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能的。”即便話題到了這個節點上,遠峯還是沒有把D品已經有了關鍵性突破告訴妻子。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張曉芸這就要嘆息了。

“以後的日子,就真的不好過了。兒子上學的費用……”

“不要緊張。麪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遠峯套用了影視作品中的一句臺詞。

這時,一陣風竄了進來,沒有收攏沒有繫上腰帶的窗簾邊沿擺動起來。

張曉芸問:“新公司,是不是還要做D品?”

“是的。肯定要開發這一個。”

“D品開發,搞的時間,不短了。能不能成功?”

遠峯一笑,說:“我相信能,我更相信秦光榮他們的能力。”

“你相信是一回事。他們有沒有這個能力,是另外一回事吧。”

“……”遠峯不知道怎麼說好了。

張曉芸說:“我很擔心哎。”

“理解。”遠峯只能這樣說,他目前只能把話說到這。

其實,遠峯蠻可以告訴張曉芸,只要D品能夠撬動市場。就可以把遠程公司的優秀工人吸引過來。這就等於變相救活了遠程公司。

終是沒有說。這是遠景,這是畫餅。

張曉芸對畫餅,是有反感的。

對於身邊的這個女人,這時候的心態,遠峯能夠理解。

是人,都要體面的生活。

被打壓下的生活,不是張曉芸想要的。

兩個人結婚這些年了。遠峯知道張曉芸是一個很實際的女人。

這,沒有錯。

張曉芸問:“聽說,你組建的,只是幾個人的小公司。我知道你的野心,是想翻身的。”

遠峯笑笑,沒有接話頭。

張曉芸說:“遠峯。你應該改一改脾氣了。不要太倔。有時候,是要順大流的。早先,你要是聽我的話,在程頌面前多順從一些,就不會弄到今天這個地步。”

“我很順從啊。一直很順從的。不說遠的吧,就說在這個家裏,我一直很順從你,是吧。”

“纔不是呢。要是順從我,你就會聽我的話。”

張曉芸嘆氣了,說:“程頌現在可是好了。臨老了,進了市府,退休後,就可以拿公務員的工資了。你,可能沒這個福了。”

遠峯無語。

張曉芸又說:“我很擔心,你的這個公司,能不能做起來。公司太小了。你想造福遠程公司所有員工的想法,可能只是一個夢想了。”

遠峯很想告訴張曉芸,小魚吃大魚,不是沒有可能。世事,在人爲。

但,話到了路邊,遠峯還是忍住了,沒有說。

張曉芸有時候,管不住自己的嘴。

還是等一切可以告白天下時,再告訴張曉芸吧。 盤點工作在遠程公司鋪開。

在辦公會議上,鄭曉海拿出一張名單。

他敲了桌面後,說:“我反覆考慮後,認爲由這三位同志組成盤點領導組。”

盤點領導組的組長由總經理花可南擔任。副組長是柳姍和顧大志。顧大志還兼任督查指導組的組長。

這三個人組成的一個特別小組,確實是鄭曉海反覆考慮了的。

這次的盤點,與之前程頌做過的兩次,有很大的不同。甚至可以說,是對着幹的。

如果,以他鄭曉海當組長來做這件事,會多出一些話柄。

而由花可南來當組長,合乎情理。花可南是總經理,理所當然應該兼任這樣一個特別小組的組長。

花可南領導下開展的工作,即便以後程頌知道了,要說,只能說花可南沒腦子。別人挖的坑,你就傻乎乎往裏面跳啊。

對於這個特別小組,花可南還不能推辭。這麼重要的工作,你總經理不出來,哪還有誰出來。總不能讓董事長鄭曉海來當這個組長吧。

至於選擇柳姍當這個特別小組的副組長,鄭曉海也有考量。

柳姍曾經是程頌線上的人,這在遠程公司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下面分廠,可能有人消極對待這一次的盤點,那就跟鄭曉海和柳姍說吧。

某種程度上,柳姍比花可南還要讓下面的人在乎。

柳姍可是財務總監兼財務部長。各個單位要用錢的,大家是要報銷票據的。跟這樣一個女人對着幹的後果,自己掂量吧。

至於起用顧大志,鄭曉海也有特別用意。

顧大志,早先是工人,後自學成爲統計員。他做出的報表,上面的統計數據,被工人們說成雞屎連稻草。

就他這水平,後來居然成爲後勤部基建科的科長。

現在,他被鄭曉海任命爲新成立的資產管理部部長。

三個人接受任命後,開了一個小組會議,做了分工。花可南負全職。柳姍負責盤點數據的準確性。顧大志做具體的工作。

盤點領導小組裏三個負責人,要數顧大志最忙。

他的數學功底雖然不怎麼樣,但腦子卻很靈活。尤其是,他善於處理一些疑難問題。

這不,盤點開始,抱怨最多的是庫房。

遠程公司的庫房,分爲一級庫,二級庫。

一級庫歸採購供應部管。這個部,韓欣喜是部長。

二級庫在各個分廠,歸屬於各分廠管理。

一級庫有三個大的倉庫,面積最小的也有五百多平米。大的有近千平米。用工人們的話說,裏面的配件有多少,只要走一趟,就讓人看着麻牙。

每個庫裏的貨架有上百組。每組貨架都在五層以上。

有些貨,不上架,只是碼堆。

比如,各種螺絲,規格型號不一樣。還有,就是各種型號規格的鋼材。

每當要盤點時,庫房工就要罵人了。

“他良(諧音)的,又是誰吃飽了飯,出了餿主意。這要累死人的。”

難怪庫房工要抱怨。

僅舉一例。

整箱整件沒有拆封的配件數量好清點。上面全有數字。

折了封,發出去一些,也要盤點,這就真他良了。

按說,這個也應該好盤點,把箱子上來時就標有的數量,減去發出去的貨,就是剩下的。發貨時有提貨單據。

不行啊。

因爲賬面上,經常出現錯誤。

錯誤是難免的。有些人做事,就比較馬虎。有人來領料,給了提貨單,當時沒有貨,要等。有時,一等,就是兩個星期。到來貨後,又開了一張領料單。

工人們也有理啊。重複開單,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反正,不帶到廠外去。鍋裏的肉,真怎麼爛,也是爛在鍋裏。

凡是一個大的企業,家大,業大,各種錯誤觀念主導下,就有了不少庫存品上的糊塗賬。

遠程公司就更是了。

這不,被工人們形容成做賬做成雞屎連稻草的顧大志,卻連連升官,現在卻成了盤點清查實物督查指導組的負責人。

這也可見遠程公司整體管理水平了。

顧大志來到一級庫,被庫房工圍起來。他的耳朵裏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抱怨聲。

等到大家的抱怨開始重複,顧大志把手舉起來。

大家也就不再抱怨。

顧大志說:“動動腦子,好不好。”

有庫房工說:“這不是動腦子的事,是要體力,要耐心,要時間。”

顧大志說:“弄半箱子螺絲過來。”

有人還就從旁邊的貨架上,擡下半箱子螺絲。

“找一個小紙盒子。”

這種小紙盒子,庫房裏不缺。

“拿一副手套給我。”

有人把手上的手套褪下來,給了顧大志。

圍着的庫房工們,像看演戲一樣看着顧大志。

顧大志親自動手,捧了幾捧螺絲,放進紙盒裏,並說:“放小磅秤上稱一下,先稱上一公斤。”

庫裏有小磅秤。用於稱一些化工原料。

有庫工開始稱重,添加。整整一公斤。

顧大志指揮,“數一數,多少顆。然後,減去紙盒的重量。再照這個方法,把半箱子的螺絲稱重,總數就出來了。”

“顧指導,你厲害。”有庫房工爲顧大志的這個點子點贊。

卻有另外的庫房工潑了冷水,說:“什麼呀。這個方法,我也知道的。只是,韓部長不允許這樣做。之前,程頌當董事長時,特別強調,不允許偷懶,要一顆一顆的數出來。要準確數。”

顧大志說:“這樣做,也準確。”

“可,現在的領導沒有這樣說。”

顧大志問:“你長腦子幹嗎用的?”

這個庫工的手拍了自己的腦門,說:“我真的不開竅。要是有你這水平,早也當上部長了。”

顧大志說:“我要鄭重提醒的是,寧可少數,不可多數。說白了,就是寧可缺斤少兩,不可以多出一兩。”

這是什麼邏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