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背景和來說,張青雲比之高吉樣就是乞丐比王子,張青雲的出生在社會階層的最底層,而高吉祥與生俱來的就是高官之後。這也導致了一直以來別人看張青雲都覺得他是個攪局者。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他憑什麼可以插足高吉祥和趙佳瑤的婚約中,硬生生的將趙佳瑤娶回家?他又憑什麼敢於和趙系和高係為敵,不把這兩大家族放在眼裡?

現在這一切似乎有了答案,跟高吉祥比,張青雲更強、更有前途!在兩人身份差距如此巨大的情況下。走到現在這一步兩人已經是平起平坐了。

而且在兩人僅有的一次博弈中張青雲還佔盡了上風,逼得高吉祥不的不主動和他去緩和關係,這樣的情況看在趙傳眼中當然是有興緻的。撇開他和趙佳瑤是親兄妹不談,另一方面來說他也算是最早發現張青雲才華的人,雖然在後來兩人因為諸多的原因曾今一度鬧得水火不容。不過好在這一切都過去了,現在的結果是張青雲和趙傳的關係牢不可破!

在趙家內部,張青雲雖然不屬於趙系,但是他的存在卻對趙傳影響力的提升無形中有很大的影響。在趙家之外,張青雲和趙系之間聯繫的紐帶便是趙傳,這一點張青雲心中也是清楚的。

經歷了這麼多風雨,張青雲現在也明白了多條朋友多條路的道理!自己雖然不是趙系的人,但和趙系保持一個相對良好的關係對雙方來說都是有好處的,既如此何樂而不為呢?

結束了和趙傳的通話,張青雲將電話遞給耿霜,腦袋裡面陷入了沉思。

他願意相信這是占江暉給自己在造勢,因為他心中確實有下放的**。現在在中央部委工作雖說好,但終究沒有執政一方那般讓人有漏*點。張青雲發現自己更喜歡的是在地方上搞經濟建設,親眼的見證民族的崛起和人民的崛起才是最讓他激動的。

從司長位子上下放擔任市級一把手是正常的分寸,這對張青雲來說兩年以前就應該是這個結果,現在轉了一個彎又回到了這個點了。

不過在張青雲看來,這個彎轉得絕對是值得的,在轉這個彎的過程豐。他成熟了很多,也感悟了很多。現在如果在讓他管一個市,出任市委書記,他更有信心將擔子挑起來,給黨和人民一份滿意的答卷。

遍觀江南省所有的甫,張青雲認為自己去哪個市都沒有問題對江南的了解張青雲已經到了一個很高的境界。出任江南的市委書記是最好的了,也是最適合他展露才華的了。

「怎麼?青雲,是不是要下放了?」耿霜在旁邊柔聲說道。

張青雲一愣,瞅了她一眼,點點頭。又搖搖頭,道:「剛才趙大哥的電話,他提到了這種可能性,我咋。人倒是希望能下放,就不知道組織上是怎麼考慮的。」

一想到組織,張青雲又想到了高吉祥和郭雨,這兩人早就被組織定位為省部級後備幹部人選了,自己呢?,自己現在離部級僅一步之遙了。組織上對自己的定位又是如何呢?他心中很渴望知道答案」

求月票,月票嘍!手上有月票的兄弟們,砸月票了!!!!! 到京城,改委組織召開司以上幹部倉體會議,今公甲女是階段性工作總結和彙報!在會上,高技術司因為工作效率和工作成績突出受到公開嘉獎,改委熊先雲書記親口表彰了高技術司的工作成績,並鼓勵高技術司全體同仁繼續努力。爭取取得新的、更突出的成績。

這一次嘉獎讓張青雲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自從他來改委以後。就一直在致力於提高部門工作效率,改革各種規章制度,規範項目申報、審查、決策以及驗收工作流程等工作。

在這其中,他是付出了比較大代價的,也遭到了很多人的誤解,其中免不了還進行了一系列的鬥爭,能夠堅持到今天,能夠將高技術司方方面面的工作抓出成效來,張青雲確實展現了其有勇有謀的一面!

有了這次公開嘉獎,也就意味著以前高技術司所做的一切改革均的到了領導們的認同,在改委內部也必然要掀起一股改革的風潮,在這其中張青雲肯定要充當模範和榜樣的角色。

果然,散會以後,張青雲被很多其他司的司長團團圍住,其中排名比較前的運行司司長錢進一馬當先,他年紀比張青雲大不了幾歲,也算是同一個階梯的幹部,平時也是個比較爽快的人。他道:

「張司卡,你也忒不夠意思了!你們高技術司壓力哪像我們運行司要負責全國經濟展的運行情況。現在倒好,你們搞了改革,連帶著我們也要一同改革!這,,我話可說在明處。你可不準藏著掖著,有啥好建議要提給我們。剛才主任就是這樣說的,是不是?。

「老錢,你這什麼話?運行司壓力大。我們規劃司壓力就小?我看這樣,老張我們得抽空好好聚聚,你得跟我們分享一些經驗給我們,你看如何?」規戈司周尋長打斷錢進的話搶口說道。

張青雲暗暗皺眉,被這樣一群傢伙圍著,分明就是公報私仇嘛!說是什麼分享經驗,實際上是今天自己獲得了嘉獎他們不心理不平衡。一念及此,他忙道:

「得,得!我甭管是運行司還是規劃司,那都是你們的一畝三分地。我管不到!等哪天我提拔了,你們有事再來找我!我也不怕別人說我搞山頭主義,老實說我心裡就這樣想的,我如果把什麼都告訴你們了。下次我還能受到公開嘉獎嗎?所以羨慕我沒用,嫉妒我也更沒用!」

張青雲這樣一說,徹底暴露了其自私的嘴臉,一幫人哪能放過他,最後被逼無奈,張青雲答應晚上破費請大家吃官府菜,這一波圍攻風潮才得到遏制。

這是張青雲來改委后第一次請同仁吃飯,到場的基本都是各個司的司長,雖然沒全到齊,但只要有點頭之交的都過來捧場了,差不多有十多個人!張青雲也不小氣,挑選的是京城最高檔的飯店,大家齊聚一堂,好不熱鬧。

這種場景是很不容易的,如果放在地方,這不亞於召集全省各市市委書記在一起吃頓飯。平時大家都位高權重。手頭上應酬更是多,能賞臉過來吃飯,那都是給足了張青雲面子,這種認同感讓張青雲感覺很好。

飯菜上齊,張青雲先舉杯致祝酒詞,號召大家敞開了喝,晚上不醉不歸!他如此豪爽,響應的人也不少,一時氣氛搞得很熱烈。

坐在張青雲旁邊的是投資司馬空群司長,另外就是錢進了。因為魯東羅瑞汽車集團項目的問題,張青雲曾今和馬空群鬧了一點意見,今天他能賞臉顯然是有和解的意思。想想也可以理解,連高吉祥都找張青雲握手了,馬空群豈能不識得厲害?

運行司司長錢進比較健談,和張青雲走了幾杯,拍了拍張青雲的肩膀道:「老弟,老哥我羨慕你呀!你知道吧,我在改委呆的年數不短了。我跟你說,在司以上幹部全體會議上受到公開嘉獎的情況是不多見的。你」。他話說一半,點點頭後面的卻不說下去了。

張青雲一愣,他從錢進的眼神中讀到了一種的別樣的東西,今天受到嘉獎他雖然說心裡很高興,但還真沒把這個口頭獎勵當一回事,但是現在經錢進這樣一說,張青雲意識到自己可能錯了,今天的口頭嘉獎分量應該很重,不然散會後不會有這麼多人圍攏過來,更不會有今天的宴會。

「來,來!喝酒,喝酒!今天我們恭喜張司長獲得公開嘉獎!」規劃司周京青司長此時言了,他年紀比較長,在改委內部也是比較老資格的司長,他這一開口,

周司長將酒杯和張青雲手上的杯子碰了一下,道:「恭喜了,希望將來你還記得我們這些同仁,以後要常回來看看

張青雲臉上的笑容一滯,凝固在了臉上,周司長什麼意思?自己要調動工作不成嗎?張青雲覺得自己腦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看出了張青雲的疑惑,周京青微微一笑道:「張司長啊,你可能不知道。熊主任每每有個習慣,每到委裡面有什麼人事調整了,他一般事先都會有些舉動。而這其中數司以上全體幹部會議上的公開嘉獎為最隆重。

如果估計得不錯的話,老張你可能要下放了,我們在部委工作的正局級幹部可比不上地方上的同級領導哦!」

張青雲呆立當場,他真不知道這裡面藏有這麼多小;九九,現在經周京青這樣一通解讀,在想想今天的請客就顯得更順理成章了,自己人都要走了,同事們當然需要告別啊!

可是究竟是不是這麼回事張青雲心裏面還是不能確定,因為自己如果耍下放的話,組織上肯定會有人找自己談話,可現在根本就沒有這種情況出現。而且也根本沒有其他的風聲,這怎麼看都不像是那麼回事。

不過周京青是改委的老油條了。說得如此篤定,再看錢進剛才的神情,張青雲又不得不信。

下放!張青雲第一個念頭是自己是否回江南,從占江暉的意思看,他是希望自己能去江南的。在他的領導下,對自己也好,同時也方便他開展工作,可謂兩邊可以照顧到。張青雲希望這樣的局面出現。

「來,來,喝一杯!我先干為盡了」。周京青笑道。

張青雲連忙將思緒拉了回來小點點頭將杯中的酒喝了個乾乾淨淨,乍聞這個消息,他心神明顯有些不集中,好在大家對此都表現出了足夠的理解。大家今天聚在一起吃飯。固然是捧張青雲的坡同時也是一個相互之間交流的舞台。

大家見張青雲有些失神,也都知道他可能需要消化一下這個消息,一時誰都沒有打擾他,:三兩兩自顧在小範圍里喝酒攀談起來。

重新坐在椅子上,張青雲腦子裡面轉過了無數個念頭,下放了!終於要下放了!張青雲想到此心中就忍不住有些激動,看著周圍這些推杯換盞的兄弟司的領導,他覺得自己是幸運的。

在中央部委工作的很多幹部都是希望下放的,可是部委機關下放到地方並不容易。

每個下放各額都需要由中組部考察審核。在這一方面在中央部委比地方要嚴格多了。

算起來自己進京還不到兩年,其中在黨校培了4個月,賦閑了幾個月,真正在改委高技術司展也就是近一年的事,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裡面就得到下放的機會,說明組織對自己還是非常重視的,同時領導對自己也表現出了足夠的關心和信任!「來,老張,我們走一個!」旁邊的馬空群舉起酒杯道,今天晚上他是第一次跟張青雲敬酒。

「哦,哦!好」。張青雲忙道。端起杯子和馬空群碰了一下,點點頭一飲而盡!馬空群眼神中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也將杯中酒幹了。

張青雲如此快能得到下放的機會馬空群心情是很複雜的。他是唯一和張青雲對過手的司長,對手的結果很糟糕,以前他只覺得自己只是背景比不過人家。

現在看來遠遠不止如此,組織上人家派張青雲來改委當司長那就是來走流程來的,其根本目的是要將其下放,放他到地方操一方權柄。

這種情況下自己怎麼跟人家斗?這樣的幹部組織上對其自有保護,可憐自己當時一無所知,竟然還妄想螳臂擋車,那不是自己跟自己找不自在嗎?

退一步說,即使不是這種情況。張青雲在處理魯西汽車研究實驗中心的項目中表現出來的果決和果敢也是少有人能及的,幾乎完全是突然的決定,俗話說沒有金網鑽不攬瓷器活。張青雲敢這樣干,自有他所依仗的東西。自己當初怎麼就看不透這些呢?

跟在高吉祥屁股後面,最後高吉祥自己都被整得顏面盡失,不得不主動對其伸出橄欖枝,馬空群對自己當初沒看清形勢從內心深處感到懊悔,,

求月票,緊急求月票!昨天一天。僅僅兩張月票,南華簡直崩潰了!為什麼會這樣???!!凹曰甩姍旬書曬齊傘 李曉峰自信滿滿,認為是到了自己大顯身手的時候,在世界範圍內拉聲望,最有效也最顯著的法子就是懸壺濟世了。

誰都知道,人吃五穀雜糧哪有不得病的,得了病怎麼辦?找大夫唄!管你是達官顯貴還是窮凶極惡,在醫生面前都放老實一點。想當年各種造神運動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治病救人。

不管是神通廣大上帝耶穌,還是裝神弄鬼的洪秀全,亦或者名震影視圈的黃飛鴻,都深諳其中的妙處,哪怕明明是耍把式賣大力丸的水準,也得給自己包裝成藥到病除,活死人醫白骨的杏林至尊。

李曉峰當然不是賣狗皮膏藥的,雖然從來沒學過醫,但是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當哥這些年的美劇都白看了,什麼《實習醫生風雲》、什麼《豪斯醫生》、什麼《急症室的故事》,哥的醫學知識就是被編輯們一季一季虐出來的,你們這些天殺的,能不能別那麼狗血!

「這是肺炎!」某仙人信誓旦旦的說道。

趙雲霞對此表示了強烈的疑問:「您怎麼知道是肺炎?」

這真不是趙雲霞抬杠,實在是某仙人的診斷手段太超前了,換誰都不會信任一個既不詢問病症,也不檢查病況,只是背著手隨便瞟了一眼病人的醫生,更何況這個所謂的醫生還是自稱的。也就是某人再華工中聲望高,換個其他人估計已經被憤怒的工人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相信我,沒錯的!這就是肺炎!」李曉峰倒是想告訴對方,哥是仙人,開了天眼之後雖然除了偷窺什麼的不能幹,但是看看任輔臣的心肺功能還是輕而易舉的。瞧瞧那滿肺的葡萄球菌,換個比某人更二把刀的傢伙也知道這是肺炎。

李曉峰說得輕鬆,趙雲霞可是經過了一陣天人交戰,良久之後實在沒有更好辦法的他不得不接受了這個結果:「那該怎麼治呢?」

「打針!」某仙人倒是言簡意賅,「上青霉素或者頭孢!一個禮拜管好!」

他說得對嗎?應該是沒有問題的,青霉素和頭孢都對症。但是仙人治病不都是長袖一揮用仙力就搞定了,何必用人間的藥物呢?李曉峰還沒有這麼二,先不提用仙力療病消耗太大,以他現在的半仙之體還折騰不起。

而且就算能這麼干,某人也得注意影響不是,像氣功大師一樣隨便發發功病人就好了,也得有人信啊!就算某人真比氣功大師強,他可是正經八百來刷聲望的,太神棍了對於今後的政治生涯不利。沒準以後清算起來,就得給他扣一頂封建迷信的帽子。

可是如今最關鍵的問題不是某仙人的治療方案對不對,而是這個年代別說頭孢了,青霉素都沒有,方案再對症又有什麼意義,不就是何不食肉糜。

「青霉素和頭孢是什麼?」

這個問題某仙人還真沒法回答,後知後覺的他終於想起了,貌似青霉素g1928年才首次發現,1941年才分離純化,如今青黴絕對有,但青霉素絕對沒有。至於頭孢,好吧,這個出現得更晚,再等五十年就出來了。

不管是五十年還是十幾年,任輔臣都等不起,照他這個病情最多十天就可以考慮開追悼會了。換成別的穿越眾,估計也只能跟巴神一樣思考人生,深刻的檢討為什麼自己不是學醫的,或是為什麼穿越之後沒馬上抓幾個化學家、生物學家攀科技樹爆青霉素。某仙人不會對自己如此苛刻,他做人的宗旨一向是寬於律己的,不就是青霉素和頭孢嗎?這個時代沒有,那哥就讓他有。

上帝說要有光,於是就有了光。你能跟上帝較真,問他老人家為什麼就有了光,光又是怎麼來的囁?問急了人家不拿雷劈你就不錯了,同樣的,某仙人說要有青霉素,那就有了青霉素。你敢去問他?

放心,不會被雷劈。某人還不會五雷轟頂**,如果當時心情不好的話,最多將你k成豬頭,若是心情好,某仙人倒是會拿出聚寶盆顯擺:「天庭出品,必屬精品!」

一克黃金一克青霉素,倒也是不貴,但貴不貴的不是主要問題,關鍵的問題是某仙人不會打針。嚴肅一點,有道是術業有專攻,神仙拿手的是裝神弄鬼,打針這種很有技術含量的工作人家不會也是很正常地。

更何況,這天下不會打針的人多了,前一世某仙人名牌醫學院畢業的死黨就不會這項技能,照他的話說打針那是護理專業的事情,俺們內科醫生只管動嘴、外科醫生只管動刀,像哥么這種住院醫生就是打雜的苦力和寫病歷的機器,打針這種沒有技術含量的事情你還是找護士吧!

不過某仙人拍著胸脯放出了大話,對於身邊的這群在複雜電磁環境下圍觀的不明真相的群眾,他也不好意思說哥真沒練過這個,你們誰誰誰先陪哥練練這項技能如何?練熟了咱們再臨床檢驗。

如今的他也只能趕鴨子上架硬著頭皮上了,不能不說初次上場的某仙人前奏還是非常不錯的,不管是配藥還是消毒,尤其是從針管里滋出空氣的那個動作更是形神兼備,讓一干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生出了高山仰止的念頭。

當然,某仙人也就是這點水平了,當他用橡皮筋勒住任輔臣的手腕,望著鼓起來的青色血管和閃爍著寒光的針頭,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了。尤其是醬油眾炙熱的目光掃到他面上的時候,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是油然而生。

拼了!尼瑪不就是扎靜脈嘛!反正也不會死人,哥扎動脈都不怕!

某仙人鼓足了勇氣,一針就推了進去,還別說瞎貓碰上了死耗子,這孫子竟然成功了。不知道是該感嘆這廝運氣好,還是感嘆任輔臣運氣好。總而言之,群眾們滿意某仙人也舒心。

在群眾們一致的讚揚聲中,某仙人像得勝歸來的大將軍,那個自豪那個得意。不過這些都是表面現象,實際上某仙人心裡也是七上八下,而且潛意識裡他總覺得自己彷彿少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兒。

不過大家也知道,某仙人的記心一向不好,被誇得飄飄然的他,很快就將這一點小忐忑拋擲腦外,在他看來解決了任輔臣的問題,接下來就該辦正事了。

所謂的正事兒,也就是招保安,按照某仙人的想法人也不用太多,有兩個班就夠了,反正《俄羅斯之聲報》的編輯部也不是什麼國家重點保密單位,只要保證上班時間編輯部的工作人員不挨打就成了。至於下班之後,你以為你是美國總統,能享受二十四小時的保安服務?

雖說工作簡單,但某仙人也不是完全不挑剔,保安就得有個保安的樣子,像後世的和諧國穿身淺藍色制服擰一根膠皮棍,猥瑣得跟小泉純一郎有得一拼的保安他是不要的。

某人更欣賞的是同樣穿著藍色制服掛著城管牌子的那批人,那才是真正的戰士,街面上的那點事兒就沒有這幫兄弟擺不平的。有他們在,李曉峰敢保證今後《俄羅斯之聲報》的編輯部就是固若金湯。

所以在取材方面,只有那種面臉橫肉、高大威猛一看就不是好人的華工兄弟能夠入選。不過讓某仙人納悶的是,為蝦米這幫兄弟換上了城管制服一點殺氣都沒有囁,難道說這個工作真的只適合道上的兄弟混?

看著一幫帶著浩然正氣的城管雄赳赳氣昂昂的正步走過,李曉峰覺得實在是不順眼,還真就像朱時茂說的:「咱們這濃眉大眼的,哪怕是穿上了漢奸的行頭,那也是地下黨!」

這可不行,李曉峰十分擔心震懾力不夠,沒有匪氣,怎麼壓得住那些黑色百人團的打手?匪氣,匪氣,怎麼樣才有匪氣呢?現場招募土匪是來不及了,也只能從土匪的著裝上想辦法了。每人發個眼罩化妝成獨眼龍,還是統統剃了光頭,在胸口紋兩條帶魚,不,是二龍戲珠。

這倒也是個辦法,就是彼得格勒紋身的師傅不好找,而且華工兄弟恐怕不會樂意,激起了兵變反而不美。有沒有更簡單快捷化妝成土匪的辦法?

某仙人眼珠子一轉,就想到了絲襪,這東西便宜,套在腦袋上想不承認自己是匪徒都不行,不過據說摘下來很費勁,而且形象確實猥瑣了一點。算了,退而求其次,一人發一個黑頭套,就是只留三個窟窿的那種,既保暖又有威懾力價格便宜量又足,就是他了!

就在某仙人十分高興的解決了裝束問題的時候,身後的營房裡趙雲霞手忙腳亂慌慌張張的就衝出來了,不由分說的將某個自以為高明的仙人拉進了帳篷,用一種飽含這憤怒和急躁的嗓音質問道:

「安德烈同志,你給任大哥打的什麼針,你看任大哥都快不行了!」

李曉峰應聲望去,只見原本面色潮紅的任輔臣如今臉色發青嘴唇發紫,渾身更是不斷的抽搐和哆嗦,似乎是快要窒息了。

轟隆一聲炸雷,某個後知後覺的仙人總算是想起來自己先前忘了什麼。尼瑪,忘記做皮試了,這是青霉素過敏了! 張青雲下放的消息遲遲沒有到來。高技術司的工作卻是越來越繁忙了,每到下半年都是發改委各個司最繁忙的時候。一年的任務要完成,加之有上半年的成績作參照,地方上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思,到了中央部委這邊就抓得更緊了。

張青雲心中開頭還掛著下放的事,但隨著日程排得越來越滿,他完全是沒有精力去想這些了,每天都是緊張而繁忙的工作,工作之外便是應酬!

這天下午,京城已經入秋了,剛好是秋高氣爽的好天氣,張青雲駕車直奔京城四環晉東鐵馬市駐京辦,鐵馬詹紅桂進京了,非得要張青雲賞臉兩人吃頓飯。

上次張青雲在遂湖鐵路的事情上幫了他,他是感激涕零,月月都有問候電話過來,過幾次小節氣鐵馬駐京辦這邊也會有人上門送禮品,方方面面的禮節講究得非常到位,完全是按部長級待遇在和張青雲拉攏關係。

張青雲和詹紅桂兩人是黨校同期學員,在那一期學員中兩人年齡雖然相差了20歲,但是關係卻是最好的。當然這裡面也不排除有詹紅桂慧眼識人的一面。他畢竟是在政壇摸爬滾打一輩子的人了,閱人無數,看出張青雲異於常人的一面也並不奇怪。不過總的來說還是他為人處事的方法上有亮點,不然張青雲也不會跟他走那麼近。

和張青雲一樣,高吉祥也算是年輕有為的幹部,他和詹紅桂還一起攜手搭班子的,但兩人關係卻一點都不親密,相反還聽說兩人分歧很多,鬧得很不開心,最後高吉祥的離開算是不歡而散。

這種情況是很少見的,因為像高吉祥這種京城太子下去,作為一把手的詹紅桂主要責任應該是保護他,為他保駕護航才對。但是結果成了這樣,這隻能說明兩人確實是尿不到一個壺裡,因為憑詹紅桂的政治覺悟,他絕對是不會無事生非的,如此看來主要責任當屬實高吉祥了。

一年沒有看到詹紅桂,他基本沒什麼變化,只是從穿著上看更大氣了,跟當年黨校學員時的樸素簡潔不同。今天的詹紅桂一襲大風衣,長長的那種,配上青色的圍巾站在接待辦門口,市委書記的范兒彰顯無遺,一眼看過去很容易就能看出這麼多人中他才是中心。

在施政方面張青雲和詹紅桂有交流,詹紅桂也是屬於那種從下面爬上來的幹部,雖然理論水平不是很高,但是人家強在對中華傳統黃老之學的理解上獨樹一幟。他當書記的金字口訣就是只管黨的事。這話太值得琢磨了!

什麼叫只管黨的事?那黨委就一定要抓在手中嘍,掌握了黨委的核心權利,在黨領導一切的前提下,其他任何事情是否都可以根據黨的需要進行滲透?

什麼時候放權,什麼時候抓權,在放權的時候如何保證能放能收,在抓權的時候如何保證抓中有放,詹紅桂都是有一套自己的方法的。

這些東西有時候張青雲聽得都是大放異彩,啟發很多。本質上說,張青雲和詹紅桂現在雖說職位平起平坐,但其實不是同一輩的幹部,張青雲從詹紅桂身上是深刻的領悟到了上一輩領導獨具魅力的政治智慧。

和武德之比,詹紅桂沒那麼多妖異的地方。他都是很務實很實在的,很多方法看上去都很「憨」。但是就是這些大智如愚的政治智慧讓他這一路走上來。相傳詹紅桂膽兒也是比較大的,曾今在省委組織的大會上也拍過桌子、罵過娘,張青雲有時候也會惡意的想,是不是詹紅桂摸准了某省委領導的脾氣專門那樣乾的。

要不然如果他遇到的如果是占江暉這樣的領導,他這一輩子都翻不了身了,占江暉是最注重幹部個人修養的,自身修養不到家的人,在他的用人理念中是永遠排不上號的。而他每次對張青雲指點,也都是從這些方面著手的。

「哎呀呀,張司長!你能在百忙之中賞俺老詹的臉,我很感動啊!」還隔老遠詹紅桂就道,濃濃的晉東口音不僅不顯得老土,反倒讓人能感受到別樣的領導風範。

「詹書記好!別人請客我敢推,你請客我萬萬不敢推辭,就怕你去到發改委跟我拍桌子罵娘。」張青雲道,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你這傢伙,還司長了!這種玩笑能開嗎?我……我……我老詹是啥人,是最有組織紀律的同志,你這話有些過了啊!」詹紅桂道,說話明顯沒有什麼底氣。

不過話說完兩人對望一樣,哈哈大笑了起來。一雙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沒多餘的話,一個開場白就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接觸的人多了,張青雲現在在人際交往方面拿捏分寸也熟練了很多,人與人之間拉近關係,其實往往就只需把握一個亮點,兩人距離迅速就拉近了。

就拿今天詹紅桂來說,詹紅桂以前有在省委拍桌子、罵娘的前科,這本算他的糗事,可是另一方面又算是他的癢處,在省委拍過桌子還能獲領導重用,這是多值得驕傲的事啊?

張青雲就把握這一點,用半開玩笑的方式奚落他幾句,再加上他一配合,這拉近距離的速度就很快。

詹紅桂這次進京帶的隊伍很豪華,除了他以外。常務副市長,分管工業的副市長都在,兩個副市長也都是50歲以上的老幹部了,但在張青雲面前兩人卻都像小學生一般恭恭敬敬。

官場就是這樣,看的是級別,張青雲比他們高半格,本身又是京官,更重要的是他和詹書記的那關係似乎是不分你我,他們想不恭恭敬敬都難。

看到這種陣容,張青雲暗罵了一句詹紅桂狡猾,單純敘舊和感謝是不會出動這麼多人的,指定又是什麼事情要找自己幫忙。

眾人見禮完畢,大家是前呼後擁將兩位大佬請進包房,包房一共就五人用餐,除張青雲和詹紅桂以外,另外還有兩個副市長加鐵馬駐京辦的主任。

宴席一開,詹紅桂直接就上祝酒詞,告訴所有的鐵馬在座的同志。鐵馬的高鐵項目能有眉頭這都是張青雲的功勞,捧得張青雲下不來,其他幾人更是跟著起鬨,搞得張青雲就真像鐵馬人民的恩人一樣。

詹紅桂捧人的本事由此可見一斑,誰都看出了他在捧,但並不讓人感覺到不舒服。只會感覺他們鐵馬官員熱情。酒桌上會搞氣氛,總之,這樣的飯吃起來沒有壓力,又很風光,感謝人的本領張青雲算是學到了一招。

魯東人善於飲酒,不過在張青雲面前酒根本就不算啥,大家推杯換盞,你來我往喝得不亦樂乎,喝到後來張青雲是越喝越清醒。

詹紅桂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本就知道張青雲喝酒厲害,但是厲害到這種程度還是出乎他的意料。看這架勢人家久久不能盡興。自己這幫人是扛不住了。

本來他心中還確實有事需要張青雲幫忙的,不過一頓酒都不能讓人家喝盡興,他哪裡有臉將事情拿出來談?而且氣氛如此熱烈,談事情也只能是掃興,反倒是不美。

「算了吧!你們不用敬酒了,你看你們詹書記,面上平靜,心裏面急得不行。實話跟各位說,我雖然是江南人,但喝酒這方面自幼有天賦,想讓我先盡興再談事情,那基本就沒機會談事情了。老詹你說是不是?」張青雲突然開口道,他這一說話,周圍兩個敬酒的副市長都呆若木雞,心中均感到凜然。看張司長年紀輕輕的,竟然一眼就能看穿詹書記事先的計劃,果然目光銳利。

詹紅桂臉一紅,被張青雲說破了心思他很不好意思,不過他到底還算是爽快的人,哈哈笑了兩下道:「知我者青雲也!你如果生在我們魯東啊,憑你這酒量那絕對能成為我們魯東人民的偶像。

既然你如此開門見山,老詹我再藏著掖著就真有些矯情了,確實,我這次過來真有事找你老弟幫忙,慚愧汗顏吶。我們鐵馬地處偏遠,在京裡面沒啥關係,能找的人不多,就只有指望你老弟了!」

張青雲皺皺眉頭恨不得上前踹詹紅桂一腳,這傢伙彎彎繞幾頂高帽子就想把自己圈進去,真是夠陰險。一念及此,他正要說話,兜里的手機恰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他抬手示意等一下,從口袋中掏出手機一看,整個人呆住了,來電顯示:「倪秋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