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天空變得昏暗了起來,獅鷲獸忽然飛下了雲層,只見一山脈顯現在他們面前。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8 日 0 Comments

「死亡山脈。」林長老輕聲嘟囔著。

齊空明三人都吞了吞口水,因為他們看見整個死亡山脈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一些看不清楚的黑點在緩緩移動著,遠處,一座龐大的城市坐落與離死亡山脈不遠的地方,周圍還有著一些黑點不斷靠近著。

「那些就是死族生物嗎?」齊空明指著那些黑點說道。

「應該是了,老夫活了這麼久,也沒有見過這種生物,走咱們下去好好瞧瞧。」林長老點了點頭,說道,一隻手拍了拍獅鷲獸的腦袋,獅鷲獸就向著死城俯衝了過去。

「咔咔咔.……」越是靠近地面越是可以聽見這樣子的聲音,瘮人,瘮得慌。

齊空明也看清楚了死族生物的樣子,那是一副骷髏,眼睛里漂浮著藍色的兩個火團,異常的嚇人。

齊空明卻不知道,這只是死族的一個分支種族,骨族罷了。

當齊空明看見一隻正在爬著的,巨龍骨架的時候,齊空明眼睛里滿是震撼,與擔憂。

原來這就是死族啊。

「死族生物,果然可怕。」林長老說道,要不是現在出來的死族生物都不會飛,恐怕他們四個早就成了篩子了。

「走吧,先進城再說。」林長老說道,獅鷲獸翅膀猛然撲騰了起來,這四個人以著一個極快的速度,飛向死城,下方的死族生物看著飛過的獅鷲獸,咔咔咔的不知道在說什麼。

死城城門之上,有著一個人站立在那裡,看著獅鷲獸飛了過來,揮了揮手。

「老林,怎麼來得這麼慢,所有人在等著你呢。」獅鷲獸在城門之上停了下來,林長老四個人跳了下來,那個站在城門上的人立刻飛奔了過來,兩個人互相擁抱了一下。

「老田,對不住了,一不小心遲到了。」林長老笑著對這個人說道,此人便是神衍宗執法長老,田右!

「這下子你可遲到的太多了,等下子喝酒的時候一定要多罰幾杯啊。」田長老亦是笑著,拉著林長老說道,很是親切,沒有一種執法長老的威嚴,不過有一種人叫做笑面虎,這種人更是可怕。

「一定,一定。」林長老拍了拍田長老的肩膀,說道。

「你們去玄武宗的安置地把獅鷲獸安置好,在那裡待著,有任務自然有人跟你們說,我還要跟田長老他們去開會。」林長老說道。

「是,長老。」齊空明,司馬青雲,敖天霜三人異口同聲地說道,便拉著獅鷲獸下了城樓。

「公子,小姐你們要去哪裡啊?我可以給你們帶路,只要一點小小的花費即可。」一個身著甲胄,士兵模樣的人把他們攔住了。

「額,我們去玄武宗的安置點。」齊空明說道,順手拿出一顆玄階魔晶扔給了對方。

一拿到魔晶,又聽到是玄武宗的,他的臉就更加獻媚了。

「叫小的,大亨就好了,我這就帶三位貴人去。」大亨獻媚地說道,敖天霜眼中閃過一絲厭惡。

「好,走吧。」 腹黑律師不好惹 齊空明倒是沒有什麼感覺。

然後,三個人就跟著大亨向著玄武宗的安置點走去,身後還有一隻獅鷲獸跟著,甚是引人注目。

一路上,有著一隊隊士兵從一旁走過,似乎是在巡邏。

那些士兵也被獅鷲獸吸引,忍不住多看了幾眼,畢竟獅鷲獸這種強大的飛行妖獸很難見到。

司馬青雲就跟一個風流倜儻的公子爺一樣,如走馬觀花一樣,觀察著周圍,而齊空明與敖天霜正在聊著他在炎華國的經歷,敖天霜就靜靜地聆聽著。

不得不說,死城雖然不如玄武城雄偉,但是它的城牆卻是齊空明見過最為厚實的城牆。

再加上上面刻著的陣法紋路,恐怕能夠攻破死城人都是大陸上數一數二的人。

快穿之女配功德無量 很快,齊空明他們便來到了玄武宗在死城的駐紮地點,是一處府院。

牌匾上寫著,玄武宗府。

大亨說了一兩句以後要帶路就找他的話,便跑走了,齊空明與其他兩個人,帶著獅鷲獸就進了玄武宗府。 一進入玄武府院,就發現這玄武府院甚是廣闊,也是,畢竟要容納下整個玄武宗弟子,所以也必須有這麼大的府院來容納。

此時,有著不少人分佈在府院前院不知道在討論著什麼。

齊空明詢問之下才知道,他們是在邀請對方與自己組成一支隊伍。

原來,是上面有言,要出城就必須是多人出城,不得單獨一人。

齊空明與司馬青雲先把獅鷲獸去安置一下,敖天霜則是先去住處觀看。

齊空明把獅鷲獸安置好了,拍了拍雙手,看著站在一旁很悠閑的司馬青雲,他手裡還拿著一些紅棗,綠棗,一顆顆地吃著。

「二師兄,你這些都是哪裡拿的?」齊空明順手拿了一顆綠棗,問道。

「自己帶的,不然這麼個地方,會有這種享受的物件?」司馬青雲說著,朝天上扔了一顆紅棗,自己張著嘴,去接。

「要組隊才能出城,二師兄,要不我,你,還有大師姐,組成一個隊伍,一起出去看看。」齊空明沉思了一下,說道。

「成啊,我是沒什麼意見,就看大師姐有沒有興趣了。」司馬青雲吐出一顆棗核,說道。

「走吧。」齊空明拉著司馬青雲就向著住處而去。

住處這邊,敖天霜特意將他們三個人的住處安排在鄰近的三個住處,滿意地點了點頭,就準備去尋齊空明與司馬青雲,然後就看見齊空明正拉著司馬青雲走來。

「這麼快?」敖天霜問道。

「離這裡也沒有多遠,幾下子就弄好了。」司馬青雲拿起一顆紅棗遞給了敖天霜,說道。

「大師姐,出城要組隊,我覺得咱們三個組成一隊唄。」齊空明開門見山地說道。

「行啊,我沒有什麼意見。」敖天霜說道。

「那就好。」齊空明,笑了笑,說道。

「不過你也不用著急出城,我剛才問過一些人了,死族距離死城還有著一段距離,而且等長老們開完會我們才能出去。」司馬青雲說道。

「你什麼時候問過?」齊空明奇怪了,剛才司馬青雲不就在他的身邊嗎?

「你在那裡安置獅鷲獸,也不知道你在磨磨蹭蹭什麼,我就去問問,沒有想到我回來了,你還在那裡。」司馬青雲一臉吐槽地說道。

「額,那個跟獅鷲獸聊聊天唄。」齊空明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說道。

「好了,我們還有正經事要辦呢,去戰碑。」敖天霜說道,三人便出了玄武宗府院,一路上,看見形形*的,穿著宗門服飾的人也都朝著戰碑而去。

齊空明,司馬青雲,敖天霜,三人亦是穿著玄武宗服飾,他們都是親傳弟子,與外門,內門弟子服飾有所不同,在腰部都纏著一條帶有金色紋路的腰帶,腰帶中央,還有著玄武的金屬浮雕。

這樣子,別人一下子就可以看得出來齊空明,司馬青雲,敖天霜,三人是玄武宗親傳弟子。

戰碑很好找,因為它很大,很高,比城裡所有的建築都高,戰碑之上雕刻著傳說之中的四大神獸,青龍,朱雀,白虎,玄武,甚是威武霸氣。

四大神獸的傳說,在此方天地初開之時便有記載,而他們玄武宗的先聖,玄武先聖,傳聞便是被道祖帶去見過玄武一面,便悟出了玄武宗鎮派功法,真靈玄武決與翻天覆海真經。

而戰碑乃是當年道祖初建,就是為了記載滅魔大戰所有人的功績,所以這戰碑就被流傳了下來,使用至今。

走了一會兒,齊空明與司馬青雲,敖天霜,三人便已經來到了戰碑面前,但是戰碑處卻圍著許多人,齊空明與司馬青雲,敖天霜只好到一旁的麵攤坐著,順便吃個面。

不得不說,開這個麵攤的老闆真的是個人才,在此地開麵攤,真的是生意火爆,已經有著許多人在這裡坐著,等待著圍著戰碑的那些人的離去。

麵攤老闆是個大胖子,齊空明覺得比自己的師父還要胖。

很快,齊空明三個人所要的面便全部上來了。

齊空明要得是碗牛肉麵,看著熱氣騰騰的牛肉麵,齊空明肚子就有咕嚕咕嚕地叫著,齊空明只好拿起筷子就是干,一入口,就覺得,此面乃人間極品,罕有比此面還要好吃的東西。

不過,他卻發現司馬青雲與敖天霜都沒有動筷子,兩個人都看著那個麵攤老闆。

「你們不吃面,都在看著人家老闆幹什麼?」齊空明放下了筷子,好奇地問道,聲音還特意放小聲了。

「出來也不多長點心眼,你沒有發現這死城裡所有生意都關了,這裡還有個麵攤開著,不是很奇怪?」司馬青雲不知道哪裡來的一把摺疊扇,一扇子就打在齊空明的腦袋上。

「額,剛才餓了,沒有想那麼多。」齊空明一想,還真是,不過他剛才是真的餓了。

「此人很強,很強。」敖天霜此刻出言了。

「有多強?」齊空明問道。

「比咱們師父還要強一點。」敖天霜肯定地說道。

「怎麼會?咱們師父可是九州大陸上數一數二的強者,比我們師父還要強,怎麼會給我們煮麵?」齊空明感覺不到那個麵攤老闆的強大,只覺得他是個普通人罷了。

「小子,要相信你大師姐的感覺,很準的,真的~很準的。」司馬青雲笑著說道,齊空明點了點頭。

也許是因為我還太弱,才看不出來。

齊空明想著。

「好了,強者都有一些莫名的癖好,我們就不要打擾人家,安心吃面吧。」敖天霜將司馬青雲和齊空明兩個好奇的腦袋轉了回來,說道。

兩個人乖巧地點了點頭。

齊空明便二話不說,悶頭吃面。

那滋味,真的是美滋滋。

喝完了最後一口麵湯,齊空明感覺整個肚子都飽了,整個味蕾被美妙的滋味環繞著,身心舒暢。

一看,司馬青雲與敖天霜都還沒有吃完,戰碑旁邊還有著許多人圍著,便百無聊賴地轉頭四處張望。

一道身影忽然從他的眼中閃過,齊空明泛出一股熟悉的感覺。

那是?

劍無雙!

齊空明看清楚了那道身影,竟然是劍無雙。

不過,劍無雙怎麼會來這裡?

這裡不都是七十二聖宗的弟子嗎?

齊空明不知道,蒼域死亡山脈離炎華國並不遠,所以炎華國主便也派了一些年輕弟子和武王來此死城,一是看看情況,二是做好準備。

齊空明看著劍無雙朝著人群走去,又轉了過來,卻發現司馬青雲與敖天霜兩個人都以一個不可言語的眼神看著他,莫名感覺有點心慌。

「你們怎麼這樣子看我?」齊空明小心翼翼地問道。

「小師弟,那個女子我看著還長得不錯,比起大師姐雖然還差點,到也是禍國殃民的樣子,你是不是對人家有點意思?」司馬青雲娓娓道來,語氣曖昧,敖天霜認同地點了點頭。

「是啊,小師弟,若是想要追求她,我們可以給你打助攻。」敖天霜也是以著曖昧的語氣說道。

「額,大師姐,你怎麼也跟著二師兄這麼不正經,我跟她不過是萍水相逢罷了,沒有什麼交集,只是一時好奇罷了。」齊空明說道。

「真的?」司馬青雲問道,表情讓齊空明想要揍他的感覺。

「真的。」齊空明肯定地說道。

「好吧,那就不追究了。」敖天霜一言就把這個話題結束了,齊空明很是感激。

「那裡人散得也差不多了,咱們去吧。」敖天霜說道,便站起身,向著戰碑走去,齊空明與司馬青雲便跟上了。

人雖然不如之前那麼多,但是也是頗為擁擠,齊空明與司馬青雲兩個人將敖天霜圍在中間,以防他人吃豆腐,這是敖天霜的要求,齊空明與司馬青雲只好照辦。

沒過一會兒,齊空明與司馬青雲,敖天霜三人便來到了戰碑面前,三個人拿出自己的宗門令牌,摁在戰碑之上,戰碑上有著一條條紋路浮現,連接上了宗門令牌,沒過一會兒,便記錄完全,紋路消失。

好不容易又擠出人群,齊空明與司馬青雲,敖天霜就準備回去了。

七十二聖宗地位超然,所以七十二聖宗的弟子也都會低看別人一眼,可是來死城的都是七十二聖宗的弟子,也就沒有什麼高看低看的。

此時,一道聲音引起了齊空明的注意。 「讓開!」劍無雙看著眼前一臉猥瑣的樣子的一個男子,心中湧出一抹厭惡,覺得噁心。

「小妞,你是哪個宗門的,看你的服飾,應該不是聖宗弟子吧。」這個男子看著劍無雙美麗的容貌,完美的身材,感覺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劍無雙眉頭一皺,一眼都不看這個男子,就朝著一旁走去,忽然就有許多人將她圍了起來。

「小妞,我何師兄看上你了,跟我們走一趟吧。」一個光頭的男子,極其囂張地說道。

「沒錯,被我何解看上了,就是你的福氣。」一初始攔住劍無雙的便是光頭男子所說的何師兄,何解!

「對,被我何師兄看上了,是你的福氣。」一旁圍著劍無雙的人都一起喊著,狗腿子的樣子一看便知。

劍無雙一隻手握住了劍柄,看著周圍靠近的這些人,眼睛里閃過一抹殺意,面無表情。

何解走了過來,伸手就要挑逗劍無雙,劍無雙輕身移位,多了過去。

「呦,還不樂意,我喜歡,別人越是反抗,我越是興奮,把她給我拿下!」何解見狀,更是開心,笑得異常邪惡,一些人看得都有點想打他,但是他們也知道何解的身份,他可不簡單。

有些惹得起何解的人也不想管這種閑事,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何解一聲令下,旁邊圍著劍無雙的人就要衝上去,把劍無雙拿下,沒有想到這個時候,一個人沖了進來,一把攔住了那些圍著劍無雙的人。

「聖宗弟子,有你們這些敗類,真的是污了名聲!」那個人指著何解還有他的小弟們,大聲說道,原本以為塵埃落地的人,又注意到了這邊。

「這個人誰啊,敢惹何解。」

「不知道啊,估計是個愣頭青,不知道何解的身份。」

「沒準人家是什麼宗主的兒子之類的,所以敢出頭。」

……

這是那些不敢管的,普通的聖宗弟子。

而那些敢管的,卻不想管的,是這樣的。

遠處,一個青衣男子和一個白衣女子,看著這一幕,男子輕笑。

「這個人,有點意思。」男子這樣說道。

「哼!不過一個愣頭青罷了。」女子輕哼一聲,說道。

不遠處,一個頭上帶著個斗笠,不知道真面目的人,看了一眼齊空明,又看見齊空明後面的劍無雙,再看見敖天霜的身影,搖了搖頭,走開了。

還有很多人,各式各樣的反應,有欣賞,有嘲笑,有冷漠。

司馬青雲與敖天霜站在不遠處,看著這裡發生的一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