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妹的嘴快,沒聽嫂子把話說完,她就說:媽媽呀,今兒好不容易一家團圓,我炒幾個菜,讓大家嘗嘗我的手藝好不好啊?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我再擀點麵條讓大家吃,好嗎?

趙桐花一臉的尷尬說:「這些米面油本來打算等到新年再吃哩,那……那,那就按你說的做吧。

李月娥和賈俊葉繃住嘴對視一下,兩人硬是沒憋住,「噗」笑了一聲。

李月娥說:「做菜的活兒交給我來做,俊葉你打下手就可以了。」

婆婆趙桐華她說,我負責擀麵條。

李月娥說,「媽媽呀,您老歇著去,一切交給我和俊葉就行了。」

賈俊葉開始點火燒地鍋,李月娥就開始炒野菜了。

趙桐花一臉的幸福感,她就想起了那句老話說:「四十多年的媳婦熬成了婆。」

她說去把白面和好餳一會兒,那樣擀出來的的麵條,即光滑,又有韌勁兒,口感才會勁道好吃哩。

賈俊葉去筷籠里拿來一把筷子放到桌子上,她說:「我來嘗一嘗嫂子炒的野菜味道咋樣?」

張光華還沒等老婆吃,就拉拉她的衣裳小聲說:「你先別吃嘞,等一等哥,吃個團圓飯嘛。」

賈俊葉看了父親一臉威嚴的樣子,就縮著脖子趕緊把筷子放到桌子上了。

張光華讓大家都坐在桌子前。

他攙扶著父親的一隻胳膊,父親的另一隻胳膊拄著個拐棍,噔嘰噔嘰走到桌子前坐下來。

李月娥也拄著個棍子噔、噔、噔走了過來,弟妹開玩笑地問自己的兩個孩子說:「咱家原先一個瘸子,現在又增加了兩個瘸子,你們倆算一算是幾個瘸子呀?」

倆孩子掰著指頭算著,「一個加兩個,媽媽我算出來了,是三個瘸子。」

本來笑嘻嘻的張光妍一聽二嫂說的這句話,她認為二嫂說的瘸子兩個字,簡直就是在嚙噬她的心,她的臉色刷地就變得陰沉起來。

張光華一瞧妹妹的臉色大變。

他就不高興地把他老婆拽到一邊,小聲批評她口無遮攔,胡說八道。

他媳婦大聲反問道:「難道我說錯了嗎?」

李月娥哈哈地笑了幾聲先對妹妹說:「光妍你別怪你二嫂啊,她沒什麼壞心眼,就是說話有點過於直。」

妹妹低著頭嘴角囁嚅了一下,但是並沒說什麼。

李月娥又對張光華弟弟說,「光華啊,俊葉她跟嫂子我一個性格,說話直來直去從不繞彎子。」

嫂子看著弟妹就批評她說,「俊葉呀,說話直並沒有錯,但有時話可不能太直了,太直了就會傷人哪。

以後你可得注意這一點啊。」

賈俊葉聽了嫂子的話,就不由得看了妹妹一眼。

她瞧見妹妹很不高興的臉色,她就趕緊跟妹妹道歉。

兒童們緊挨著爹媽坐下來。

趙桐華從裡間屋中提溜著大兒子買來的禮物,笑眯眯地走了出來。

一股燒雞的肉濃香,板栗酥糕點的芳香,水果的清香,怎不讓人生津呢?

人人飢餓的眼神盯著,趙桐華粗糙的手裡拿著的紙包。

她一邊把一個個紙包放到桌子上,一邊說:「這是老大買來的燒雞、還有帶有福字的金黃色板栗酥,看看這個酒心糖多像一個酒杯呀。」

媽媽又指著自己身上的新衣服和腳上的新鞋,笑嘻嘻地說,「這是老二給我買來這身衣服和鞋子。

還有我這草珠手鐲和項鏈,都是閨女親自給我雕刻加工的。

我的孩子們一個比一個孝順呀!」

大人小孩兒都嗅著各種物品,散發出不同的香氣吞咽著口水,孩子們流露出迫不及待的神情。

趙桐華一邊打開一個大的黃紙包,一邊問,「孩子們你們猜猜這裡面是啥東西?」

孩子們緊緊盯著黃色的紙包,都不知道裡面裝的是啥。

奶奶又說,「噔噔的噔!看看這是啥?」趙桐花把黃紙揭開來,大家一看是山東產的板栗糕。

大人孩子都是眼巴巴地看著。

張光明的大女兒張文雅,瞧見弟弟妹妹正要伸手去接時,她就喊了一聲,先別吃哩!

弟弟妹妹們看著這位大姐都愣住了。

張文雅她就給弟弟妹妹講了一個孔融讓梨的故事。

弟弟妹妹們就明白了大姐的意思,就讓大人們先吃。

張茂源呵呵地笑著說,「那乾脆就等一等光明回來,咱全家一塊兒吃吧。」

他看到每個紙包上,都印著謝謝品嘗四個字就說,「你看這包裝上的字,就能看出山東是禮儀之鄉,頗受孔孟的儒家思想的影響啊!」在場的大人都贊同地點點頭。

張茂源懂得沒有好的家風是不行的。

於是他那渾厚的聲音不緊不慢地說:這些呀都是光明他利用業餘時間薅的中藥材,換了點錢給咱買的呀!真是辛苦他了……

他說到這兒時,張光明就笑呵呵地走進了屋門。

小孩子們餓極了,看見張光明來了,都高興極了,紛紛拍著小手興奮地小聲說:「可以吃飯咯!可以吃飯咯!」

「吃吧吃吧,在家裡還講究個啥呀?」直爽的賈俊葉立刻說。

張光華立刻扥了扥妻子的衣裳,意思是讓她住嘴。

張光明一進門就說:「老支書和公社幹部,分別給我交代了一些工作上的事兒,我剛把倆公社幹部送走就趕緊來了。」

他剛一坐下,父親趕緊說,「我看大家都等好大一會兒了,餓了吧?

我的大兒子來了,老二兩口子在北京工作,咱們張家人就到齊了,咱一家人難得團圓呀!」

弟弟妹妹們都看著大姐張文雅的臉,她擺擺手意思是還不到吃的時候。

大人們一個個先給二位老人敬酒,可把二位老人高興得笑嘻嘻的心中樂開了花。

張光明給每一位大人的杯子里,倒了一杯媽媽釀的高粱陳釀。

他說:大家舉杯,為母親的生日來慶祝慶祝吧!

大家一飲而盡。

小孩子們調皮地用像一個酒杯模樣的酒心糖,代替酒,也乾杯表示慶祝。

賈俊葉讓孩子們先吃菜,個個孩子都搖搖頭。

張茂源笑著語重心長地說,「孩子們這就對了,我們家是重德重禮崇善之家。

這也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老傳統啊!

有好吃的東西呢?得讓長輩們先吃,這是感恩,也是對長輩的尊重,這是德,也是禮。」

賈俊葉聽了公公說這句話,她的臉刷地就紅了。

張茂源又接著說,「孩子們做事呢?要多做善事啊!」孫子和孫女們都鄭重地點著頭。

父母都拿起筷子說,「大家開始吃吧。」

他倆一動筷子吃,兒女們才拿起了筷子,可是孩子們並沒有拿筷子,卻眼饞的看著桌子上的板栗糕。

大人們趕緊拿給孩子們吃。 張茂源關心的是村中的大事。

他百般叮嚀大兒子說:「光明啊,你看咱村,有不少的村民們動了逃荒要飯的念頭,你可一定要為村民們想盡一切辦法,讓大家致富啊!

你一定要帶領村民們苦幹,儘早挖掉窮根才行啊!你可不能辜負老支書的重託,更不能辜負全村人對你的期望啊!」

大兒子他鄭重地點頭答應著。

慈母說:「是啊,你爹說的對呀。

大兒子你可得想辦法,讓咱牧野花村的村民們跳出窮坑。

要不然村裡有多少媽媽生了娃娃因為沒糧食吃,奶水就少的可憐。那娃娃吃不飽,就會導致體弱多病。你看看村裡有多少夭折的幼兒呀!」

張光明聽媽媽說的話后,心情無比沉重,他鄭重們地點點頭。

老爸和老媽一番和風細雨的囑咐,張光明聽了頓覺自己肩上的重擔重啊。

他更覺自己一定得負重涉遠,自己一刻也不能懈怠呀!那我就得先治理亂象,制定摘窮帽計劃,打個挖窮根的攻堅戰。

可是接下來的事,令他這位新支書非常的蹙額棘手。

午飯後,宋永喜要主持召開最後一次班子成員會議,也是託付重任的會議。

張光明和宋永喜先來到大隊辦公室。

宋永喜看著張光明鄭重地說,「光明我得交代你一件事。」

「那您老就說吧,我保證照辦!」

「光明啊,你在山東培育出的棉花新品種,又取得了大豐收,再一次被省里拍成科技片了?是不是呀?」

「您老的消息可真夠靈通的呀!」他在心中疑惑,「我並沒有跟家鄉的人說過這件事呀。」

他想到這兒時,就不由得問:您老怎麼會知道呢?

情仇愛海:暴戾總裁別太狠 「上午,是邱衛民臨走時跟我說的。」張光明這才明白了。

「光明你現在既然回到家鄉了,也得為家鄉人民,精心培育,高產優質的糧食和棉花新品種啊!

得早點讓咱村的群眾們,有吃有穿才行啊!」老支書又回到正題說。

「我一定會的,您老放心吧!」老支書一聽我張光明說這句話,就露出滿意的笑臉。

村委幹部們一個個走進了破舊的小辦公室里。

老支書讓班子成員們,向新支書彙報各自的工作情況。

老支書說:「張光明從小就愛天天觀察日月星辰的變化規律;他會預測天氣;他還懂得氣象學中一些奧妙。

你們呢?都要按照黨的路線走!

你們要聽新支書的安排,他不但對農業方面有所建樹,而且還對天文氣象學有所研究。

他出版了《農業與氣象學》、《農作物與土壤的關係》……這些書籍,夜晚抽空你們都看看吧。

老支書神色嚴肅,非常認真地把一枚公章,鄭重地交到了張光明的手中,就意味著把一副重擔,正式傳遞給了他。

老支書還交代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后,對他的接班人釋然的一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