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我就打開了手機,準備再看一下那個視頻,可是當我打開相冊的時候,發現昨天跟蘇然錄製的視頻被刪除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怎麼會?”

我一下子就想起來了,難怪蘇然早上那麼早起來,原來就是爲了刪除掉我手機裏的視頻,估計是我昨天給王凱看手機的時候,她就記住我的解鎖密碼了。

這個女人!

我心裏一下子就慌了,這下子連這個視頻也沒有了,那就更加沒有辦法跟方四爺交代了。

不過現在已經這樣了,我也沒有辦法了,只好硬着頭皮去到了歡夜夜總會,到了之後我就直奔着方四爺的辦公室那邊走了過去。

我敲了敲辦公室的門,就聽到了裏面傳來了方四爺讓進去的聲音,我也連忙開門走了進去,方四爺看到進來的是我之後,臉色立刻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鄒運!”

方四爺深吸了一口氣,仰身靠在了沙發椅上,沉聲對着我說道:“你還敢來找我?” 我聽到了方四爺這個說話的語氣,心頭猛然一沉,因爲我感覺出來了,他這個語氣說話,明顯就是真的生氣了。

我連忙走到了方四爺的面前,然後便是對着他解釋說道:“四爺,我昨天就是一時衝動,纔打了王凱,他嘲笑我說我是吃軟飯的,我……”

“我不想聽事情的原因,”方四爺直接打斷了我的話,然後便是目光冰冷的看着我說道:“我要看結果,什麼原因並不影響結果,我要的視頻呢?”

方四爺一邊說這,一邊就對着我伸出了手,我看方四爺這個樣子,明顯還是很在意能不能留住蘇然,原本我還有視頻可以交給他,可是現在視頻也被蘇然刪掉了,我徹底沒有什麼可以交代的了。

我連忙看着方四爺說道:“四爺,昨天我一時衝動打了王凱,然後帶蘇然走的時候,趁着我不注意,視頻被她給刪掉了。”

“刪掉了?”

方四爺冷笑了一聲,然後便是看着我說道:“那你現在打了我派去的人,又拿不出視頻來保證蘇然會聽我的話,那你憑什麼要我相信你?這麼點事都辦不好,我又憑什麼相信你的能力呢?”

我也知道自己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可是我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我只能認真的看着方四爺說道:“四爺,我是真的想要跟着你混,上次我都幫着你解決掉那麼大的危機了,您給我一次機會,我保證下次肯定把事情辦好!”

我現在能夠說的事情,也只有上次幫着方四爺逃過李沁栽贓這麼一個事情了,我相信幫了他那麼大的忙,他肯定不會不領情的。

果然,方四爺聽到了我這麼說,他也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便是說道:“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昨天你沒有完成任務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了。”

“多謝方四爺!”

我聽到了方四爺的話,立刻我的心裏就鬆了一口氣,總算方四爺不會太過追究我的錯誤了,我還能保住我現在的地位。

“彆着急謝我!”

方四爺擡了一下手,然後便是說道:“雖然我不追究你了,可是不代表別人不會追究你。”

我原本都放下了的心,猛然一下子就又是提了起來,別人追究我?還有誰會追究我?

“你昨天打的王凱那一下,可是不清啊,王凱也算是這歡夜的地頭蛇了,我剛來接手這個夜總會,都不好得罪他,你一下子把他打住院了,你想怎麼給他一個交代啊?”方四爺手指敲着桌子,我的心也一下一下的突突響。

“四爺,我會好好跟他道歉,”我有些心虛的對着方四爺說道。

“哈哈哈!”

我剛剛說完話,方四爺立刻就忍不住笑了起來,他這麼一笑,都把我整個人給笑懵了,方四爺笑了幾聲之後,便是看着我說道:“鄒運,你覺得咱們是在過家家嗎?招惹完人了,一句道歉就完事了?想要解開矛盾,你就要拿出一定的條件來,不然怎麼讓人家原諒你啊。”

“條件?”

“王凱和我說了,兩個條件,他就可以不追究你的責任,一,拿出五十萬,給王凱當做醫藥費,二,你打他的那隻手,砍下來,這個事就這樣算了,”方四爺隨意的對着我說道。

我聽到了方四爺的話,心頭更是猛然咯噔了一下子,我驚訝的直接喊出了聲音:“五十萬?還要砍我一隻手?”

我這下子是真的被嚇到了,我怎麼都沒有想到,打了王凱那個惹人煩的傢伙,竟然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我上哪弄五十萬去啊,上次給我妹妹治病的錢,還是李佳穎給我的。

“混夜場的事情,哪有那麼簡單。”

我一下子想起了昨晚上蘇然對我說的話,我原本以爲夜場工作就只是一個工作而已,沒有想到得罪了人的後果竟然這麼嚴重。

“四爺,我哪有五十萬啊,而且我的手……”

“沒有五十萬,可以先欠着,工作慢慢幹慢慢還,至於手的話,你之前幫過我,我方四也不是不懂得感恩的人,可以不要你一隻手,先要你一根手指頭,算是給王凱一個交代吧,”方四爺一邊說着,一邊拍了拍手,立刻門外就進來了幾個方四爺的手下,每個人都氣勢洶洶的。

爲首的其中一人,手中還拿着一把西瓜刀,我看到這個架勢,頓時真的害怕了,畢竟我可不想真的被砍掉一根手指啊。

而且我也知道了,方四爺說的什麼要給王凱面子之類的話,完全都是託詞,他上次讓我頂替王凱,說做就做了,完全不把王凱放在眼裏,這次怎麼就爲了王凱要做到這種地步了?

估計就是方四爺自己心裏不爽,找王凱當個藉口來教訓我,好出他心裏的氣,看來他果然如同蘇然說的,不是一個什麼講究的人,之前真的是我看錯他了,他之所以真的讓我頂替王凱,就是爲了讓我繼續幫他做事,陷害蘇然而已。

頓時我的心裏也有了點火氣,可是現在這個情況,我也沒有辦法反抗,如果反抗的話,那我就真的是死路一條了。

正當我想着的時候,方四爺的兩個手下已經按着我的手,把我按在了他的辦公桌面前,另外一個拿着西瓜刀的人,真的準備砍掉我的一根手指了。

“說吧,不想要哪根手指?”

方四爺似乎很享受這樣折磨人的情況,因此他面帶微笑的看着我問道。

“四爺,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以後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我連忙對着方四爺求饒,我要是再不求饒的話,我的手指頭就要沒了。

“不選的話,我就當是不要大拇指了!”

方四爺根本沒有理會我的求饒,顯然他是對於我讓他丟了面子十分不爽,下定決心要讓我付出代價了。

而且這個傢伙真的十分狠毒,一動手就要砍掉我的大拇指。

“動手!”

方四爺沒有打算繼續給我說話的機會,直接冷聲吩咐說着,二方四爺手下拿着西瓜刀的傢伙,也擡起了刀,準備對着我的手上砍去了。

“方四爺,這麼大的火氣幹什麼啊!”

正當方四爺的手下準備對我動手的時候,忽然辦公室門口那邊傳來了一個女人動聽的聲音。

方四爺準備動手的手下立刻都是停下了手,而我也連忙緊張的喘息着看向了辦公室門口,就見穿着一身紅色連衣裙的紅姨從門口走了進來。

“紅妹?你來做什麼!”

方四爺看到紅姨進來,立刻就沉聲對着那邊問了一句。

“我當然是來替我家弟弟來求情的了,”紅姨一邊說着一邊扭着性感的胯來到了方四爺的身邊,說道:“您消消氣,不就是因爲一點小事嘛,不必發這麼大的火。”

“喲,看不出來,紅妹跟這個小子的關係還不錯啊?竟然來我的面前替他求情,”方四爺陰陽怪氣的對着紅姨說道。

“哎呀,四爺,您這是什麼態度嘛!”

紅姨撒嬌的推了方四爺的肩膀一把,然後便是說道:“我這過來不光是爲了替他求情,也是爲了幫您。”

“幫我?”

“對啊,您不知道,有大人物看上這個小子了,點名要他去陪酒呢,陪高興了,到時候對咱們的夜場不是也有好處?”紅姨對着方四爺說道:“您要是現在弄殘了他,那個大人物不高興了,可不就麻煩了?”

方四爺聽到了紅姨的話,神情也是凝重了幾分,然後他就說道:“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

紅姨說着便是俯身在方四爺的耳邊低聲的說着什麼,說完了之後,方四爺才點了點頭。

“好吧,既然紅妹都這樣說了,那我就放了他這一次,”說這方四爺便是擺了擺手,然後他的手下才鬆開了我,我這才猛然鬆了一口氣,連忙對着方四爺道謝。

方四爺沒有理會我的意思,反而是在紅姨包裹着黑絲的大腿上抓了一把,說道:“我給你面子了,晚上你應該知道該怎麼表現吧?”

紅姨被這樣摸了一把,她精緻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厭煩,不過只是一閃而過而已,她嬌笑着說道:“人家當然知道了,那人我就帶走了哦!”

紅姨說着才起身從方四爺的身上站了起來,隨後就拉着我離開了方四爺的辦公室。

出來之後,我才徹底的鬆了一口氣,而我的身上也冒出了一層冷汗,我連忙對紅姨道謝。

“你要真想謝我的話,今天可要陪好我說的那個人,”紅姨在我的身邊走着,同時輕聲對着我說道。

“真有人點我了?”

我還以爲是紅姨爲了救我騙方四爺的呢。

“當然了,上次我跟你說過的,你忘記了?”紅姨看着我笑着說道:“陪好了她們,你可有的是錢可以賺了。”

紅姨說着便是轉身推開了一個包廂的房門,帶着我走了進去,我進來了之後,纔看到了紅姨說的那個大人物,而我看到她的時候,我剛放下去的心,又是提了起來。 “各位,你們看好的那個小夥,我給你們帶來了,”紅姨進到了包廂裏之後,立刻就笑着對着面前的這些貴婦說道。

我看到了這些貴婦的時候,也一下子就認出來了,這些人正是上次我戴着面具被李佳穎點了的時候,一個包廂裏的貴婦。

而且這次李佳穎同樣在這些人當中,今天的她穿着一身修身旗袍,丰韻的身材曲線展露無遺,旗袍的開叉下修長的美腿交疊在了一起。

她看到了我的時候,臉色立刻就變得難看了起來,估計她也沒有想到我會出現在這裏。

“喲,小夥還挺俊俏的啊。”

我就看到上次陪在李佳穎身邊的綠髮貴婦,一邊用手指繞着長頭髮玩,一邊就滿眼笑意的看向了我這邊說道。

我可記得這個綠髮貴婦,上次看李佳穎和我不太熱情,還要連我一起都帶走呢,這個女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惹的主。

不光這個綠髮貴婦在這裏,上次一張口就點了我的肥胖貴婦,也是被稱爲萍姐的女人,也在這裏。

“紅妹妹,你這就弄來了一個小夥,哪裏夠我們用啊?”

萍姐看向了紅姨那邊不滿的說道。

“知道知道,我馬上就叫其他的人來,這不是你們點名要的,我當然先帶過來了,”紅姨說着便是伸手推了我一把,讓我趕快去陪着她們。

我點了點頭,然後便是走了過去,我看了一下這裏的四個女人,猶豫了一下之後,我還是坐在了李佳穎的身邊。

李佳穎雖然認出了我,不過估計她沒好意思認我,畢竟我是跟她的關係不一般,她要是說出我來,恐怕會被這裏的其他貴婦嘲笑吧?

“我說,你怎麼直接奔着佳穎姐去了啊,難道是看不上我們幾個嗎?”

綠髮貴婦看着我這邊嬌笑着問道。

“沒有,我就是……上次我就陪着她的,所以纔來她這邊了,”我連忙思考了一下,便是對着她們解釋說道。

“哦,原來是上次那個嬌羞的小弟弟啊,我說感覺你這個樣子有點面熟呢,看來上次跟佳穎姐,玩的挺開心吧?”綠髮貴婦笑着看着我這邊問道。

“我倆沒那個什麼,上次他有事,就先走了,”李佳穎也有些尷尬的說道。

“那難怪這次這麼快就又找你了,上次估計沒玩好,這次才着急找你呢,”萍姐也笑着看向了李佳穎那邊說着。

“我看你們兩個這麼羞澀,不如做點什麼來調節一下氣氛吧!”

綠髮貴婦看着我笑着說道:“你親佳穎姐一下吧,我們看看。”

我聽到了這個女人的話,心頭猛然咯噔了一下子,讓我親李佳穎一口?李佳穎臉色也一陣尷尬,她也沒有想到這幫女人忽然要提出這個要求來。

“算了吧,我可做不出這種事來,”李佳穎連忙紅着臉看了我一眼。

“那可不行,來這種場合,哪有不做點刺激事情的,”萍姐也連忙看向了李佳穎那邊說道:“佳穎啊,你可以不做,但是那個弟弟可不能不主動,咱們都花了錢了,怎麼能不讓他主動一點。”

“小夥子,聽到了沒有?不光要親佳穎,還要親嘴,不要是不做的話,我們可就投訴你了,”憑藉看着我這邊警告說道。

我一聽一下子就陷入了兩難的境地,要是不親的話,現在被投訴到方四爺那邊,我肯定更慘,要是親的話,她可是李沁的母親啊,我哪能親啊。

綠髮貴婦和萍姐一邊說着,一邊就來到了我跟李佳穎的身邊,還強迫着我倆親嘴,她們還喊着親一個親一個,我看着李佳穎那精緻的臉距離我也越來越近了,我的心跳也加速了。

“好了,你們別爲難他了,”李佳穎掙脫了綠髮貴婦的手,連忙有些害羞的說道:“我家裏還有點事情,我就先走了,你們慢慢玩吧。”

李佳穎說着就準備走了,畢竟她繼續在這裏的話,可能真的要被逼着跟我做什麼事情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