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上的大長老嘆了口氣,秦風還是沒法和人家比啊。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只有上官飛雲卻面露喜色,秦風的穩重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知道秦風之所以不立刻使出異電,是要看看雷動天的實力究竟如何,好爲出多少成的異電作準備。

畢竟異電殺傷力太大,如果貿然出手,力道不夠難免敗北,力道太大,說不定會出人命。

但這樣做也存在風險,萬一秦風第一招便抗不住的話,便是輸了。

雷動天雖擊退了秦風,卻也不得不承認秦風實力不弱。

“認輸吧,你不是我對手。剛纔我可沒出全力。”雷動天道。

秦風拍了拍衣裳,雷動天突然發現對方居然毫髮無損,這是他不可想象的,因爲過去幾年中,凡是被他動天雷所擊中的人,無一不是身受重傷。

秦風笑道:“別急,還有兩招。不過第二招將會很可怕,你要注意了。”

雷動天放聲大笑,這句話本來應該是他說的,沒想到對方居然也這麼說。

他早已看出爲了抵擋自己的這招,秦風已出了全力。

“好吧,我會注意的。動天雷。”

又是動天雷!

每一道電流在空中閃爍着,都彷彿帶着爆炸性的力量,發出嗚嗚的摩擦聲,緊接着是轟轟的雷鳴之聲,這兩種聲音比第一招時更大。

秦風喝一聲:“龍吟鳳噦。”

又是同一賦技,難道他不知道這招不管用嗎?

赤紅的電流彷彿實體一般,映紅了周圍一片。上下翻騰的一龍一鳳彷彿注入了靈性,由清嘯和鳴叫變成了咆哮和長鳴!

就在這時,有人發現了不對。

“秦風的電流是赤色的!”

有人喊了出來。

但聲音立刻被兩邊強大的電流撞擊聲淹沒了。

“轟”,兩片電流交擊,雷動天的動天雷在赤色電流面前顯得如此不堪一擊,一閃即逝,一龍一鳳憤怒地向雷動天撲去。

“砰……”衆人只見龍鳳裹着的赤色電流擊在雷動天身上,雷動天胸前衣衫片片裂開,有如斷線風箏般向後倒飛出去,在空中狂吐一口鮮血,然後倒在了地上,任他怎麼掙扎也爬不起來。

這還是秦風控制了力道,否則雷動天有沒命還是個未知數。

衆人面面相覷,赤色代表賦帝等級,難道秦風是個賦帝,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異電。”人羣中有見多識廣的人喊出聲來。

這一聲猶如一聲爆炸,全場的人都坐不住了。

大長老戰戰兢兢地問上官飛雲道:“秦風什麼時候有了異電?”

上官飛雲笑而不答。這個問題越少人知道越好。

異電、異火、異冰這些東西在他們眼裏都只是傳說的存在,誰也沒見過。

這秦風居然擁有異電,這要何等的機緣?

“風雷門的秦風居然擁有傳說中的異電,怪不得有恃無恐,敢挑戰雷動天。”

“這是什麼異電,威力有這麼大?”

上官飛雲和大長老欣喜若狂,秦風果然爭氣,不但把羅文君失敗的面子找回來,而且把風雷門的地位往前推進了不少。

易綺芸也沉浸在勝利的狂喜之中,彷彿勝利的是她而不是秦風。

只有羅文君,失敗的恥辱讓他擡不起頭來,對秦風的嫉妒又折磨着他,使他幾乎不成人形。

“這一局,風雷門秦風勝。”烈火宗長老良久才極不情願地說出結果。

本來他還指望雷動天能站起來再戰,不料雷動天硬是半天沒能起來。

場上許多年輕弟子瘋狂地叫着“秦風”“秦風”,聲浪一浪比一浪強,整個廣場都徹底沸騰了。

秦風向大家揮着手,感謝大家的支持,這裏的場面比風雷門大,他似乎有成爲一名偶像影星的感覺。

天雷門幾個弟子扶着雷動天往回走,雷動天腳步踉蹌,喃喃自語着,望着秦風,眼神中盡是怨毒。

“你怎麼還不下去,秦風。”烈火宗長老不禁奇怪。

“我還沒打夠。”秦風笑眯眯地道,他的眼光在衆席位上徘徊。

他的臉色已恢復了正常,因爲打敗了雷動天,他就可以繼續挑戰。

“什麼?難道……”烈火宗長老向聞一海看去,不禁有些心悸,他看得出聞一海雖然比雷動天厲害些,但也未必能破這恐怖的異電。

聞一海剛纔看了秦風的異電威力,心中忐忑,見長老和秦風的目光都往自己這邊掃來,不禁一陣驚慌,連忙把頭低下。

秦風哈哈一笑,移開視線,突然把目光鎖定冰魄派座位上一個鶴立雞羣的高大年輕男子。

“在下還想挑戰霍青。”

如果說剛纔挑戰雷動天是在人羣中炸開了瓢,現在就像在人羣中炸開了鍋。

“挑戰霍青,簡直是匪夷所思,還不如見好就收,霍青是那麼好戰勝的嗎。”

“也不一定,冰魄派的冰魄雖然厲害,也不見得比異電強。”

“管他誰厲害,反正今天是不虛此行。”

在觀衆席位上的上官飛雲卻嘆了口氣。

大長老奇怪地問道:“掌門爲何嘆氣?”

上官飛雲道:“風兒不懂得適可而止,而今鋒芒太露,未必是件好事啊。”

大長老笑道:“你錯了。”

上官飛雲愣了:“我錯了?”

大長老道:“秦風不是不懂得這個道理,他是想乘這個機會壯大我們風雷門的影響力,讓更多的天才加入到我們門中來。”

他接着道:“凡事有利有弊,對他個人來說,也許不是件好事,但對風雷門來說,卻絕對是件大好事。”

上官飛雲點點頭:“你分析得很有道理,我風雷門積弱多年,正需要他這樣的積極上進的後進人才。” 冰魄派在大遠國十二大宗門中實際排名第一,這是因爲它的掌門蘇聯真不但實力最強,達到了賦皇九級,而且年輕一代弟子中最強的霍青也是無可爭議的存在。

冰魄派原名雪冰派,“冰魄”二字可不是憑空而來,是掌門蘇聯真提取出了冰的精華所在,把它作爲武器的結果。據說這冰魄堅如鋼鐵,無堅不摧,使得雪冰天賦不但具有超強的防禦力,還有恐怖的殺傷力。

而霍青,是衆弟子中唯一掌握了冰魄的傳人。

席上的黑鬚白麪金邊人,也就是蘇聯真,對旁邊的霍青道:“去吧,不論輸贏,總不能天下人小瞧了你。”

高大的身影從冰魄派席位上站起來,正是霍青,他對蘇聯真道:“你放心,這個秦風不過是想把風頭出到底,我就成全他。”

蘇聯真搖了搖頭:“你千萬不可小瞧了這個人,小心駛得萬年船,去吧。”

霍青點點頭,向臺上走去。

一旁的銀邊人忍不住道:“師兄,你好像沒什麼把握啊。”

蘇聯真嘆了口氣道:“如果我們有個弟子得到了異冰,加上我們的冰魄,不要說這大遠國,就是放眼整個西北大陸,也絕對沒有對手。甚至在整個大陸,也有一席之地,可惜啊,機緣啊。”

語氣中竟是沒有很大信心。

說話間,霍青已走到了廣場中心。

觀衆久聞寒冰劍霍青的大名,眼見這個人高大英俊,威風凜凜,傲氣逼人,看上去有如天神一般,一個個心裏暗自誇獎他果然是人中之龍。

霍青站在秦風的對面,道:“你的異電不錯,可以和我一戰。”

秦風也道:“我也聽說過你冰魄派冰魄的大名,勉強可以一試。”

霍青不禁氣結,他說話還算含蓄,沒想到對方卻**裸地說出來,根本沒把自己放在眼裏。

霍青道:“你的異電雖然厲害,不過你天賦等級太低,不是我的對手。”

秦風卻道:“你的冰魄雖然厲害,不過還是比我的紫雲電威力差了點。”

霍青吃了一驚,道:“原來你身上的異電是紫雲電,異電裏排名第六,怪不得可以打敗雷動天。不過我可不是雷動天,你小心了。”

天邊的最後一絲斜陽掛在山頭,一絲涼風拂過廣場,衆人的心卻是炎熱的,因爲精彩的一瞬即將開始。

二人站在廣場中心,霍青揹着手,秦風則擺出了一個像是進攻又像是防守的姿勢,誰也不肯先動手。

場上的氣氛異常地壓抑。

全場靜得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能聽得見,衆人唯恐驚擾了這二人的巔峯對決。

終於,兩人同時出手了。

“龍吟鳳噦。”

“冰魄神劍。”

龍鳳翻飛的赤色異電和橙色冰魄劍有如慧星般地撞擊在一起,爆炸產生的煙霧如赤色的海洋和橙色的海洋,巨大的衝擊波向四周擴散開來,綿延十數丈遠,幸虧廣場中心比周圍要高出幾米,要不然觀衆難免有人會被殃及。

觀衆席的人特別是弟子們戰戰兢兢,有如在地獄中走了一遭。

一會兒,煙消霧散,二人仍站在原地,這一下旗鼓相當,衆人鬆了口氣。

霍青皺了皺眉,他的身形突然動了,只見廣場上到處是他的身影,時隱時現,圍着秦風轉,時不時擊出幾道冰魄劍。

“移形換影。”秦風暗自吃驚。

衆人喝了一聲倒彩,看來這霍青自知硬拼拼不過秦風,改用身法的優勢了。

秦風哼了一聲,他的風凌步雖沒有移形換影這麼神奇,可加上他的毒功身法也差不到哪去。

鏗鏗鏗,冰魄劍削開了堅硬的大理石板,石屑四處亂飛,塵霧中,秦風的身形也是一晃,如風中楊柳,於千鈞一髮之際閃開了冰魄劍進攻。

於是衆人只見臺上兩人像是捉迷藏般地晃動身形,一個詭異,一個飄逸,一會兒你給我一劍,一會兒我給你一電,但都無法擊中對方。看得衆人眼花繚亂,根本分不清誰是誰。

倒是地上的石板遭殃,似乎被削被炸了一半。

衆人歎爲觀止。

蘇聯真在席上大驚,移形換影可謂是身法的最高境界,這秦風居然使出的旋風身法也能和它相媲美。

終於,兩人的速度慢了下來,最後又分別回到原位,一動不動。

場上又安靜了了下來,大家都知道,這是暴風雨之前的平靜。

秦風身上赤光閃動,看來又要發紫雲電了。

另一邊——眼尖的人會發現,霍青身上的橙光突然變成了青光閃動!

總有驚喜發生,霍青居然跨入了賦王等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