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是雜毛?那是因爲這人的頭髮,有金有白,還有點棕,楊曉紀怎麼看,怎麼覺得像雜毛。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除此,還是個鷹鉤鼻,尖下巴,怎麼看都覺得這貨,長的像失控了似的。

男子先自我介紹,道:“各位中午好,我叫維克多,很高興能夠爲你們服務,請問想買什麼價位的飛機?”

外國人的服務,與國內還是有區別的,至少他們不怎麼裝幣,最多就是覺得他們能高傲點。

倒是維克多,感覺很是客氣,至少他沒有覺得楊曉紀只是來這裏玩玩的。

楊曉紀快人快語,道:“AC777,我要買這個!”

給維克多嚇了一跳,吃驚的笑道:“我的天啊,看來今天我見到了一位超級富豪,這絕對值得我們去喝一杯,然後慢慢的說!”

鏟子他們就不用跟着了,楊曉紀只帶着曹夢來到了會客室。

維克多把從浪漫之都帶來的紅酒,倒了幾杯。

這是他們的傳統,隨時都得喝點,也不用下酒菜,不像龍國人,喝紅酒,也得弄點香腸,鹹菜啥的。

因爲曹夢穿的裙子特別的短,而且楊曉紀坐在這裏,她就站在了身後,顯得特別的有規矩,也讓楊曉紀特別的有面子。

維克多先敬了楊曉紀一杯,希望他們能夠完成這次交易,之後把AC777的所有資料,拿給了楊曉紀。

這可是飛機,不是買白菜,維克多用了足足一個小時,才把AC777的優點介紹完畢。

楊曉紀很是滿意,就提了一點要求:“把那玻璃餐桌,換成木頭的,部分裝飾要突出龍國傳統的喜慶與性感,可以的話,我們現在就交易!”

然而維克多卻搖了搖頭,道:“楊先生,我們可以換餐桌,但是不能改變設計!” 楊曉紀眉毛一挑,收起笑容,問道:“你們不是說,可以給客戶定製嗎,怎麼到我就不行?”

維克多很是歉意的解釋道:“其實原因有很多,因爲AC777目前只是開放了歐洲市場,而龍國方面,並不在銷售的範圍內,所以,設計方面,我們不會開放給龍國人!”

他說的這是好聽的,換句話說,深空工業,壓根就是在歧視龍國。

誰說龍國人買不起AC777?

楊曉紀當時就急眼了,在關乎祖國的榮譽上,任何人都不能默然。

“這麼說,你們是不會給龍國定製AC777了唄?”

維克多很無奈的說:“不如我給您介紹別的型號專機,雖然沒有AC777豪華,但我想它應該是足夠用了!”

少年冷哼一聲,把酒杯砸在桌上,起身道:“你們不賣給我AC777,就別想賣出去一架飛機!”

主管還笑了,也起身道:“我們深空工業在龍國已經有五年的時間了,我並不是懷疑您的能力,但我相信,你還做不到讓我們一架飛機都賣不出去!”

楊曉紀再也沒說廢話,轉身就走。

既然維克多不認爲他有能力,阻止深空工業的銷售,那就讓他看看龍國富豪的實力。

龍國發展到今天,他們還以爲是好欺負的嗎?

這麼**裸的歧視,任何一個龍國人都不能接受。

既然國外的飛機這麼能裝幣,楊曉紀直接對曹夢說:“走,去買國產的,我就不信,咱們龍國的飛機工業,還不如他個浪國?”

曹夢搜索資料的時候,楊曉紀立刻給莊少卿打了個電話,很是憤怒的說:“少卿,給我放個話出去,帝都俱樂部的富豪,有定深空工業飛機的,都給我退了!”

莊少卿知道深空歧視龍國後,也是憤怒不已,立刻在羣裏發了個消息。

如果不是楊曉紀說的,這些富豪,還真就不放在眼裏。

現在可好了,那些定了飛機的富豪,二話不說,直接退。

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維克多那邊就接到了十幾個退定的電話,損失超過十幾個億。

還有大批的記者,堵在公司的外面,對他們的歧視行爲,立刻進行了媒體傳播。

直到這時,維克多才知道,楊曉紀的那句話,絕對不是說說而已。

這麼多富豪同時退定,這說明那個少年的實力,深不可測。

想想看,誰能讓帝都的富豪,如此的聽話?說退就退?

維克多立刻給總部打電話,可深空工業的那位高層,只是笑道:“這就是龍國人喜歡做的,他們總是喊的很大聲,可很快就會忘了他們爲什麼喊,不用去管他們,即便是歧視他們,還是會買我們的飛機的!”

他們如何的說,楊曉紀還不知道,因爲他現在已經很滿意的與一家龍國的航空工業,完成了一架名爲‘CN7’的豪華私人飛機的交易。

雖然只是花了不到十億,但CN7的豪華程度,比那個AC777還要高。

而且其它方面的綜合能力,幾乎完全超越AC777。

不僅如此,傍晚的時候,楊曉紀就在南區機場看到了他的CN7。

整架CN7,通體紫色,機身長51米,寬度3.7米,高度17米。

機艙包括臥室,會議室,餐廳,廚房,酒吧,浴室,休息室,娛樂室,甚至還有健身室與KTV,當然還有可供十人休息的空姐與機師艙。

無論是那紅色的龍國傳統格調,還是窗戶上的片片窗簾,都設計的極其完美。

坐在那柔軟的沙發上,就能從窗體,看到外面的一切。

這要是在空中,感覺肯定很棒。

賣他飛機的那位銷售主管都說了,這是目前國內最豪華的私人飛機,沒有之一。

還希望楊曉紀能夠用這架飛機,周遊世界,讓全世界的人都看看龍國的製造工業,有多麼的霸氣。

不過楊曉紀還沒有出國的打算,先在國內玩玩還是可以的。

於是他讓曹夢立刻去安排服務人員,以及會擺弄飛機的人。

楊曉紀整跟大夥興高采烈研究飛機上的那些功能呢,高雅晴的電話打進,直接笑道:“你這架飛機不錯,我都很喜歡,有空帶我去天上飛機圈!”

其實少年都已經習慣了,不論他做什麼,高雅晴都知道的很清楚。

雖說是習慣,可楊曉紀心裏還是有點別的想法。

高雅晴如此的盯着他,到底是爲了什麼?

即便是疑惑,楊曉紀還是笑道:“那有什麼問題,等我找到會開飛機的,咱們就升空!”

誰知道高雅晴卻說:“開飛機很難嗎?我都會,但是這種大飛機,需要2-3名機師,我自己是弄不了,等你找到人了,我可要首飛啊!”

連飛機都會擺弄,楊曉紀還真的有點吃驚。

忽然間,他還真想知道,這高雅晴在成爲他助理之前,到底是做什麼的?

除了這些,高雅晴還問了句:“對了,我看你之前不是去深空工業了嗎?怎麼沒買他們的AC777啊?”

楊曉紀單獨走進娛樂室,往紅色的沙發上一座,語氣立刻冷了下來,道:“你到底想幹什麼?你要是那麼想知道我平時都幹什麼?乾脆你跟在我身邊好了!”

無論是做什麼,幹什麼,高雅晴都知道。

這麼弄的話,還有隱私嗎?還有他的空間嗎?

高雅晴卻笑道:“你還生氣了,我那是保護你,想想你現在的身份,就靠那幾個保鏢?你對你自己的生命那麼不在乎嗎?在說了,我要是怕你知道我跟着你,幹嘛還跟你說啊?”

楊曉紀想了想,居然找不出反駁的理由。

鏟子幾個人雖然能打,可跟真正的高手比起來,那就是擺設而已。

而且誰能說楊永天沒有仇人?

這個掌握着世界五分之一財富的人,他的家人,自然也是會被人盯上的。

高雅晴的話,倒是提醒了楊曉紀。

可嘴上卻說:“這裏是龍國的帝都,可不是國外,難道還能有殺手嗎?”

“那上次的幾個人,是跟你鬧着玩的?如果我當時不嚇走他們的話,你還能活到現在嗎?”高雅晴很是不屑的話,卻刺激的楊曉紀毫無招架之力。

至於爲什麼不買AC777,高雅晴知道後,立刻說了句:“你現在回家,我給你看個好玩的!” 好玩的?楊曉紀**的一笑:“還有比你更好玩的?”

“說什麼呢?”高雅晴笑罵了一句,跟着說:“深空工業正在請求頂級投資的幫助,獲得一百億米刀的投資!”

一聽這個,楊曉紀立刻說了句:“我立刻回去,擺好姿勢等着我!”

總是說他是頂級公司的總裁,可楊曉紀對這個公司一點都不瞭解。

只是知道,它是一家投資公司,擁有接近兩千億米刀的資產。

正好借這個機會,看看頂級公司,到底是怎麼個厲害的角色,以後在裝幣的時候,也能有點自信。

要說楊曉紀是個有情義的人,他可以回家吃飯,還專門給曹夢轉了一萬塊錢,讓她跟鏟子他們吃了飯在回去。

就是這種細微的關懷,才讓曹夢,鏟子他們,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單說回到豪宅的楊曉紀,飯都沒吃,就鑽進了高雅晴的臥室。

所謂好玩的東西,就是深空工業的資料。

因爲歐洲地區的商業發展,很多的航空工業都在搶着上市,其中很多有實力的公司,都得到了很好的發展。

可深空工業就着急了,全球的銷售減少,讓他們的企業,很難獲得更好的發展。

他們設計生產的AC777,雖然是最豪華的飛機,可在過去的幾年裏,總共就賣出去一架。

而其它公司或者國家的航空工業,都在拼命的發展,很快就能徹底的超越他們。

看到這裏,楊曉紀很是憤怒的說了句:“真他嗎是越窮越能裝幣!”

跟着,楊曉紀又問高雅晴:“既然如此,那我能做什麼?整天的跟我說頂級公司?這到底是什麼企業?你今天得跟我說說!”

很簡單,高雅晴纔是頂級公司的總裁,那可是楊永天親自任命的。

之所以對外說楊曉紀是總裁,一是爲了給他提高身份,其次楊曉紀也是楊永天的孫子,只要是姓楊的產業,楊曉紀都有權去管。

而且高雅晴也說了,現在她也算是楊家的人了,不管楊曉紀認不認,她生是楊家的人,死是楊家的鬼。

楊曉紀卻很冷靜,他就想知道高雅晴到底是看中他的人,還是錢?

但是這問題怎麼可能問的出口?女人是很容易受傷的,再把高雅晴刺激瘋了,得不償失。

既然高雅晴是頂級投資的總裁,那麼深空工業的投資計劃,楊曉紀還是一句:“取消!”

高雅晴立刻打開了深空工業的投資文件,直接在命令欄裏,寫了個‘NO’。

又在原因項目裏,寫了句:“不要歧視龍國人,因爲要買AC777的人,就是頂級公司的總裁!”

跟着,把文件發回米國的公司,那邊的職員,立刻把文件傳給了深空工業的老闆‘布魯克’。

這位年近六十歲的老闆,看到文件的瞬間,腦袋都嗡嗡的響。

其實他也知道深空公司歧視龍國,可是他卻沒有做任何阻止。

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那個要買AC777的龍國人,就是掌握深空工業生死的總裁。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頂級投資公司拒絕給他投資,這家航空工業,不出一個禮拜,就得關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