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風等人此刻正悠閑的坐在酒吧的大廳之中,五百龍幫戰士正在瘋狂的壓著對方打,只是對方佔據了絕對的數量優勢,才導致了一下子沒有能攻克的下,但是徐風知道,這只是時間的問題,這酒吧的留守小弟早已經支撐的苦不堪言,龍幫的戰士們也需要通過戰鬥和殺戮的鍛煉,在這麼大雨的掩蓋下,徐風一點也不擔心會出現什麼變動,貪狼今天晚上就會消失在姑蘇的地下勢力中……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貪狼和一個不知名的男子剛剛趕到酒吧,首先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兩千多人馬被四五百個身穿黑色緊身衣的男子一步步的壓著打,不過強者終歸是強者,貪狼沒有絲毫的驚慌,他早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悠閑的徐風等人,快步走了上去,坐在了徐風等人的對面。

「閣下是什麼來路?不知道我貪狼是什麼地方得罪了閣下,需要閣下如果雨夜造訪?」貪狼剛剛坐下,心裡頓時一陣驚訝,對面最少有兩個極限二層狀態的強者,若不是沙啞男子的到來,後果貪狼都不敢想。

就在貪狼震驚的同時,徐風也是一驚,沒想到貪狼旁邊跟著的小弟一般的人物竟然也是極限二層狀態的高手,徐風知道這不怪野狼探查不清,每個人都會有不為人知的秘密,要不是祝曉明跟著過來撐撐場面,自己今天絕對吃不下這個酒吧,看來自己還是不夠謹慎:「想必你就是鼎鼎大名的貪狼了?我叫徐風,久仰大名了!」

「那不知閣下今天的來意是?」來意?來意已經很明顯了啊混蛋!但是貪狼不敢啊,對方也有兩個極限二層的人物坐鎮,還有好幾個一層的強者,真的打起來,自己可能依然不是對手!想到這裡,貪狼也只好耐著性子假意道。

「來意?不瞞你說,我想建立一個自己的龍幫,但是自己慢慢的創建發展又需要太久,不知道貪狼閣下是否願意割愛?」熟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對方客客氣氣的,那他徐風也不好意思太過。

不過這都是徐風自以為,在貪狼眼裡徐風已經是囂張的不可一世了,mlgb的都打到家裡來了還問別人是否願意割愛,這特么分明是搶!

「哦?你想要我整個貪狼幫?不知道你可以用什麼來換呢?」實話說,如果徐風拿出足夠的砝碼來跟貪狼換的話,貪狼猶豫一下沒準就答應了,畢竟這刀口舔血的日子,貪狼已經膩了,他也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差。

徐風瞄了一眼貪狼和他身邊的男子,笑道:「用你們的命換!」

「嘭!你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那就戰罷!可能是我貪狼很久沒動手了,什麼阿貓阿狗都敢欺負到我的頭上!」再好的性子也要被徐風磨乾淨了,貪狼就算明知對方並不簡單也顧不上那麼多了,既然要打,那索性打個痛快!

話音剛落,貪狼和沙啞男子同是暴起出手,直接攻擊向了徐風的面門,這二人的想法很一致,出其不意最好先秒掉徐風,就算讓他受傷也能為後面的戰鬥建立有利的因素。

「來的好!」徐風大吼一聲,一腳把身前的茶几踢向了貪狼,而祝曉明則是一劍擋在了沙啞男子的身前:「二打一你們也好意思,來,爺爺陪你玩玩!」

「混蛋!」沙啞男子見一擊未中,急速後退后緊緊地盯著祝曉明,不得不慎重,因為祝曉明剛剛那簡單的一刀讓他感覺到了避無可避的極度的危險!

雙方再次對峙了起來,沉默數秒,依然是貪狼先開的口:「真的沒得商量么?」他還是不希望拼死拼活,畢竟剛剛的一擊未中,再打下去,勝負就很難預料了。

「臣服或死!」徐風剛剛一下子被暴起的兩人偷襲,雖然沒有受傷,但是他感覺到了兩人那一瞬間的殺心,既然對方想先殺自己,那麼自己也沒什麼好留情的了。

「喲?是誰那麼囂張啊?貪狼老弟,我來的還算及時吧?」就在雙方箭弩拔張的時候,一道不陰不陽的聲音一下子打破了沉寂,局勢瞬間一下子逆轉了過來! 來了!

讓薇莉安抱緊自己之後,夏目開始了自己的行動。

接下來採取的方式並非含有什麼作戰方案和手段,只是極為單純的,很是簡單的強制防禦而已。

千門炮塔一起發射的威力到底有多大,光是想想覺得十分恐怖。

雖說不是實體炮彈,但是術式構成的炮彈反而更加麻煩。

光束從天空飛散而下,身後的人群躁動起來。

開始吧!

夏目左手抱緊懷中的皇女薇莉安,在眾人面前跳了起來,迎向正前方的炮火。

「你在做些什麼啊!很危險的!」

這個時候反而像個普通的少女呢。

夏目笑了笑,左手加重力道,放佛要將薇莉安揉進自己胸膛之中。

即使她發出唔姆的含混不清的聲音夏目也沒有停下,確認不會輕易與自己分開之後,夏目將金屬棍棒放在了自己後方。

揮動!

就算是被夏目緊緊抱住而無法確認外面的情況的薇莉安也聽到了棍棒揮動的破風聲,見到這一幕的白袍魔導師發出了嗤笑。

「想要通過強制的力量反彈炮擊嗎?!隻身一人對抗無敵艦隊,對自己的實力評價也該有個限度!」

「不是一個人!還有英國的皇女在!」

「可是,我沒有一點力量呢。」

「說什麼,重要的是氣勢啊氣勢!」

「氣勢嗎?!」

比如說這樣?

薇莉安握起拳頭左手揮動。

「還是算了吧。」

讓公主參與戰鬥實在是有些不太雅觀呢。

所以……

「就交給我一個人吧!」

揮出的金屬棍棒通過夏目灌注的魔力展開了由空中的水氣構成的水幕薄膜,即使處於近乎透明的狀態,也是擁有巨大的防禦力的。

向著身後發出指令,讓那群人全部集中在一起,就算擁擠和難看也好,只有在自己的身後,他們才有活命的可能性。

下一秒,和水幕薄膜展開的同一時刻,千門炮塔的炮擊來臨了。

耳邊是那能夠震動天地的巨響,半透明的灰黑色硝煙從炮口冒出,再現的火光噴射出火舌,魔力加護和加速的炮擊形成的散射型光束沖向英國側的據點。

在空中,發出耀眼光芒的金屬棍棒在主人的驅動下,做出了第二個動作。

是旋轉,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的旋轉,然而在其周圍卻慢慢浮現出了六芒星的法陣,水的術式,全開!

亮了起來。

水幕薄膜綻放出藍色的光芒,白色的炮擊擊打在防禦障壁之上,一瞬間的衝擊幾乎奪走了夏目的意識。

感受到了什麼,是胸口少女的呼吸和因緊張而顫抖的身體。

皇女所期望的真的是奇迹嗎?這位擁有『人德』的公主,到底想要做些什麼呢?

她的雙手放佛拒絕似的慢慢放開,夏目為此不得不分心用左手緊緊抱住她的腰肢。

想要犧牲自己嗎?!

因為西班牙星教派的人的最終目的是薇莉安皇女,這樣的她做出這樣的選擇並非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可是不行!

不僅僅是因為只有守護了王女才能夠推動這個世界的劇情,還是因為不想要看到過去的影子。

和自己相似的少女或許就是薇莉安。

被周圍的人所誤解,她想要的是什麼,渴望的是什麼,總是會被扭曲和限制。

就和現在一樣,只是想要遊玩的她卻遭受到了攻擊,如此不合理的事件為什麼總是發生在她的身上呢?

因此。

「如果歷史想要你接受這份災難的話,那麼在那無盡的黑暗中,就讓我帶來光明和改變歷史好了。」

「恩?」

再度加大了左手的力道緊緊抱住這位英國的公主。

「我會將英國,連同西班牙和法國,全部改革一次,為此,我需要力量,為此,需要在此取得勝利!」

不管王女驚訝的表情,夏目一口咬破了舌頭。

鐵鏽味在空中蔓延,夏目將視線放在了空中。

「我之所以使用不了所有力量,是因為這副身軀的限制。」

就如同限制器一般,身體的承受能力決定他的實力,所以,只要稍稍打破這個平衡就好了。

昏沉感在一瞬間襲擊大腦,可是手中的武器卻變得有力起來。

在自己舌尖形成的是一個類似於抽水機般的術式,而抽取的東西,是身體內那強大的隱藏力量。

不只是光芒,一切的一切都慢慢被水取代。

「改變了周圍的環境嗎?!」

魔導師驚愕的睜大雙眼,天地間的顏色變得淺藍且透明起來。

那是,如同改變了世界的術式。

防禦住吧!

爆炸了。

整片天空,不,還包含了整片大地和周圍的海岸,森林,泥土,山丘,枝葉,河流,所有的一切都在夏目的控制下通過水的術式爆炸了。

能量的衝擊合在一起,毀滅般的力量迎向天空的無敵艦隊。

無敵艦隊的再現術式構建其實十分簡單。

首先需要西班牙皇族的授權,也就是皇室徽章的許可權,通過對本土艦隊進行術式再現,複製之後在這裡展開第二個術式。不過由於這是屬於西班牙的艦隊,從靈裝上面來解釋的話,在離開了西班牙領域之後,『王』的加護和『勝利』的加護也會隨之消弱許多。

因此,只要破壞了其背後的再現術式以及法陣就好了,不用破壞本土的艦隊本身。

而夏目所引發的爆炸,正是為了這一點。

那能夠掩蓋太陽的藍色光輝在空中進行綻放,爆響的魔力波動摧毀了艦隊最前方的隊伍,使得船體化作薄霧消失在空中。

英國側的人民發出歡呼,對於他們來說,敵人最強有力的術式已經被夏目破壞,戰鬥力將大大弱化,他們擊敗敵人的可能性也會跟著提高。

最重要的,是那在空中抱著皇女的自稱傭兵的男人!

那將是,拯救他們的英雄。

「好厲害,之前你所說的,僅僅是那位團長先生所派來的傭兵嗎?」

「你覺得呢?」

夏目舔了舔嘴唇附近的血液,但因為之前咬得太重導致傷口擴大,一些鮮血順著嘴角流了出來。

「……」

薇莉安不發一語的從裙擺左側去下了手巾,輕輕地替夏目擦拭血液所畫出的痕迹。

接下來,就是擋住第二波攻勢之後逃跑了吧。

正當夏目這麼打算的時候,西班牙星教派襲擊者說起了話。

「無敵艦隊怎麼可能被輕易的擊敗!不過只是第一輪而已!三列陣隊展開!這將是,吾等在未來海戰所使用的招數!」

「恩?!!!!」

之前的攻擊摧毀了最前方的船體,夏目知道那只是一部分,可是沒想到攻擊會這麼快。

如此大量的魔力輸出,應該不可能重複負擔才對!

「驚訝嗎?之前的攻擊不是全部炮塔的同時發射!而是……」

展開了,空中的無敵艦隊的炮口下方,第二排炮塔顯露出來。

不是全部,而是一半,這麼說,他們所準備的魔力足夠支撐三輪炮擊嗎?!

下方的炮塔也算進去的話,攻擊力將增加到原來的兩倍!

「果然,不行嗎?」

夏目落了下來,將薇莉安護在身子之後盯著前方的敵人。

「第一次不過是預演罷了,增加了隱藏炮塔的現在,將以原本的兩倍攻擊力發射!」

「躲起來!」

夏目發號施令,英國側的人完全聽從夏目的安排。

可是周圍沒有能夠躲避的地方,就連最近的森林也在百米之外。

「三列縱隊形成,無敵艦隊第二擊!發射!」

來了。

是比起之前更加瘋狂的炮擊。

夏目留下薇莉安之後再度迎了上去。

將金屬棍棒收入影子當中,取而代之的是附著著藍色水膜的雙手。

發出了重擊!

將魔力加護在雙手之上,在擊出的一瞬間構成之前所形成的防禦,這一次不僅僅是抵擋,還反彈了一部分。

千門炮塔的攻擊和單人的魔力相互衝突,夏目只覺得體力在即將透支,苦痛的情感由心底涌了上來。

狂風般的炮擊摧殘著一切,沒有被夏目擋住的攻擊落在地上和反射到森林之中,將原本的物體摧殘得體無完膚。

「雖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誰,但是……」

魔導師拍了拍手,如同響應這次號召,炮擊結束了。

最前排的艦隊撤離,取而代之的是第二排的艦隊。

「這一次,是從後面哦!」

「什麼!」

無敵艦隊的二隊憑空的出現在隊伍後方,炮擊在近乎同時發射出去。

「!!!!」

夏目行動起來了。

直接沖向背後的薇莉安,伸出雙手將其抱在懷中,而這個舉動讓夏目喪失了防禦的機會。

魔力構成的炮擊擊打在夏目背上,刺骨的疼痛和精神上的重擊讓夏目苦不堪言。

擁有聖人的體質的他並沒有被炮擊擊穿,而其他人則不一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