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威隆他們這些人能做是他們本身就是上級醫生,陸成只是個研究生,就算有主刀的許可權,但是說起來也還是師弟。所以,該做這些雜事的是他,而不是吩咐師兄們去做。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10 日 0 Comments

這一點事,陸成還是懂的。

做完之後,陸成便趕緊道:「季師兄,你趕緊去吃飯吧!辛苦你了。」

季末也是慢慢地從震驚中醒轉,慢慢平復了心情后說:「客氣了!師弟。你這話講的師兄這心裏很是愧疚啊,能夠跟你一起手術,師兄都還是在偷學你的技能呢。」

「那病人我就先不送了啊,是有點餓了,我下去吃飯。」季末也沒客氣,便直接拿起了手機走出了門去。

這般轉身後,他趕緊給同高波和范丞使眼色,你們兩個幹嘛吃的,這個時候還不抱好陸成的大腿,還要等到什麼時候,等他不缺助手的時候么?

陸成算同齡人,以後若是陸成真的單獨主刀,他們這些做師兄的,在手術完成後玩玩鏡子那更加沒心理壓力。

同高波和范丞這才趕緊跑過來推車,一邊說:「陸師弟,你辛苦了,這送病人的事情我們兩個有一個去就行了,你還要準備下一台手術的術前準備!」

「高波,你和師弟就留在這裏吧,病人我去送。沒問題的。」

同高波也就點了點頭,道:「好,那我就留在這裏。」

病人沒必要幾個人一起送,這純屬是浪費資源,有一個醫生陪同到了病房,確定安全有了值班醫生接過病人後,就行了。

這是為了保證病人在做手術的術前和術后,全程有醫生守着,以免發生任何幾率極低的意外情況!

范丞送病人去了,同高波也沒閑着,就坐在了陸成的旁邊開始打聽了起來:「陸師弟啊,你這關節鏡,到底是咋練的啊?怎麼這麼熟練?志哥,你說對吧?」

范丞還是很懂事的,看到鄧志一直就獃獃地坐在那裏玩手機,而自己很感興趣陸成的學習路線,希望能夠受到指點,就把這個大哥索性一起拉下水。

一個人的學習階梯路線,若是能夠指明,也是非常有利於他學習的。

鄧志趕緊把手機放下,說:「小成哥這關節鏡做的豈止是熟練這麼簡單,我們的主任做一台關節清理,少說也要四十分鐘往上了,你就知道小成哥的厲害了。」

「以他現在的造詣,直接去我們那裏做會診的教學手術都夠了。」

鄧志來自縣醫院,所以這麼講也並不誇張。

湘雅二醫院開展關節鏡都沒多少年,現在的縣醫院,能夠接觸到運動醫學手術的,都算比較先進的縣醫院了。

陸成聽后趕緊道:「志哥,你就別喊我小成哥了,喊我小成或者小陸都行。我可是聽我師父講了,就算閔教授,偶爾私下裏都喊你大志哥的。」

「你這再喊我哥,這不是折煞我嘛。」

陸成覺得,做人的時候,還是低調點好。但是做事情的時候,那能做就去做,把事情做好。不能做的也不要勉強,更沒有必要摳摳搜搜的。

這一點林輝給他指點得太對了,如果一直藏着掖着,誰知道你會什麼不會什麼,你到了哪一步別人都不知道,指點都無從談起。

況且如果陸成以後肯定要在這裏待很長時間的,把自己的實力盡量發揮出來,讓別人能夠看到成長的曲線,這是他以後可以不用給別人任何解釋的最好理由!

自然有無數的人給他做證。

況且,陸成現在都有主刀許可權了,自然也不用像以前那麼畏畏縮縮了,有了主刀的許可權,就證明陸成已經有足夠的實力自主學習了,自主學習能夠學到多少,那都是個人的造化!

誰都講不得。

陸成的內心裏,非常感謝陳炳。正是因為陳炳的存在,才讓他少了許多需要解釋的步驟。

陳炳畢竟是頂着最先開始運動醫學的幾個人這個頭銜的,而且他的實力在湘雅系統是被公認的,如果不是他個人的原因要回到常市,誰敢說他現在的成就就比常威隆低?

他真要真心實意地栽培一個人,又有誰說他就不能培養出來一個很優秀的人。

當然,這裏面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陸成是沒有讀研究生的,但是沒讀研究生又並不代表沒考上,可能因為其他原因才去的規培,就正好遇到了惜才的陳炳。

這樣正好就在各人的心裏構建了一種難得的師徒關係!

而且,這裏面還有一個關鍵就是,就算是陳炳對陸成的認識,也有半年的認知缺陷,以前陳炳就知道陸成的天賦很厲害,而陸成可能是來了附二之後才學習的運動醫學,所以成長得比較快。

那麼別人問起他是不是他帶了陸成,他也肯定不說自己沒帶過,也會給陸成在身後稍微頂一下,這也就是順手之勞的事情。

鄧志聽了陸成的話,就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道:「小陸,那是閔教授謙虛,他哪能喊我哥啊。只是以前閔教授來我們那裏喝酒的時候啊,我多喝了幾杯,當時閔教授也有點醉了,隨便講的醉話而已。」

「當不得真的。當不得真的。」

同高波這時也有些驚訝地道:「閔教授也喝酒啊,我來了三個月還從來沒看到他喝過酒,我還以為他不喝酒呢。他也不抽煙。」

「煙閔教授是不碰的,酒嘛,多多少少是喝的。而且酒量還不差,畢竟閔教授可是南河省的人哦。」

同高波立刻恍然大悟,但馬上又開始問起了陸成那學習曲線的事情。

陸成就稍微講了一下,同高波便默默記住了。

然後病人被推進來后,同高波和鄧志立刻上去幫忙,同高波就說:「小成哥,消毒鋪單的事情,哪裏還需要你來做,我和志哥就可以搞定了,你剛剛才做完了一台手術,你再休息休息。」

機會是自己爭取的,如果什麼都不做的鹹魚下去,那他們能夠爭取到的上台的機會就更少了。

現在常威隆和朱歷宏都不在,他們都洗手消毒了,還鋪了單,還能不讓他們上台?

陸成想了一下,便點了點頭,道:「那就辛苦師兄和志哥了!」然後陸成又遠離了手術台,幫忙掛了幾袋關節鏡的沖洗水。

人不能太過自私,自己需要學習和手術,別人也同樣需要。這裏不是常市第一人民醫院,常市那裏是常年缺人,這裏是僧多粥少。

自己都能主刀了,還不讓同高波他們混點學習機會的話,實在是有點太過分了。

掛完了水后,陸成也實在沒什麼做的了,便躲在了旁邊,然後清點自己剛剛這台手術的所得。

還別看不起簡單的關節清理手術!

「恭喜你主刀擊殺怪物:膝關節滑膜皺襞綜合征、膝關節滑膜增生、膝關節脂肪墊增生:lv31.」

「獲得經驗值:650!(貢獻度101%!越級殺怪,獲得百分之200經驗獎勵。精英助手已被動增加百分之二十貢獻度。)」

「獲得金幣:314!」

「獲得特殊稱號獎勵:主刀(中級):佩戴此稱號時,被動主刀時增加百分之十五貢獻度,可增加經驗、金幣獲得百分之十五。(註解:此稱號可升級,可與其他稱號同時佩戴,此效果可與同等類型稱號疊加。)」

「升級進度:0/100!(註解:每台手術可增加1進度。)」

雖然你只是簡單的關節鏡清理手術,雖然只是lv31的怪物,但是爆出來的東西,卻是讓陸成格外地流口水。

「好東西!這絕對是好東西。」陸成默默地道。

這簡直就是他升級的利器啊。

再看自己的面板:

「玩家:陸成。」

「lv2619201/26000!等級稱號:主治醫師(亞專科:骨創傷、手外科、顯微外科)。」

「基礎技能:中級。(清創縫合、清創換藥、骨牽引術……)」

「進階技能:中級。(手法複位術、骨折閉合複位石膏外固定術、開放性骨折複位外固定支架固定術……)」

「手術技能:中級。(血管縫合術、血管神經探查術、關節脫位閉合複位術……)」

「高級技能:肩關節損傷治療經驗、骨折複位術、骨折開放複位鋼板螺釘內固定術、骨折術后感染治療經驗、抗生素使用經驗、神經縫合術。」

「頂級技能:人體四肢解剖技巧、肌腱縫合術、清創縫合術、美容縫合術、骨折術后感染治療經驗。」

「裝備:縫合針套盒、骨科專用微觀眼鏡、顯微鏡片(套裝)、骨科專用手套、萬能起子。」

「被動技能:初學者、靈巧之觸。」

「稱號:精英助手(被動,無等級,不可升級,不可掉落):被動增加百分之二十貢獻度,可增加經驗、金幣獲得百分之二十。」

「稱號:主刀(中級):佩戴此稱號時,被動主刀時增加百分之十五貢獻度,可增加經驗、金幣獲得百分之十五。(註解:此稱號可升級,可與其他稱號同時佩戴,此效果可與同等類型稱號疊加。)升級進度:0/100!(註解:每台手術可增加1進度。)」

****註解:為免水字數,浪費大家的錢。以後的技能等級與裝備效果直接以類似處理簡化,詳細信息及註釋請查閱作品相關。

陸成看完,當時直接就好傢夥,頂級技能擁有了五個。高級技能有六個,再加上這麼些bug的裝備和技能,陸成很想說,還有誰?

但不敢講,從早上閔宏教授做手術的時候,他便看到了,那閔宏一身超越了頂級的技能,有多麼的唯美,那種自信,是何等的強大。

他還一個頂級之上的專家級技能都沒有,閔宏教授的技能,到底到了哪一步?

而且,就現在的朱歷宏和常威隆,他們也未必就是一身高級與中級技能,頂級技能肯定也有,陸成還沒見識過髖關節鏡和踝關節鏡等特殊關節的手術的。

所以他們的深淺,陸成都不可得知,陸成相信總有一天自己也會有這麼一身華麗的技能!「兩隊已經都在往小龍這裡靠了,不過UP這裡卡莉斯塔的邊線優勢太大了,已經先一步靠了過來,並且帶著輔助排空了視野。」

米勒看著屏幕上的卡莉斯塔和錘石,不禁笑道:「這上單加輔助的組合,看起來居然是毫無違和感。」

「Zs這裡直接把小龍拉了出來,其他隊友也也趕到了,直接開打。」

《誰還不是個天才少年》228章真正的大爹「哈哈哈,對不住,對不住。我自罰一杯。」李正給自己的杯中倒滿了酒,然後端起來一口喝了進去。

貝特此刻完全是沒有任何的心情在吃飯了,任何人都可以那他尋開心,說笑,但唯獨自己的女兒不可以。若不是楊澤此刻還沒有被消滅,還需要李正的力量,就憑剛剛李正的那幾句……

《武神贅婿》第658章皇甫櫻的發現 蕭陽能來,不論多晚,秦老爺子都不敢責備。

只是看眼前這架勢,倒是讓秦老爺子感到不解。

「這人他是?」

於是乎,秦老爺子目光看向了被蕭陽扣押的黑衣人,不禁好奇的出聲問道。

「我在江海的時候,隨手收拾了一個紈絝少爺,聽說他來自京都陳家。」

「這不,得知我特意從江海趕來京都,陳家就派人在機場蹲我。我帶着他們,從機場一路奔過來。」

「如今秦家大門外,還有一些追兵,怕是要給秦老帶來些許麻煩。」

「不過秦老放心,一人做事一人當,等我為可欣治病結束,我會親自解決這些麻煩。」

蕭陽輕笑了一聲,隨後望着秦老爺子解釋道。

「陳家?」

聽完蕭陽所說的話,秦老爺子眉梢微微蹙起。

顯然也沒有想到,蕭陽會得罪了陳家。

「蕭陽,你只管為可欣治病,其他事情我會出面幫你處理。」

不到一會,秦老爺子便拍著胸口對蕭陽保證道。

「那怎麼能行呢?」

「我不能因為自己的私事,從而連累到秦家。」

陳家來頭不小,蕭陽不想因為自己招惹來的麻煩牽扯上秦家。

畢竟,這京都他來了也待不了幾天。

可秦家卻一直紮根在京都,若是加速秦陳兩家的關係,他內心會很過意不去。

「放心!」

「雖說這陳家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可我秦家的底蘊也不弱,並不懼怕對方的威脅。」

「即便是給陳鼎天多幾個膽子,他也不能貿然對我秦家動手。」

對於這點事情,秦老爺子還是能處理的。

蕭陽接到他的電話,能特意從江海飛往京都,千里迢迢趕來為可欣治病。

秦老爺子內心很是愧疚,欠下蕭陽一份大人情。

正好有這事,他還可以出面幫忙處理下。

要是沒有半點作為,那未免也太讓人感到心寒了。

「既然秦老都這麼說了,那我便在此謝過你的好意。」

蕭陽見秦老爺子神色嚴肅,一點都不像是在跟自己開玩笑的樣子,便是不好推辭。

但是,他心中卻是暗自打定主意。

等自己為可欣治病結束,若是這件事情還沒有處理完,他會親自出手解決,盡量不給秦家添麻煩。

「快隨我來!」

時間緊迫,秦老爺子也沒有再和蕭陽寒暄。

想着帶蕭陽立馬前往可欣的房間。

蕭陽點頭,隨手便將黑衣人直接丟在一旁,主動跟在秦老爺子身後。

幾分鐘后。

秦老爺子,秦正中,秦海和蕭陽幾人,身影出現在可欣房間。

「秦老!」

華神醫看見秦老爺子等人,連忙起身打了個招呼。

此時,他也發現了蕭陽的身影。

眼神不由得在他身上多打量了幾眼。

「華神醫,他便是我請來為可欣治病的醫生,叫做蕭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