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有過的絕望將蕭戰籠罩,在這雙眼睛面前他感到一切的抵抗都是徒勞,死亡成了他最終的歸宿!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那一瞬間,蕭戰的腦中空白一片! 「嗤啦!」

一道璀璨的劍光驀地亮起,從時空亂流一角斬出,頃刻間就已接近了女子,不過這道劍氣的目標並不是女子本人,而是她那肉眼難見的目光。

「轟!」

實質性的碰撞轟然炸響,女子攝住蕭戰的目光被劍氣斬斷了。幾乎是剎那,一道雪白的身影擋在了女子的身前,白衣飄飄,手中奪目耀眼的神劍,綻放出恐怖到極致的劍意!

她就是劍靈兒,對於眼前恐怖的齋武,她竟然毫無一絲畏懼。

頭頂皇冠,身披漆黑如墨的戰甲,女子神情淡然的凝視著劍靈兒,她眼中詫異之色一閃道:「不錯,雖未突破齋武,但是齋武的力量竟然完全掌握了,只要時間充足,哪怕是這限制嚴重的天元,頁無法阻擋你突破到齋武,只是你認為就憑現在的你能夠阻擋本座殺他嗎?」

劍靈兒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對於女子那可以一眼讓人死亡的雙眼,她毫不避讓的對視著,聞言,淡淡的道:「我只知道他是我男人,不管是誰,哪怕就是強大到極致的上位齋武要殺他,也先要過我這一關再說。」

劍靈兒的話似乎勾起了女子的回憶,她竟然走神了,不過僅僅一個眨眼間,她回過神來道:「既然如此,那本座就讓你們做對同命鴛鴦吧。」

話音未落,女子一指點向劍靈兒。

女子這一指簡簡單單,沒有絲毫驚天動地的氣勢在,但是就如那死神的手,輕輕一點,就像似死亡的音符在跳躍,生命與靈魂頃刻間就走到了盡頭,正向著死亡在邁進!

這是死神的一指,是死亡規則的極致體現,它不可抗拒,不具備同階力量者,在這一指下,一切的生命都要走到盡頭,邁向死亡!

隨著女子一指點出,整個時空亂流之地靜了下來,一個死亡的規則世界頃刻間出現,將一切都籠罩了進去。

面對女子這恐怖的一指,劍靈兒沒有絲毫的畏懼心理,她心平如鏡,手中的神劍綻放出愈發璀璨的劍光。

一劍斬出,霎時間第四境極致的劍意與劍氣交熾,璀璨的劍光頃刻間撕裂了籠罩時空亂流之地的死亡規則,向著女子那點來的手指斬去!

劍氣所過之處,一切的規則之力被強行切割了,一**的碎裂開來,女子點出的一指眨眼間就與這能切割規則的劍氣撞在了一起。

「噗!」

臆想中的驚天爆炸並未響起,劍氣與女子手指相撞的剎那紛紛泯滅了,消失的五一無蹤,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不過女子點出的一指卻也無以為繼。

見劍靈兒一劍竟然厲害如斯,女子再次感到了驚訝,她首次開始正視這個修為未至齋武,卻完全將齋武的手段運用自如的對手。

沒有絲毫的猶豫,女子再度一指點出,這次空間亂流之地內死亡的規則之力波動的愈發厲害了,一個死亡的世界在女子的指間完全怒放。

在劍靈兒的眼中,女子點出的手指消失了,她看到了自己生命的終點,她看到了自己毀滅!一種迷人心神的力量似欲將劍靈兒的心抓住,讓她真正投入到這屬於她既定的死亡命運之中去!

忽然,劍靈兒的臉色冷了下來,曾今死過一次的她,這些所謂的死亡豈能將她迷惑,讓她毫無抵抗的死去!如果她還是那個在遺棄之地的劍靈兒,面對女子這死亡的一指,可能會毫無抵抗的死去,但是現在情形卻不同了,她重新找到了自己的愛,她的生命再度煥發出活力,她豈能容忍這一切被摧毀!

不能!

劍靈兒幾乎是剎那間動了,目光森冷,透射出恐怖的殺機,一道劍吟響徹整個時空亂流之地,幾乎是剎那,在那時間的長河中,在那遙遠的空間內,屬於劍的規則傳遞而來,帝者之心,霸者之意,統統化作了劍意,哪怕是過去與未來,哪怕是生死與輪迴,哪怕是那既定的命運,都要讓他們統統臣服!

這是帝王劍道,世間的一切都要在它的面前臣服!

劍吟聲震蕩,璀璨的劍光刺破了整個時空亂流之地,屬於死亡的規則之力瞬間破滅,被禁錮的時空恢復了狂暴!

女子看到這劍靈兒這一劍臉色凝重起來,雖然從境界上來說,劍靈兒要比她第一個大的境界,但是這劍道規則上的境界竟絲毫不差。

這完全違背了常理,女子只能用震驚來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不過劍靈兒這一劍雖然強得逆天,但並未讓女子感到束手無策,因為她是齋武,修為與實力已達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

點出的手指去勢不減,只是恐怖的力量急速暴漲!

「轟!」

驚天的爆炸響起,規則之力轟然炸裂,剎那間起了連鎖反應,整個時空亂流之地崩塌了,時間和空間崩潰、泯滅!

這恐怖的碰撞毀滅了時空亂流之地,身處鳳舟中的蕭戰雖然擔憂劍靈兒的安慰,但是他也清楚,這個時候是徹底擺脫冥神分身的最佳時機,如果錯過就只能祈禱秦伯能夠關鍵時刻出手了,不然他就要交代了。

時空亂流之地的破滅所產生的恐怖的根本難以奈何鳳舟分毫,蕭戰沒有絲毫的猶豫,心神控制著鳳舟閃電間在恐怖的爆炸中穿梭而去。

鳳舟不愧為最頂尖的聖器,這可以頃刻間撕裂初品神器的爆炸竟然沒有奈何它分毫,鳳舟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議,只用了數個呼吸就衝出了爆炸的中心,重新回到了天元。

重見天日,看到眼前的情景時,蕭戰感到驚異之極,鳳舟出來的地方竟是通往冥域的空間通道處。此時山谷徹底的消失了,一個漆黑的空間通道顯現而出,滾滾魔氣,滔天的死氣,統統沖涌而出。

看著這空間通道,蕭戰不知為何打了個寒顫,還未等他弄明這種反應的緣由,一股心悸的感覺突然產生,幾乎是剎那,在鳳舟的銀幕上出現了一隻遮天巨手!

這是一隻女人的手,蕭戰只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這隻手屬於冥神的分身,他完全沒有想到對方這麼快就追了上來。隨著遮天巨手的出現,蕭戰感到同自己心神相連的鳳舟被禁錮住了,根本就動彈不了。

被一個強大的齋武禁錮住了,蕭戰心中立時產生了驚恐之感,無論他如何催動,都無法掙脫禁錮,一時間他將十個腦域運轉到了極致,尋思著如果脫困而出。

幾乎是剎那,蕭戰啟動了**之海,龐大的實質化**之力被催動,幾乎是剎那,鳳舟完全化虛了。隨著鳳舟的化虛,對鳳舟的禁錮之力瞬間消失,微微一震,就要震破虛空而去!

「咦!」

虛空中一道輕咦聲響起,似乎是對於鳳舟能夠擺脫禁錮感到了驚奇,不過她的動作絲毫不慢,鳳舟還未震破虛空而去,遮天巨手再度抓了過來。

禁錮之力將整個虛空都禁錮了,鳳舟雖然可以無視禁錮,但是卻無法震破虛空而去,無法之下,蕭戰只得駕馭著鳳舟全速逃竄!

鳳舟的速度快若閃電,但是冥神的分身身為齋武,她的速度更是快得不可思議,竟然超過了鳳舟。

鳳舟還未衝出多遠,一隻遮天巨手再度抓來,這次抓來的巨手不同與先前,血色的死亡規則之力縈繞,只在頃刻間就將鳳舟抓進了一個莫名的空間之內。

這次無論蕭戰如何操控,哪怕是將虛實結合運用到了極致都無法擺脫來自冥神分身的抓攝。蕭戰的心情凝重之極,此時此刻,他感到事情已經到了緊急萬分的地步了,如果真讓冥神的分身抓攝住,那後果簡直就難以想象。

鳳舟的銀幕中,蕭戰感到鳳舟在縮小,完全被冥神分身抓進了掌間的世界之內。此時蕭戰完全是無計可施了,冥神分身乃是齋武,完全擁有自己的世界,她這一抓之下,不是形成的空間,而是一個完全穩固的世界。

死亡的規則之力充斥著冥神分身的掌中世界,蕭戰駕馭著鳳舟根本就無法震破虛空而去。鳳舟內蕭戰臉色凝重之極,他感覺如果秦伯再不出現,他這次怕是要交代在這裡了。先前剛剛遇上冥神分身的時候,對方僅憑一道目光就差點將他給幹掉了,要是真被禁錮住,那自己的生死真是生不由己了。

禁錮住鳳舟的世界縮小,很快就被冥神分身抓在了手中,看著霞光燦燦的鳳舟,她的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澤。

冥神分身的目光具有強烈的穿透性,來自鳳舟的遮掩根本起不了絲毫的作用,目光緊盯著蕭戰,語氣淡然道:「我很好奇,能夠擁有如此頂尖的聖器,你的身份一定很不同尋常吧,只是可惜了,你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連這件聖器萬分之一的力量都發揮不出來,不然以我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將你禁錮。」

蕭戰不敢跟冥神的分身對視,眼珠子咕嚕轉動,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很快他嘿嘿笑道:「我的身份的確很不一般,這次對付魂宗之前就知道他們會將冥神分身召喚出來。嘿嘿嘿!既然知道有你這種武者會登場,本少爺還敢現身,你認為會沒有自爆的手段嘛,不妨告訴你,就算你是齋武想要殺我怕是也沒那個能力。」

「是嗎?」

冥神分身淡然道:「如今的天元還有強者嘛,就算有,你現在也落在了我的手中,本座可以保證絕對沒人能夠將你救走。」

蕭戰忽然鎮定了下來,雖然至始至終秦伯都沒有現身,但他知道秦伯是不會放任他不管的,他老人家怕是早來了,只是一直沒有現身罷了。

想到這裡,蕭戰忽然大聲道:「秦伯啊,你老人家再不出來,你家少爺我怕是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蕭戰的話讓冥神分身的目光一凝,還未等她有所動作,一聲嘆息哼忽然響起。

「唉!」

超級武神 聽到這聲嘆息,冥神分身渾身猛地一震,眼中閃過不可思議的神情來。 這一聲嘆息來得很是突兀,完全出乎了冥神分身的預料,以她的修為有人接近了她,竟然絲毫沒有察覺到對方的蹤跡,這人的修為絕對不會比她弱。加上先前蕭戰的話語,冥神分身完全可以推斷,這人絕對同鳳舟中的人有關。

不過這些還不是令冥神分身震驚的,當聽到這道嘆息聲的剎那,她整個人就像似中了定身術似地。

對於有人能夠近身而不被她察覺,冥神分身此時根本就不在意,從聽到聲音的剎那,她的心中竟生不出半點敵意出來,彷彿知道這人不會對自己怎麼一樣般。

隨著這道聲音的出現,冥神分身那埋藏記憶深處的記憶竟然洶湧起來,無數記憶的畫面紛紛湧現,不多時一道身影兀自湧現而出,很快就清晰起來。

當這道身影浮現時,冥神分身那雙幽深的眼眸內淚光閃動起來,她的情緒幾乎有些不能自控了。

目光完全從手中的鳳舟移了開來,冥神分身緩緩扭過身來,當她的目光望向洞開的空間通道所在的方向時,看到一道魁梧的身影靜靜的站在那裡。

這是一個男子,長得異常的魁梧,他並不是那種俊美型的,他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陽剛霸道之氣。

此時冥神分身的身形異常高大,足足有數十米高,看到那道魁梧的身影,她的身形立馬縮小了,恢復到正常狀態。靜靜的凝視著魁梧的男子,彼目光彼此對視,兩人都沒有說話,但是一種難言的情緒卻尋藏其中。

這詭異的一幕只讓被封印狀態的蕭戰同蕭瑟,感到很是詭異,見兩人就這麼站著,竟然什麼也不幹。不過兩人可都是修鍊媚術與原術的高手,自然知道此時這兩個對視的男女情緒波動得厲害。

蕭戰緊盯著魁梧的男子,眼神古怪的道:「我說分身啊,那個男子不會就是咱們的秦伯吧?」

蕭瑟也是一臉古怪的道:「說真的我是一點兒也看不出這傢伙跟秦伯有絲毫的相像之處,一個老得都快掉牙了,而眼前這人雖然不屬於英俊那一類,但也是長得英武偉岸之極,我完全無法相像,秦伯既然長得如此魁梧,幹嘛還整成那副模樣,他老人家難道有病啊。」

蕭戰皺眉道:「這就不見得吧,想想秦氏一族是如何來的,你瞧瞧眼前這魁梧男子長得這麼魁梧,那個能力定是不會太差,應當就是他老人家了。」

蕭瑟點頭道:「你這麼一說也有道理,秦伯當年何其風騷,一個人竟然繁衍出了數以億計的後代來,這簡直就是我的偶像啊,要是什麼時候我也能達到這等境界那也就不枉做為一個男人了。嘖嘖嘖!你看吧,我敢肯定,這冥神絕對是秦伯他老人家當年的相好,不然他們見了面絕對會開打,而不會像這樣眉來眼去的。」

「你這都是廢話,明眼人就能看出來他們間肯定有姦情。」

蕭瑟的話只讓蕭戰聽得直翻白眼,他不再理會這個傢伙,而是扭頭看向一旁的黑甲女武士道:「前輩,你說這兩人誰更厲害?」

黑甲女武士眸光急閃,好一會兒才道:「這冥神的分身只是分身而已,她的實力頂多能發揮出巔峰齋武的實力來。而那個魁梧男子的實力目前狀態下的我完全看不出來,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就是,這個男的一定強於這個女的。」

聞言,蕭戰點頭道:「這就好,不管秦伯是否真和這個冥神分身有一腿,咱們這次應當不會有危險了。」

……

對於鳳舟中蕭戰同分身蕭瑟的對話,此時冥神分身同魁梧男子根本就沒有絲毫理會的意思。

這名男子自然就是秦伯了,看著臉上迷霧已經消失,完全露出了絕色容顏的冥神分身,他嘆息著道:「沒想到時隔這麼久,咱們又見面了,你還好嗎?」

冥神分身神情激動道:「還能怎樣,自從當年冥界破滅,父神隕落,我們冥族被迫進入到了九幽冥獄,同你分開之後,我就從未真正開心過。那九幽魔域強者遍地,奉行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為了讓實力大損的冥族延續下去,我就開始了拚命地練武,知道成為了聖武才,讓冥族在九幽冥獄中完全立足了,我才安心下來。可是不知為何,我的心中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說到這裡,她含情脈脈的看著秦伯道:「這些年來,你怎樣了?」

秦伯嘆了口氣道:「自從上次我幫助你們冥族急退來犯之敵後,回到戰族時,咱們戰神一脈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戰神竟帶著戰妃一道離開了。可是沒過多久,天魔也跟著消失,使得後來咱們戰族遭受詛咒,四大主脈,以咱們戰神一脈最為凄慘,人口不斷縮小,到了現如今人口竟然只剩下兩個了。當年我答應戰神要守護好戰神一脈,可是如今戰神一脈都差點滅族了。」

說到這裡,他忽然道:「對了,萬年前我們戰族有一批高手進入了九幽冥獄,不知道他們現如今怎麼樣了?」

冥神分身沉凝道:「現如今九幽冥獄中具有八大王朝,其中第八大王朝就是由你們戰族二十多萬年前創立的,不過對於他們是否抵達了九幽魔域我不大清楚。畢竟冥神王朝雖然是八大王朝之一,但由於我們先天的原因,我們冥族不同於其他人,因為平時很少接觸。不過這次回到九幽冥獄之後我會親自去了解一番的。」

搖了搖頭,秦伯將目光轉向了冥神分身的掌中,微微笑道:「幽兒,還是將你手中那件聖器放了吧。」

冥神分身黛眉一蹙,詫異的道:「這傢伙是你們戰神一脈的?」

秦伯點頭道:「他就是如今咱們戰神一脈僅剩的男性族人了,要是你真的將他幹掉了,咱們戰神一脈今後就要沒有男人了。」

冥神分身不解道:「你們到底種了什麼詛咒,以你們這麼強悍的順利,竟然已經到了亡族滅種的地步?」

秦伯苦笑道:「族人體內的詛咒非常的恐怖,哪怕就是以如今我的實力,也無法奈何這種詛咒分毫,畢竟曾今的我只是一個武者,對於這些詛咒之類的根本就在行。」

冥神分身不解道:「你們戰族不是擁有四大至尊者嘛,他們個個實力逆天,要破解這種詛咒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就算戰神跟天魔離開了,不是還有戰魔跟冥天嗎?」

秦伯嘆道:「四大至尊者已經消失了無數年月了,咱們根本就找不到他們的蹤跡,對於這詛咒只能束手無策啊。」

冥神分身緊蹙著黛眉,她已是嘆了口氣,隨即將束縛住的鳳舟放了出來。

失去了束縛,蕭戰立馬控制鳳舟沖向了秦伯的身旁,幾乎是剎那,他除了鳳舟,來到秦伯的身旁,好奇的將秦伯上下仔細打量了一番,隨後才一臉驚異的道:「你真是秦伯?」

秦伯淡然道:「如果我不是的話,少主以為誰會有興趣來管你的事情了。」

蕭戰點頭道:「那倒是,不過說真的,秦伯你既然長得這麼有型,為何還要以那副模樣示人了?」

秦伯淡然道:「習慣了而已。」

蕭戰眼珠子咕嚕一轉,目光看向看了一眼冥神分身,以及她頭頂上的冥神皇冠,他微微笑道:「秦伯啊,這次對付魂宗,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得到冥神的皇冠,既然你們關係如此親密,不知道……」

秦伯搖頭道:「想要冥神皇冠這有何難,你可以自己向幽兒索要,想來作為長輩,她定會借給你使用的。」

蕭戰立時點頭道:「秦伯說的是,咱們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借來一用絕對不會有問題。」說到這裡,他滿臉堆笑,看著冥神分身道:「這個……呃,這個……」

冥神分身看著蕭戰道:「你可以叫我幽姨。」

蕭戰立時滿臉堆笑道:「幽姨啊,我答應了戰神,說是要進入冥域,去那個傳說中的失落之地。不過要進入冥域就必須通過眼前這座上古戰場,沒有冥神的皇冠,以晚輩的實力怕是回過不去的。不知幽姨可否將您的冥神皇冠借給晚輩一下。」

冥神分身黛眉一蹙,扭頭看著那個空間通道,嘆了口氣道:「那個上古戰場乃是我們的上古冥界,不過在數十萬年前被打得破裂了。在哪裡隕落當時我們冥族跟無數異界強者的亡魂,每一個的實力都異常強大,雖然這處戰場被封鎖了,但是任何人要穿越過去沒有齋武的實力都是兇險異常。如果你真要過去,的確是需要冥神的皇冠,不過就算擁有冥神的皇冠你想要通過也不是完全安全的事情,如果運氣不好的話,也會遇到兇險。」

說到這裡,她看著笑得很是諂媚的蕭戰道:「冥神的皇冠是曾今冥界之主的象徵,只有真正的冥神才能佩戴,一般外人是很難駕馭它的。就算我將它交給你,如果你們有掌握死亡系的力量也是不發催動冥神的皇冠,要想藉助其通過這片上古戰場也根本不可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