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徒二人不再說話,小靈兒很快弄來了二十條太極魚,又滿臉笑容的開始燒烤起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秦南圍著小靈兒轉了幾圈,仔仔細細打量了小靈兒的雙眼很久,那股熟悉的感覺,漸漸在他心裡越來越濃。

秦南已經可以肯定,這小靈兒的雙眼,肯定就是諸仙金瞳,只是為何她的金瞳之中還多出了另外兩種色彩,秦南就不知道了。

可能是小靈兒的諸仙金瞳,才是真正的諸仙金瞳,也可能是她的諸仙金瞳還未徹底進化完全。

但是,這個發現,讓秦南心裡確定了一件事情。

未來的青穹之主,恐怕也曾得到了許多有關於換天道尊的事情,故而得到了諸仙神碑,使得諸仙金瞳重新出現在了大上界之中。

大概過了五個時辰之後,換天道尊像是得到了什麼消息,眉頭微微一皺,有些遺憾的放下了手中的烤魚,道:「這麼快就處理完了,又得趕過去了。」

「師祖,您不是說好好陪我的嗎?」小靈兒有些不開心道。

「陪不了咯,不過等這些破事都處理完了,到時候為師帶著小靈兒去三仙盛海去逛逛,三仙道人在那裡圈養了一些七彩鱘魚,那口感比太極魚還要好!」換天道尊笑眯眯道。

「比太極魚還好?」小靈兒雙眼立即放光,道:「師祖,您一定要帶我去!」

換天道尊摸了摸小靈兒的小腦袋,伸出右手在虛空一抓,竟是抓出了叩帝印,只是他現在手中的叩帝印,與秦南第一次見到叩帝印之時,還是有點區別,前者要更為閃耀一些。

秦南眼神一凝。

「這件東西,總算是完成了,你先拿著吧。」換天道尊直接將叩帝印拋給了中年男子,道:「從今以後,你就憑藉著此令,替為師找找應道者吧。如果找到了之後,不要輕易開啟此令,此令一開的話,必然會造成極大的動靜,會引來很多人的覬覦。」

「師尊,這……」中年男子拿著這叩帝印,臉上露出了抹茫然之色。

這叩帝印的作用,他是非常清楚的,只是為何師尊要交給他?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何不自己去,而是讓他去尋找應道者?

「呵呵,不要問,問了為師就只有一句話,無可奉告。」換天道尊露出了抹笑容,猶如春天陽光般溫暖:「好了,為師告辭了。」

說完之後,換天道尊朝著天空走去,隨著他一步步消失不見,漫天的繁星,也一點點消失不見。

他來時,天變地換,繁星降臨。

他走時,了無痕迹。

砰!

秦南眼前的景象,立刻如同鏡面一般,一片片粉碎開來,秦南的意識,也重新回到了體內。

「這……」秦南有些發愣。

結束了?

這就結束了?

秦南想起了後面換天道尊與他徒弟的對話,秦南並沒有聽懂,不知道裡面蘊含的深意,但他心裡總有點不是滋味,似乎有些悵然。 「結束了?裡面什麼情況?」青穹之主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秦南已經清醒,立刻跑到了秦南的身邊,雙眸中充滿了期待之色。

「這次回本溯源有點奇怪,收穫並不是很多,你先不要抱太大的期望。」秦南提前先說了一句,然後將他所見到的一切,一一說出,就連小靈兒烤魚的細節他都沒有落下。

「聖道會?傳說是真的,聖道會真的存在……」

「十界禁規?那十界之中,真的存在著禁規?媽的,我一直以為只是一個傳說,還好那一次最後沒做過火……」

「諸仙之光?那是什麼玩意?連道尊都覺得棘手?有那麼恐怖嗎?看來有機會的話,一定得過去看看……」

青穹之主一邊聽秦南說著的時候,自個兒也一邊在喃喃自語,直到他聽見換天道尊將叩帝印交給徒兒,並且讓他幫忙尋找應道者之時,虎軀不由劇烈一震!

「沒錯!果然沒有錯!所謂的應道者,其實就是指能夠傳承自己大道的人!」青穹之主整個人都振奮起來,滿臉驚喜:「這叩帝印,果然是獲得換天道尊傳承的關鍵!哈哈哈哈,這一次賺大了!」

道尊傳承。

這四個字若是傳了出去,整個諸天萬界都會為之沸騰,那一位位的仙帝,必然都坐不住,全部都會蜂擁而至,用盡各種手段,掀起一場驚天動地的大亂!

甚至,都有可能引出半步道尊境界的巨頭!

「我覺得你高興的有點早了。」秦南毫不留情的潑來了一盆冷水,道:「這裡面存在著兩個疑點,既然換天道尊已經收徒,那為何不直接傳承給自己的徒弟,還要費盡周折的打造叩帝印?」

「如果我推測的沒錯,換天道尊真正的傳承,恐怕有著某種條件,而且這個條件極其困難,以至於都無法輕易找到發現。」

「你現在已經獲得了叩帝印,按理來說的話,若你就是應道者,那叩帝印應該早就發生了變化。」

青穹之主臉上的笑容一僵。

「你就不能讓我多高興點?」青穹之主滿臉幽怨,旋即道:「不過也沒什麼,我當時就沒指望能夠迅速得到傳承。反正,現在這把鑰匙已經在我手上了,只要以後尋覓到應道者就可以了。」

「你還要記住一點,換天道尊說了,找到應道者的話,還不能太過著急,否則會引來……」說著說著秦南就愣了一下。

他跟青穹之主叮囑這麼多幹什麼?

這一切只不過是場幻境罷了,等幻境一結束,這幻境所有發生過的事情,都將會沒有發生過。

「嘿嘿,你放心,老哥我心裡清楚得很。」青穹之主拍了拍秦南的肩膀,感嘆道:「這一次,還是多謝老弟你了,若是沒有你的話,這些密辛我可根本不清楚。」

見到秦南準備說什麼,青穹之主神色稍稍一正,道:「多餘的話呢,我現在也不跟你說了,最近這段時日,我修改了我的一門術法,此術原名為大混沌術,我現在改為了小混沌術。」

說著,青穹之主取出了一枚玉簡:「此術的一切,我已經記入了在裡面,你在回到未來之前,先將此術給徹底練好吧。此術威力還可以,但需要先天混沌體才能夠催動,以你的體質去催動此術,將不會有任何效果。」

「不過,屆時你和那些叛徒爭奪我的身軀之時,你只要在身軀內催動此術,必然可以得到一定的加持,化解一些危機,甚至在關鍵時刻,能夠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秦南立即鄭重的將這門玉簡接過,雖說這一次他在這個幻境之中收穫巨大,但其實最重要的,便是青穹之主給出的這門術法。

無論秦南等人怎麼成長,與那些背叛的至寶們,差距仍然是天壤之別,最終想要阻止它們,將是無比困難,希望堪稱渺茫。

現在有了這門術法,那秦南等人就相當於多了一筆很重的籌碼。

「除此之外,以後我會盡量做一些事情,看看能不能在我身軀內留下一些手段。」青穹之主沉聲道:「總之,未來的事情,關鍵點還在於你們,希望你們可以阻止,不然那引發的災難,是你們無法承受的。」

「我明白。」秦南點點頭。

「那,老弟,再見了。」青穹之主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道:「雖說以後再無見面之機會,但老哥我還是希望,你能夠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能夠在諸天萬界中,綻放璀璨的光芒。」

「一定!」秦南拱手作揖。

青穹之主朝著黎華一、陸朝等人彈出了一束光芒,然後便閃身離開了界心空間,他得先找個不錯的地方,開始好好閉關領悟,好好養傷。

「幻境還在繼續啊……」秦南仔細感知了一會,發覺沒有半點結束的徵兆,只能對著帝身和光陰刀傳音道:「兩位前輩,接下來我準備必死關,創造一門嶄新的功法,還望兩位前輩幫忙護法。」

「放心吧。」帝身和光陰刀點頭應聲。

見到秦南盤膝而坐,光陰刀忍不住道:「看這個樣子,他這是準備走了?」

「是啊。」帝身點點頭。

「哎,說實話,我以前挺不爽這傢伙,後來慢慢也看順眼了。你說,他要真的是我們秦家傳人,那該多好?」光陰刀感慨道。

「雖不是秦家人,但也與我秦家有緣。」帝身想了想,道:「此次他入主秦煥之身軀,給秦煥帶來了這般逆天的機緣,我們應當好好感謝他一番。」

「不錯!依我之見,不如就將絕法刀訣傳給他如何?」光陰刀提議道。

「那不行,絕法刀訣乃是我們秦家之根本,此人無論怎麼說,都不是我們秦家之人,此刀訣決不能傳出去。」帝身搖頭拒絕。

「都什麼時代了,你還在講這個?你怎的如此頑固?此人正好用刀,不正好將絕法刀訣發揚光大……」光陰刀怒氣沖沖道。

「你先消消氣。」帝身淡淡笑道:「雖說不能傳他絕法刀訣,但可以傳他那一門刀訣啊。那門刀訣,可是仙帝晚年之時,耗費無盡心血創造出來的。」

光陰刀愣了一下,旋即有些遲疑道:「可是,那門刀訣還只有三式啊,剩下七式仙帝當時都還沒有創造出來。」

「這不正好適合他么?」帝身笑容更加濃郁。

「你是說……」光陰刀醒悟過來,旋即大笑而起:「哈哈哈,確實適合他,正好可以讓他完成仙帝當年留下的遺憾!」 秦南催動先天武體,將武域釋放出來,他並沒有急著去創造大同天決,而是先將神念探入小混沌術之中,仔細領悟起來。

不得不說,這小混沌術雖然由青穹之主修改了不少,盡量使其變得簡單了一些,但秦南領悟之時仍然比較艱難,因為混沌術的核心理念,與混沌之體有著極大的關係,必須要明白何為混沌。

幸好秦南覺醒了先天武體,在進入武痴的狀態之下,領悟能力不斷向上飆升,還是能夠像看書一樣,一頁一頁的翻過去,只是速度慢了一點。

秦南用了足足兩天兩夜的時間,才將這小混沌術完全領悟,這也讓他心中不由感慨一聲,這混沌之法果然奧妙非凡。

儘管當時青穹之主說過,這小混沌術沒什麼威力,但在秦南眼裡看來,這小混沌術的威力也是極為霸道,一名巔峰神皇施展出來,足以與仙王抗衡。

要是先天混沌體施展,那更不必說了,連仙王都能擊殺。

「只可惜啊,我並不是先天混沌體,都無法發揮出威力。」秦南搖了搖頭。

隨後,他不在多想,平復情緒之後,很快便沉入了大同天決之中。

「這一次,可以試試那個方法。」秦南心中暗道一聲,隨即在自己的意識空間之中,演化出來了一片無比浩瀚的黑暗。

「我以界主力,演化萬界身!」秦南心中長吟一聲,在那黑暗之中,頓時浮現出來了一個個大小不一,形狀不一的光暈,在黑暗裡綻放著不同的光芒。

從遠處看去,即便是那最大的光暈,也不過水缸大小,但倘若靠近這團光暈,就光暈就會在雙眼中不斷放大,最終化作了一個磅礴遼闊的古老世界。

每一團光暈,都是一方世界。

這便是秦南想象中的諸天萬界。

先前青穹之主點醒秦南之後,秦南下篇的核心理念就定下了,那就是要做到在每一方世界之中,他都能夠化作本源之體,融入天地中,調動天地之力,甚至是調動本源之力,再也不拘泥於大上界。

經過這一路的推演,再加上觀摩界器誕生的收穫,秦南心裡已經有了明悟,但明悟還只是一種感覺,無法變成具體的方法。

所以,秦南要演化諸天萬界,在這諸天萬界中進行測試。

雖說眼下他演化的諸天萬界,只是他憑空想象的,與真正的諸天萬界並不一樣,但是那關係也不大,因為他只需要這『諸天萬界』中,每一界與另外一界不一樣便可。

如果他創造出來的下篇,可以在每一個不同的界中,都能夠達到秦南想要的效果,那就證明秦南成功了。

「以心化萬身!」緊接著,秦南的意識空間中,浮現出來了成千上萬道無比龐大的身影,每一個身影都與秦南一模一樣,毫無差別。

他們身形齊齊動了,沖入了每一界之中,在每一界中施展著不同的方法,釋放著大同天決。

這正是秦南觀摩雲絕仙帝打造日月天碑之後學來的手段,裡面唯一的區別就在於,秦南要自己想出一個方法后,然後再讓自己的意念分身去使用。

因此,秦南的本尊,根本沒空閑著,他完全沉入大同天決的奧妙之中,想出了一個個方法。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一道道身影們,在一處處世界中,製造出來了巨大的動靜,有的成功融入天地,有的把一片天地炸了,有的乾脆自己爆炸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秦南演化出來的上萬道分身們,在不斷的測試之中,總結出來了八百多種已經在一方世界中成功的方法。

但,秦南的目標,一直都是整個諸天萬界,所以他需要在演化一個個意念分身們,攜帶著這些方法們,前往別的世界,繼續進行測試。

當然了,在這個過程之中,秦南自身還需要不斷的推演新的方法,新的思路,讓那些意念分身去實驗。

與此同時,秦南所不知道的是,外界之中還發生了一件大事,因為他的殺戮,幾乎過半的大勢力,都陷入了滔天怒火之中。

而且,這些准帝巨頭們,得知這核心之地發生某種驚天大事之後,全部都坐不住了,於是提前商量,達成一致,他們要提前打開出口,親自進入其中。

這對秦南並不算一件好事,因為這些准帝巨頭們一旦闖了進來,必然會掀起一場恐怖動蕩,再度將他打斷。

但,就在這關鍵之際,被遺落在戰場中的雲絕帝身,那閉上的雙眸,忽然緩緩睜了開來,發出了古老的低語:「一切都落幕了,師祖所說的有緣人也出現了,只是這裡面還發生了許多先前沒有預料到的事情……」

說到這裡,這具帝身長長嘆息了一聲,核心之地中立即像是有某種東西落下,外界的准帝巨頭們無法在將其打開,裡面的人也暫時無法出去。 話說回秦南,在一個個方法失敗之後,也有一個個方法脫穎而出,分別成功了幾十個世界。秦南立刻將注意力集中在了這些方法之中,開始向整個諸天萬界進發。

失敗。

失敗。

失敗!

一個個方法,在達到百個『世界』之後,都是接連失敗,直到最後的時候,僅僅只有數個方法成功破百。

秦南又集中在了這幾個方法之上,然後失敗接憧而至,裡面有一個方法成功了上千個世界之後,最終還是失敗了。

秦南反覆思考著失敗的原因,然後將這些方法們一一進行改進,重新於諸天萬界中測試。

時間一點點過去。

秦南不知道失敗了多少次,推演了多少次,改變了多少次,目前最為成功的一種辦法,也只能成功五千世界。

而且,這個辦法還達到了極致,秦南已經無法在改進。

可,若是不用這個辦法,其他的方法們,頂多只能成功三千個世界,或者是兩千餘個。

秦南只能選擇放棄這個辦法,然後在改進其他辦法的同時,又在嘗試推演各種新的方法。

現在的秦南,已經遠遠不再是一心二用,但勝在他覺醒了先天武體,他的武道天賦已經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地步。

不過,再高的武道天賦,他終究有著一個極致,秦南的意念空間之中,想出了足足一萬八千多種方法之時,他就像是一條路走到了盡頭,再也無法前進。

秦南索性不再推演新的方法,而是將所有的意志,全部都集中在已經在一界成功過的方法之上。

不斷改進,不斷測試。

直到,這一萬八千多種方法中篩選出來的方法,全部都走到了盡頭,秦南這才停了下來,心裡沒由得升起了一股錯誤的感覺。

這種錯誤,是他的路走錯了。

但,這條路怎麼可能走錯了?

要知道,先前在界器中的時候,若不是界器突然主動認他為主,他就已經將這大同天決下篇給推演出來了。

「錯誤錯誤……」秦南喃喃自語:「有沒有可能,當時即便沒有界器打擾,成功跨過了那扇門,創造出來的大同天訣的下篇,也只能做到幾千個世界的水準,沒法徹底達到諸天萬界的層次?」

「或者是……即便沒有界器的打擾,我依然無法跨出那最關鍵的一步,畢竟不管怎麼說,上次沒有成功……」

秦南如此想著,不由一頓。

如果他真的走錯了路,那正確的路該怎麼走?

他要將下篇做到什麼樣的層次?

秦南索性熄滅了意識空間,將自己的思維徹底放空,回想起來了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聞。

姜家,法仙大會,青穹之主,神皇追殺,玲瓏龍鳳玉,界器之戰……

秦南回想了一遍又一遍,不知不覺間,他又想到了那一天和青穹之主的對話。

「你也別想得那麼難,如果換作是我的話,我從一個小世界,來到了一個更為廣闊的天地,那我第一個想法,就是要用盡手段,去融入這片天地,站在這片天地的巔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