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萊徹認為敵人還有航母未被發現,而約克城號的作用就是一旦發現了敵人剩下的航空母艦,將由約克城發起攻擊。其實,弗萊徹是被珊瑚海之戰搞怕了,當時他搶先一口氣派出了全部攻擊機去攻擊祥鳳號,結果讓自己的艦隊完全暴露在翔鶴號和瑞鶴號的夾擊之下。作為一個聰明人,他認為必須吃一塹長一智。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只不過從後來者的角度看,弗萊徹這個長一智的方式是在有點那啥,因為這回他刻意的保留反而釀成了大禍!實際上南雲忠一的四艘航母扎堆在一起,集中一波全力攻擊,可能就不會放掉天龍號了。如果一波就搞定了四艘航母,自然後來約克城就不會被連續兩次擊傷最後讓潛艇偷襲得手。

可弗萊徹偏偏就選擇了有所保留,這導致第一波攻擊的勢頭被削弱了,給了山口多聞機會。當然,這也不能完全怪弗萊徹,站在他的角度保持謹慎可以理解,而且他的航母之前還放飛了十架sbd進行偵察,等待著這些飛機返航然後一波出擊也是種說法。

當然,平心而論這個決策還是有問題的,而且弗萊徹的運氣太糟糕了。怎麼說呢?這位未來的海軍上將簡直可以說是美國航母的敵人,珊瑚海海戰中因為冒失丟了列剋星敦號還重傷了約克城,中途島海戰又丟掉了約克城,到了東所羅門海戰又傷了企業號,再然後在瓜達爾卡納爾巡航時薩拉托加又被潛艇偷襲擊傷。

用金海軍上將的話說:「這個人運氣太糟糕了,不適合去一線指揮戰鬥!」

言歸正傳,到了8是15分左右,剛剛完成航空作業的斯普魯恩斯收到了一個壞消息,北安普敦號重巡向他報告:「發現敵機一架,方位185度,距離30海里,機種為單引擎雙浮筒水上飛機!」

很顯然這就是日本利根號起飛的那架95式水偵,這讓斯普魯恩斯意識到自己艦隊的位置已經暴露了,並十分擔心出奇制勝的優勢已經喪失。只不過現在想這些已經太晚了,攻擊集群已經,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自己的小夥子們運氣能好一點。

斯普魯恩斯設想的戰鬥方式是戰鬥機掩護魚雷機和俯衝轟炸機協同進攻,所以他派出了116架飛機組成的龐大集群。統一由飛行大隊長斯坦厄普.林海軍中校率領。只不過此時,南雲忠一也開始改變艦隊航向了。9時17分。赤城號轉向70度航行。轉而朝美軍特混艦隊逼近,而此時很搞笑的是,美軍的偵察機一直在觀察日艦隊的動向,但卻並沒有通知自己的艦隊這個重要的情報!

戰後大黃蜂號的航空作戰參謀小j.g.福特斯海軍少校充滿怨氣地抱怨道:「我們未能從自己的陸基部隊那裡得到足夠的情報支持,這造成了相當不應該有的損失!」

所以當大黃蜂號的俯衝轟炸機和戰鬥機抵達預定空域時,根本就沒有找到南雲忠一的艦隊。而且這一天天公也不作美,在飛行途中,因為突然陰雲密布。沃爾德倫的tbd和林中校的sbd很快就失去了聯繫。

為了搜索友機和敵人的艦隊,居中指揮的林中校把飛機編成了偵察隊形,這種編隊飛行方式在當時可以理解,但是存在問題。因為要保持一字排開的偵察隊形就需要不斷地調節油門,而每一次調節油門不可避免的就會多消耗一些汽油。更糟糕的是,這位林中校的運氣也相當的糟糕,圍著海面轉了一個大圈也沒發現南雲忠一的艦隊,無奈之下,他只能帶著自己的小夥子返航回到了大黃蜂號上。

運氣糟糕的不僅是這位林中校,另一位羅伯特.約翰遜少校率領的13架sbd運氣更糟。他們也沒能找到日艦隊,飛來飛去飛到了中途島的上空。由於不甚了解正確的敵我識別信號。為了表示是自己人,他命令將炸彈扔進海里。只不過此時中途島上的炮兵們已經被日本飛機弄得神經過敏,誤判了這個友好信號,立刻向其編隊發起了猛攻。

大黃蜂號的飛行員確實是倒霉,除了俯衝轟炸機沒有找到日本艦隊外,戰鬥機部隊更慘,長時間的搜索和護航耗盡了他們的燃料,進而全部在海面上迫降。中隊長米切爾以及他的作戰參謀和另外一名海軍中尉三人落點較近,得以共用兩隻救生筏和一份應急口糧,經過四天又20小時的海上漂流(期間還遭遇了鯊魚),奄奄一息的他們才被一架pby救起。

還記得那位擁有八分之一印第安血統的沃爾德倫少校嗎?不得不說有時候這個天賦加成真的很不可思議,當大黃蜂號上的其他戰友全部抓瞎的時候,只有這位靠著自己的天賦直覺找到了南雲忠一艦隊的正確位置!

「我們向日本艦隊直撲過去,似乎沃爾德倫有一根繩子拴在了敵艦上一樣!」喬治.蓋伊海軍上尉回憶當時的情景說。

vt-8中隊的成員其實戰鬥經驗一點兒都不豐富,比如上面的這位蓋伊上尉,在去彭薩科拉海軍飛行學院受訓之前是農業機械學院的學生。那天早上從大黃蜂號起飛,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帶著魚雷從航母上起飛,而且根據他自己回憶:「從來沒見過其他人這樣做過。」可見當時美國海軍艦載機飛行員的訓練還是有問題的。

9時18分,築摩號發現了這批魚雷機,也正在這時,友永大尉的最後一架飛機在甲板上降落。當時築摩號立刻釋放兩道煙霧作為屏障,並立刻開始對空射擊。緊接著赤城號也發現了這批魚雷機,並開始規避,用源田實的話說:「敵機像是從遠處湖面上飛翔而來的一群水鳥。」

蓋伊上尉盼著趕快發動進攻,而沃爾德倫則做了一件他認為更重要的事情,在有限的時間內,他將敵艦隊的位置和編成快速地電告斯普魯恩斯。可惜的是,由於距離太遠,加上tbd飛得太低,這份重要的電報斯普魯恩斯並沒有收到。

接下來沃爾德倫開始攻擊了,他原本想攻擊赤城號,但是在零戰的圍追堵截下,他根本做不到,無奈之下只能轉而攻擊三艘航空母艦中居中的那一艘。據蓋伊估計,向他們進攻的零戰大約有35架,日艦的防空炮也猛烈開火。

儘管日方聲稱有美機被擊落,但蓋伊卻肯定沒有任何tbd被高炮擊中,而他的飛機是唯一接近目標進入敵高炮射擊範圍內的飛機,其餘的絕大部分tbd還沒來得及投下魚雷就被密集的零戰擊落了(包括中隊長沃爾德倫)。

一架魚雷機撲向赤城號,似乎想帶彈撞擊艦橋。草鹿龍之介回憶道:「當時我覺得這下完蛋了,但幸運的是他沒撞著艦橋,而是一頭栽進了海里!」

很顯然,草鹿龍之介見到的魚雷機正是歷史上唯一生還的蓋伊上尉駕駛的那一架。後來蓋伊回憶道:「中隊長的飛機左油箱起火了,他站起身,拚命想從烈焰騰騰的座艙中掙脫出來……」

沃爾德倫的中隊就這麼消失了,看上去似乎毫無貢獻,但是歷史會告訴我們,他和他的小夥子完成了一次足以改變歷史的偉大助攻!(未完待續。)

ps:鞠躬感謝書友140816075816119、寄生蟲之血吸蟲和尤文圖斯同志! 「豈有此理!竟然有人敢陰咱們!」

參加完紅老爺子的葬禮,劉伯陽等人從市東趕回來,劉伯陽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不見不散迪廳的大包廂里開會,把波爺告訴自己的情況跟大家說了。老貓最是不甘心,狠狠一巴掌砸在桌子上,大聲怒吼道。

對即將到來的大危機,劉伯陽自己也很頭疼,八個城市,三十多個大小幫派一舉殺向g市,超過一萬多人的敵人,這確實是一件極難應付的事,而更可氣的是,自己還不能跟他們刀兵相見,那樣就正好中了小人的圈套。

「陽哥,你對這事兒怎麼看?」楊林滿臉凝重的看著劉伯陽問。其實相對於擔心那些人闖到g市來鬧風波,楊林更擔心的是劉伯陽的身體,陽哥出院才僅僅一天,居然又要承受這麼大的壓力,果然越是大幫派的老大,就越是不好當的。

劉伯陽仰在沙發上,揉著自己的太陽穴道:「目前我也沒有好辦法,這件事來的太他媽的突然了!我現在就想知道是誰跟我過不去,背後煽風點火非要把我扳倒?!」

老貓怒道:「對!陽哥,咱們一定要把那個王八犢子揪出來,我親自滅了他!」

崔國棟看了老貓一眼,撇了撇嘴沒說話,老貓現在的眼睛都是赤紅的,整個人處於一種極端暴躁的狀態,他上午剛參加完師傅的葬禮,現在自己的大哥有大難當頭,以老貓這種暴脾氣,怎能忍受的了?

「陽哥,我倒覺得有一個人可能性很大!」任嘯天忽然道。

「誰?」劉伯陽睜開了眼睛。

「白玥!」任嘯天見大家都在看他,凝重說道:「就目前g市的形勢看來,樓攝影的殘餘被咱們清完了,紅門老爺子剛剛下葬,紅門內部就算還有心懷鬼胎的,他們也沒那煽風點火的時間,而龍幫徐鑫已經晚了,馬俊笙廢人一個,現在就只剩下白玥還跟咱們作對了,我想來想去,就是那娘們的可能性最大!」

胡蝶聽到這裡,補充了一句道:「不錯!我也覺得會是白玥!你們千萬不要小看那個女人,她其實比徐鑫都狠!這麼長時間的韜光養晦,她還指不定醞釀了什麼大陰謀呢,她是那種寧肯跟咱們同歸於盡,都不會輕易把市南讓出來的狠人!」

劉伯陽閉上眼睛,仍舊將頭靠在了沙發上,想了想道:「不錯,你們說的有道理,黑道大會前一天白玥曾經給紅老爺子打過電話,想代表龍幫出席,被紅老爺子拒絕了,她是很有報復的可能。這樣吧,嘯天,你馬上派幾個能幹的小弟查查白玥的動向和蹤跡,以最快的時間回來告訴我。」

「交給我吧陽哥!」任嘯天馬上起身出去了。

「陽哥,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萬梓良問道。

劉伯陽看了看大家,對著虎子、萬梓良、裴三、郭永生四人道:「老六,老萬,裴三,老郭,你們現在立馬給我調派人手,分四個方向巡邏整個g市邊境,一旦發現有外市幫派侵入進來,第一時間通知我。但是記住一點,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跟那些人起衝突,更不要暴露身份!」

「行!這事兒就交給我們了!」虎子四個人站起來說道。隨即也快步出去了。

「陽哥,那我呢?」老貓看了看四周,著急的問道。

「老貓國棟,你倆這幾天就負責把堂下的小弟們都武裝起來,在整個g市內部巡邏,加強戒備,必須做到如果咱們真跟對方衝突起來,你們的人能在第一時間拉過去滅人!我沒有跟外事幫派結仇的意思,可如果好說好道他們都不肯聽,非要蹬著鼻子上臉,我就把他們打沒脾氣了再說話!」

「行!」老貓雙拳猛攥,和崔國棟兩人也威風凜凜的出去了。

劉伯陽又對胡蝶和沙姐道:「至於你們兩個,胡蝶你就管好你的市南,如果待會兒老任摸出了白玥的消息,而且也查出這事兒確實是她攪和的,你的任務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滅了白玥,如果力不從心就跟我打招呼,我會派楊林過去幫你!」

胡蝶一聽這話就高興了,她一直擔心劉伯陽不信任她,不會給她委派重要任務呢!沒想到劉伯陽竟然這麼信任她,把滅白玥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了她!這對胡蝶而言絕對是一舉兩得,既能穩固自己在市南的統治權,又能提升自己的威望和能力!當下就興奮的站起來道:「放心吧!白玥雖然是個蛇蠍女人,但我也不是吃素的!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劉伯陽點點頭道:「嗯,不過如果白玥現在已經逃出了g市,你就算查清她的下落,都不要輕舉妄動,一切再聽我安排。」

「好!」胡蝶點點頭,精神振奮的出去了。

楊林小聲對劉伯陽道:「陽哥,把白玥交給她對付真的可以嗎?我不是懷疑胡蝶的忠心,只不過這是她第一次帶兵打仗,我怕她吃白玥的虧!」

劉伯陽道:「我剛才不是說了嗎,真要打不過,不是還有你嘛。我對胡蝶有信心,她不是花瓶,除了想法比較單純,也算是個有手段有頭腦的女人,性格也很要強,她越是打不過白玥,才越要鍛煉她,不然以後怎麼能獨擋一面?」

楊林瞭然的點點頭,劉伯陽想事情從來都比一般人深遠,對此楊林已經習以為常了。

「莎姐,其他的事兒不用你擔心,我當時就說過了,不會讓你參加戰鬥,你只要負責經營好你分內的生意就行了。」劉伯陽對莎姐道。

莎姐俏臉一紅,猶豫了一下道:「哦…,不過陽……陽哥,如果幫派真的出了大事的話,我不會退縮的,我會跟你們站在一起!」

劉伯陽哈哈一笑,擺擺手道:「放心吧,不會的,我心裡有數,咱們還沒到泰山壓頂的時候,你照顧好自己那攤事兒就是給我省心了。」莎姐能說出這樣的話來,著實讓劉伯陽很高興。

莎姐「嗯」了一聲,點點頭道:「我知道了!那陽哥,我也先去忙了,有什麼事兒你再知會我!」

「去吧!」

等到莎姐也出了門,整個屋子裡就剩下劉伯陽楊林高震飛三人了,楊林道:「陽哥,我怎麼瞅你還有心事似的,難道咱們還有別的麻煩?」

劉伯陽嘆道:「我也說不準,總之就是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我是在擔心夜市長陳月笙,在那天之後,他就消失不見了,他能去哪呢?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他跟眼前這些事兒有關係,可我也說不出理由。」

楊林道:「嗯!陳月笙那個人確實讓人猜不透,他肚子里要是沒有壞水,也混不到今天這個地位了,誰知道他腦子裡是怎麼想的,要不陽哥,咱們也派人去找找他的下落?」

「派吧,我的預感一向很准,我不希望背後捅我刀子的人也有他!另外楊林大飛,你倆等會兒跟我回去準備準備,有件事必須咱們三個人去做。」劉伯陽深深呼了一口氣,猛的站起來說道。

高震飛和楊林對視一眼,沒說別的,緊隨其後站了起來,只不過卻猜不透劉伯陽葫蘆里買的什麼葯。 「立刻進攻!……當心敵機!……有人落海!……我的情況嗎?……我的老天,水裡有兩架戰鬥機……我的僚機墜海了!」

這是vt-8中隊長沃爾德倫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聲音,當他的座駕帶著熊熊烈焰沖入海里時,整個中隊已經只剩下3架tbd了,而很快這三架tbd也被擊落,僅剩的蓋伊後座機槍手兼報務員也戰死了。

當時蓋伊駕駛戰機從一艘驅逐艦上方急速拉起,然後朝著海面上隨便一艘航空母艦衝去(他已經來不及選擇了)。被蓋伊選中的是蒼龍號,因為據他回憶另外兩艘航母比這一艘要大。之前說過了,tbd的電動投彈裝置出了問題無法使用,蓋伊只能手動投雷。

當時蒼龍號向右急轉彎直接沖著他開過來,所以蓋伊認為自己的機會很大。他全副身心的觀察著目標,以至於忘記了日本艦隊猛烈的防空炮火。在投射完魚雷之後,蓋伊一度對準了蒼龍號射擊,但是tbd這個不可靠的笨傢伙很快就卡殼了,蓋伊只能從艦尾上方大坡度急轉彎飛走。

蓋伊回憶道:「敵人正在給甲板上的飛機加油和掛彈,油管橫七豎八拖得到處都是,當時我真希望機槍沒有卡殼,不然我一定能製造一場火災。當我掠過敵艦時,能看到艦橋上的小個子日本艦長急得一邊跳一邊叫。」

零戰飛行員藤田也目睹了這次攻擊,他能看到蓋伊投下的魚雷朝著蒼龍號直撲過去。心急如焚的藤田一面在無線電里大聲呼喊,另一面像發了瘋似的圍繞蒼龍號不斷地盤旋希望能引起蒼龍號的注意。

蒼龍號最終躲過了這一擊。它轉了個彎。魚雷就從它旁邊疾馳而過。而這讓藤田大大的鬆了口氣,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飛機油料所剩無幾。

另一邊,蓋伊剛剛飛離蒼龍號就被另外五架零戰盯上了,很顯然笨鴨子一樣的tbd在零戰面前是打不過也跑不掉,第二架或者第三架零戰擊毀了蓋伊飛機的方向舵和副翼。因為一側機翼折斷,這架飛機像塊鉛球一樣直挺挺地往下墜。不過手腳靈活的蓋伊還是及時的從座艙里跳了出來。

當時蓋伊順手抓起了一個裝有橡皮救生筏的袋子,還抓住了一隻黑色橡皮坐墊。不過蓋伊並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用,僅僅因為中隊長沃爾德倫告訴過他們。不要隨便把東西扔掉,因為萬一遇上某些情況說不定就用上了。

漂在海面上的蓋伊落在了一堆日本軍艦當中,他只能躲避在橡膠墊下面避開敵人的視線,直到空襲將鬼子的注意力吸引開,他才從墊子下鑽出來安全地給救生筏充氣,然後就這一么一直飄到第二天才被pby救起。

後來米徹爾為vt-8中隊請功,為這個中隊爭取到了榮譽勳章,雖然這份榮譽是vt-8戰死的和倖存的人該得的,但是不得不說這份請功報告胡扯的有些沒邊:「沒有被擊落的飛行員在直射距離投下魚雷,看見它向敵人的航空母艦撲去。在船舷邊爆炸,發出耀眼的火光。為了特混艦隊。為了海軍,他們在戰鬥一開始便重創了日本的空中力量!」

實話實說類似的場面並不鮮見,比如美國人的敵人也就是鬼子,在偷襲珍珠港成功之後也有類似的「發明創造」,對於在偷襲珍珠港中毫無作用但是損失慘重的袖珍潛艇部隊大加誇讚,將唯一的倖存者吹捧成超級英雄。而對於vt-8中隊的不切實際的吹捧也讓那些在中途島之戰中同樣英勇作戰、同樣損失慘重部隊的倖存者很有意見。

再回頭說說美國海軍航空兵的配合問題,沃爾德倫的中隊之所以損失如此慘重(全軍覆沒)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沒有戰鬥機保駕護航。前面說過,為sbd和tbd護航的野貓們力量太單薄,而且還要兼顧兩種飛行性能相差太遠的飛機,這就導致他們後來顧此失彼。

當時格雷率領的vf-6中隊因為速度比tbd快了太多,又要兼顧兩個集群,所以只能來回飛s形以保持魚雷機和俯衝轟炸機都在自己的視野里。

頻繁的來回飛行讓格雷的精神大大被消耗,一不留神就搞丟了林賽的vt-6中隊,而誤將前期出發的沃爾德倫的vt-8當成vt-6。再然後不期而遇的陰雲又給了格雷沉重一擊,當vt-8轉向攻擊日本航母時,這位戰鬥機中隊長是既找不到vt-6也找不到vt-8了。

不光如此,格雷此時還和俯衝轟炸機部隊失去了聯繫,搞不清楚狀況的格雷就傻傻的在這一片空域不斷地飛阿飛,直到燃油將盡不得不返航。所以從始至終事前商定的那個「傑姆下來」的聯絡信號是根本就沒用上。

再說說vt-6中隊的際遇,該中隊經驗比vt-8豐富得多,他們參加過馬紹爾群島、威克島和馬爾庫斯島等多次戰役,就是手最潮的飛行員飛行小時數也在2500小時以上,而且大部分時間飛的都是魚雷機。

但是中隊長林賽卻很倒霉,離開夏威夷在航母上降落時,就出了事故,飛機摔了不說人也弄得鼻青臉腫,一度臉上連飛行風鏡都戴不上,而且上頭一度不打算讓他參加戰鬥,不過林賽本人強烈地堅持出擊。

當時林賽的攻擊計劃是將14架tbd分成兩組,他自己率領一組,另一組由艾利指揮,各選擇一艘航空母艦進行攻擊。

九點四十九分,築摩號發現了林賽的機隊,很快林賽和艾利就兵分兩路向日本航空母艦逼近。林賽的目標是加賀號,只不過這位中隊長運氣實在太糟,首先被零戰擊落的就是他。

當時源田實一度為加賀號祈禱。但是很快他就發現這根本就沒有必要。因為tbd的性能確實太糟糕了。

據少數生還飛行員回憶:天空中四下橫飛著橙黃色的曳光彈。它們同高炮炮彈爆炸后形成的陣陣煙雲,以及tbd著火后拖著的螺旋狀黑煙在天空中交織成一幅萬聖節時才有的光怪陸離的圖案。

日本航母上的觀察哨不斷地報告敵機被擊落,這讓源田實非常得意,他認為照這樣打下去,可以輕而易舉地消滅所有的敵機。讓后他們將發動一波強有力的攻勢將遠方的美國航母統統消滅。

當然,很興奮的不止是源田實,之前很沉默很糾結的南雲忠一此時似乎又重新活了過來,包括他在內的赤城號艦橋里的每一個人都像喝多了酒一樣面紅耳赤。

當觀察哨欣喜若狂的報告說:「還剩一架敵機!還剩一架!不!全部擊落!」時南雲忠一大喜的叫道:「敵機再多我們也不用怕!」

至於源田實。他也很樂觀的認為:「原來我對機動部隊是否能抵擋住空中的襲擊還有過懷疑,但現在我已經打消了這種疑慮!」

此時,幾乎所有的日本人腦子裡都只有一種念頭:「這是一個勝仗,我們先吃掉敵機,再打掉敵人的航母,然後自今天午夜起至明天上午向中途島發動毀滅性的攻擊!」

vt-6中隊的結局不比vt-8好,參與進攻的14架tbd被當場擊落10架,返回企業號時,有一架因為傷勢過重無法修復又被丟進了海里。

日方許多目擊這場戰鬥的人認為美機不顧零戰和高炮的火力,勇敢頑強猛打猛衝值得表揚。但源田實的印象是:「面對著來自海上和空中的猛烈攻擊,有些敵人顯然是躊躇畏縮。不敢衝殺。」

只能說源田實太不了解tbd這個破爛的性能了,這種魚雷機掛上一枚魚雷之後能慢到什麼程度?就像是一群馱著重物走了幾個小時的瘦小騾子。別說什麼向前猛衝了,能囫圇的飛回去都屬於奇迹。

相當一批tbd飛行員在進行死亡突擊之後,又要陷入另外一場生死攸關的搏鬥——同大海搏鬥!比如溫切爾和他的機槍手、三等兵格拉斯.科賽特,他們還沒完全掙扎著擺脫零戰的攻擊,飛機油箱里的油就嘩嘩的往外淌,很快發動機就罷工,只能迫降在海面上。

溫切爾的動作倒是很利索,在tbd沉沒之前搶出了救生筏、應急口糧、急救包以及毫無用處的降落傘。這對難兄難弟雖然沒受什麼傷,但是精神疲乏。接下來的幾天中,他們就這樣在海上漂著,偶爾看見海中有小魚遊動時,就到涼涼的海水中去泡一會以減輕酷暑的壓力(有小魚說明沒有鯊魚)。當然更多的時候圍繞在他們周圍的是成群的鯊魚,這時這對哥倆就必須用船槳和飛行刀具將它們趕跑。

每當有飛機飛過頭頂的時候,溫切爾總是揮舞著雙手呼救,但每一次他們都被無視,以至於後來溫切爾見著飛機就揮舞著拳頭大喊:「f.k,去你.媽.的。混蛋,以後別想在軍官俱樂部再讓我請你們喝酒!」

應急口糧吃光后,這哥倆把好奇地跟著他們飛的一隻信天翁打下來,然後兩人就這麼生吃了這隻可憐的鳥兒。

大約漂到第十二天,就在這哥倆幾乎絕望的時候,他們發現了一艘潛艇,於是拚命的向其打信號,不過這卻是一艘日本潛艇。溫切爾後來回憶道:「該死的鬼子毫無人性,這些畜生開著潛艇圍繞著我們轉了一圈,幾個當兵的和一個軍官打量了我們一番之後就掉頭開走了,很顯然他們沒有救助我們的想法,從那以後我就堅定了一種想法,幹掉每一個穿軍裝的鬼子!」

一直到6月21日,在海上漂了17天之後,這對難兄難弟才被一架卡塔琳娜發現並救起,當時他們已經是瘦骨嶙峋(體重下降了60磅!),是中途島戰役中最後兩名被救起的幸運兒。

為什麼說溫切爾他們是幸運兒呢?因為哪怕在海上餓死渴死或者直接戰死也好過落在日本人手裡。6月4日下午四點半,長良號發現了一個救生筏,便命令捲雲號前往查看。如果是美國飛行員。就要「審問俘虜。查明敵情。然後予以適當處置。」

所謂的適當處置就是幾天後在捲雲號駛向阿留申群島的途中,艦長藤田勇海軍中佐認為俘虜留著已經沒有用處了,就將這兩個不幸的人兒蒙住雙眼然後綁著裝滿水的五加侖油箱之後丟進了海里。

這些禽獸會為他們的暴行付出代價的,很快!

在八點四十分左右,弗萊徹也參與了進攻,約克城號的vt-3中隊率先起飛,緊接著起飛的是約翰.薩奇少校的六架野貓。講心裡話這點可憐的空中護航力量簡直不值得一提。

vt-3中隊的中隊長是蘭斯.梅西(不是踢足球的哈)少校,此公鬥志高昂技術嫻熟。之前在vt-6中隊服役,在四月份才調到vt-3中隊,因為有著豐富的實踐經驗,vt-3中隊在他的帶領下狀態非常好。

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駕駛野貓的薩奇少校了,後者算是空戰達人,他發明了有名的薩奇剪戰術對付零戰(這個後面會講,暫且不提)。

就飛行性能來說,野貓要對付零戰辦法不多,比盤旋那是被虐,比速度雙方半斤八兩。比爬升可能野貓還要差。野貓唯一的辦法就是俯衝,最好是佔據高度優勢俯衝攻擊。

當時薩奇派兩架野貓在2500英尺高度貼著雲層下方飛行。用來釣魚。一旦他們遭到零戰攻擊就要立刻用無線電發出警報,然後薩奇和另外三架僚機將從5000英尺的高度俯衝下來驅散零戰。

不過實話實說,這點兒可憐的空中掩護力量簡直是個悲劇或者說是個笑話,不過當時美國人也只拿得出這點戰鬥機了。

10點15分,赤城號觀察哨發現左舷4.5萬米處有12架tbd,立刻命令零戰前往攔截。很快零戰就如薩奇預料的那樣首先攻擊在雲層下方飛行的野貓,再然後薩奇帶著僚機就俯衝了下來,一場空中纏鬥就此爆發!

可能有同志要說了,野貓和零戰纏鬥,這不是找虐嗎?就飛機的飛行性能來說,這種說法很正確。但是戰爭中最重要的始終是人,以弱勝強以少勝多在戰爭史中實在是太多太多。

比如薩奇之所以敢跟零戰纏鬥,原因就是他發明的那一套薩奇剪戰術。所謂的薩奇剪戰術,其實很簡單,野貓單打獨鬥肯定不是零戰的對手,但是團隊作戰就不一樣了。

薩奇剪戰術的核心思想就是兩架野貓為一組,兩機平行飛行,如果其中一架被零戰咬尾(這太正常不過了),不要慌張,帶著這個尾巴向僚機方向轉向並通知僚機做好準備。

準備幹啥?自然發起攻擊唄。跟隨野貓轉向的零戰很快就會進入另一架平行飛行的野貓的槍口,這時候守株待兔的野貓所需要做的就是看準時機開火就是了。

當然說起來簡單,但要實施好這一套戰術,還是需要兩個飛行員緊密配合的。而薩奇和他的僚機迪布海軍少尉就配合得相當精彩,簡直就是爐火純青。一番激烈的交戰之後,薩奇和他的小夥子損失了一架野貓但是卻擊落了五架零戰。

從空戰的角度說,薩奇贏得了一場勝利,但是對他需要掩護的小夥伴vt-3中隊而言,這就是一場災難。十八到二十架零戰怒吼著撲向了梅西的中隊,並集中火力攻擊領頭的長機。可憐的梅西少校還沒能飛越外圍驅逐艦組成的第一道防空屏障就被擊落。根據他的僚機飛行員回憶,最後時刻,梅西少校爬出了烈焰騰騰的座艙正站在飛機殘存的機翼上,但因為高度實在太低,無法跳傘。

淵田美津雄和他的飛行員站在飛行甲板上,他們看見零戰接二連三地擊落魚雷機,高舉雙臂像浪潮一樣歡呼勝利。就在這時一群tbd呼嘯著撲向赤城號,但讓淵田美津雄奇怪的是,在最佳投雷時刻,它們卻最後飛向了飛龍號,一時間山口多聞的旗艦幾乎被魚雷的航跡包圍,但讓人扼腕的是一枚也沒有命中。

這麼說吧,6月4日起飛的41架tbd沒有取得任何戰果,而且最後僅有四架返回了母艦,其戰損率之高,效果之低能,真心算是最糟糕的魚雷機了。

仗打到這個份上,日本人此時竟然有點安心了,南雲忠一再也沒有之前的煩躁和糾結,在他看來美國人不過如此沒有什麼可怕的。只不過他並不知道毀滅已經很接近了。

就在日本的零戰忙著在低空愉快地獵殺tbd時,在兩萬英尺的高空,韋德.麥克拉斯基駕駛著sbd抵達了距離企業號142海里的預定截擊點,只不過讓麥克拉斯基煩惱的是,他並沒有看到預想中的日本航空母艦,能看見的只有空曠的大海以及遠方中途島上竄起的黑煙。

而且此時他的中隊的燃油已經告急了,最多只能再進行15分鐘偵察航行,15分鐘之後就必須返航!

麥克拉斯基迅速看了一下標圖板,決定沿240度方向再飛35海里,然後轉向西北與預計的日本艦隊航線成平行飛行。多年以後,尼米茲稱讚道:「這是這次戰役中最重要的決定,他決定了戰役的勝負!」(未完待續。)

ps:鞠躬感謝sc-vx、zmcyhh、補刀王和尤文圖斯同志! 從「不見不散」出來,高震飛開車載著劉伯陽和楊林趕往市東,劉伯陽想到了一個可以應對八面楚歌大危機的辦法,但不知道可行性有多大,所以想去找黑老爺子商議對策,順便尋求一下幫助。

可正當劉伯陽在車裡把自己突發奇想的主意跟楊林商量的時候,忽然間,開車的高震飛愣了一下,就在他們前面的公路上,煞然只見一個穿著紅衣的女人從天而降,「砰!!」的一聲狠狠砸到了地上,從地上滾了幾滾,趴在公路上就不再動了,身下一大片鮮紅的血跡滲了出來。

附近有目擊的行人,不少女人陡然抱著腦袋發出了悚人的尖叫,然後撒腿就跑!

高震飛猛的把車剎住,劉伯陽皺眉轉頭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陽哥你看前面,那女人跳樓了!」高震飛盯著前面道。

劉伯陽愣了愣,還不等說話,高震飛打開車門道:「擋道了,我過去看看!」

劉伯陽忽然湧上不妙的預感,趕緊叫道:「大飛——」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高震飛下了車就跑了過去,劉伯陽狠狠的一砸車台,怒道:「胡來!」猛的推開車門,也跟著跑下去。

楊林一時沒反應過來,趕緊把頭從窗戶探出去問道:「陽哥,出什麼事兒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