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倍激增的速度迅速拉近了三女在修為上的差距,僅僅半個小時,三人就全都達到了二重天境界的中期。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這時候。飆升的速度開始減慢,三女畢竟修鍊不久,且合擊陣勢已經嫻熟,她們也從特殊的功境中蘇醒,斷掉了彼此之間的那種聯繫。

于飛適時收回百花爭春圖,感覺到三女對應的百花屬相之間,出現了一個三角形。彼此之間有氣脈流動的痕迹。

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是于飛得到百花爭春圖后第一次發生這樣的變異。

于飛仔細研究摸索,將意識透射到百花爭春圖內部,進一步探索這件重寶的隱秘。

百花爭春圖確實有重重封印,如今解開的封印與激活的能力估計還不足十分之一。

于飛領悟到了一些深層次的東西,但依舊是一鱗半爪。難窺全貌,卻也大有收益。

正如于飛此前的猜測,百花爭春圖的第一重封印已經被解開了一些,確切來說是解開了七個同級別的小封印,這與陸婉儀、秦小藝、羅芸等七女有關。她們修鍊了百花聖心訣,各有不同的百花屬相。也激活了相應的封印。

此外,于飛吞噬了不少高手的真氣與真元,儲存在百花爭春圖內,這等於是給百花爭春圖注入了活力與動力,就好像是在適,讓已經綻放的七朵花兒更加的嬌艷美麗。

目前,百花爭春圖的情況是土地肥沃,但盛開的花朵還顯得太少了,才僅僅七朵,距離百花齊放還有很長一段路。

于飛很期待百花齊放的那一天,不知道會是怎樣的盛況。

那時候,這件重寶又會具備多麼驚人的威力呢?

于飛很是嚮往,嘴角泛起了誘人的微笑。

三女修為大增,心情激蕩,一下子撲到于飛身旁,你一句我一言的分享著心中的快樂。

于飛高興的分享著三女的喜悅與笑容,並告訴她們,雲城一下子湧現出了幾十位修士,讓她們要格外當心。

「兩日之後,我可能會與前往葬龍絕地,為了安全考慮,你們今天就出城,繼續在外修鍊。」

李雪梅問道:「小寶跟我們一起去嗎?」

于飛搖頭道:「小寶留下,就你們三人悄悄離開,越低調越好。」

楊瑩拉著于飛的手,叮囑道:「你要千萬小心,我們會一直想念你的。」

陸婉儀比較冷靜,她知道目前三女還幫不上于飛,留下只會成為累贅。

「放手去干,不用擔心我們。稍後我們就出城。」

于飛吩咐三女馬上收拾東西,自己則帶著型尚先一步出門。

「最近可有感應到蛇妖的氣息?」

「有,而且感覺越來越近了,她仍舊在尋找我的蹤跡。」

于飛駕車離去,型尚坐在後排,兩人聊起了蛇妖。

「知道她為什麼要找你嗎?」

「我想可能與葬龍絕地有關係,但我不明白,我和葬龍絕地之間有什麼瓜葛?」

型尚一直在想這個問題,至今都不明白原因。

于飛也不了解,但他知道這時候不能讓型尚與陸婉儀三女在一起,否則一旦被蛇妖發現,三女很可能會死在蛇妖手裡。

路上,于飛撥打了易晴雯的電話,想約她中午一起吃飯。

易晴雯很爽快的答應,地點約在九龍城。

「離中午吃飯還早,我們現在去哪?」

此時還不到九點半,離中午吃飯確實還太早了一些。

于飛想了想,制咬的事情有陳婉霞出面,根本不用他擔心。

本來說好要收拾紅幫,一統雲城黑道,可突然冒出數十位修士,這事也只能暫時先停一停。

秦小藝在上學,周虹雨在上班,剩下秋鐵心估計很忙,許楓、卓華、西門瑞雪那邊有事自會聯繫,一時間似乎沒有什麼地方可去了。

「去看望一下趙雲妃吧。」

于飛想來想去,覺得自己都應該去看望一下這個第一校花。

雖說第一次是自己救了她,可就是因為那場因果,使得她兩次遭到騷擾綁架,這全都是受了于飛的連累。

如今劉致遠是倒霉了,可誰敢保證過一段時間,東方勝不會使用相同的手法?

于飛在雲城的敵人正在逐漸減少,但不表示已經全部消滅了。

趙雲妃、宋曉月兩人和于飛走得太近,難免不會受到牽連。

同學一場,相識一場,于飛對趙雲妃並沒有什麼企圖,自然也不希望她因為自己而受到傷害。

型尚才九歲,對於這些事情還理解不了,自然也沒有什麼意見可講。

趙雲妃之前被劉致遠派人抓走,雖然秋鐵心及時逼迫劉致遠把人交了出來,可趙雲妃心裡還是留下了一些陰影。

前一次趙雲妃被不知名的幕後黑手所抓,是于飛化解了她的心理陰影。

這一次于飛比較忙,一直沒有時間看望她,使得回家之後的趙雲妃顯得很煩躁,情緒很不穩定,家人都擔心她。

上午十點,于飛來到趙雲妃家附近,給她打去了電話。

看著于飛打來的電話,無精打採的趙雲妃頓時像變了個人似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微笑。

「于飛,你在哪,為什麼都不來看我?」

「我就在樓下,你現在有空嗎?」

一聽於飛已經到了樓下,趙雲妃頓時有些驚慌。

「我有空,你等我一下,我換身衣服就下了。」

趙雲妃匆匆掛掉電話,沖入洗手間洗漱打扮。

于飛在樓下等了十五分鐘,趙雲妃才下了。

畫了個淡妝的趙雲妃精神不是很佳,穿著一件咖啡色長裙,肩上挎著一個時尚小包,一雙透明的涼鞋款式新穎,清脆的腳步聲顯得格外響亮。

披肩的長發,精緻的臉龐,玲瓏有致的凹凸身材,即便氣色不佳,卻也展現出誘人的風采。

于飛下車揮手示意,趙雲妃清澈的雙眼頓時變得明亮,臉上綻放出迷人的微笑。

來到于飛身旁,趙雲妃的笑臉紅嘟嘟的,雙臂輕輕舒展,很想要個擁抱,可似乎又有點不好意思。

于飛看出了趙雲妃的心意,微笑著張開雙臂,將她抱在了懷裡。

趙雲妃芳心大喜,緊緊地抱著于飛,恨不得把自己融入到他的身體里。

于飛笑容一僵,但隨即就恢復了正常,自己到底怕什麼呢?

不就是修士與常人的差距嗎?

趙雲妃又不醜,何必非要拒人千里呢?

受玄冰九裂的影響,此刻的于飛有著與以往不同的想法。

于飛本性善良,不想傷害無辜,特別是在感情上。

修士的壽命比普通人長,雙方若是成婚,一個慢慢變老,一個青春俊朗,那是很無奈而悲傷的。

然而現在的社會不同於以往,有些人為了錢,為了權,為了名利,十八歲少女可以嫁給八十歲老頭,二十歲的帥哥可以娶六十歲的太婆為妻,年齡已經不再重要。

既然這樣,于飛又何必在乎自己修士的身份,在乎趙雲妃只是普通人呢?

愛情的魔力是可以穿透時光,穿透阻擋,掃除一切障礙的。

只要真的愛了,管他歲數差距,管他貧富懸殊,那些全都是浮雲。

于飛做人的宗旨很簡單,過得開心,活得瀟洒。

對於感情,于飛覺得修士應當洒脫逍遙,不拘泥於形式,不執著於完美,做到問心無愧就好。

「走吧,我們去附近轉轉。」 發光的小男孩一步步向我走過來,我驚得渾身都麻木了,兩腿一點力氣都提不起來。

想動,但是一點都動不了。

眼看著那東西離我越來越近,我當時已經連呼吸都沒有了,眼睛嚇得也完全閉住了。

但是就在這時,身邊的大黃「汪」一聲沖了出去。

我一驚,醒了過來,張眼一看,發現大黃已經向那東西撲了過去。

我嚇得連叫住大黃都沒有反應過來。就那麼幾秒的時間,大黃已經撲到那東西面前。

隨著大黃一聲低吼,那東西瞬間炸散成一片,光點四處亂飛。

大黃則是「咯吱咯吱」地在原地到處嗅著什麼,同時不停吃著什麼東西。

我一看,好像沒事,跑過去一看,才發現原來是一群螢火蟲。

乖乖,可把我嚇得不輕。

我拍拍大黃的腦袋:「走吧,咱回家。」

沒想到就是一句話,引起了今晚最大的恐怖。

「回家?」隨著我聲音落下,一個微弱的聲音突然從堤壩靠水的一邊傳了過來。

有人?

這是我心頭的第一個反應。連忙帶著大黃再次爬到方才的堤壩上,向水面看去。

經過前面兩次自己嚇自己的情況,我心胸已經放開,完全不再相信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了。

剛才有人說話,我清清楚楚的聽到了,絕對沒錯,堤壩靠水的那邊,肯定有人。

我倒要看看是誰這大半夜的跑到這裡來。

我三步兩步爬到堤壩上,向下看去。

「誰?」我下意識的問道。

沒有迴音,但是我卻清楚地看到了一個人影。

確切說,那是一個小孩的身影。

他下半身浸在水裡,上半身趴在堤壩邊傾斜的水泥板上。

「是誰?」確定是個人之後,我又問了一句。

但是那人依舊沒有說話,只是微微抬頭向我看來。

月光黯淡,我也看不清他的臉,只是感覺有兩道目光直直地向我望來。

我被他那個樣子嚇得不清,一著急,向下走了一步,拿手裡的樹枝敲著水泥板問他:「你是哪個?在這幹什麼?」

那人看看我,說話了。

「我洗澡,晚上太熱了,」說完就轉身向湖當心游去,拉開淺淺的水紋。

我一時放下心來,暗道:看來是個人。

我喘口氣,在堤壩上坐下來。大黃伸著舌頭,也在我旁邊趴下來,似乎完全沒有看到那個人。

我一看大黃的樣子,頓時覺得不對。大黃半夜看到生人肯定不會這麼安靜,為什麼剛才看到那個人沒有反應?

我明白過來,連忙去看水面,哪裡還有剛才那個人的影子,水面一片寂靜。

我不由一下子站起身來,驚出一身冷汗,這次再也不敢停留,喚一聲:「大黃,跑!」

說完,帶著大黃就拚命往回跑。

這次真的感覺背後有一雙眼睛直直地看著我了。

一口氣跑到家裡,我全身瑟瑟發抖,也多虧我體力好,不然這樣一路跑下來,不摔死也累死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點了,家裡沒有人,我以為爸媽早就下地幹活去了,也沒太在意,就揉揉眼睛起身,找東西吃。

但是這時我爸媽突然從大門回來家了,一邊走還一邊說著什麼。

我仔細一聽,才明白,原來是山湖裡昨夜淹死了個人。

當下不由驚得渾身都木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問:「誰淹死了?」

「二鴨子啊,你看好好的孩子,可惜了。」媽媽隨口說道。

我聽完不由一屁股坐到地上。

二鴨子居然死了?這怎麼可能?難道他昨天夜裡跑去游泳了?

我當時就愣在那裡了,這怎麼可能?

「這有什麼不可能?」媽媽看到我的樣子還以為我是為因為失去小夥伴而傷心,繼續解釋道:「好像昨晚自己跑去游泳死的,衣服脫在岸邊呢。早上找到的時候,已經死了,游到水草里了,被水草纏在了裡面。」

水草?

我聽了又是一驚。

因為這使我想起了昨天洗澡回家的時候,妹妹說的話,那時候她也是說二鴨子的臉上有水草,現在二鴨子就是死在水草堆里,這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聯繫?

想到這裡,我已經有些毛骨悚然了,我有些後悔自己沒能在看出了二鴨子的怪異情況的時候,第一時間去告訴他的父母,然後阻止他再次回到水邊去。

可是我也沒有辦法,因為那時我才剛剛能夠感應到一點點的不同尋常的東西而已,並不能確定某些東西就真的存在。但是不管如何,從那時起,我就總是覺得二鴨子的死,或多或少的和我有一些關係。

那天,我懷著很沉重的心情去了二鴨子的家,想要最後再看看二鴨子,但是他的父母卻是一邊大哭著,一邊讓我不要去看,說是小孩子不能看,我的父母發現了這個事情,也是極力的阻止我,但是我卻是一直都沒有聽他們的話,極力的想要繞過他們,進去看看二鴨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