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很快就能夠見到傲雪,林天的心也不由得有些期待,期待見到傲雪。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你把我放在了哪裡?我對你不好么?為什麼這麼對我?」桑蘭看到林天現在的樣子,不由得心中苦澀,悲戚的說道。

林天急忙將桑蘭攬入懷中說道「你這個小傻瓜,難道你真的不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么?」

「那你為什麼不要我?」桑蘭氣憤地說道。

至今和林天已經在一起了半年多的時間了,林天除了摸摸自己之外,其餘的事情竟然就沒有在越雷池一步,這不由得讓桑蘭感到有些擔心,擔心自己是不是對於林天的吸引力不夠,不能夠打動林天的心。

林天聽到桑蘭的話,不由得腦門見汗,其實林天也有些不了解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對桑蘭就下不了手,雖然心中非常的想要對桑蘭下手,但是當快要進行最後一步的時候,林天的腦海中總是會出現那個女孩的畫面。

讓林天總是當場冷汗直流,突然間的頓住。

「我,我很想。」林天點了點頭說道。

「那為什麼不做呢?」桑蘭幽幽的說道。

「今晚就做。」林天下了狠心,不管了,咱不能因為另外的人而辜負了現在愛自己的人,這也太不人道了。

「這可是你說的。」桑蘭嘴角升起一抹勝利的笑容,摟住林天的脖子,狠狠地親了林天兩口興奮的說道。

林天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上當了,不由得苦笑一下,狠狠地親了桑蘭兩口說道「到時候就怕你受不了,中途陶跑呢。」

「哼,誰跑誰是小狗。」桑蘭挑釁的看著林天,信誓旦旦的說道。

林天心中打顫,沒想到自己又遇上了一個豪放女。

哎,自己的性福生活啊。

吃完飯,林天和一臉得意的桑蘭向著比武場走去。

穿過層層人群,林天這才和桑蘭來到了刀皇身邊。

「下場比試,林天,冰霜。」就在這時,顫巍巍的聲音響起。

林天尷尬的看了看坐在一旁滿臉怒氣的刀皇,嘿嘿的笑道「沒想到竟然趕到的這麼準時。」

「小心點,小子,自己勝利了才是最好的。」刀皇意味深長的說道。

眼睛向著對面的看台看去。

林天順著刀皇的眼光看向對面的看台,只見一襲白衣的傲雪正坐在看台上,如同盛開的雪蓮一般,吸引人們的眼球。

林天對這傲雪點了點頭,眼中充滿了興奮。

傲雪則是微微的向著林天點了點頭,眼神為不可擦的笑了笑,隨意將目光移開,低頭對著身邊的一個身穿青衣的女孩說起話來。

「看來那就是冰霜吧。」林天看向身穿青衣的女孩,悠悠的笑道。

「不要小看她,她現在小小的年紀已經達到了皇級的境界,可謂是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刀皇最後笑著說道「你看著辦吧。」

林天愣了一下,苦笑著看著刀皇。

有這麼說的么?這分明就是讓自己不能贏的太輕鬆,但是絕對是要贏的,但是對方又是皇者級的強者,如果一不小心,自己能不能最終贏下來,林天也不敢打包票。

這簡直就是給自己出難題么。

真是太困難了啊,贏,不能贏得太輕鬆。這比輸不能輸的太輕鬆還艱難啊。

這可是需要很大的技巧的。

就在林天還在為自己怎麼才能夠很有技巧的將比賽贏下來,又不會讓冰霜喪失掉修鍊的信心的時候,對面的看台上響起了一陣強烈的掌聲。

林天循聲望去,只見青衣女孩,也就是冰霜,已經雄糾糾氣昂昂的向著比賽場地飛了過來。

臉上全是自信的微笑。

林天苦笑著看了看刀皇,刀皇也不說話,就像是沒有看到林天的目光一般,眼睛只看向冰霜。

「看來師傅是真的下了狠心了啊。」林天苦笑一下,拍了拍桑蘭的肩膀,示意她放心,自己不會有事的,展身飛向比武場地。

不過與冰霜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這邊的看台上非但沒有想起掌聲,反而響起了強烈的噓聲。

林天不由得感嘆道「美女的力量真是強大啊。」

「你就是林天?」不等林天落下,冰霜已經冷冷的發話問道。

林天無奈的笑道「我不是林天我為什麼要上來?」

「你敢這麼對本姑娘說話,我問你是不是林天你就要回答是不是就行了。」冰霜本來就是一個娃娃臉,很可愛的那種,如今眉頭一皺,正兒八經的呵斥林天,讓林天不由得撲哧一下笑了出來。

「你還敢笑。」冰霜怒道。

「沒有。」林天呵呵的笑道「我就是林天。」

「看本姑娘不打的你滿地找牙。」冰霜怒喝道。

「你為何這麼有信心?」林天疑惑的問道。

「因為本姑娘漂亮。」冰霜冷冷的說道。

林天愕然的看著冰霜,然後抬頭看向對面看台上的傲雪,眼睛眨了眨。

傲雪則是無奈的笑了一下,不再有所動作。

林天冷笑道」漂亮就要贏?誰說的?「

「我師姐,哼哼,你害怕了吧。」冰霜的得意的說道,眼中看林天的眼神充滿了不屑。 事情就是這樣,你越想將它變得複雜了,它竟然就越來越變得簡單。

當林天大喝一聲,雙拳探出,向著冰霜的雙胸打去的時候,冰霜驚慌的大叫兩聲,竟然一個站立不穩倒在了地上。

林天慌忙將拳勢收住,一臉驚詫的看著冰霜,不明白自己剛動手,冰霜竟然就這麼認輸了,這不像冰霜的風格啊。

按照林天的感覺,冰霜就像是一個小辣椒,絕對會是那種很棘手的對手,沒想到就這樣贏了。

「你,你沒事吧。」林天疑惑的問道「你這是什麼個意思?」

「哼,你這個大色狼,為什麼要想著打我的那裡?」冰霜滿臉羞紅的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掐著腰,氣哼哼的瞪著林天大聲的呵斥道。

林天聽到冰霜的話,很無奈的聳了聳肩膀「我沒有啊,你想多了。」

不過林天看了看冰霜的胸部之後,心中也對自己產生了疑問,疑惑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打冰霜的那裡。

「且??????????????????」

看台上的人們聽到林天和冰霜的對話,立刻都大聲的叫了起來,向著林天豎起中指,滿臉鄙視的表情。

「我靠,我真的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林天不由得心中發怒,指著看台上的人們大聲的吼道。

不過一個人的聲音和看上上接近一萬的人的聲音比起來,還真的是微不足道。

「大小姐,我對你還真的沒有那個意思,要打就打,別耽誤事行不?」林天知道自己說什麼人們也不相信了,轉身對著冰霜說道。

「哼,你就是一個大色狼。」冰霜氣哼哼的大聲呵斥道。

看台上的人們聽到真真切切,有幾個熱血青年已經站起來,摩拳擦掌的想要到比賽台上,為冰霜伸冤了。

林天頓時渾身冷汗直冒,轉身看了一圈看台上的人們,除了極少一部分的看客神色微微帶著淡然的笑容之外,其餘的全都是義憤填膺的表情。

「這下自己算是有苦難言了。」林天回身看向冰霜的一瞬間,發現冰霜的嘴角微微上揚的小弧度,就知道自己竟然是被算計了。

林天卻也不生氣,冰霜的這點小伎倆還真的入不得林天的法眼。

「你既然不出手,莫怪我出手了。」林天冷喝一聲,聲如炸雷,驚得冰霜不由得後退了一步。

「你,你想幹什麼?」冰霜雙手捂在自己的胸前,驚慌失措的說道。

「揍你。」林天清喝一聲,身形一閃,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冰霜的身邊。

一手將冰霜抓了起來,右腿伸出,將冰霜的上身壓下,用右腿釘在冰霜的腹部上,左手圓圓的掄起。

「啪。」一聲清脆的響聲響遍全場。

看台上的看客們全部臉色變得獃滯,傲雪也不由得愣住了。

刀皇則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一臉無語的看著林天,桑蘭則是氣哼哼的看著林天,憤怒的說道「哼哼,又花心了。」

不過林天現在可管不了這麼多了,打了一巴掌之後,林天右手將冰霜提起來惡狠狠地問道「改了么?還敢不敢對我耍壞心眼?」

冰霜現在的神色還是獃滯著的,被林天這麼一聲大喝,頓時醒了過來。

「嗚嗚嗚嗚???」冰霜醒過來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摸了摸自己的屁股,隨即眼睛充滿了淚水,一臉委屈的看向林天,嗚嗚的大哭起來。

林天臉不紅心不跳,面不改色,繼續喝問道「以後還敢不敢在我面前算計我了?」

說著,林天就再次的將自己的左手輪了起來,大有一言不和,再次打下去的意思。

冰霜很想脫離開林天的束縛,可是試著掙扎了幾下,卻感覺自己渾身的靈力使不出來,全身軟綿綿的,特別是呼吸間嗅著林天身上濃烈的男人氣息,感覺自己的心砰砰直跳。

看到林天的手又再次的揚了起來,立刻小臉變得雪白,急忙點頭說道「我改了,我改了,以後一定不會了,不會了。」

說著說著,眼淚又不由自主的落了下來,從小自大,自己還沒有被人打過屁股,更何況是一個男人打自己的屁股。

雖然自己有些機靈古怪,但是別人都會因為這個對自己更加的喜愛,誰像眼前的這個人一般,竟然二話不說就打自己的屁股。

「好痛啊。」冰霜心中氣憤的想到。

林天並不想讓冰霜受到的打擊更大,看到冰霜已經有了示弱的意思,便不慌不忙的將手放了下來,不過右手並沒有鬆開,而是提著冰霜來到了比賽台邊上。

「我不想再動手,現在你就下去吧,你的靈力很快就會再次的充滿你的全身,不過這一小段時間裡,你的靈力將不會為你提供任何的幫助。」林天冷冷的說道。

說著抬頭看了傲雪一眼,投以一個抱歉的微笑。

傲雪看到林天的微笑,報以一個白眼,不過隨即又掩嘴笑了起來。

因為她看到一直以古靈精怪,足智多謀著稱的冰霜滿臉無奈的表情,讓傲雪感覺有些搞笑,畢竟看一個人機靈古怪多了,再看到她滿臉失落的表情,還真的挺搞笑的。

雖然這次林天讓冰霜吃了不小的苦頭,不過倒也沒有讓冰霜吃太多的苦頭,或許這對冰霜以後的修鍊會有更好的幫助。

林天輕輕地將冰霜放在地上,這才鬆了一口氣,站了起來。

如果摔倒了這個大小姐,自己還真的不好給傲雪交代,畢竟林天透過傲雪剛才關心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來,傲雪還是很疼愛這個小師妹的。

冰霜在地上恨恨的瞪了林天一眼,想要運用靈力飛起,可是怎麼也感覺不到自己的靈力,不由得心中慌亂,立刻想到林天剛才對自己說的話,不由得有些驚訝的看了看林天。

林天聳了聳肩膀說道「我說過了,一會你就好了。」

冰霜氣的跺了跺腳,轉身向著傲雪的方向走去。

「哼,你小心點,不要落到本小姐的手裡,如果落在了本小姐的手裡,有你好看。」冰霜氣鼓鼓的一邊走著,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

「林天勝。」

林天又聽到了那個顫巍巍的聲音,不由得向著那個聲音的來源處看去,不過卻讓林天感到吃驚的是,林天竟然找不到說話的人在哪裡。

看來這個老的快死的老頭也不是一個好惹的貨色。

快步走到刀皇身邊,嘿嘿的笑了一下說道「我表現的還算不錯吧。」

「哼,你這也叫做表現?小心你倒霉。」刀皇笑著說道。

「怎麼?」林天急忙問道。

「我只知道冰霜可是那個老婆娘最喜愛的徒弟,甚至於比傲雪還喜愛,所以,呵呵。」刀皇嘿嘿的笑道。

林天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他當然知道刀皇所說的那個老婆娘是誰,那就是那個碧雪,不過按照林天的眼光看來,碧雪可不是一個老娘們,也就算是一個少婦吧。

「那個,碧雪多大了?」林天很是惶恐地問道。

刀皇嗯的疑惑了一聲,抬眼看了看林天,看的林天心慌慌的,不由得尷尬的笑了笑。

「小子,不錯么,有上進心啊。恩,碧雪現在也就是三十多歲吧。」刀皇一臉揶揄的看著林天。

林天嘿嘿的乾笑兩聲,不再說話。

轉頭看向對面的傲雪,這時傲雪已經起身,帶著冰霜離開了。

林天嘆了一口氣,他當然知道,以傲雪現在的身份是不能夠在眾人面前表現出和自己的關係,不過冰霜貌似沒有這種覺悟。

走的時候,還不時的向著林天看去,看到林天向著自己看來,向著林天做了一個鬼臉。

讓林天感到哭笑不得。

「好了,我們回去吧。」刀皇站起身來,拍打了一下衣服,展身而起,向著福來客棧飛去。

林天笑了笑,拉著桑蘭也騰空而起。

「師姐,那人好壞啊。」冰霜看著林天遠去的背影氣哼哼地說道。

「是么?」傲雪看著林天遠去的背影,悠悠的說道。

心中卻是氣憤的想到,這人真的是太壞了,竟然走的時候也不和自己打個招呼。

卻沒有想著卻是自己先離開的。

如果林天現在和傲雪打了招呼,或許傲雪又要生氣林天太不懂事了吧。

女人心,海底針,真的是很難掌握的。

「師姐?師姐?」冰霜歪著小腦袋看著一臉憂鬱的傲雪,疑惑的喊道。

「恩?怎麼了?」傲雪回過神來看向冰霜。

「你是不是認識他?」冰霜邪邪的笑道。

「恩,怎麼了?」傲雪點了點頭說道「就是在翡翠秘境和他有過交往。」

「是不是很壞的人啊。」冰霜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