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校長咳了一聲,他的聲音也有些微弱,又轉向徐搖光,「沒想到死前還能見到你們倆,若這次徐家能倖存,你……你的能力我也放心。」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秦苒掌心都幾乎掐出了血。

徐校長說完這些,搭在床邊的手也慢慢往下滑落。

他看著秦苒跟徐搖光,眼裡滿是擔憂。

「爺爺!」徐搖光跪在了床邊。

秦苒抬頭,她有些愣愣的看向醫院的窗外,眼裡已經聚攏不起眼淚了。

徐管家也隨著徐搖光半跪在病床邊。

病房裡有壓抑的哭聲。

好半晌。

秦苒才開口,「徐管家,是歐陽薇嗎?」

徐管家沒有說話。

秦苒點點頭,也沒再說什麼,只扯了扯嘴角,幾乎喃喃的開口,「那就一個一個來把。」

她往後退了一步,直接往門外走。

「秦小苒!你幹嘛!」顧西遲直接開口。

跪在地上的徐管家也反應過來。

他抹著眼淚直接朝秦苒看過去,「秦小姐,您不要再衝動了,老爺子的話您沒有聽明白嗎?他們就是故意的,不是歐陽薇,是明海的心腹,可是我們沒有任何證據,當初秦家老爺子也是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就是因為老爺死也不肯撤去你繼承人的身份!」

妖神记 「老爺眼裡你就是鐵承認的繼承人,只要有你在,方震博他們就永遠也沒有機會,他為了你做到這樣的地步,你為什麼還要這麼衝動浪費他的苦心?!」徐管家直接開口,訓斥的看向秦苒。

實際上,徐世影的死跟秦苒有些關係,但徐管家知道,就算沒有秦苒,徐世影也難逃這個命運。

他這麼說,完全是因為想要秦苒惜命。

只要秦苒不要這麼衝動,在程雋身邊呆著,就算是歐陽薇跟明海都不敢下手。

可秦苒衝動了,露出的破綻一多。

徐世影這一死,都保不住她……

「因為我?」 「如果我沒有了解錯誤的話,一個月1萬塊在肥桃縣已經是很不錯了,你想把你的薪水提高到一個什麼地步呢?」李天有些奇怪的說道,這個價格已經不低了。 秦苒終於從秦管家口中了解了事情,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這麼重要。

她在門口停下。

沒有什麼表情的看著病床一眼,「他的心腹是嗎?我知道了,你們等我回來。」

說完,她拿著手機,朝電梯門口走去。

她錯了,陳淑蘭也錯了。

避開那些人並沒有用。

就算外公躲到了寧海鎮,還是躲不開一場爆炸案。

還是躲不開二十幾個研究員的慘死。

還是躲不開徐校長的離世。

甚至寧薇都受到了牽連。

陳淑蘭死也不踏入京城。

還是躲不過。

那為什麼還要躲呢?

「秦小姐!」秦管家直接站起來,他沒想到這個時候秦苒根本就聽不進去任何話,直接追了出去。

程木也沒想到秦苒直接離開了。

身後,顧西遲跟程水都不是傻子,從秦管家嘴裡聽出了一些門道。

這兩人多多少少都是知道秦苒的性子的。

邪夫總裁霸上身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能去地下角斗場打黑拳的人能是簡單就會退縮的?

眼下秦苒就這麼出去,肯定是找歐陽薇或者明海那些人了。

兩人面面相覷,臉上多少都有些變化,也隨之追了出去。

「秦小姐,您先別衝動,等老大回來。」程水攔在電梯面前。

他對歐陽薇也是有些忌憚的,才會攔住秦苒。

秦苒直接抬頭,臉上一片冷色,眸子又出現了初見時的血光,「你們打不過我的,讓開。」

程水想攔著,然而秦苒說的沒錯。

地下角斗場的拳王,程水確實攔不住。

在秦苒冰冷的目光中,程水張了張嘴,他幾乎是嘆息著讓開一條路。

秦苒直接走到電梯內。

程水顧西遲面面相覷,都跟上了。

徐管家擔心秦苒的安危,「秦小姐,您再這樣,程少都保不住你……」

「叮——」

電梯門打開。

秦苒目不斜視,直接往醫院大門外走。

程水沉默的跟著,已經聯繫了程雋程火等人。

徐管家還在苦口婆心。

一行人出了醫院大門,就看到醫院大門邊站滿了兩行身上幾乎沾了血氣的黑衣人。

徐管家面色一變:「肯定是他們的人,秦小姐,用不著意氣用事,我早說了您跟小少爺就不應該回來。」

秦苒直接繞開了徐管家,走到一眾黑衣人面前。

為首的黑衣人往前走了一步:「青林待命!」

青林,巨鱷手下第一大將。 直到現在,空幻才猛然間發覺,之前的戰鬥(單方面逃亡),不過是白惡在和自己玩耍(白惡單方面玩)罷了。

明明雙方差距這麼大,對方的石頭卻總是被自己躲過,每次都是貌似險之又險,卻就是砸不中自己;

明明有很多靈活運用的方式,對方卻一直用一個固定形態的巖獸來與自己對戰,不,追逐。

(原來,不過是把我當成玩具麼?)

空幻並不想表達出驚恐的情緒,因爲這應該就是白惡所期望的,但是,他發覺現在已經快控制不住了。

“在4級、及其以上的神殿領域內,正神可以將念力投放到任何地方。”

一開始空幻對這句話的理解,不過是白惡能夠遠距離控制念力獸,並用念力扭轉岩石飛行方向,這種普普通通的地步而已。

但此刻他才發覺了這句話的恐怖。

(我怎麼有種看《死神來了》的感覺。)

現實就是這樣,雖然比不上電影中的死神那麼,蛋疼弄一大堆複雜的‘意外’前綴,但這位正cos死神的白惡,卻更加直接,只一個字。

殺!

砰!

一個跳躍,空幻奮力讓開突然擺動起來的樹枝,然後用從巖獸散掉之後,就沒有停止過的能量流動刺激身體,將翅膀當成另一隻手,撐動四翼,重重地拍在精神力感知中暫無異常的樹幹,從而推動空幻的身體躲過突然從天上插下來的斷枝。

此刻的空幻已經完全閉上了雙眼,因爲眼中所見的東西,會因爲‘常識’的影響,而讓空幻在此刻做出錯誤的反應,現在最不需要的反而是‘常識’。

空幻如今的精神力擴散只有四米多點的半徑,而爲了讓身體反應更加準確快速,他甚至還將這個半徑減到三米,剩下的精神力則完全充斥入大腦,以提升思維的清晰度和速度,讓其達到極限。

然後,再配合無時無刻不被電流刺激的身體,做出超快速的反應,但肌肉已經有些撕裂了。

(從巖獸散掉到現在過了多久了?)

一分鐘?三十秒?

對此空幻已經沒有了概念,這不僅是因爲長時間沒有對時間精確感知,而導致無法感覺出具體的時間,更多的則是因爲這段時間太過緊張,根本沒那個機會。

當時,巖獸散掉。

察覺到鋪天蓋地的危險,空幻就立刻將精神力擴散到極限,並隨即,發現周圍的空間中似乎完全充斥着念力。

“這纔是和楚霞一個級別的幽神級,應該擁有的念力啊。”

如果這些念力就這樣壓下來,空幻是必死無疑,甚至連亡魂都留不下。

但白惡看起來更期望讓空幻感到恐懼而非死亡,所以,在發現空幻只是凝重而非恐懼之後,這些念力很快便分散開來。

這些之前似乎用來組成巖獸的念力,因爲空幻無法感知更廣,所以並不知道具體飄向何處,但噩夢就此開始。

首先變化的,是缺乏關注的地底。

突然冒出的樹根,從泥土之下伸出,捲住了反應不及的空幻。

隨後,沒等空幻條件反射般地看向腳面,視網膜中就出現了樹根飛射而來的斷裂樹枝,這東西現在到處都是,全是之前巖獸的傑作。

斷枝突入精神力範圍,只要願意,空幻能清楚地知道斷枝前段的尖銳度,上面的毛刺數量,甚至毛刺的粗細。

但這種時候怎麼能將寶貴的運算思考能力,放到這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之上了。來不及扯開腳下的束縛,空幻一個後仰避過上方的幾根斷枝,但右腳卻立即地被一根避無可避的斷枝插上。

劇痛比空幻反應還快的速度傳入大腦。

不過沒時間罵娘,痛呼一聲之後,空幻將這根被肌肉夾住的斷枝拔出,散發着熒光的淡藍色血液一點點流了出來。

(只是小傷而已。)空幻慶幸着。

或許是空幻速度很快;也或許是白惡對空幻居然躲過去感到一絲意外;當然,更可能是白惡本來目的,就不是要這麼早就幹掉空幻。

所以,一陣微弱的電流閃過,空幻順利地扯斷了樹根,然後藉着樹木向上彈跳。

如果能撐開翅膀當然是最好的,至少空中不會出現這麼多詭異的東西。

但翼展即便從雙翼變成四翼也有五六米,這裏展開的唯一後果就是拍到樹幹上,然後被突然飛出的斷枝釘在上面。

(這難道是作繭自縛?)空幻鬱悶的自嘲,密林阻難了巖獸,現在也阻難了自己,(還真是公平啊。)

(如果這次能活下去,回去後一定要族羣那些正神就算怠工,也得給我發覺出神殿領域的全部能力,他喵的,情報優勢啊,咱居然也有出於弱勢的一天。)

此時沒有多少時間給空幻哀嘆,還沒過去不到一個呼吸的中場休息時間,空幻就突然感覺自己蹬樹的腳一滑,上升勢頭在略微拔高了不到半米就停住。

(離地面七米左右,周圍無受力物,翅膀無法張開……結論,直線下墜,無法控制。)

(這種時候似乎只有認命地摔下去,而對於蛹化體而言,不過七米的高度,最多也只是內臟受到輕微衝擊吧。)

空幻在心中安慰到,但他也知道,白惡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呢?

多以,下墜前一刻,空幻轉過身體,所見的就是那密密麻麻直立在地面的木刺。

看起來就像是自己跌落獵人的陷阱一般,只不過,這個陷阱是在空幻自己騰空到下落這短短一個呼吸間,或許只有兩三秒時間內突然出現的。

(難道這具身體就這麼掛了?)

這就是死亡數次後的後遺症,空幻在這時還在思考白惡是怎麼想出這些方法的。

然而,此時可以算是絕境了,回想了一下之前的考慮,空幻突然大吼:“你這樣做,帶給我的是絕望,不是恐懼!”

天知道他爲什麼會喊出這句話來,但效果卻立竿見影。

只見伴隨着空幻的那句大吼,地面上那些被念力支撐着的木刺,突然像是擺放在桌面,然後因爲發泄而被掃落的文具般拋離空幻墜落區域。

然後……

砰!

空幻又一次摔在地面,不過“是平整的地面真好。”

這種劫後餘生的感覺,讓空幻幾乎不想再活動,但很顯然白惡不可能讓空幻這麼輕鬆,而且,看起來,他玩的也很開心。

一股巨力從地面衝出,將空幻再一次砸向天空。

幸運地撞上一棵大樹之後,空幻立刻用觸手將自己束縛在上面,然後雙腳一蹬將身體再一次騰空。

不過,前方又一次出現大量斷枝直直地插向空幻,甚至飛散的樹葉還阻擋了空幻的視線,這時候,視覺的作用已經不大,一切都只能靠精神感知的全面性。

而此時,顯然再說一次之前句話也是沒用的,而且空幻也無法確認,對方到底想讓自己變得恐懼的心思多一點,還是直接殺掉自己的心思多一點,很明顯着兩個心思是在不斷變化的。

如果自己表現的太好,會不會被認爲無法產生恐懼,而直接殺掉;

但如果自己現在就不壓制自己內心的恐懼,那會不會被認爲已經體驗了自己的恐懼了,所以還是殺掉吧。

(啊!魂淡,我快瘋了!)

再次躲過前方的斷枝,身上又添了幾道不足爲慮的傷口的空幻,卻產生了一種,自己完全無法把握自己的生命的無力感。

(不行,8051,等8051她們成功,我只需要堅持到那個時候就可以了。)

這個時候,希望是唯一能壓制恐懼的東西,而空幻必須慶幸這個希望是有前途的,而非獵手弄出來調戲獵物的道具。

(8051,你們要快點啊!)

狠了狠心,雖然不知道爲什麼這個白惡對自己那位分身的反應這麼大,但空幻此時也找不到能轉移對方注意力,以減弱自己遭遇各種環境攻擊的東西,所以,(也只能飲鴆止渴了。)

躲過突然滾到腳底的圓石,空幻輕聲笑了笑,誰都能聽出其中的無力和勞累,但這也正是白惡所希望的吧。

看着周圍如同牢籠般控制自己,看似很近,實際上卻是被白惡作爲希望道具的天空,空幻再次閉上雙眼,然後大笑起來:“白惡,你該不會是因爲害怕吧!”

攻擊果然頓了一下,那些被念力控制引導的攻擊,能出現在空幻此時三米內的攻擊都頓了一下,而此時的空幻還不敢做出反應,因爲他怕刺激到此時恐怕在思考或者劇烈情緒變動的白惡。

“的確是在害怕吧,不然,你爲什麼總是想讓我恐懼。”

“對了,實際上你是在恐懼他吧,所以,爲了讓自己不再恐懼,你把我當成他,覺得只要讓我對你產生恐懼,你就勝利了,是這樣吧!”

“原來,一個上百蛹化體的頭領,還在恐懼着一個恐怕還沒有蛹化的嘎嘎猿!”

“諷刺啊!可笑啊!弄出這麼多東西,弄出那個巖獸,弄出這種攻擊,費盡心機地分析神殿領域,實際上就是讓自己能感到安全。”

“爲什麼,爲什麼你會這麼恐懼呢?恐懼到連親自出來見我都不敢,恐懼到那麼久沒見了依然無法解脫!”

“悲哀啊!”

“你去死吧!”純粹暴力般的精神力波動,傳來的巨吼聲如同按動了播放鍵一般,在空幻說出最後一個字時,突然讓所有攻擊繼續。

但顯然對方昏了頭,這一次的攻擊被空幻輕鬆地躲過。

但當空幻重新擡頭,臉上還帶着自以爲得計的表情之時,映入感知範圍的,卻是呈半球形,將他完全籠罩的木刺,已經突入了自己的精神力擴散區域之中。

無處可躲 秦苒在M洲的時候就同青林巨鱷見過一面。

她在巨鱷那邊的威信很高,雖然巨鱷沒明確說,但他的手下知道,巨鱷是把秦苒當作兄弟看待的。

回來的路上,巨鱷早就到了,兩人默契在。

秦苒到達醫院沒多久,青林就趕過來了。

她抬頭,看著青林,腦子裡已經沒了其他想法,只有一股早先就被壓抑在內心的血氣,外婆曾經警告過的,外公曾經叮囑過的……

她曾經好不容易遺棄的,今天都要一一的,撿回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