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沒有見過,這麼多美麗的花……..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就像是一座寬宏的大海,只不過這個海洋的顏色是美麗的粉紅。 https://tw.95zongcai.com/zc/57230/ 陽光照射,像是情人的愛撫,落在無邊無際的花海。一眼望不到邊際,空中的柳絮彼此襯托,美輪美奐,

「天啊,這裡就像是天堂。」孩子對於天堂的理解還很片面,只是知道最美麗最漂亮的地方都可以用天堂來形容。

霸天轉過頭,臉上的驚艷未除,問洛亞:「你家是做生意的么?賣花的么?怎麼有這麼一大片漂亮的花?」

相對於霸天的興奮,此刻洛亞的不安表現的更為明顯。

「我們離開這裡吧,這是父親的花園。從不允許外人進入的,如果被父親知道了,一定會很生氣……..」

霸天搖搖頭,安撫的拍了拍洛亞削瘦的肩:「放心吧,這裡又沒有人,我們小心點,你爹地不會知道我們來過的。再說,你是他兒子,他還能打你不成?」

洛亞還是想要離開:「可是……..」

「噓,別說話,有人過來了!」霸天忽然警覺。

………………………………………………………………………………………………………..

「殿下,陛下的身體越來越不好了,我們找過很多醫生,但是從無法幫助到陛下。陛下最近的心情也很不好,時常會煩躁,或者發怒。依我們看,您現在完全可以提前繼承皇位。」

隨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一名年紀有些大的男人聲音在花園的門口處響起。

被成為殿下的男人沒有過多的表情,忽然站定。

身後的大臣一驚,這才發現自己過了『邊界』,忙退後一步,站在邊界之外。

男人這才重新邁開步伐,優雅的走去。

走動間,他慢條斯理地抬手解開襯衫最上面的三顆水晶扣,乾淨纖長的手指滑過他襯衫下的肌膚,一顆一顆水晶扣被他勾手解開,然後解開手腕處的紐扣,把襯衫袖子挽至手肘處,動作誘惑,撩人心弦。

優雅、高貴、性感,這樣的詞都太過俗氣,竟然不足以形容此刻這名高大的男人。

大臣看得有些口乾舌燥,忙低垂下頭掩飾自己的不對勁。

男人卻恍若未覺,拿起一旁侍從遞上來的剪刀,蹲下身子開始修剪花園中的花枝。

實在難以相信,那麼漂亮而又高貴的手指,只適合坐在鋼琴前優雅的彈奏出動人音樂,如藝術家的手,竟會親自執起剪刀,修葺花草。

然而,這的確是事實。

因為眼前這一座足足有一座高爾夫球場大小的花園,每一朵花的種植、澆水、除蟲、修剪,都是這個神一般的男人親手打理的。

除了早上在內閣開會,書房裡處理政務,這個男人的業餘時間都花費在這座花園上

整整五年的時間。

「殿下,我們這些人都站在您的這一邊。二殿下有心卻五能力,四殿下無心政治,五殿下意在玩樂,品評不好,而六殿下……..六殿下雖然各方面很好,但終究不能…….不能說話。殿下,整個阿狸奇的希望都在您的身上,提前繼位,想必陛下也會很高興。」大臣不死心的勸說。

男人依舊沒有回答,高深莫測的側顏在陽光下,讓人看不真切。只是覺得那精雕細琢般的容貌,讓人彷彿踩在夢裡,那麼不真實,如夢似幻。

「羅伊,你剛剛的一番話我只當作沒有聽到。陛下的身體還很硬朗,只要我們找到好的醫生,陛下完全可以繼續統治阿狸奇。提前繼位這樣的話,我不想再聽到。」

男人一邊修建著花枝,指尖優雅跳躍,雪瑩的甲片在陽光下折射出璨玉的光芒,動作彷彿在優美的舞蹈。一邊低低的出聲,嗓音溫潤低沉如巨石,卻又如繃緊了的一根昂貴琴弦,給人一種難以抗拒的壓抑和緊迫感。

「可是,殿下……..」

「羅伊,你知道我討厭什麼。」波瀾不驚的聲音,卻帶著讓人心驚膽戰的氣勢:「不要越過我的底線,知道嗎?」

羅伊吞咽了一下口水,再不敢出聲,規矩的站在一旁。

忽然就在這時,遠端傳來啪的一聲,極其細小的動靜,幾乎人耳聽聞不到的聲響。

男人修剪花枝的大掌一頓,微微抬起了頭,目光落在遙遙的遠處。

深邃,銳利,精明如獵豹一樣的眼神。

讓人只感覺到一個詞最適合形容危險。

「誰在那裡?」

---

【謝謝親wangrz1966的月票+鮮花,豬豬乖的25朵鮮花,濤滔江水,lydia234的月票,和asukaxinxin的鮮花!第二更送上,稍後還有一更!】 玄齊通過腦袋中的系統聯繫神,隨著時空通道會提前打開,玄齊感覺時間越來越短,一種急迫感促使著玄齊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提升最多的實力。於是大宇宙計劃提前拉開帷幕,無數的時空穿梭機被派出去,對銀河系內所有的行星進行搜索。

玄齊也在對天祈禱,期望上古時的那幫瘋狂破碎虛空的玄修,能給後代弟子留下足夠多的道統。如果能夠發現太古玄修的後裔,那可就堪稱完美了

就在玄齊布下一個個的指令后,地球上的穿梭機開始往目標星球飛行,為了趕時間,有些穿梭機都是單程的,飛到哪裡算哪裡,不會再飛回地球。

現在能做的就是廣撒網,至於最後會是什麼結果,除了盡人事,只能聽天命。就在玄齊開始躊躇感慨時間太少的時候,雷震帶著三個玄修走出來,他們四人先是畢恭畢敬的對玄齊行了一禮,而後雷震說:「此刻正逢多事之秋,我等願意把功法奉獻出來,供給有雷法修為的人共享。」

聽到雷震這樣說,玄齊的身軀不由得一震,難以置信的望著雷震說:「你現在願意放開門戶之見?」

「門戶之見這些東西都是陳芝麻爛穀子,早就應該丟開了。」雷震的雙眼中爆射出三尺長的華光,大義凜然道:「在這生死存亡之際,每個人都應該明白覆巢之下無完卵的道理。」

「你能這樣想真是太好了」玄齊伸手拍了拍雷震的肩膀,事情出乎意料的順利,連食古不化的老傢伙都鄙棄門派之見,玄齊可以料想,在不遠的將來,華夏玄門必然會迸發出超乎旁人想象的能量。

「大道中興百花齊鳴」老黿歡喜異常,開心的對著玄齊說:「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也只有你在這種情況下,才能把事情做成這樣。」

面對老黿的誇讚,玄齊微微的點頭,坦然受之,一切正如老黿所說的那樣,有時候過度謙虛就是虛偽,真沒有必要藏著掖著。

五個人坐在穿梭機上,玄齊不由得看了看荒涼的火星,忙碌的機器人正在開採靈石,同時尋找火星上可以被冶鍊的礦藏,玄齊眼中不由閃過一絲精光,腦袋中靈光一閃,玄齊的嘴角上浮現出一絲特別的笑容。

坐在駕駛艙中,任由穿梭機往地球上飛行,玄齊對著老黿低聲的說:「我可不可以在地球上修建一處充滿靈石的修鍊場所。」玄齊說著仔細想了想:「就好像是我的那座靈石屋。」

「這倒是個好主意,一定要修建一個,這樣能夠讓同等術法的玄修集中在一起,讓他們同時修鍊,必然能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老黿越說越覺得這件事情大有可為,不由得又對玄齊說:「這個地方不但要修,而且還要大修特修,你看修建在百慕大怎麼樣?」

聽到老黿的提議,玄齊陷入了沉思,這的確是個較好的選擇,能夠把修鍊室修建起來,不光能夠加速玄修們的修鍊速度,還能夠進一步的抵消門戶之見。仔細想來好處多多,於是玄齊重重的把頭一點:「就修在那裡。」

在穿梭機的後面,疑惑不解的雷澤向父親比劃口型,連續三次問了為什麼。知子莫若父,同理知父莫若子。自己的父親是什麼樣的人物,雷澤非常的清楚,他怎麼會把這般珍貴的功法雙手奉上?心中的疑惑讓雷澤再次追問雷震,但雷震卻緩緩的閉上眼睛,悠哉悠哉連句話都不說。

穿梭機回到地球上,雷震把原件交給玄齊,他自己拿走了複印件,回到了雷霄宗的駐地,雷澤終於爆發,瞪圓眼睛望向雷震問:「父親,你怎麼就把功法分享了?」

望著驚詫的雷澤,雷震無奈的發出一聲的嘆息:「孩子,你還看不出這是一場考驗嗎?玄齊為什麼讓風雲二祖去,又讓我們去?這就是在測試我們有沒有野心,如果我不把這部功法奉上,火星就是你我父子二人的埋骨之地。」

「怎麼可能」雷澤驚恐萬分,仔細想想還真會有這般的可能,打怪升級,外星尋寶肯定會出現死傷,到時候玄齊走了回來,自然是他怎麼說,別人就怎麼信。

「而且五雷宗早就依附在玄齊名下,這些年他隱忍不發所圖為何?」雷震並非表面上那邊愚魯,這些年他都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五雷宗也是玄齊名下的宗門?」確認了這個消息后,雷澤不由得縮了縮腦袋,仔細回想一下,雷澤不寒而慄,誰能想到這般的情況下還有如此的考驗。有時候姜就是老的辣,不服不行啊

如果玄齊知道他們父子居然升騰出這麼多的聯想,一定會高呼冤枉,玄齊根本就沒想到這麼多,全是這父子兩個胡思亂想。

但不管如何雷霄宗都為其他的宗門做出榜樣,這也算是為摒棄門派之見打出的第一槍。其他宗門不管是為了大義,還是為了面子,一旦發現了屬於他們宗門的道統,必然也會捐獻出來。

在離空間裂縫五十海里的地方,有著一座不知名的小島,玄齊讓人在小島上拉起隔離帶,而後又在小島上篆刻法陣。

成百上千乃至過萬的靈石被拿了出來,一層一疊的撲在了地上,玄修們的夢幻天堂正在一點點顯露雛形。這是玄齊一直忽略的地方。以前各門各派還有門戶之見,修鍊之時全都遮遮掩掩,這樣很不利於整個玄術界的長遠發展。既然現在下決心打破門戶之見,上交功法只是第一步,現在就要用集中修鍊的方式,打破門戶之見所謂的不傳之秘。

時代已經走到這一步,門戶之見必須要被鄙棄,只有這樣全部的玄修才能凝成一股勁,作為對抗時空狼族的主力才能發揮出全部的戰鬥力。

隨著各個星球發現靈石,還有其他的道統,加上特種生物能夠傳導真氣,玄齊已經在這個世界掌握制勝的法門,甚至要比另個時代的還要好。如果這一切都能順暢的推行下去,玄齊相信最終的勝利掌握在自己手中。

隨著靈石島被修建完成,時間也走到兩千零四年年末,仔細回憶這一年,還真是有著很多的不可思議。等著玄修們都在靈石島上修鍊,一旦發現天地異象靈氣暴亂,他們就會立刻奔赴前線,總而言之整個紛亂的世界已經進入臨戰狀態,就好像是個隨時都能爆掉的火藥桶。

隨著對地外星球的探索,越來越多的道統被發現,而後理所當然的被共享出來。玄修們的修為都一日千里,學問一途,修鍊一道,講究的就是一個因材施教。

隨著地球進入了末法時代,雖然每個玄修還都有所修鍊,但受到攻擊術法的局限,思維在一個相對狹窄的空間,有的宗門甚至自廢武功走上了歧途,隨著這些功法出現,地球宗門又一次撥亂反正,進入了百花爭鳴,同時百廢待興的時代。

一些人為什麼能夠看到別人所看不到的未來,就是因為他們有著別人所沒有的眼界,而後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實現別人所未能完成的壯舉。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隨著各門各派的道統出現,把大家的眼界都拓寬,這就等於讓大家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玄齊看著靈石島上忙忙碌碌的玄修,心胸中不由得升騰出萬丈豪情。對著老黿感慨說:「時間終究還是太少了,如果能夠給我五十年,我能夠在地球上培養出上億萬的玄修,到時候人人得道,人人修道,人人如龍,自強不息。別說是時空狼族還是時空狗族,都入碾壓粉塵般一下把他們碾壓而死。」

聽到玄齊這般的豪情,老黿無奈的說:「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你必須要用手中的這把爛牌打出最低對峙的效果,對面可是百億人口的大族,習慣了如同潮水般的攻擊,如果你做不到,現在全部的努力都將化為虛無。」

玄齊微微的轉動腦袋,一時間豪情萬丈:「另個時空都能做到,我為什麼做不到。」說著玄齊不由得一呆,而後望著老黿問:「另個時空可沒有我手中的這些好底牌,他們是怎麼做到了?」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這一刻老黿倒是守口如瓶,不管玄齊如何追問,老黿就是不說。

玄齊好似意識到什麼,在嘴中低聲的說著:「一把鑰匙開一把鎖,沒道理說別人能做到,我卻做不到,這裡面肯定有哪裡不對,又或者是被我忽略的重要情報。」

還真被玄齊猜對了,地球上也並非毫無底牌,至少有著最大的一張底牌被玄齊忽略,誰也沒想到在老黿的幫助下,玄齊居然能夠走到現在這一步,如果繼續放任下去,如果時間多一些,玄齊甚至都能夠不動用那張能夠逆轉乾坤的底牌。

不管如何地球上大道中興,各門各派的修行全都一日千里,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不光玄修們努力,各國的頂尖人才,也都在為對抗狼族出力,一百米的機械骨骼已經被研製出來,並且加裝傳導生物般的類金屬。

地球這架重型戰車,已經開始隆隆的加速,根本就停不下來。作為這座戰車的司機,玄齊能做的就是狠踩油門,不管錯的對的用盡全力壓榨地球的潛力,提升戰車的速度,最終的結果如何還是那句話,盡人事,聽天命。 花叢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不一會兒,一個白衣男生從花叢里站了起來。

洛亞看了看不遠處站在花園入口出的大臣,然後目光游移,就是不敢落在那個絕對光芒點的存在。

不過最終,他還是禁不住思念,悄悄的把目光落在那高大的男人身上。

洛亞怯怯的喚著:「父親……..」

吻擎軒緩緩站起身,幽深的視線絲毫沒有因為面前站著的是自己的兒子而有絲毫變化,仍舊深沉的可怕,幾乎看不到情緒。

這就是這個男人的可怕之處,五年的時間,改變的真的太多。

「洛亞,過來。」

吻擎軒清冷的嗓音響起,幾乎同一時間,洛亞的小身體顫了顫。

緊緊握在褲線兩側的小手帶著一絲顫抖,緊張而又敬畏。他回過頭,彷彿身後有什麼東西一般,然後又迅速轉了回來,一步一步的向吻擎軒的方向走了過去。

「洛亞,喊人。」又是十分簡潔的幾個字,絲毫沒有過多的點綴和修飾,完全不像是在對孩子說話,而更像是在對待一個下屬。

然而,洛亞卻早已經習慣自己和父親這般的相處模式。

洛亞看向門口處的羅伊,規規矩矩的喚了一聲:「羅伊大人好。」

羅伊受寵若驚,忙不迭的欠身:「小皇子午安。」

洛亞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站在原地,無助的雙手攪弄著白色襯衣的衣擺,小臉也就巴掌大,沒有這個年紀孩子的嬰兒肥,卻更加瘦弱一些。

吻擎軒看著洛亞,安靜無語。深色柔順的短髮微微捲起,金色的陽光碎片透過遠處班駁的樹影落在他身上。

粉紅色的嬌花靜靜開放。

一些凋落的花瓣落在草坪上。

他就這樣聘婷地站著,即便沒有表情,眼中流光溢彩更加惑人。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都彷彿是別人觸碰不到的高雅幻夢,只有再夢裡才能想象出來。但最難得的是當這人靜默的時候,竟然也能散發出無形勾人的迷魅,靜止的狀態,仍舊讓旁人看的欲仙欲死,這樣最可怕。

洛亞不敢看自己的父親,低著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

他今天闖進父親不讓任何人接近的花園,父親一定會怪他,討厭他吧。

想著,洛亞低垂著頭,已經紅了眼眶。

片刻,吻擎軒眨了眨眼睛,黑玉睫毛遮掩了眸中的一絲情緒。忽然抽出襯衣左上角的口袋,拿出一條白色的手帕。

洛亞看著手帕出現在自己面前,微微一怔。

「拿去吧,擦擦汗。」吻擎軒輕聲說道。

洛亞猛地抬起頭,又驚又喜的看著自己的父親。過了一會兒,才想起來被自己忽略的手帕。像是怕吻擎軒會反悔收回一般,他迅速的『搶』了過來,緊緊抱在懷裡。

「父親……」

吻擎軒不是沒有看到孩子眼中的開心,他點點頭:「以後不要闖進來了,知道么?」

洛亞乖巧的點頭,生怕自己父親不相信自己,小腦袋點頭點的像是撥浪鼓一般。

一旁的大臣站在原地,卻有些奇怪的看著這父子二人。

明明應該是最親近的兩個人,怎麼看起來,他們的表現卻像是兩個完全不相干的陌生人?

忽然這時,一旁的僕人匆匆走來。

吻擎軒第一個發現誘人接近,英姿傲然,微微偏過頭,等待僕人的彙報。

「殿下,有人想要見您。」

「誰?」吻擎軒微蹙眉心,他在花園的時候外人不得打擾這件事,聖蓮殿所有僕人都知道。但是能讓他們過來沒有直接回絕,那人一定很特殊。

僕人頓了頓,輕輕說了一個人的名字:「茉兒小姐。」

這名僕人在聖蓮殿侍候已經近十年,所以多少知道一些茉兒和吻擎軒之間的事情。他習慣性的稱茉兒為茉兒小姐,卻沒有說五王妃。

然而,在他說完后,吻擎軒的瞳孔驟然閃過一抹什麼,快得讓人來不及琢磨。

一陣沉默。

僕人等了一會兒,疑惑的抬起頭。

純白色的襯衫沾染上了陽光的味道,屬於他獨特的味道瀰漫在四周。這個男人沒有用香水的習慣,因為他本身就帶著與生俱來的魅惑香氣。白蓮的味道原本只是純潔淡雅,但如今增添了成熟男人的味道,流露著一股攝人的魅誘,清新隨著時間消逝,漸漸地在花香的包圍下沉澱,只留下一抹怡人散在身邊,目眩神迷,足夠引人和他一起沉淪。

周圍的粉色花朵靜靜地綻放,綠蔭蔭的草坪襯托得他格外誘惑。

「殿下?」僕人遲疑的出聲喚道。

吻擎軒回過了神,扔掉手中的剪刀:「她在哪?」

大臣一臉困惑,卻不知這『茉兒小姐』什麼來頭,能讓他們一向鎮定的三王子殿下失了神。

而僕人卻早就有預料,他相信殿下一定會見茉兒小姐。所以在見到茉兒小姐的第一時間,就匆匆趕來彙報給殿下知道。

吻擎軒離開,沒有讓洛亞離開花園。

不知是忘記,亦或者是,這個男人根本已經忽略了身邊還有其他人。

……………………………………………………………………………………..

茉兒站在大廳中央,剛剛在花園外遇到了林曼秋。曼秋說正在和霸天玩捉迷藏,但是時間過去很久,卻沒有找到霸天的影子,兩人決定分頭去找。

不知道為什麼,茉兒來到聖蓮殿,也許是她下意識的認為霸天會在這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