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秦洛昇高興的點了點頭,“那,這種類型的大型店鋪,需要多少錢?”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不貴,50000金幣而已。”房大人笑眯眯的伸出了一隻手,攤開五根手指,“位置絕佳,佔地大約三千平米,上下五層樓,這可是跳樓大甩賣的價格,還是因爲看在【榮譽勳章】的份上,纔會如此便宜。” “幹了!”秦洛昇看着店鋪的立體投影,狠狠一咬牙,決定買下,“老哥,不知道這能不能用聲望來抵消金額,還有【榮譽勳章】的七折還算不算?”

“當然可以。打七折的話,老弟你只需要付出35000金幣就可以了。”

“那就好。”秦洛昇喜出望外,連忙點擊確定,並將所有的聲望值一併填了上去,充當買資。

“叮,你購買了C-12號商鋪,原價50000金幣,打七折,需支付35000金,以聲望值26374點抵消同等數額金幣,當前還需支付8626金,限時三個月內付清,否則,C-12號商鋪將會被回收。”

聽到系統的提示音,秦洛昇樂開了花。

看來,那五百金幣沒白花啊!

一通操作下來,原本五萬金幣的大型商鋪,現在居然只需要付出八千多金就能拿到手了。

果然是朝中有人好辦事。

…………

離開房都局。

秦洛昇帶着八千多金的欠款,朝着自家洛神居走去。

“嗡……”

正當走到西城大街的時候,猛然間,腰間部位一陣劇烈的抖動。

“這是?”

秦洛昇神情一慌,連忙掏出罪惡之源,果然就是那龍蛋。

龍淵,要來了嗎?

因爲龍蛋,秦洛昇的體內也有了真龍之血,覺醒了龍族力量,自然而然的感受到了一股浩瀚的龍威正逐步的靠近,除了那龍淵還能是誰?

“叮,星曜城玩家請注意,星曜城玩家請注意,因爲未知原因,有神祕存在襲擊星曜城,現星曜城啓動一級警戒狀態,戒嚴全城,關閉城門!”

“叮,……”

“叮,……”

連續三道系統提示音在耳邊炸響,所有星曜城的玩家都愣住了。

“唰唰唰……”

在無數玩家的注視下,NPC軍團入城,上城牆,好幾道光芒從城主府沖天而起,懸浮於空中,釋放出恐怖的威壓。

“卑劣的人族,盜取吾族至寶,今日若不將其交出來,吾龍淵,必將血洗一城,吞人族百萬人。”

天地色變,風雨欲來,黑雲壓城。

伴隨着一道極致憤怒的龍吟,一條渾身漆黑,鱗片堅若鋼鐵的黑色真龍,從天的另一端飛來,在雲層中若隱若現,釋放出恐怖的龍威。

“汝乃何龍,膽敢擅入人族領地,犯我人族大城?”

大敵當前,面對威壓整個星曜城的龍淵,城主洛林不但沒有棄城而逃,反而和衆軍將士一般,走上城牆,直面而對不說,更是威嚴滿滿,直接訓斥,簡直吊炸天。

“吾乃龍淵,當代黑龍王,龍族五長老。”

龍淵低頭,看着煞氣沖天的人族士兵,寒光凜冽的攻城神弩機,以及明面上的幾位人族高手,和隱藏在城池裏面的不下於十位傳說級強者氣息,眼裏露出一抹慎重和忌憚。

“龍淵?——星曜城城主洛林,見過龍族黑龍王。不知道,黑龍王來我星曜城有何指教?”

修真奶爸海島主 洛林拱手一禮,不卑不亢的問道。

“洛城主有禮。”

龍淵沉聲道:“吾龍族與人族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兩族一直和平共處無數載,還有上古時期,共同抵禦魔族之同袍情誼在,但爲何,人族貪婪,趁吾沉睡之際,盜走吾龍族至寶?”

“什麼?竟有此事?”洛林神色微變,“不知黑龍王有何證據?吾等一直安分守己,從未有覬覦龍族至寶的念頭,這裏面,是否有誤會?”

“誤會?”龍淵冷笑:“本尊豈能誤會?現在,本尊依舊能夠感覺得到,吾龍族至寶的氣息,就在你這城內。”

“這……”洛林有些驚疑不定。

按照道理來說,龍族與人族本就互不干擾,龍淵除非是瘋了,否則,絕對是不敢如此大搖大擺的對人族出手,更遑論攻擊一座人族主城。

這麼看來。

龍淵應當沒有說謊。

要不是龍族至寶丟失,龍淵也不至於理智大失,膽敢一龍壓一城。

只是。

到底是何人如此膽大包天,竟敢在龍族頭上撒野?

撒野就撒野,但爲何要躲在星曜城,這不是擺明了在噁心他洛家嗎?

“既然黑龍王如此篤定,那本城主也姑且信你一次。”洛林看了一眼釋放出滔天龍威的龍淵,知道事情不可能善了,開口道:“黑龍王且稍安勿躁,你制定一個區域,本城主下令包圍,定要將破壞人龍之誼的敗類揪出來。”

“不用那麼麻煩,且讓本尊親自動手即可。”龍淵身體從雲層中鑽出,數百丈長的巨大身軀,遮天蔽日,讓星曜城半個城池陷入了陰影之中。

“黑龍王請自重,這是我人族的城池,並非龍島,也不是你的龍穴。”洛林一臉冷凜,毫不給面子的直接拒絕,不待龍淵發怒,挺直身軀,高聲吶喊道:“全軍將士聽命,若黑龍王膽敢不宣而入,視爲與我人族爲敵,當——誅!”

“喏!”

…………

黑龍壓城,人族對壘。

如此驚天大事,自然引爆整個星曜城。

在無數星曜城玩家的拍照,發帖,甚至實況直播的情況下,頓時吸引了整個世界的目光。

全球,數十億目光,齊聚星曜城。

“泣魂,是不是你?”

龍淵妥協,給出了大致方向,很快,秦洛昇就被找了出來,找到他的,還是老熟人,洛林之女洛璃。

“不錯,正是我!”

既然被找到,秦洛昇自知不可能矇混過關,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你,你真是,糊塗啊!”

洛璃有些恨鐵不成鋼。

“原來是你這小子,貪婪無恥,害得星曜城差點陷入滅頂之危,讓人族和龍族的關係惡化,現在連一絲悔意都沒有,真是罪大惡極。”

洛璃沒有動作,她旁邊的一個白袍小將倒是跳了出來,大義凜然的指責道,那副神情,簡直像是要吃人一樣。

“李懷峯,退下!”

洛璃大怒的看着白袍小將,怒叱道:“你只是偏將,我纔是主將,身爲主將的我沒有發話,你越權插什麼嘴?”

“洛將軍,下官逾越,甘受處罰。”李懷峯不服道:“但現在星曜城危在旦夕,洛將軍不能因爲兒女私情置無數將士和百姓的生死於不顧啊。此人狼子野心,爲了一己之私盜竊龍族至寶,犯下滔天大罪,吾等豈能姑息養奸,還是將他交出去,熄龍族之怒火,方爲上策。”

“你讓我將同胞送給龍族?”洛璃大怒,抽出腰間長劍,架在李懷峯脖子上,“信不信我砍了你。” “即便洛將軍砍了我,我也要說。”李懷峯看都沒看脖子上森林的長劍,神情淡然的道:“若能捨一人而保萬民,他應該感到慶幸,死得其所。更何況,這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人。”

“好了,洛璃,不要吵了。”秦洛昇開口,阻止了罵戰繼續,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大義凜然的李懷峯,沒有說話,轉頭,看向了微皺黛眉的洛璃,笑道:“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去。”

“哼,還算有點擔當。”李懷峯冷哼一聲,神色依舊冰冷,不爲所動。

“放心,我是我洛璃的恩人,我……即便爹爹不同意,我洛璃也一定保你性命。”洛璃輕咬紅脣,眼露柔情,“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好,我信你。”秦洛昇眼中一暖,溫和的看着洛璃,點了點頭。

…………

登上城頭。

“泣魂勇士,沒想到,居然是你。”

洛林神色有些複雜。

同樣。

正懸浮於空中的數位強者中,與秦洛昇有舊的夜孤鴻和古清風,也是這個表情。

“抱歉,給城主大人添麻煩了。”

秦洛昇有些不好意思的拱手致歉。

不可否認。

這一次是他的問題。

雖說取走龍蛋並非他主觀的問題,可畢竟是他做的,而且給星曜城帶來了如今這樣的災難,自然難贖其咎。

“你爲何……”

洛林有些恨鐵不成鋼。

事實上,不單單是皇帝,他也很是看好眼前這位年輕人的。

小小年紀,已然展現出潛龍之姿,假以時日,必然能一飛沖天,龍翔九洲。

巨大的潛力,再加上前不久又救了自己的獨女,賞識加恩情,讓他已經準備好好的拿出一些洛家的資源,培養培養,結個善緣兼報恩。

未曾想。

就這麼幾天的時間沒見,居然捅出這麼大一個簍子,饒是他作爲帝國九大主城之一的城主,位列公爵之位,又有傳承千年的洛家在,也兜不了底。

龍族。

那可是龍族啊。

曾經叱吒風雲,作爲大陸唯一霸主的龍族,威壓萬靈,高高在上,蔑視衆生,即便是神靈都得畏懼三分。

哪怕現在大陸的主宰是人族,綜合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昔日霸主的龍族,可龍族的實力依舊強悍,莫說是他洛林,即便是皇帝陛下,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與龍族決裂。

更何況。

這一次並非龍族作妖,而是他們人族犯錯。

師出無名,沒人會支持,要是一意孤行的話,非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讓事態進一步惡化。

“卑劣的蟊賊,本尊看你今天往哪跑。”

秦洛昇登上城牆,龍淵自然是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只是被無數道氣息鎖定,不敢貿然動作。

可是。

等了那麼久,就看到一羣螻蟻在那寒暄,絲毫沒有將惡徒交出來的想法,龍淵頓時怒了。

本就懷疑是人族沆瀣一氣,謀奪龍族至寶,是有預謀的行爲,否則,區區一隻螻蟻,怎會完整無好的出現在絕崖嶺底?並且,在他龍淵的眼皮子底下,不受驚天龍威的震懾,取走龍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