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秦三浦那傢伙變成了秦三浦那混賬,這樣的稱呼讓狄珞月和杭小歪都不太舒服。杭小歪側過身去不做聲,狄珞月理了理情緒,道:「蘇姑娘,是師傅想知道你們過得怎麼樣。才讓我們來看看的。」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蘇饒曼的神色平和了一些,道:「過得挺好的。不用他老人家費心。你們請回吧,不要來打攪我們就行了。」

從蘇饒曼和易衍然的反應里,姚小桃能夠感受的到,他們對秦泊淮依舊尊重。只是對於秦三浦卻有很深的敵意。若說當初是因為秦三浦的告發揭穿了他們,也不用這樣的區別對待,莫非當年之事有什麼隱情?

姚小桃想到這裡。便試探著開了口:「蘇姑娘,我多嘴一句。你心中怪罪秦三浦前輩,那你有沒有想過,當初如果沒有他,你們可會這麼堅定這段感情?又能不能在這裡過這般神仙日子?」

這樣的問題讓蘇饒曼怔了一下,上上下下看了看姚小桃,然後道:「你說的也是有道理,若不是他,現在衍然就是天逸門的掌門,而我,也依舊在行走江湖,不可能隱居在這裡。」

蘇饒曼這話一說完,反倒讓姚小桃他們都犯了傻,當初他們不是情投意合了嗎?易衍然可是為了蘇饒曼頂撞秦泊淮離開了天逸門,他們又怎麼會同蘇饒曼說的一樣,各自天涯?

「難道……」姚小桃沉思了一會之後,才小心翼翼地問道,「就是因為被秦掌門追問,你們才確定心中感情,堅定了在一起的信念?」

蘇饒曼哼了一聲,正要說些什麼,卻是被易衍然攔住了。他搖了搖頭,示意蘇饒曼不要多說。

蘇饒曼撇撇嘴,又見杭小歪對她一副不滿的模樣,跺腳道:「你看,就是因為你不肯說當初的事,人人都當那混賬是好人,我說兩句還擺個臭臉給我看。我不管,你再不高興今天我也要把事情說出來。」

杭小歪曉得蘇饒曼在說他,本想回一句我哪裡擺臭臉了,聽了蘇饒曼後半段話之後,又把自己想說的收了起來。聽蘇饒曼的口氣,當年的事情顯然和他們了解的有偏差,他怎麼能不聽一聽。

易衍然見攔不住蘇饒曼,只好搖了搖頭,嘆氣進了屋子。蘇饒曼看了他的背影一眼,眼底都是愧疚,她把身子靠到門板上,才慢慢把那時候的事情說出來。

那一年,蘇饒曼不過二八年紀,正是嬌蠻的時候,火爆脾氣比現在更厲害。歲數不大,江湖經歷卻不少,名門正派排擠他們花襟族,也造就了她性格里的要強。

那年春天,她在揚陵城外-遇見了替秦泊淮下山辦事的易衍然,因著一些小事,兩人相識了。易衍然受秦泊淮教育,對人一向文明有禮,雖沒有向別的正派人士一樣把她拒於三尺之外,卻也保持了一定距離。

也許是緣分吧,兩人幾次三番遇見,年輕的蘇饒曼對易衍然產生了欽慕之情,無奈易衍然本分,並沒有一絲逾越。蘇饒曼不死心,大膽告白,卻換來一句你我道不同的回復。

蘇饒曼傷心不已,問易衍然道:「如果我不是出身花襟族,或者你不是天逸門弟子,你會不會喜歡我?」

易衍然遲遲沒有回答,卻記下了蘇饒曼哭泣離開的身影。

「我原以為,我跟衍然之間,這就算完了。」蘇饒曼又往屋子裡頭望了一眼,長長嘆了一口氣,「沒有想到,卻出了一個秦三浦。」

照蘇饒曼的說法,秦三浦是不喜歡易衍然的。如果沒有易衍然,他秦三浦就是最最可能拿到下一任天逸門掌門位子的人。可易衍然是秦泊淮一手帶大的,最是喜愛和親近,他必須趕走易衍然才行。

秦三浦也是愛好行走江湖的人,聽說了蘇饒曼纏著易衍然的事,便跑去了秦泊淮面前告狀,只說是易衍然愛上了一個魔女,丟盡了堂堂天逸門的臉面。

秦泊淮聽了生氣,把易衍然叫來詢問。易衍然心底吃驚,卻並沒有解釋說這是江湖上的流言蜚語,不是真實的,反倒是認下了這件事。之後的事,就跟秦泊淮說的一樣,在天逸門掌門和蘇饒曼之間,易衍然選擇了後者,離開了天逸山。

狄珞月和杭小歪聽得目瞪口呆,他們很難相信秦三浦師叔公會是這樣一個人,一時說出不話。

姚小桃和無我沒那麼多心思,卻也有一樣弄不明白,便問:「他為什麼不解釋,為什麼會認下?」

「因為他傻。」蘇饒曼閉上了那一雙丹鳳眼,來掩飾眼中的濕潤,只是聲音中的情緒波動卻是掩藏不了,「衍然是個好人啊……我原本以為,他是不願意揭穿那個惺惺作態的秦三浦才這麼做,後來才一點點明白,他是為了我,雖然那時候,他不愛我。他說,即便是江湖女子,名節也很重要。」

說到這裡,幾乎是自嘲一般,蘇饒曼笑了,笑容里還帶了幾分柔情和安慰:「我與他之間的事,江湖上有些碎語,正人君子一樣的他,哪裡會聽說那些,也就一直不知道。直到秦三浦去秦泊淮那裡告狀,他才曉得了那些流言。他生性耿直,就算於我無心,也不肯讓我損了名節。如果他非要去解釋,是置我於不顧,以後我便是江湖中眾人的笑話了,所以他除了認下別無他法。」

聽完這樣一個故事,所有人都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

杭小歪和狄珞月這兩個天逸門弟子,一開始對蘇饒曼那麼稱呼秦三浦不舒服,聽到這裡卻也能夠明白幾分,心底對易衍然倒是更加敬佩,這樣的硬氣好男兒,終究是他們迷戀武俠之人的嚮往。一個俠,一個情,只這兩字,就足夠打動人心。

無我和姚小桃也陷入了沉思,這個故事和原先所料想的到底有出入,這樣的峰迴路轉讓他們覺得迷茫,姚小桃甚至想著到底是要相信秦三浦那天的一席話還是要相信蘇饒曼。她又細細看了看蘇饒曼的表情,覺得她並沒有扯謊,若是假的,在裡頭的易衍然哪裡會讓她這麼說呢。

「這些事,沒有想過要告訴掌門嗎?」狄珞月緩緩開口,在問蘇饒曼的同時,也在問著在屋裡的易衍然。

蘇饒曼搖搖頭,道:「到了現在,說與不說又有什麼區別。我和衍然如今生活得很好,他不會回去天逸門的,何必再因為那時候的事情讓秦掌門傷心呢。」

姚小桃抿了抿唇,道:「秦掌門與我說過,他早就不生氣了,他更關心的是你們在外的生活,因此讓我們來看看你們,並沒有別的意思。能否讓我們帶回去一言半語,不提當年的事,只說現在也行。」

蘇饒曼還在猶豫,易衍然的聲音從裡面傳來,道:「你們稍等,我有手信麻煩你們帶回去。」

=================================================

每天寫完一改稿子,我就犯困,哎,悲劇!!!(未完待續,)。

… 87_87698墨香從房子里慢慢流淌出來,如此濃郁的味道讓本有些焦躁的情緒一點點平復下來,所有人都沒有再說話,靜靜地等著易衍然把信寫好。

易衍然寫得很慢,姚小桃他們站在門口也不敢出聲催促。蘇饒曼時不時往房裡望一眼,眼底深處,是難以察覺的愧疚和悲傷。到最後,她終是離開了小屋,往林子外頭慢慢踱去。

姚小桃看著她的背影,又看了看邊上的幾個同伴,輕聲打過招呼之後,她匆匆跟著蘇饒曼跑了出去。

原以為蘇饒曼會哭泣,卻不想她只是站在水邊,看著起伏的波濤,一會來了一會又走了。

聽見了身後人的腳步聲,蘇饒曼緩緩轉過頭,道:「是你啊。」

「是……」姚小桃應了一聲,她一邊看著蘇饒曼的臉色,一邊忐忑問道,「蘇姑娘是不是在擔心些什麼?比如……」

蘇饒曼輕輕笑了,她擺手打住姚小桃的話,搖頭道:「看來你是誤會了。衍然那邊我有什麼好擔心的,他當初能為了我的名聲隱居江湖,如今又怎麼會後悔呢。秦掌門那邊,他一直覺得愧疚和不安,卻也不會再回去了。」

「那是?」既然不是擔心易衍然會離開,姚小桃就不明白她為何會如此擔憂。

蘇饒曼看著姚小桃,沉思了一會後,才慢慢開口:「我是在想你的話。」

姚小桃不解,她又問:「我的話?」

「也許就像你說的,我反倒是要感謝秦三浦了。若不是他,我如今也不會和衍然在一起。」說到這裡,蘇饒曼頓了一頓。眼神也飄遠了,嘆了一口氣,「只是,於我來說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只是於衍然呢?」

姚小桃聽懂了,她多看了蘇饒曼一眼,傳聞里再潑辣再刁蠻的女子在遇見感情事的時候都會變得柔情似水。甚至有些患得患失。雖然曉得易衍然不會棄她於不顧,卻是擔心在易衍然心中,是不是覺得如果當初沒有被秦三浦造謠告狀會比較好。與蘇饒曼歸隱山林相比,他是不是更喜歡天逸門裡頭的日子。

蘇饒曼收回了心思,見姚小桃也擺出了一副苦惱表情,道:「是我想太多了。你也別往心裡去,聽過就算了。人生哪有那麼多的如果不如果的。我該安安心心過現在的日子才是。你別想了。」

本想寬慰一下這個為情所擾的npc,卻是反過來被她勸了,姚小桃一時有些不知所措,怔怔站在原地。半天才冒出一句:「既然沒有那麼多如果,你覺得易前輩對現在的生活滿足嗎?」

蘇饒曼沒想到姚小桃會這麼問,一下子臉紅了。她輕輕咳嗽一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然後道:「應當是滿足的吧。」

「那不就行了嘛。」姚小桃笑了。

蘇饒曼聽她這麼說。也輕笑出聲,低低道:「是啊,這不就行了。」

既然已經沒有那麼多如果了,何必再去一步步苦惱以前的事,只要對眼下的生活滿意,就足夠了。

蘇饒曼搖了搖腦袋,把那些負面的情緒全部甩開,道:「回去吧,再不回去,衍然會著急的。」

等他們回到竹屋前時,易衍然正巧拿著寫好的書信出來,他看見蘇饒曼從外面回來,並沒有多說,只是把信交到了狄珞月手裡。

狄珞月捏在手裡,就能感覺到那是厚厚的一疊紙,也不曉得記錄了多少心思,易衍然竟然寫了這麼多。

他把信收好,道:「易師伯放心,我一定會把信交給掌門的。」

易衍然頷首,擺了一個手勢,示意他們跟他一起出去。既然主人家已經送客,他們也斷斷沒有繼續留著的道理,跟在易衍然後頭往外走。

姚小桃走之前又看了看蘇饒曼,見她面色如常,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等一群人走到了林子外頭,易衍然才停下腳步,背手對他們道:「麻煩你們告訴師傅,當初是徒兒不肖,讓他老人家生氣了。今天你們也見到了,我和饒曼兩個人生活得很好,讓他老人家不要牽挂。他一把年紀了,更應該注意身體。」易衍然在說完秦泊淮的事情之後,停下了話語,似乎是在琢磨著下面該怎麼說,幾次欲開口都沒有說出什麼來,最後他長長嘆了一口氣,道,「三浦師叔的事,到底也是過去的了,你們別告訴師傅,免得他老人家動怒,饒曼藏不住話,這才說了出來,你們幾個聽過就算了,別聲張出去。」

四人對看了幾眼后,由狄珞月開口,應道:「師伯放心,我們都不會說的。」

易衍然似乎很放心,點了點頭。

姚小桃並不說話,她只看了易衍然一眼,心想,也就是他這個脾氣,現在大家才不知道當年事情的經過,因此聽見蘇饒曼那麼稱呼秦三浦的時候狄珞月和杭小歪才會不滿。但她也明白,既然當初易衍然不肯說,事到如今更不會去說些什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隱居慣了,自然不願意被牽扯到江湖鬥爭中去。

倒是想起蘇饒曼那番話的時候,她心中動了一下。見易衍然已經準備離開,她叫住了他:「易前輩,當初是為了蘇姑娘的名聲才應下來這事,如今呢?」

易衍然挑了挑眉,他剛才就看見姚小桃和蘇饒曼一起回來,料想定是蘇饒曼說過些什麼,他笑著柔聲開口,道:「一晃那麼多年了,饒曼於我是不可替代的。」

雖然是寥寥數語,但易衍然口氣和表情里的意思卻是絲毫不漏地表達了出來,對現在的他來說,他珍惜和蘇饒曼之間的感情,而知道他的師傅已經不再生氣了,也就能安心了。

姚小桃笑了,沖易衍然點點頭,她知道,易衍然會回去和蘇饒曼說些什麼,讓兩個人都不會因為這次的事情有什麼心結。

杭小歪和無我先行一步,狄珞月和姚小桃留在後頭,只聽狄珞月突然開口道:「易師伯,敢問當初在幾位師叔伯之中,武功最好的是誰?」

易衍然的眉頭微微疊了疊,壓著聲音道:「你問這麼做什麼?」

狄珞月看出易衍然並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卻又不想放棄這個線索,還是硬著頭皮繼續說:「也沒有什麼,就是好奇而已。」

「幾位師兄弟武功各有所長,並沒有哪個最強哪個最弱的說法,武學之中,相生相剋的道理你應該是懂的。」

易衍然這樣的回答讓狄珞月一時沒了說辭,只好拱手告辭。

四人順著來時的路回到了池吟島的碼頭,坐船回了暢州。因著姚小桃和無我去天逸山不方便,狄珞月便讓他們兩人先坐車,他和杭小歪一會再過去。

狄珞月估摸著時間,等姚小桃他們差不多到了,拉著杭小歪兩人傳送回了天逸門。

四人一起去見了秦泊淮,狄珞月從包裹里拿出信件,道:「掌門,這是易師伯讓我們帶回來的。」

聽說有書信,秦泊淮壓下心中的激動和著急,慢慢把信接了過去。從信封里取出厚厚一疊信紙,他一張一張認認真真看了很久。看到後來,許是那份情緒再也壓抑不住,他背過身去,不讓別人看見他的神色。

狄珞月他們就這麼站在一旁,並不多語,秦泊淮此時心情他們多少能明白一些,只是旁人多說無益,他們師徒兩人的事情,還是由他們自己解決吧。

這一看,就幾乎是小半個時辰。姚小桃明白,就算易衍然的字和螞蟻一樣小,也早就能看完了,秦泊淮沒有開口說什麼是怕聲音泄露了情緒,不由感嘆,秦泊淮和易衍然,恐怕比父子還要親密。

「知道他過得好也就行了。」秦泊淮終於開始說話了,滄桑的聲音聽得人難受,「至於別的也就不重要了。你們下去吧,辛苦了。」

四人先後從秦泊淮的房間里出來,姚小桃打開任務列表一看,喃喃道:「這個把信交回來還不算完成?不然怎麼連個任務獎勵都不給?」

狄珞月側頭想了想,答道:「大約是沒有完成吧,你去找三浦師叔公看看,一開始是他找的你,應該會有個說法的。」

姚小桃應了一聲,又問杭小歪道:「你不是想去學個一招半式的嗎?要不要一起過去?」

杭小歪心裡還記著蘇饒曼說秦三浦的事,到底有些不舒服,剛想說不去了,轉念又覺得何必和功夫過不去,於是應了姚小桃一塊過去。

無我卻是不想去看秦三浦,便與狄珞月一塊在這邊等他們。

秦三浦見姚小桃回來,便道:「掌門師兄有說了些什麼?」

姚小桃理了理思緒,把秦泊淮讓他們去找易衍然和蘇饒曼的事情說了說,卻是隱下了蘇饒曼解釋當年經過的這一段。姚小桃一面說一面觀察著秦三浦,只見他聽說他們去了池吟島的時候表情有些古怪,等聽完了才好一些。

秦三浦在大殿里來來回回踱了踱,才道:「也不曉得衍然寫了些什麼,要是掌門師兄能放下些心,我也就寬心了。」

==================================

這個月過了三分之一,繼續堅持(未完待續,)。

… 87_87698秦三浦疊著眉頭,看起來是在擔心著秦泊淮和易衍然的事,姚小桃卻是明白,他最關心的大約就是易衍然和蘇饒曼有沒有在秦泊淮面前告他一狀了。

杭小歪也看出來了,他輕輕嗓子,道:「三浦師叔公,易師伯寫了厚厚一封信,雖然不曉得寫了什麼,但大抵是給掌門認錯的話吧。」

「哎,有什麼錯不錯的。」秦三浦搖搖頭,嘆了口氣,「老夫也曉得衍然的脾氣,大概是說了很多小時候在天逸山上練功時候的事情吧。」

「既然是說些往事,肯定也是為了讓掌門寬心。掌門看完之後說他知道易師伯他們很好,就放心了。師叔公也該放心了。」

杭小歪的話意有所指,秦三浦卻不知道他們已經聽蘇饒曼說過當年事,還當是真的寬慰他別擔心掌門,他擺擺手,道:「老夫自己也曉得,這事先這樣吧。」

姚小桃一聽這事完成了,樂滋滋等著秦三浦拿獎勵出來,可站了一會卻不見他有任何意思,疑惑道:「秦三浦前輩,可還有什麼事情要讓我們做?」

秦三浦有些心不在焉,聽了姚小桃的話才回過神,半響才開口:「好像也沒什麼事,有事情老夫會讓弟子去辦,老麻煩你一個其他門派的弟子,老夫也過意不去。」

姚小桃眨巴眨巴眼睛,暗想只要你給獎勵,麻煩就麻煩唄,反正玩家本來就是從npc手裡接任務升級的。

杭小歪乾笑了幾聲,心裡盤算著怎麼能夠讓秦三浦教他幾招,也不枉當了跑腿的。可見了秦三浦連姚小桃的獎勵都沒給,他就開始納悶,這秦三浦是故意不給的還是沒東西好給了。亦或是出了bug了?

姚小桃不肯就這麼放棄,她眼睛一轉瞄到了秦三浦身後不遠處的葯柜子,想起那天挽情曾給了她和無我不少葯,便道:「前輩,那些藥瓶子是做什麼用的?」

「恩?」秦三浦順著姚小桃手指的方向看了看,道,「自然是放丹藥的。」

姚小桃繼續追問:「放的是什麼丹藥。一定很厲害吧?」

秦三浦掃了姚小桃一眼。慢吞吞道:「這是天逸門的事,不能與他人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