聽一次吧!」光華公主說:「父親的話女兒何時違抗過呢?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來歷,但我一直都把父親當作親生父親一樣看待。」老翁說:「這樣我就放心了。」又說:「我今年都七十有餘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駕鶴西歸,世間本來是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傳宗接代光宗耀祖,你怎麼一點也不著急呢?」

光華公主回答說:「為什麼一定要結婚呢?」

老翁接著說:「儘管你不是凡俗之人,畢竟也是女兒之身,爸爸在的時候可以照顧你,可是萬一哪天爸爸不在了呢?那些男孩們不分晝夜痴心等待,你也該好好想想,就挑一個結婚吧!」

光華公主說:「我自認沒有傾城之姿,又不了解他們到底怎麼想,我擔心委身之後他們萬一又對其他人動情,那我就後悔莫及了。不管他們身分多麼尊貴,不了解是否真心真意之前我是不會考慮的。」

老翁說:「我也是這麼想。你說要選一個真心對你的人,可是我看他們似乎都對你用情很深呢!」

光華公主說:「誰用情深光看表面是看不出來的,他們五個人這樣看起來好象也難分軒輊。這樣吧!要他們五個人各自取一樣我想要的東西來,用這個來試試他們好了。麻煩爸爸去告訴他們吧!」

老翁說:「這是個好主意。」便答應下來。

黃昏時他們五個人又來了,有的吹笛奏樂,有的引吭高歌,有的獻唱一曲,有的輕唱低吟,有的擊扇打拍。老翁走出來對他們說:「你們經年累月不辭辛勞光臨寒舍,實感惶恐。」開場白說完后切入正題說:「小女曾對我說『爹年紀大了,不知何時撒手人寰,希望在各位之中選擇一人託付終身。』這也是天經地義的事,她又說『為了分辨優劣,試探各位的誠意,想出了一個方法來裁定。』不知在座各位有沒有異議。」五人均異口同聲說:「可以。」於是老翁進去告訴光華公主此計可行之事。

不久光華公主開出條件說:「石作皇子,請你找一件御石佛缽來。」

「車持皇子,東海有一座蓬萊山,上有一棵神樹,白銀為根,黃金為莖,白玉為果,請你折一枝來。」

「阿倍右大臣請你至唐土取燒不破的火鼠裘衣來。大伴大納言請你取九龍淵內蛟龍頭上的五色彩珠。石上中納言,請你取燕子的子安貝來。」

老翁說:「這些都是大難題,國內找不到的,太難了吧!」

光華公主說:「沒什麼難的。」老翁只好說:「反正我出去告訴他們就是了。」

皇子們聽了老翁的傳達之後說:「公主倒是乾脆,開出這樣的條件。請告訴她先不要走遠了,我們考慮一下。」說完大伙兒便悻悻然地回去了。」

難道這個故事和她的身世有關?她就是那個光華公主?如果她是神族,又是公主,那身份一定是非常高貴。但是怎麼想也想不通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但是四周的海怪似乎平靜了下來,並沒有弄出什麼動靜出來。

我們三個人互相對視,都不明白這個少女為什麼告訴我們這個故事,不確定她所說的光華公主是不是她。如果是的話,那真的是大事,畢竟這麼高貴的身份。但是讓我們覺得好奇,她在這裡又是做什麼呢?

孫九龍對我說:「先不要管這個女人了,想辦法找到傳送門,把獸人戰士叫出來吧!」

這名少女突然對我們說:「等等,你們是不是說獸人戰士,我怎麼感覺很熟悉。只記得這個故事,其他卻想不起來了。頭好痛,不行了。」

我扶著她,勸慰說道:「頭疼那就不要想了,好好注意。這段時間你就先跟著我吧,我去哪裡就去哪裡。」

少女不斷點點頭,但是看得出來趙乙同和孫九龍擔心的樣子,因為他們兩個擔心這名少女是姦細。畢竟現在是緊急時期,一出錯就會萬劫不復。但是我內心告訴我,這女人並沒有說謊,我也相信她。

孫九龍對我講一個故事:「一個農夫在寒冷的冬天裡看見一條蛇凍僵了,覺得它很可憐,就把它拾起來,小心翼翼地揣進懷裡,用暖熱的身體溫暖著它。那條蛇受到了暖氣,漸漸復甦了,又恢復了生機。等到它徹底蘇醒過來,便立即恢復了本性,用尖利的毒牙狠狠地咬了恩人一口,使他受到了致命的創傷。農夫臨死的時候痛悔地說:「我可憐惡人,不辨好壞,結果害了自己,遭到這樣的報應。 重生學霸逆襲錄 如果有來世,我絕不憐惜像毒蛇一樣的惡人。」」

我當然知道他的意思,擔心我錯信這個女人,怕最後會被蛇咬。這個人真實身份,誰都確認不了,難免很難讓他們兩個願意接受。沒辦法,一步一步來了,不然放任不管的話,總覺得太殘忍。不管怎麼樣,先帶走再說好了。

於是我們分成兩組,去兩個方向在島上尋找線索。當然是我帶著這失憶的少女,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她能想起所有的事情,能告訴我她的身份。現在她失憶,我相信不是裝的,如果我要是不管她,她在這裡怎麼生存下去。 沒多久,大海就像開水燒開一樣沸騰,我們四個人警惕看著大海的動靜。突然變成這樣,一定有什麼原因,不管怎麼樣,還是小心最好。於是我帶著這個少女飛到空中,趙乙同和孫九龍自然也發現到大海不正常,飛到空中跟我聚在一起。

低頭髮現這島的地下突然震動了起來,島上的鳥兒受驚過度四處飛了起來,看來這震動已經影響到動物們。我們完全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後來發現這個島在海水裡動了起來。我們驚訝對視,完全不明白這是為什麼。這島怎麼就突然自己動了起來呢?於是我看著這個島遊行的方向,正是朝著大陸遊過去。

孫九龍滿臉不敢相信看著這個島說:「這島難道成精了?會自己遊行?他在去大陸的方向,這是為什麼?」

趙乙同搖搖頭告訴我們:「從來沒發現過這種情況,也從未聽聞過。看來我們來對地方了,相信等它停下來,我們或許會得到答案。要不我們就到島上,等它停下來再說吧。」

我點點頭,只能這樣做呢。目前來說,在島上應該不會遇到什麼危險。於是我們四個人回到島中心,我們明確感到這地下的島嶼確實在動。實在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島難道真的成精了,真的可以自己遊行?

於是我看向這名少女,我質問她:「你叫什麼名字,你一直待在這裡應該很清楚這裡是什麼島,發生了什麼事。你知道哪裡有傳送陣嗎?你跟獸人戰士又是什麼關係?如實回答我,我們時間非常緊迫。」

誰知這少女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對我說:「我什麼都不知道,我都說了我失憶了。你再怎麼逼我都沒用,要殺你就殺了我吧,反正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