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風等人沒有再管另外四人,撿起男人掉落的手槍就闖進了何家的最後一間裡屋:「何成你不是一直想殺我嗎?」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饒了我……」何成咬了咬牙,索性就跪了下來,懇求的說道……

「廢物,你這個時候求他有什麼用?」何培興見自己的孫子一到這個時候竟然那麼輕易的就跪了下來,不由得怒罵道,想他堂堂何家竟然出那麼一個廢物,氣得他滿臉通紅……

「行了,你們通通差不多可以走了,耗子,我想這裡還有一些其他的人,找出來殺掉吧……」

徐風冷漠的看了看何培興后笑著對兩人說:「給你們兩人一個機會,殺了對方,活下來的人有生還的希望……」

「小成,雖然你沒用了點,但是畢竟年輕,讓爺爺替你死吧……」可是他哪裡會知道,在這一刻,何成已經動了殺意,還沒等何培興說完最後的話,一把匕首劃破了他的脖子:「爺爺,謝謝你了……」

「砰……」就在何成露出笑容的一瞬間,徐風一槍打爆了何成的頭:「我說有生還的機會,沒說一定生還,算你倒霉好了……」 即使失敗了,也應當承擔的責任又是什麼呢?

毫無疑問的,責任就是被當做失敗者而加以懲罰。

現場的情況十分簡單,後方是無法突破的牆壁,四周是用於控制和周轉信息的主機,而正前方,則是將槍口對準自己的日本解放戰線的士兵,他們排成一隊守住了出口,將夏目困在房間之中。

舉起雙手的夏目在考慮著,到底是反抗還是束手就擒。

當然採取第一種方法就會安全的離開,而第二種就會遭到攻擊,同時陷入危險當中,不過不反抗而選擇輕易被捉住的話,翻身的機會也不太大。

為了將自己帶到這裡來,魯魯修親自從學院趕到這個基地,看來自己的行動還真構成了對魯魯修計劃的影響。

想要掌控日本解放戰線和黑色騎士團所有資源力量的他是無法容忍第二個權力者的出現,只有把有限的人員掌握在自己手裡,才是一個成功者。

說到底,君王之所能夠成為君王,除了其武力、智謀以外,還有一群能夠相信的士兵,可是魯魯修必須除外,他並不是相信他們,而是讓他們服從,當做工具。

如之前所說,這個世界太不合理了,這個是時代太不合理了,這個情況也不太不合理。

在戰爭中死亡的平民,在戰火中失去家園的市民,在戰場上丟掉生命的士兵,殺戮,殺戮,殺戮,鮮血,鮮血,鮮血,由這兩樣東西所鑄造的世界固然有趣,但是卻太過黑暗。

那些感到不幸的人,在面臨不幸之時,採取的行動會是什麼?

想一想,思考一下,失敗者會默不作聲,成功者會反抗到底。

於是,他決定這麼做了。

戰鬥吧。

不,是叛逆吧。

想到這裡,夏目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為什麼魯魯修不直接用geass控制自己,直接殺掉?答案出來了。

那就是物盡其用,在魯魯修眼裡,名為arthur的人還是有著一定用處的,所以只要控制在自己手中就好了。

真是厲害的人物。

即使不是這樣,夏目也覺得對方會將自己當做棋子。

目光放在最近的士兵身上,他正慢慢走向自己,在其他人用槍口對準的自己的同時把機槍收好,拿著一副手銬靠近夏目。

右腰是幾個手雷,左腰是一把作戰用的軍刀,軍服之中應該有防彈衣吧,在士兵的正面上的名牌寫著夏目看不懂的名字,總之將他當做第一個目標。

來了!

距離近乎沒有,夏目打算行動的一瞬間,門口響起了和現在這個狀況完全不合的大笑聲。

「哈哈哈哈哈!」

一個扛著太刀的人走了進來。

「在做些什麼呢呢?我的友人?」

一臉有趣的模樣,准人撥開人群朝著夏目走去。

「日向……」

「別慌張啊藤堂先生。」

打斷了藤堂的話,准人將手搭載了夏目肩膀上。

「arthur將我們拯救於水火之中,同時還將一台高性能的knightmare偷了過來,隨後在撤退時安分守己,想一想啦,比起這些資料,難道不是把zero和其他人直接捉走更好?何必拐著彎子做這些事情呢?」

「強詞奪理,你也看到了,這個地方不是普通人可以進來的,必須經過批准。」

「哦?是我讓他來看看的,因為以後就是日本解放戰線的一員了。」

「你是什麼意思?」

藤堂鏡志朗皺起眉頭。

「字面上的意思啊,我打算讓arthur成為指揮前線作戰的其中一員,因為他很了解布尼坦尼亞的作戰方式,同時具備那架高速移動的knightmare,效果肯定很好。」

「開什麼玩笑,這裡還不是你做主。」

「對了。」

夏目指著頭頂的攝像頭說

「我是和zero一起來的。」

「那是何等的謊言,簡直就是廢話,剛才就派人去調去監控錄像,從頭到尾都只有你一個人。」

「什麼?」

是魯魯修的將安保人員給控制了?

想到這裡,夏目沉默起來。

不過,准人插入兩個人的談話,用太刀指著前方的藤堂鏡志朗

「差不多該察覺到了吧,日本解放戰線的現狀,不過你所期望的就是如此也說不定,但是我不會選擇和你一樣的道路,從加入這裡的那一天開始就是如此。」

「就是你們這些激進派,才讓情況變成這樣的。」

「是嗎?無論如何,我都會將arthur納入我的麾下,如果你不同意的話,就向著戰線內部發起會議吧,結果如何,你也已經想到了。還有啊,會議什麼的,大家說不定都沒有興趣呢,現在可是緊張時期,下一場戰鬥也馬上開始了吧。」

「以為自己人望不錯就這麼做嗎?早晚你會吃到苦頭的日向准人,即使你是做了那些事情,即使是他們的英雄,相對於過去的來歷不明的你,不可能一直逍遙下去。」

的確呢,准人十分贊同藤堂的話,他歪著頭說

「那麼我就等待那一天的到來吧,看看誰會殺死我,想想還真是有趣。」

「哼。」

一揮手,藤堂鏡志朗帶著人離開,消失在兩個人的視野之中。

腳步聲漸漸遠去,原本不斷響著的警鈴也被關掉,一切歸於平靜之中。

事件如此簡單的就解決了。

這就是准人這幾年在日本解放戰線中所獲得的權利以及地位,就算是『奇迹的藤堂』也不能夠輕易的處置他。

這個人很危險。

就算被准人所救,夏目也覺得他很危險。

如果和他組成同盟的話,一定會吃虧的,不,不只是吃虧那麼簡單,他的手段和智謀說不定都比自己厲害。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事實,還是和他拉開距離好了。

絕對,絕對不會和他組成同盟。

「我們聯手吧!」

「哈?」

剛想到那個可能性,就被對方說了出來。

「偷窺和襲胸聯盟之類的。」

「才不要!」

這個肯定要果斷拒絕。

或許在某些方面,名叫日向准人的這個人,完全是個笨蛋呢。 這一章是一個轉折,是主人公慢慢成長的轉折,是旅程的開始,可以說這才是這本書的一個開始,後面的故事只有收藏了才知道,推薦了才會有……

分割線————————————————————————

「砰……」就在何成露出笑容的一瞬間,徐風一槍打爆了何成的頭:「我說有生還的機會,沒說一定生還,算你倒霉好了……」

等了沒多久,王浩回來了:「還有幾個人解決了,三星鎮從此沒有何家……」

徐風雖然說幹掉了何家,但是心情卻一點都好不起來,反而有點悶悶不樂,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什麼不開心,但是事實就是這樣,他很難受,有一種要仰天長嘯的衝動……

「徐風,第一次總會這樣的,克制住,成為強者的道路上註定不平凡……」張立又怎麼看不出徐風現在的狀況,徐風現在的樣子讓他想到了自己年輕的時候,不由得苦笑了兩聲……

徐風感激地看了看張立:「張大哥,謝謝你了,這次我真的是衝動了,如果不是你們,我想我已經死在這裡了……」

「別那麼說,我們是一個隊伍,而你就像當年的我一樣,總有成長的一天,而且你的成就將完全超越我,所以我這也是做投資嘛……」張立其實並沒有瞎說,他的確很看重徐風的能力,如此年紀就有如此本事心智,絕對不會簡單……

「瘋子,走吧,再晚警察要到了……」王浩出言提醒道。

徐風點了點頭算是回答然後大步邁了出去,就在三人準備上車離開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周圍有點不對勁,剛想馬上離開,一道聚光燈照在了三人身上……

「你們被包圍了,放下手中的武器……」一道聲音從不遠處的揚聲器中傳了出來。

徐風無奈的擺了擺手:「張大哥,耗子你們先走吧,這些警察今天是必須要抓到人的,憑你們的能力跑掉不是問題……」徐風說罷就向前走了幾步,舉起雙手示意自己沒有武器……

探照燈照的徐風睜不開眼睛,突然徐風感覺到自己被兩三個警察抓住了,也沒做什麼反抗:「不用那麼緊張,我跟你們回警察局……」

兩個警察倒是一愣「這個匪徒也太彪悍了,被抓后還那麼淡定……」

「張大哥,我們就那麼讓瘋子被抓去嗎?」兩人跑出去不遠,王浩有點忍住不地問道,他王浩絕不是那種拋棄兄弟的那種人……

張立笑了笑說道:「我怎麼會讓那小子就那麼進去呢?既然他想幫我們的一併攔了,那就給他個機會,不然他以後會覺得欠我們什麼,對以後的路有影響,而且我相信,他自己會出來,出不來我們再去救他好了……」

「可是……」王浩還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怎麼說,只好卡在這裡,欲言還休……

張立拍了拍王浩的肩膀:「走吧,聽徐風說你也想去藏區?你的本事也不簡單,從你的身手中可以看出是軍體拳的影子,你師傅是誰?」

「是的,我也要去探險,我師傅是吳競男……」王浩毫不避諱的和張立坦白了,因為他知道這種高人,真的想要了解自己,估計連幾根毛都會被查出來……

「魔鬼教練吳競男?難怪難怪,不過按照她的性子,這次藏地也應該會去,你為什麼不跟著你師傅去?」張立一聽頓時恍然,難怪他看王浩的招式有點熟悉……

王浩一聽張立的反應就更吃驚了:「我師傅那麼厲害?怎麼什麼人都認識額……」

張立不由得大笑道:「你師傅那時候可是華夏武者協會的組長,雖然不是最強的,但是那麼多老爺子,你師傅又比較漂亮……然後你懂得……」

…………

………………

「呃,呵呵,懂得……」王浩只好尷尬的回應了一下,其實王浩的心裡想的是「去尼瑪的……老不正經……」

「你一定覺得我有點老不正經吧,其實那時候我年輕的時候還沒加入藍蝴蝶和你師傅就已經認識了,當時……」張立陷入了無限的遐想中……

「張大哥,不如我問問師傅,一起去藏區,那樣人多好有個照應,師傅說過那裡會很危險,所以才不讓我去,如果一起的話,就應該會好一點吧……」王浩看張立一說到自己的師傅就那麼懷念,頓時心中突生一計,似乎可以讓兩方人馬在一起,豈不是兩全其美?

「哈哈,這倒不用,不過你要是想要在一起的話,我倒是不會介意,就是不知道你師傅那邊還有誰呢?」張立故意作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是臉上卻分明寫著「迫切」兩個字……

「切,自己想就直說,裝什麼裝,那麼大的人了,也不害臊……」王浩一邊說一邊白了一眼張立,這個看上去強大傻乎乎的男子也那麼的有故事……

「那我們就那麼說定了?」張立一臉奸笑地看著王浩……

「呃,你想幹什麼?我怎麼覺得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王浩捂著胸假裝很怕怕的樣子望著張立說道……

「去你的,那我們分頭行動,兩天後,魔鬼基地集合,我想人差不多都要到了……」張立一邊說一邊想了想……

「好……呃,不對,你怎麼知道魔鬼基地?我沒告訴你在哪?你能自己找到?」王浩一臉驚訝的問道……

「找不到……」張立聳了聳肩。

「那你?」

「我可以問你,然後你告訴我……現在的年輕人怎麼都那麼笨?」張立無奈了,看來眼前的年輕人有點把自己神化了,這樣下去可不好,他決定裝一次愣子……

張立想到馬上自己可以找自己消失已久的隊友,心裡不由得激動的喊出了一句:「魔鬼蝴蝶探險隊……正式集結……」

「為什麼是魔鬼蝴蝶?」王浩不解的問道……

「因為是魔鬼基地和藍蝴蝶特種部隊一起的探險隊呀,別說,我文化不高,取名字也就這水平……」張立撓了撓頭憨笑著說道。

王浩卻一臉不爽的說道:「少來了,藍蝴蝶不就只剩你一個人了么?」

張立的臉上突然冷了下來,默默地找了個地方蹲了下來:「我堅信,他們一定還有活著的,他們一直在等我,等我救他們出去……」

王浩也被張立的悲傷所感染:「魔鬼蝴蝶將會找到你的隊友,一定……」 空中的太陽格外炙熱,令人煩躁的陽光配合著蟬鳴使人無法靜下心來。

從前方斜坡所吹下風也帶著一絲炎熱的氣息,綠色的葉子也顯得毫無生氣,隨著微風搖晃的它像是在驅散熱氣一般,上下扇動著。

夜晚曾經遮擋月光的雲層在此刻也放佛害怕照射似的躲藏起來,陽光穿過樹葉形成的光束打在地上,細碎的光斑堆砌出令人眼花繚亂的圖案。

是汽車的鳴笛聲,同時還聞到了除開青草香氣之外的廢氣。

在這個靠近城市的小型森林中,有一個慢吞吞行走的身影。

在觀察周圍沒有人之後,他將頭巾和圍巾取了下來,把夾雜著自己熱度的衣物收進腰側的背包,夏目繼續前進。

昨天,也就是被魯魯修陷害而後被准人拯救的同一時刻,自己成為了日本解放戰線前線作戰部隊的隊長,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事情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因此最重要的事情就變成了提升c.c.的好感度,所以現在夏目必須打起精神,繼續努力才對。

從自己的調查來看,魯魯修和c.c.都應該回到了阿什福德學院,畢竟今天是學園祭的前一天,需要做許多準備工作。

讓夏目驚訝的是,在離開之前遇到准人的時候,他曾向自己說明已經將米蕾送了回去,這麼隨意的他真的沒問題嗎?

算了,那也不是自己去顧慮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