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千雪沉聲道「秦臻這一次你親自負責這件事!一定要抓出這幕後黑手!如果這股勢力不能為我所用,那也就毀了他!」她不允許有人突然冒出破壞她的計劃。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這次他們沒有成功,肯定還有下次。你一定要抓緊時間處理這件事,其他的事先放一放!」慕容千雪撇了秦臻一眼,她知道從那天舒天歌「拜訪「無常府之後秦臻就開始調查舒天歌的往事,想要查出個蛛絲馬跡。

秦臻自然知道慕容千雪說道是自己,他掌控的白無常,可是慕容千雪手中還有黑無常,自己的一舉一動被她看在眼中,對於秦臻來說沒有什麼稀奇。自古帝王都喜歡萬事皆在掌控之中,也喜歡玩權力制衡這一套,自己就是來制衡舒天歌的。

舒天歌想了想然後對慕容千雪說道「皇上,這次會不會是有人想要渾水摸魚通過這件事把我們的注意力從白玄身上轉移到其他地方?」,秦臻雖然在暗中調查舒天歌的往事,但這一刻也贊同舒天歌想法,說道「也有可能,如果真是這樣他們把我們的力量轉移到其他的地方,說明他們有大動作。應該是針對白玄的!那樣不管怎麼樣對於我們千雪來說都是一次契機!」

慕容千雪覺得這件事太過於撲朔迷離,太突然讓他們都沒有防備,如果反應過激又怕到時候落入他人圈套,那樣就得不償失了。「那便如此,這件事先不忙著調查,不過要他們多加註意便可。」慕容千雪說道。

秦臻點點頭,舒天歌也沒有意見,這件事現在只能這樣,以不變應萬變!

就算是在戰場上的計謀第一的舒天歌到了這一刻也顯得,力不從心了。

慕容千雪緩緩說道「英雄,梟雄已經開始動作了!天下和江湖開始動起來了。」《都市大地主》第二百五十二章穿梭門 噗通!

“飛,飛廉你這個混蛋,竟然,竟然真的敢背叛我……”原本就已經和聶辰交手而遭受重創的風不浪,在遭到了飛廉的突然襲擊以後,也終於再也支撐不下去了,直接倒在了地上,雙目怒視着站在自己身前的飛廉說道,原本風不浪以爲憑藉自己在至陰至陽之地修煉這麼多年所凝聚出來的至陰至陽之力怎麼說也可以支撐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但他始終還是低估了修羅之火的威力,也就在他和聶辰交手的這段時間裏,飛廉身上的至陰至陽之力便盡數被修羅之火焚燒殆盡了,而當飛廉好不容易纔從至陰至陽之力的控制中脫離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要對聶辰下手的風不浪,所以當即便對其動手,併成功將其擊殺了。

“背叛?白癡,貌似我從來都沒有說過我歸順於你吧,之前我之所以會幫你戰鬥,那也是因爲你這個老混蛋在我的靈魂當中設下限制,我纔不得不聽命於你的,現在我好不容易擺脫了那該死的東西,當然要好好跟你算一下這筆賬了,這個答案你應該滿意了吧。”對於風不浪的怨恨,飛廉則是十分不屑的冷笑了一下說道,作爲即是在強者如雲的上古時期也是身爲一方霸主的飛廉,自然也有屬於他的驕傲,可風不浪這個傢伙,不但毀掉了他的陵墓,還給它的靈魂設下禁制,使得其不得不聽從他的調遣,現在好不容易纔解開了這個禁制,飛廉當然要找他報仇了,不過也就在飛廉以爲風不浪必死無疑的時候,原本應該已經戰力全失的風不浪卻突然爆發出了一股極其恐怖的力量……

“怎,怎麼可能,接連承受了這麼多的傷害,你怎麼可能還擁有這麼恐怖的力量?”感受到來自於風不浪身上的陣陣魂力波動,飛廉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表情的說道,接連承受聶辰和他飛廉的兩次致命攻擊,就算有着中位巔峯魂帝級別修爲的風不浪不死,也應該重傷了,可是看看現在的風不浪,非但沒有任何身受重傷的表現,看起來反而還愈發強大了起來。

“咳咳,不對,我想他應該使用了某種祕法,激發了自身的潛在力量,所以纔可以暫時將我們剛纔的攻擊都壓制下去的。”聽着飛廉那不可置信的話語,聶辰卻是十分虛弱的搖了搖頭說道,要知道他剛纔所施展出來的劍泯蒼生至少也斬去了他風不浪近五十年的壽命,再加上飛廉的突然攻擊,別說是風不浪這個中位巔峯魂帝了,就算是一些上位初期的魂帝級別強者,在接連承受這兩種強大攻擊的情況下,即便是不死,也要身受重傷的。

“沒錯,算你小子有見識,風罡刺穴法,本來這一招我是想要留到對付三邪帝時在用的,沒想到被你們兩個給逼的用了出來,不過你們兩個也就到此爲之了。”對於聶辰的判斷,風不浪也沒有否認,而是十分得意的點了點頭說道,風罡刺穴法,是當初風不浪再從飛廉陵墓中出來以後,無意中獲得的,是一部可以利用風屬性罡氣來自己自身穴位從而激發潛能的祕術,只是因爲這種祕術對人體本身會造成不小的傷害,所以,風不浪本來是想要在對付三邪帝的時候,再去使用這部祕法的,沒想到今天竟然會被聶辰和飛廉聯手逼的不得不施展出來。

“是嗎?我怎麼就這麼不相信呢,別忘了,你現在所學的東西,可都是當初我所留下的,風傀……”聽着風不浪那近乎於狂妄的話語,飛廉也是惱火了起來,冷笑了一下說道,說着隨即也爆發出了它所特有的罡風之力,在身前凝聚出了數只和他一模一樣的飛廉法相出來,將風不浪牢牢的困在了其中,而面對飛廉的攻勢,風不浪卻露出了一副十分不屑的表情說道:“沒錯,我功法的出處確實是來自於你,但是你也別忘了,現在的你只不過是一縷殘魂罷了,就連肉身,都是由我給你做成的,這樣的話,你拿什麼跟我鬥,撕天罡風。”說着,足以將空間撕裂的恐怖罡風,再次從風不浪的身上爆發了出來,瞬間便將飛廉凝聚出來的傀儡紛紛吹散了,就連飛廉本身也遭到了極大的創傷。

“哼,就這麼兩下子還想跟我鬥,真是自不量力,不過我宅心仁厚,只要你願意歸順於我,我就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怎麼樣?”看着渾身是傷的飛廉,風不浪頗爲得意的笑了一下說道,沒錯,當初他風不浪的所學都是從飛廉陵墓中得來的,但是現在的他,實力卻比飛廉還要強上不少,所以以飛廉現在的狀態根本就不是它的對手,但是在聽了風不浪的話以後,飛廉確實傲然一笑道:“吾乃上古神獸風神飛廉一脈,即便是死,也絕對不會在臣服於你了,想殺我的話,就動手吧。”

“哼,執迷不悟,既然如此,那今天就先送你上路吧。”見飛廉還是不肯臣服於自己,風不浪也是沒有耐心了,冷哼一聲說道,說着手一揮便向着重傷的飛廉發出了一道罡風,只是眼看着飛廉就要死在自己所創的罡風上的時候,一聲足矣破人心神的音波突然從聶辰的方向傳了過來,竟然硬生生的將風不浪所施展出來的罡風震成了虛無,隨即又傳來了一聲猖狂的笑聲:“哈哈……我吼終於有重見天日了,外面空氣真是太……嗯?這是什麼地方啊。”

“這,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竟然可以爆發出如此恐怖的音波攻擊。”看着突然出現在聶辰身邊的那兩人一兔,風不浪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就在剛纔,僅僅是一聲咆哮,竟然就將風不浪差點震出了內傷,雖說剛纔的風不浪是在沒有任何防範的情況下才差點被震傷的,但是要知道經過風罡刺穴的他,實力不僅完全恢復了,甚至還有所進步,可儘管如此,他仍然無法抵擋住剛纔的那一聲咆哮,由此也可以看出那個聲音的主人有多麼恐怖了。

“好了,別鬧了,別忘了我們這一次的任務是什麼。”也就在那隻“兔子”還在那裏猖狂大笑着的時候,抱着他的那名美顏女子突然在他的頭上敲了一下淡淡的說道,說着便將目光投向了正在恢復力量當中的聶辰,彷彿是感應到了那名美顏女子的目光一般,聶辰開口說道:“那就麻煩蓮心姐幫我困住那個傢伙一段時間,我需要恢復一下。”

“嗯?用得着這麼麻煩嗎?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中位巔峯魂帝罷了,乾脆讓我一個音波破把他震死吧。”對於聶辰的要求,“兔子”卻是有些疑惑的說道,在它看來,風不浪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中位巔峯魂帝罷了,自己隨便發出兩道音波攻擊就可以將其斬殺掉了,又何必這麼麻煩呢,但對於兔子的提議,聶辰卻是搖了搖頭,雙目閃爍着陣陣寒芒,微笑着說道:“那可不行啊,那可是我的仇人啊,如果不能親自在了他的話,我可是會很不高興的。”

“額,好,好吧,那我們就先幫你把那個傢伙給困住了。”看着聶辰眼中所閃爍着的陣陣寒芒,“兔子”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說道,說着便張開了嘴巴,隨即一道無形無影的音波從他的口中傳了出來,瞬間便將之前把聶辰和飛廉兩人都給打趴下的風不浪困住了,到了這個時候,出現在聶辰身邊的這些人也就不用再介紹了,自然就是在聶辰失去記憶以前從萬劍門第三層地牢當中救出的素蓮心他們,雖然後來聶辰在失憶以後,他們也都陷入了沉睡狀態,但經過了無盡血海空間的調養,也都恢復到了巔峯時期的戰力,而風不浪這個只有中位巔峯魂帝的傢伙,在他們眼裏自然也是不夠看的了。《都市大地主》第二百五十三章異世菜園子 蕭輕塵在墨雨閣也是呆了兩天,呆的也不乏味,釣釣魚,和流觴墨舞下下圍棋。不過在蕭輕塵回來的第二天有兩個紈絝子弟來找過他,一個是涼州道刺史的兒子沈鎧,一個是長吏的兒子慕雲之。

蕭輕塵加上那兩位就是北涼赫赫有名的三公子。雖然北涼與白玄看不對眼,但是有時候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所以這裡也就和其他州一樣有刺史、有長吏。

不過他們兩位看見流觴墨舞在墨雨閣也就是和蕭輕塵寒暄幾句,如果說他們三公子是這北涼紈絝中的老大,那流觴墨舞就是大姐大!完美壓制的那種。最後沈凱和慕雲之最後也就只能怯怯離開了。

他們離開墨雨閣之後,流觴墨舞問了蕭輕塵一句話「他們誰更可靠?」,蕭輕塵一笑道「慕雲之!」,雖然沈凱他從小就是在北涼長大的,慕雲之是後面被白玄派來的,但蕭輕塵從品性上看只有那個囂張跋扈謹次於自己從慕雲之更可靠。

沈凱很精明這一點也沒錯,但是很多人都是聰明反被聰明誤。而慕雲之很多時候就是個武夫的樣子,但大智如愚,說的就是慕雲之這種人。而蕭輕塵也知道白玄為了打壓北涼已經開始把手伸向北涼官員了。而身為統管涼州兵馬的長吏慕雲之父親第一個就是被爭取的對象。

這幾天蕭輕塵在墨雨閣外的末月湖釣魚,一釣就是一整天,而流觴墨舞則是叫守閣奴將秘籍送過來,然後就在湖亭中領悟秘籍。

今天天氣也轉的有些陽光了,絲絲縷縷的陽光照進墨雨閣之內,倒也是讓人的心情舒暢些。蕭輕塵在流觴墨舞一旁釣著自己的魚,然後聽見有細微的腳步聲,腳步聲之人腳步身極重,顯然就是個不懂武功之人。

蕭輕塵緩緩的放下魚竿,然後再梅雨丫頭的服侍下正正衣服。流觴墨舞也是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周易參同契》,走了出去。在墨雨閣外地末月湖入口,一個略有點駝背的落魄青衣書生正緩步走來。那青衣書生手中還拿著一本書《論語》。

蕭輕塵和流觴墨舞兩人迎了上去在,走到青衣書生的身前時,蕭輕塵行禮拱手彎腰道「先生。」,流觴墨舞手疊於腰間也是叫道「先生。」

那名青衣書生輕「嗯」了聲,絲毫不在意他倆是北涼世子和北涼小姐,青衣書生問道「這大學之道如何?」,蕭輕塵腰微彎道「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何為明明德?何為止於至善」

「大學教人的道理,在於彰顯人人本有,自身所具的光明德性(明明德),再推己及人,使人人都能去除污染而自新(親民,新民也),而且精益求精,做到最完善的地步並且保持不變。」

青衣書生點了點頭道「縱橫知道有幾術?避所短,從所長出自哪篇?」

蕭輕塵說道「回先生,縱橫知道有九術。避短,從長,出自第七篇揣情術第三卷。 前妻不認賬 文是:故計國事者,則當審量權;說人主,則當審揣情,避所短,從所長。謀慮qingyu必出於此。乃可貴,乃可賤;乃可重,乃可輕;乃可利,乃可害;乃可成,乃可敗,其數一也。」蕭輕塵緩緩道來,那青衣書生一絲不苟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

蕭輕塵背完之後,青衣書生轉頭問向流觴墨舞「這韜略可知?」,流觴墨舞點頭道「略知一二。」

蕭輕塵看見青衣書生問向流觴墨舞暗暗吐了口氣,這就像是壞學生被先生要求背書,背完之後的竊喜。

「韜略分為六韜三略,六韜為,文韜、武韜、龍韜、虎韜、豹韜、犬韜。三略為上中下三略。」流觴墨舞回道。

青衣書生又問道「文韜第一,你且說說其精華。」

「文韜第一為文師。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則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則失天下。」流觴墨舞說道。

青衣書生聽完蕭輕塵和流觴墨舞的對答,點點頭,然後道「不錯,還不錯。」這青衣書生便是蕭輕塵和流觴墨舞的同一個師傅,他們的權謀之術都是他所傳授。關於這名青衣書生的來歷他們也不是很清楚,也只是聽蕭博說說。

這青衣書生原名姓蔣,字乾嵩。精通三教九流之術,奇門八卦不在話下。據說當年是江湖上一奇人,與江湖百曉生奇名。但卻因為一女子自絕經脈,隱與莽莽十萬大山之中,後面是蕭輕塵的父親蕭洛圖三請才將他請出。

這蔣乾嵩在自絕經脈之前善用一柄三尺二寸一分的玉劍,被稱為白衣冷劍。這蕭輕塵的劍法也是由他教習的。平日里也就看見蔣乾嵩舞竹劍,如若殘秋人和涯霜雪在次也得稱呼蔣乾嵩一聲「蔣先生!」

青衣書生走進亭子里,做了下來,而蕭輕塵和流觴墨舞則是站在一旁老老實實的。就像壞學生在接受先生的訓導一樣。

「我出了趟遠門,今日才回來。聽聞前幾天你們兩個品茶論道,然後殘秋和涯霜雪悟道,即將踏入第四境?」蔣乾嵩說道。

這件事他聽聞也只是從蕭博的嘴裡聽聞,這件事早就被下了禁口令,出來蕭博和蕭輕塵流觴墨舞之外無人敢提起。

蔣乾嵩說道「輕塵,你的天賦沒有墨舞如此之高,但是悟性卻是極好。但你也就因為這世間凡事所牽累,好也好,不好也好。一切就看你的了。我們誰也幫不了你。」,蕭輕塵點點頭,蔣乾嵩理事向來字字珠璣,針針見血,就算是蕭博有些事還得請教於他。

蔣乾嵩又對流觴墨舞說道「墨舞,你的天賦之高是我此生僅見,悟性也不弱。但是記得天道之常,物極必反,你越是如此,將來踏上武道巔峰之時便比他人難上百倍,成,也就入聖超脫,敗,也就落入塵埃!」

「墨舞謹記師傅教誨。」流觴墨舞這一刻莫不如大家閨秀般,極其淑女。對蕭輕塵和流觴墨舞說完,蔣乾嵩咳嗽幾聲,用手帕捂住嘴,手帕有暗黑的血跡。這是蔣乾嵩自絕經脈留下來的後遺症,儘管吃了很多靈丹妙藥也不見好轉。

「這次你行冠禮之後,你就要接手北涼了。這北涼也不想看上去那麼鐵桶一塊,人啊,時間久了就有私心,這一點也不常見。你爺爺沒去,他就是北涼的支柱,如果你不能成為支柱,那北涼也就散了!」蔣乾嵩教誨似的對蕭輕塵說道。

自大乾建立那天就有了北涼,既然如此也就有了派系,雖然經過歲月變遷派系之爭還是難免的。

「雖然你叔叔可代替了成為北涼支柱,但是他無嗣這是最大的弱點。這北涼最後都要落在你的手裡。」蔣乾嵩把手帕收回來道。蕭輕塵默然。

「聽聞你之後要去江湖?」蔣乾嵩喘了口氣,緊了緊身上的衣服,他沒真氣護體自然覺得天氣寒冷。這時畫鴛已經端來了炭盆,蕭輕塵也解下身上的狐裘披在蔣乾嵩身上。

蔣乾嵩這時才感到暖和點,蕭輕塵說道「是的,去趟江湖。」,蔣乾嵩點點頭道「這樣也好,我在上面還留著一些棋子,也是時候該動動了。」

蔣乾嵩轉頭對流觴墨舞說道「墨舞啊,輕塵行冠禮之後,我要去趟千雪見見幾位老朋友,我一生武功盡廢,路上又多匪徒,不安全,你和我一起去見見。」

流觴墨舞點點頭,蕭輕塵說「師傅,我也陪你去吧。」,這位與江湖百曉生齊名的白衣冷劍的朋友,豈是易於之輩,他怕流觴墨舞一個人對付不過來。到時候師傅受傷,流觴墨舞也受傷,那就不好了。

「不用了,到時候你去幾個地方,拿一些東西。那些東西是你父親留下來的,你先去大乾的江湖,然後回北涼王府來,我有東西給你。之後你再去一趟千雪。」蔣乾嵩對蕭輕塵說道。

沒人會忘記這位被稱為落子前五十手天下無敵之人,這五十手讓的多少對手陷入萬劫不復之地。當年他為一個女子掀起腥風血雨,也因一個女子自絕經脈。天意造化就是這樣弄人啊。

「還有這次你爺爺的這次出手,估計吧千雪那邊攪得一團糟,你要乘機啊,機不再來!」蔣乾嵩想起蕭博之前和他說過的事,對蕭輕塵說道。蕭輕塵知道蔣乾嵩說的是什麼,說的就是自己的落子。

蔣乾嵩靠在椅子上道「當年你父親被人算了一命說北涼當興在你,這一點我也不敢妄論,只能說成事在人了。教了這麼多的權謀給你,到時候你不要讓為師失望啊。我這麼多年以來就只收了你和墨舞兩個徒弟。」

「墨舞啊,你在唱唱藥師本願經給我聽聽,按佛家之理,這是可以去病的。」蔣乾嵩說完,便閉上了眼睛。

「第一大願。願我來世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自身光明熾然。照曜無量無數無邊世界。以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隨好莊嚴其身。令一切有情如我無異。

第二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凈無瑕穢。光明廣大功德巍巍。身善安住,焰網莊嚴過於日月。幽冥眾生,悉蒙開曉。隨意所趣,作諸事業。」

聲音空靈,如九天之上傳來佛音。《都市大地主》第二百五十四章突發事件 二十八年前蔣乾嵩開始負劍走天下,無論走到哪裡腰間都懸有一壺酒,可是腰間的那壺酒他卻是從來不喝。沒人知道這是為什麼?也沒人知道他從哪裡來,師從何門。他整個人就像一個謎。

蔣乾嵩先是去了藏劍山莊,破了藏劍山莊的殘劍陣之後,名揚天下。之後與藏劍山莊莊主論劍道三天,藏劍山莊莊主葉不凡在那天之後將蔣乾嵩的畫像懸挂於藏劍山莊名人堂之上,以供後人敬仰。被人們稱為一代白衣劍聖。

他離開藏劍山莊之後,前往佛教聖地菩提寺,在菩提寺藏經閣呆了一個月之後留下一份陣圖就走了。那時候聽聞千雪大軍在大將軍舒寒宵的帶領下進攻山海關,他隻身一人白衣冷劍,一人獨擋千雪大軍,與大將軍舒寒宵大戰一場,舒寒宵身受重傷,千雪無奈退兵。一時間蔣乾嵩被奉為第一英雄,與北涼同稱。

世人皆是奇怪,為何他要隻身一人獨抗千雪大軍。如若不成功便是生死道消,徒落的個笑名。

這件事之後蔣乾嵩的名聲直逼天榜第一人無名老者。當然樹大招風,很多江湖名流紛紛找尋蔣乾嵩比武,可是都是敗下陣來,但蔣乾嵩也沒有廢掉或者殺掉對方,之是道一句「承讓」就走了。

直到那天他在江南西湖梨花廬遇到鼎鼎大名的江湖百曉生,江湖百曉生和他說法半個時辰,覺得此人見聞不同於常人,但自身有要事不能長久待留西湖。於是他和江湖百曉生相約與明年三月三青雲山顛論道說法。

三月三日,江湖豪傑齊聚北涼境內青雲山,那時候蕭博怕江湖人士惹出事端,親自帶兵維持青雲山秩序。也就是那次蕭博第一次見到江湖上名聲極高的兩人。

那一日白衣冷劍的蔣乾嵩和手執紙扇的江湖百曉生坐而論道三天,包括奇門遁甲,九宮八卦,三教九流皆在論道之內。這一次論道就連千雪帝國江湖人士也都千里迢迢的前來觀看。

第三日後,盤坐在青雲山真武太極石的兩人站起來,說道「道兄,令在下佩服!」,自此名動江湖的青雲山論道落下帷幕。可是就在這時,一女子手持長劍直刺向蔣乾嵩,蔣乾嵩風輕雲淡的一揮袍,便將那名女子震飛。

可是當蔣乾嵩看見那名女子的模樣時卻呆在了那裡,而那名女子也趁此機會一劍刺中蔣乾嵩的心臟,還說道「你這江湖被江湖上盛傳的奇男子,也不過如此,連本姑娘的一劍都接不住。」,與蔣乾嵩交好的天下英豪紛紛震怒,齊齊轟殺向那名女子,可是卻被蔣乾嵩出招給攔住。但也是應為如此傷了心脈,需要靜養。

蔣乾嵩將那名驚慌失措的女子拉在身後向天下英豪道「各位英豪,這女子年紀輕輕,也端的是個年輕氣盛。各位都是大氣度之人,也就給蔣某人一個面子,不和這女子計較了。」他的面子天下英豪誰人不給?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那天之後蔣乾嵩就在青雲山靜修養傷,那名女子也被青雲山上的掌教道士留了下來。那女子每天倒也是憤憤不平天天找蔣乾嵩的麻煩,蔣乾嵩每次也只是朗笑一聲,不計較。而每天蔣乾嵩還教授那名女子的功夫,過了一個月之後便下山了。

原本應該分道揚鑣,可是蔣乾嵩卻是隨著那名女子而走,那名女子走到哪,他就走到哪,實打實的跟屁蟲。後來那名女子耐不住蔣乾嵩,便允許他和自己一起走,還告訴蔣乾嵩自己的名字叫慕容雪。姓慕,叫容雪。然後他們兩人就結伴一起行走江湖。

那女子天賦不好,但卻有一個和江湖百曉生齊名的師傅。武功境界也是一日千里。兩人闖秘境、登高山閱遍天下美景,日子倒也是過的極其瀟洒。慕容雪一直看見蔣乾嵩腰間有一壺酒,可是卻從來沒有看他喝過,便問他「為什麼你從不喝腰間這壺酒?」

蔣乾嵩拍拍腰間的葫蘆道「喝不得,喝了念想就沒了。」,這句說的讓慕容雪雲里霧裡的。不過蔣乾嵩倒是無酒不歡,每天慕容雪都去找到酒給蔣乾嵩,蔣乾嵩也不管酒的好差,每次都說好酒,如此也過了一年多兩人都暗生情愫,心中都有著對方。

慕容雪曾問他「為何你要闖出這麼大的名聲?我知道你不是重名利的那種人」蔣乾嵩咧咧嘴道「找一個人。」

「那找到了嗎?」慕容雪問道。

「找到了。」蔣乾嵩說道。

那年的春天蔣乾嵩帶著慕容雪前往湘西桃花源看桃花,那一年的桃花開的倒是極艷極艷。可是那天之前有個仇家得知他要前往湘西桃花源,暗中在慕容雪給蔣乾嵩的酒中下了毒,兩人未能倖免皆是中了劇毒,但是蔣乾嵩的功力深厚,硬生生的壓住了那股劇毒。

正當蔣乾嵩為慕容雪運功逼毒之時,桃花源之中殺出數千兵馬,都是江湖上聲名狼藉之人,也有朝廷兵馬。那時候七王和朝廷早以離心,這次圍殺蔣乾嵩的是燕王,那次燕王看上了蔣乾嵩聲旁的慕容雪,可是卻被蔣乾嵩打的極慘,於是燕王也就記在了心中。而那一年正是七王之亂伊始。

蔣乾嵩手中抱著身中劇毒的慕容雪被數千人馬追殺,那片桃花源盡被毀去,數里之外還可以聞到血腥味,蔣乾嵩那柄白玉劍也變的通紅。蔣乾嵩身中數刀皆是入骨三分,整個人就成了血人一般。

蔣乾嵩被追殺了三天,三天之後被人一掌打中跌入一片山崖,落入南疆之地。可是當自己醒來之時,卻發現原本抱著的慕容雪不見了。他沖了出去想要找到慕容雪,可是剛站起來就暈倒了。

在他萬般懇求之下,南疆之人答應他前去散布消息。蔣乾嵩更是答應江湖中人只要找到慕容雪之後,蔣乾嵩便將自己的一身所學盡傳與他。可是就算如此,江湖中人聞風而動可就算如此,江湖中整整一年也沒有任何關於慕容雪的消息。蔣乾嵩心灰意冷,養好傷之後手持玉劍,重出江湖。將圍殺過自己的江湖中人的門派勢力一一剷除過乾淨,圍殺過自己的皆被他削去頭顱掛在門派門口。

那年江湖之中有就五大門派勢力從此消失,江湖中一片血雨腥風,人人自危。剷除江湖勢力門派之後,蔣乾嵩將目光投入兵強馬壯的燕王。蔣乾嵩在銷聲匿跡六個月之後,再次出手。出手之時燕王陣營被其餘六大王族勢力圍攻,而蔣乾嵩乘這時一人殺入親征的燕王營帳,一劍一人,那一次白衣變成紅衣,軍隊被殺三千甲士,最後燕王頭顱被一劍削下。

之後蔣乾嵩將燕王頭顱懸挂於燕王府中。天下江湖一片喧嘩,以一人之力遊說其餘六王圍攻燕王,然後自己一劍西去,斬了在千軍萬馬之中的燕王,這等心智武力,天下無人能敵。

原本江湖中人以為蔣乾嵩將會取代無名老人稱為天榜第一,可是沒曾想到蔣乾嵩在尋找慕容雪一年之後未果,在西湖旁有人交給蔣乾嵩一雙耳環,蔣乾嵩見那雙耳環悲痛不已。將腰間那壺酒一飲而盡,仰頭大笑道「我這一生自問武功之高,可是最後卻連你了也護不住,要之何用?「。

笑完自斷經脈於西湖畔,就連想要阻止之人都沒有時間反應,然後江湖百曉生一聲長嘆,大呼可惜,然後託人,將蔣乾嵩送回十萬大山之中。

一代驚采絕艷之人便是如此悲情的落下帷幕,讓的天下英豪惋惜不已。江湖百曉生更是在《江湖錄》寫到「一個江湖也因此落下了帷幕,別人是因為江湖而落下帷幕,而現在,江湖卻是因為他而落下了帷幕。那一身白衣已然不再了,白衣不再,江湖已老。這座江湖老了。」

江湖百曉生更是給蔣乾嵩立了個傳,名曰《白衣傳》,說道蔣乾嵩腰間那壺酒時,江湖百曉生說道「那壺酒,是他心中一直有著一個位置的女子所釀。那名女子釀完那壺酒之後便是消失在人海中,只給蔣乾嵩留下了那壺酒。所以他便將那壺酒懸挂在腰間,可是從來不喝。一直到那天那名女子的出現,蔣乾嵩大驚大喜,那名女子和給自己釀了那壺酒的女子一模一樣。」

「所以蔣乾嵩曾說過,喝了那壺酒就沒了念想便是這個理了。那天蔣乾嵩喝了那壺酒,然後自斷經脈,就是因為那份念想斷了。這份痴情,也是我此生僅見。」

而江湖中一名叫湯顯祖之人更是將《白衣傳》寫出曲劇,讓天下人為之傳唱,而一向不理世事的江湖百曉生更是題詞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都可以死,死都可以生,生不可以死者,死不可以生者,非至情也。」

一伶人唱這《白衣傳》之時,想到自己與愛郎,大泣倒在台上,悲絕身亡。 “我滴個乖乖,這個小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能讓三名魂尊級別的強者來保護他?”感應了一下來自素蓮心等三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陣陣魂力波動,即便是飛廉也不禁被嚇了一大跳,十分驚訝的說道,要知道當初即便是他還在最巔峯時期的時候,手底下的魂尊級強者也只有五人而已,而且其中有兩名還僅僅只是剛剛纔晉升爲魂尊級別,但此時將聶辰護住的這三名魂尊級強者,卻全部都是三品以上的魂尊級強者,而最強的那個女人更是已經達到了五品中位魂尊級別。

“我可沒什麼來頭啊,這三位是因爲欠了我一個人情,所以纔來幫我的。”聽到了飛廉的喃喃自語,聶辰睜開眼睛微微一笑的說道,雖然說剛纔飛廉也算是救了他一命,但僅僅這樣還不足以令聶辰完全相信他,所以對於飛廉的疑惑聶辰也只是半真半假的回答,而對於聶辰的回答,飛廉自然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態度,畢竟再怎麼說他們兩個認識的時間才只有不到一個時辰,就算自己剛纔幫他對付了風不浪,但這也不可能讓聶辰就這麼完全相信他。

“混蛋,那個叫聶辰的傢伙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可以找來這麼多的魂尊級別強者。”被吼音波罩所困住的風不浪,在感應到素蓮心等三人身上那魂尊級別的魂力波動以後,頓時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道,要知道這裏可是號稱九州最弱的洪州啊,如果是在幾百年以前的話,魂尊級強者也不算太離譜,可是在經歷過數次磨難以後,此時的洪州無論是天才地寶還是魂力的濃郁程度都降到了最低點,而在這麼一塊貧瘠之地上,就算能成爲魂皇都很是不錯的了,至於魂帝級別那基本上就是最巔峯級別的存在了,可是面前這三位魂尊級別強者的出現,無疑是打破了他的認知。

“我嗎?很簡單啊,我就是要殺你的人啊。”聽着風不浪那不可置信的話語,聶辰卻是微微一笑說道,而他眼中所閃爍的陣陣寒芒,即便是風不浪這個中位魂帝巔峯級別的強者也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但隨即卻又冷靜了下來,有些不屑的冷笑了一下說道:“就憑你,剛纔我那是因爲一時大意,纔會被你們兩個傢伙偷襲得手的,現在就算你們回覆到全盛時期也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哦?是嗎,那我可就要拭目以待了。”對於風不浪的不屑,聶辰也並不在意,十分淡定的笑了一下說道,說完也沒有再去理會風不浪而是全力恢復了起來,而風不浪再稍稍呆愣了一下以後,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狠色,低頭拼命的恢復了起來,風不浪已經意識到,有這三位魂尊級別強者的存在,自己今天恐怕是必死無疑了,因爲就算自己能夠戰勝聶辰和飛廉,也會被他們三個殺死,所以與其向他們求情還不如拼死一搏,在自己臨死之前在拉上聶辰和飛廉這兩個傢伙當墊背的……

與此同時,在嗜血領域以外,此時的修羅殿和玄陰宗也成功將赤炎宗和玄陰宗中投靠赤炎宗的大長老等人全數控制住了……

“幽憐兒,你這個賤人,竟然膽敢背叛於我,難道你就不怕風老出來以後殺了你,噗……”尚未認清現在情形的赤燃心一臉怒色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幽憐兒說道,只是話還沒有說完,一旁的山臊突然擡起腳狠狠地踹在了赤燃心的肚子上,將其一腳踹飛了出去以後,才冷笑着開口說道:“白癡,你也不看看你現在是用什麼身份和幽主母說話,還敢這麼橫,信不信老子現在就結果了你的性命。”

“咳咳,你,難道你就不怕風老了嗎,他可是一位中位魂帝巔峯級別的強者,以你們大人那下位魂帝級別的實力,絕對不是他的對手。”被山臊一腳踹出去的赤燃心連連咳出了數口鮮血,一臉怨毒之色的看着山臊說道,雖然他還只有半步魂帝級別,但在怎麼說也是赤陽宗的一宗之主,自然也不難看出聶辰乃是一名下位魂帝級別的強者,而以聶辰現在的修爲,在別的地方也許還很不錯,但是對於有着中位魂帝巔峯級別的風不浪而言就有些不夠看的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