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每個木頭人身上都已插著箭雨,當然,這些箭雨的存在,絲毫不影響它們的速度。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顯然,這些木頭人從啟動到現在,已觸動部分機關。

傲雪印象中,對這些東西不陌生啊,從前看到的眾多故事橋段中,這種木頭人定是戰鬥力非凡,直到削成碎末才能徹底斬斷其戰鬥力的超凡武器。

這時,李天佑從腰兜里摸出一塊碎銀子,「咻」的一聲,朝前面一木頭人急射而去。

意料中的情景沒有發生,那木頭人半分反抗也無,銀子就那樣鑲嵌在木頭人的身上了。

眾人不解,既不能武,這些木頭人做來何用?!

「看準時機。沒機關的時候直接躍過去。」傲雪說著,率先一個起身一腳踏在一木頭人的頭上,如蜻蜓點水般往前方掠過。

很快,再一個轉彎,她就知道這不能武的木頭人的具體作用了,也知道為何剛才所有木頭人身上都插著箭羽。

前面那條甬道,整個都是就是一片箭林,數以百計的箭羽從四面八方射來,那密織程度,根本不可能通過。

傲雪硬生生在木頭人頭上停了下來,身後眾人立即也停了下來,便都站在木頭人頭上,木頭人往前走一步,他們往前走一步,直到

經過箭陣的所有木頭人都已通過,傲雪這才輕輕鬆鬆跳下來。

地面上,因得箭羽基本都被木頭人承受完了,此刻竟是如此乾淨。

「怎麼會有這麼蠢的設計者?」傲雪一邊說著,一邊順著甬道中間往前。

小紫依然在頭頂如小太陽般發光。

大概又走了十來米,忽的,整個甬道開始劇烈晃動,甚至能聽見牆與牆之間吱吱嘎嘎的聲音。

地震啦?傲雪心裡一驚。

旁邊,李天佑快速吩咐:「小紫,去燒木頭人!」

嚴肅,帶著絕對不可抗拒的威嚴。

只見小紫一個旋身,也不徵求自家主子意見,風火輪般朝後衝去。

瞬間,火光從身後傳來,原本泛著涼意的地下甬道顯得有些熱了。而晃動的甬道,也開始漸至平穩。

當甬道完全平穩后,不少人看向李天佑的目光,已帶著絲絲崇拜。那些木頭人的作用,根本不是擋住來者,而是觸動機關,那些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機關!

很快,小紫飛了回來,傲雪朝它豎起大拇指:「小紫,做的好!」而小紫的目光,越過傲雪,落在傲雪身後不遠處牆壁的一角。

眾人轉身,便看見一根藤蔓從方才搖晃中露出縫隙的牆壁之間探了出來,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長葉子,凋落。

便就在葉子凋落的同時,一個粉紅色的花骨朵形成了,花骨朵越長越大,然後緩緩綻放。

妖冶的紅,比火更嚴,比血更妖,花瓣倒披針形,一絲絲從花蕊處抽出,曲卷著向里。

「曼珠沙華!」

尾巴:感謝爬格熊(即Daemon0326)5000小說幣打賞,照例加2000字喔,另補快樂寶貝兒1000字。 雖然寧致遠按下控制台上的主控鑰匙,以喬艾爾形象存在的那個智能程序,在一聲長嘆中一如原劇情中的那樣,先是像玻璃一樣龜裂,接著化成了一團白光消失不見。『』

而接著出現的全息投影,則是一個有著天使長相、魔鬼身材,穿著明顯改過的學生制服,看起來即是清純可愛、又是火辣性感的混血小蘿莉。

「為您服務,我的主人!」這蘿莉一開口,就是甜度好幾個加號的悅耳聲音。說話的同時還彎腰鞠了個躬,絲毫沒有顧忌那改過的校服低低的領口中泄露出的春光。

「先知,你!」下意識接過自己父親的那枚主控鑰匙,在看到自己的父親居然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變成了明顯有著亞裔血統的女孩后,被這一幕給驚呆了的超人,氣急道。

「放心吧,你的父親,不對,確切地說應該是那個智能程序,還在你手上的主控鑰匙里。回頭我會給你準備一艘飛船,讓它可以繼續引導著你的成長。」

「不過,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配合一下,讓我將隱藏在你體內的密典給取出來。這樣,你和佐德將軍就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必傷害到對方。」

早就料到對方會有此反應的寧致遠,自然不想自己的好心被當成驢肝肺,於是連給出了解釋。只不過,對於如何取出對方體內的密典卻是並未做出說明。

「原來是這樣。」拿著自己父親的主控鑰匙,超人的神色明顯放鬆了下來,在沉默了一下后,才說道:「只要你能完成之前的承諾,我願意配合你取出我體內的密典。」

「這一點你放心,我既然承諾了,那就一定能夠做到。其實,你應該能感覺的出來,以你和佐德將軍他們現在的情況。我真想反悔的話,根本用不著浪費這麼多的時間。」

眼瞅著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寧致遠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就讓站在不遠處的混血蘿莉將氪星的探索艦升空,穿過那厚實到不像話的電離層,停在了地球軌道上。

如果說,之前還對那個自己處於另一個時空的說法依舊持有一定懷疑的話。在通過探索艦的大窗看到外面烏黑的地球,還有太陽和月球后,超人這才算是徹底相信了。

而寧致遠也知道,這位在接受太陽的輻射后很快就會恢復能力。所以,並沒有給對方太多的時間,直接用異能一裹就穿越到了《超人:鋼鐵之軀》世界的幽靈星艦里。

由於有著時間停滯的效果。所以,當寧致遠帶著超人突然現身之後。即便是已經見識過了類似的情景,做為氪星副指揮官的弗奧拉依舊本能地擺出了戒備的姿態。『搜索aiyun』

「非常感謝弗奧拉指揮官的配合,之前給的那份數據非常的齊全。關於密典的事情,卡爾已經答應交出來,不過,怎麼從他的體內取出這東西。我還需要一些時間。「

「所以,你可以選擇讓我先送你和你們的戰鬥飛船回去,也可以選擇等我把密典取出來之後再回去。」沒去理會對方反應的寧致遠,邊說邊往主控制台飛去。

至於一同穿越回來的超人,則因為幽靈星艦里的大氣成份,再次變得衰弱起來。好在,之前在《黑客帝國3》世界里,孬好也曬了一會兒太陽。狀態可比剛抽完血時好多了。

「我們的幽靈星艦怎麼辦?沒有它,我們也無法改造星球!」一直都對眼前這位保持有足夠戒備之心的弗奧拉,抓住了剛剛那話里的漏洞,質問道。

「這艘星艦,我也會給你們送過去。不過,因為我還需要這裡的大氣環境,才好從卡爾的體內將密典取出。所以,只有等密典取完之後,才能還給你們了。」

原本寧致遠也確實想過把這艘氪星的幽靈艦給「貪污」下來,可在《泰坦尼克號》待的那三個多月後。到是清楚氪星的科技貌似很難融入到自己的科技樹之中。

雖然可以做為一個獨立的科技文明存在,並且也可以給將來培育出的氪星戰士大軍使用。但幽靈艦還有那個可以改造星球的世界機器,價值方面明顯低了不少。

更何況,有了比較完成的氪星技術,有需要的話完全可以自己再重新製造。甚至於,有了智腦的輔助,氪星技術勢必還能迎來更進一步的發展。

「那我選擇你取出密典之後再回去。」眼瞅著對方不象是在欺騙自己,更別說,自己的將軍已經在了對方的手下,弗奧拉猶豫了一下后做出了決定,說道。

「沒問題,不過,我需要暫時接管這艘星艦,因為停在這裡會對人類造成不小的壓力。」並不意外對方會有這樣選擇的寧致遠,說完就將另一根主控鑰匙插進了控制插槽。

等主控鑰匙被按下之後,沒過多久,與之前氪星探索艦的那個智能程序,長相完全一樣但身上打扮卻換成了護士裝的混血蘿莉造型,就出現在了三人的面前。

「為您服務,我的主人。」甜美而動聽的聲音,很快就從那紅潤而小巧的雙唇中彷彿歌唱一樣地響起,同時,高聳的胸部也因為鞠躬的姿勢,露出了深深的「事業線」。

「蘿莉,找一個合適的坐標把我們傳送過去,我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沒有去理會超人和氪星副指揮官弗奧拉這會兒在想什麼,寧致遠果斷地下達命令道。

「遵命,我的主人。」很快就接管了整個幽靈艦的護士裝混血蘿莉,又變腰顯擺了一下自己傲人的雙峰之後,也不忘立時啟動了幽靈星艦上的超空間引擎。

下一刻,某種能量力場就將整艘幽靈星艦包裹在了其中,然後「咻!」的一下消失在了向內塌陷的蟲洞之中。等再次出現時,卻已經是在n個星系外太空之中。

至於為什麼要這麼做,除了確實是不想給這個世界的人類再造成什麼太大的壓力外,寧致遠也是擔心停留的時間太久,會不會引來什麼不必要的麻煩。

當然,這裡的麻煩絕對不是指這個世界的人類本身。而是在這部影片中可是出現過韋恩企業的衛星。說到韋恩企業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是啥,但蝙蝠俠相信都很熟悉。

而且。在克拉克肯特發現並進入兩萬年前就藏在冰層下的氪星探索艦時,不僅揭開了自己的身世之謎,同時還發現了幾個已經人去樓空的休眠艙。

按照這部電影的編劇大衛高耶的劇透,已經承認空艙的確是刻意安排的。雖然以後劇情如何編排還沒想好,但在已出版的《鋼鐵之軀》前傳漫畫中,已經給出了答案。

其中一個空掉的休眠艙里,沉睡的就是卡爾艾爾。也就是超人克拉克肯特的堂姐卡拉佐-艾爾。至於這位為什麼沒在《超人:鋼鐵之軀》里出現,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考慮到這位很可能就在地球上。為了儘可能地避免出現意外,寧致遠才決定把幽靈星艦移出太陽系,與地球保持足夠的距離要更安全一些。

更別說,在片中快結尾的時候。跟著斯萬維克將軍開車追蹤超人的那個女兵,可是綠燈俠的女友,而且她自己也會在將來因為接觸紫燈成為星藍石的成員。

天賜嬌妻:祁少乖乖投降吧 雖然這些都只是編輯為發展續集,或者拍攝同一背景下的新電影而埋下的伏筆。但對於寧致遠來說,這裡畢竟是一個完整的世界,所以,還是慎重一些的好。

「主人。我們已經到了,請問,您還有什麼吩咐。」在確定了眼下幽靈星艦的所在位置之後,護士裝的混血蘿莉,又開始顯擺起了自己那豐滿誘人、曲線玲瓏的身材。

「做好防禦措施,我不想在幫卡爾提取體內密典的時候,受到無謂的打擾。」對於這個智能相當高的混血蘿莉,哭笑不得的寧致遠搖了搖頭。吩咐道。

「遵命,我的主人。我會將所有無謂的打擾都給掐死在搖籃里。」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在說到打擾和掐死時,混血蘿莉的視線卻是落在了一旁的弗奧拉身上。

「哼!!」知道對方是在說自己的氪星副指揮官,更清楚現在的自己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否則,不說對方可以輕易殺死自己,就連將軍那邊也會受到牽連。

而且。就目前來看,眼前這個神秘而強大的傢伙,也確實是在履行交易的承諾。所以,為了能影響自家將軍的大事。弗奧拉只得當沒有聽見剛剛那番意有所指的話。

「弗奧拉,你真得不需要我把你和戰頭飛船先送回佐德將軍那裡?」往醫療室的方面走了幾步的寧致遠,突然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笑著問道。

「不用!我等你把密典取出來后,一起回去。」很有自知之明,並未打算跟上去看個究竟的弗奧拉,只是略微猶豫了一下后,依舊還是選擇了之前的決定。

「也好,反正也要不了多少時間。克拉克,你跟我來吧。」知道對方性格相當強勢的寧致遠,到也沒有再勸,沖著旁邊的超人招呼一句后,就往醫療室走去。

在混血蘿莉的引路下,兩人很快就來到了第一見面時的醫療室中。而這一次,超人則是很主動地躺在了當初的那張實驗台上,靜靜地等著體內的密典被取出來。

眼瞅著對方並沒有什麼話要說,寧致遠自然也不會開口浪費時間。當下取出相應的裝備,先是給超人打了一針,然後將記憶提取儀帶在了對方的眼睛上。

「克拉克,這是強效麻醉劑,你很快就會陷入沉睡。等取完密典之後,我會再喚醒你。到時候,你會有些虛弱,意識方面也可能會出現短暫的空白。」

「不過,請放心,那都是正常的反應。等到時候,你可以重新回歸自己喜歡的生活。」看著儀器上越來越緩慢的心跳,寧致遠語氣里卻不由自住地帶上了一份無奈和歉意。

而這時,克拉克肯特已經在藥劑的作用下漸漸失去了意識。連胸口因為呼吸而生產的起伏也越來越微弱,也就是幾分鐘的樣子就微弱地幾乎察覺不到了。

在看著顯示屏幕上那幾乎已經成為直線,只是很久都波動一下的監控結果,寧致遠嘆了一氣之後,直接發動穿越能力回到了《泰坦尼克號》的位面。

之前的那三個多月,除了搞定主控鑰匙以及解析一系列的氪星技術之外。寧致遠還特意讓智腦泰坦修建了一座,擁有著和幽靈星艦同樣大氣成份的實驗室。

而在這處專門為了研究氪星人基因而建立的實驗室里,也已經培育出了一具超人的克隆體。只不過,這具克隆體目前還暫時處於記憶的空白狀態。(未完待續。)

ps:今天第一更!求訂閱、月票、打賞、評價!同時也求收藏、推薦、點擊等各種支持! 「曼珠沙華!」傲雪忍不住驚呼。

在她的記憶中,這世上所有的關於曼珠沙華的故事,都僅止於傳說。無論是地獄之花,亦或者天界之花。

「不是說1000年長葉,1000年開花嗎?」

「是啊!怎麼會這麼快?還是從牆裡長出來的!」

「真美啊!季大人,這花和書上看到的一樣嗎?」

……一時,圍繞曼珠沙華,後面眾人眾說紛紜。

背景是土褐色的牆壁的縫隙,前景一抹青翠格外生機勃勃,而生機勃勃之上最為耀眼的是那朵彷彿奪去了天地間所有顏色的花。

細長的花絲漫卷著從花蕊處抽入,到了盡頭時,在微微朝里曲卷。

沒有水仙花的嬌弱,亦沒有大王花的強勢,只是孑然盛開在那裡,沒有如葉片一樣凋零,而是保持的盛開的姿勢,那麼璀璨,那麼耀眼。

沒有人移動分毫的眼睛,彷彿所有人都被這朵原本不屬於人世間的花所吸引。

隱隱中,傲雪只覺得這花透著詭異,卻又說不出詭異在什麼地方,她好幾次想轉移目標,可目光釘在哪裡,便怎麼都移不了了!

就彷彿……心神受到控制。

「莫離殤,你現在還覺得這花是天界之……」話沒說完,傲雪只覺眼前紅光一閃,還沒來得及動,只覺得渾身一麻,整個人便陷入黑暗。

彷彿在黑暗中走了很久。

孤獨的,長廊上只有她一個人的腳步聲,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只知道往前,再往前。

然後,她聞到醫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以及淡淡的福爾馬林的味道。

這裡是哪裡?……

她不是在陵墓中嗎?她不是和天佑,舒玄,戚昊厲以及莫離殤等人在夏朝末代皇帝的陵墓里嗎?

這裡是哪裡?……她怎麼什麼都看不見?

她記得她的靈寵小紫吃了個很厲害的法寶,然後他們遇到木頭人,然後是一朵從牆壁里長出來的美到詭異的曼珠沙華!

記憶不斷追溯,再追溯……

她記得,自己眼前一紅,好像是被那朵妖花襲擊了!然後……她應該就昏迷了。

既是昏迷,那也應該在陵墓里啊!那裡,也許有屍體腐敗的味道,那裡也許有毒煙毒霧的味道,但無論如何,也應該是屬於古代的味道!

可是此刻,絲絲縷縷傳入鼻子的,分明是福爾馬林的味道,那是泡屍體的味道!那是現代社會醫院特有的味道!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她究竟在哪裡?為什麼這裡沒有光?

為什麼,只有她同一個人?

天佑呢?天佑呢?

她忽然覺得惶恐,「天佑!」她喊了一聲。

四下里,除了迴音,再無其他。

她忽然站住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再不願往前走。

她一定要好好想想,究竟發生了什麼?下一步,她該怎麼辦?下意識的,她捏了捏手。

便就是這一捏手,心裡恐怖更甚。

她的武功呢?

這雙握過長鞭,執過長劍,108般武器樣樣都會的雙手,此刻半點力氣也無!

「天佑!」她又喊了一聲,這輩子,從來沒有一刻如現在般需要這個他了!

從前,她從刀光劍影中走過;從前,她從殘肢斷臂中走過;從前,她從千軍萬馬中走過,從來一個人的毫不畏懼也不知畏懼的走過,如今,她害怕了!

她站在原地,望著四下茫茫,一點光亮都沒有,空氣中除了消毒水的味道,就是福爾馬林的味道,那種味道,從她出現在這個地方,到現在,無論她走了多久,走了多遠,那味道絲毫沒有增加或者減弱。

她現在就連判斷,都缺少了判斷的依據。

不知道東南西北,不知道白晝黑夜,不知道是夢是醒……

「雪兒,雪兒……」一個聲音傳來,清朗的,溫潤如春日的陽光。

誰在叫她?

這聲音……不是天佑!

「雪兒,小雪子……」那聲音繼續,如在耳邊,有的獨有的溫柔,以及顯而易見的擔心。

小雪子!普天之下,只有一個人會這麼叫她!李胤駿!她怎麼會和李胤駿在一起?!

心下巨震,來不及細想,她只感覺一陣強大的吸力,從斜上方的位置朝她襲來,而她的身體,就彷彿沒有重量的紙鳶,搖搖晃晃的,竟朝著空中跌去。

無法反抗!

腦海里,是一浪又一浪的暈眩,如潮水滾過細沙,如暖風吹過海岸,舒服讓人懶得反抗,儘是想就這樣睡去也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