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撞擊聲,震得天地顫抖,日月無光。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周祁天只覺得強大的衝擊從天而降,用最後的靈力,使出天神劍加上破繭成蝶,可是力量現在的完全不夠抵禦。

黑暗靈力摧枯拉朽,直衝入周祁天殘破的身體。霎時間,皮膚村村崩裂,經脈破碎,黑色靈力直衝到丹田。

巨大的疼痛下,周祁天發出凄厲的叫喊。整張臉因疼痛而扭曲,一股絕望油然而生。身體猶如破布娃娃,使不出一點力氣,在衝擊作用下,流星一般往下墜落。

… 白色的濃霧像凝結了實體一樣,緩緩流動,視線所能看到的範圍,只有一米遠。

樹林安靜的很詭異,靜悄悄一片,沒有一點生命活動的聲音。

「嘭!」

一聲巨響,一道瑩白色身影狠狠地砸在濕潤的地上,砸出一個大坑。只見周祁天渾身上下只有一件瑩白色的玉蠶軟甲,滿身的傷口滲透出鮮血,看起來那麼駭人。

巨響過後,樹林再次恢復安靜。周祁天靜靜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若不是那輕微的幾乎接近沒有的呼吸,肯定以為他死了。

一個時辰過去,周祁天依舊一動不動,有若死人。

「噗噗……」

忽然,寂靜的樹林里,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奈何濃霧太大,什麼也看不到。逐漸的,濃霧裡,一道黑色人影緩緩出現。人影由遠及近,直奔著周祁天而來。來人身姿飄渺,像是孤魂野鬼一樣,身體走動都不帶風。

看似緩慢,卻只一個呼吸,就由一個黑點,直接出現在周祁天身邊。

黑影定定的站在周祁天面前,似在打量著周祁天。

伸出腳,輕輕踢了他兩腳,見沒反應,便又站在那裡不動。

片刻之後,只見這人抬起手掌,頓時手上裹上一層紅色靈力,濃烈的殺氣讓人心寒,竟然要直接結果了周祁天。

揮手,手掌直接劈下來。眼看著手掌就要劈死了周祁天,在手掌挨著周祁天的那一瞬間,一陣耀眼的五彩光芒爆發,將黑色人影「嘭」的一震,手掌被彈開。

「咦?」

黑衣人發出一聲驚咦,五彩光芒轉瞬即逝。圍繞著周祁天轉了兩圈,沉思片刻,手一抬,周祁天的身體便緩緩浮起,落入黑衣人懷中。

接著,一陣風過,二人像被風吹走了一般,身形扭曲,隨風而散。

「唔……」

不知道睡了多久,周祁天終於有了動靜。只覺得這一覺睡得好長啊,好像睡了一個世紀那麼長。

緩緩睜開眼,一片刺目的白光,刺得周祁天看不真切。

眼前逐漸清晰,周祁天卻呆愣住了,望著頭上這個奇怪的東西,一瞬間的茫然。接著:

啊!妖怪啊!

啊!妖怪啊!

兩道同樣驚恐的叫聲,傳出老遠。

周祁天瞬間彈起來,戒備的擺出迎戰姿勢。

可是,卻見剛才那個奇怪的「東西」比自己還緊張,飛撲著翅膀,驚恐的上躥下跳,嘴裡不斷地發出驚恐至極的慘叫聲「妖怪啊!救命啊!」。房間內的擺設在這奇怪「東西」的撲騰下,瞬間遭遇滅頂之災。

看著那個不斷跌倒,又不斷爬起來,然後不斷圍著自己跑圈圈的「東西」,周祁天由最開始的驚恐,到茫然,到一頭黑線……

「怎麼回事?」

忽然,一道威嚴的男聲降臨,只見一個綵衣男子憑空出現。還不等周祁天看清楚,就見那個奇怪的東西「刷」的飛到綵衣男子肩上,整個身體縮到男子背後,爪子抓著男子後背,兩隻翅膀遮住雙眼。額,不,應該是四眼。嘴裡不斷地念叨:妖怪啊,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卻又忍不住悄悄拿開羽翼,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周祁天。一觸碰到周祁天的眼睛,又馬上縮回去,再次遮住眼睛。那模樣,就好像怕極了周祁天。

「你醒了!」

綵衣男子一見周祁天生龍活虎的樣子,淡淡的點點頭。也不等周祁天說話,轉過頭,溫柔的對著藏在自己背後的「東西」說:

「小羽,別怕,快出來。」

溫柔的聲音,似乎能滴出水來。那雙看著小羽的眼睛,滿是濃濃的寵溺。

許久,在男子的鼓勵下,那個「東西」才小心翼翼的爬出來,卻依舊怕怕的望著周祁天的方向。

周祁天這才看清楚,那個奇怪的東西,原來是只……彩色的……雞……

額,好吧,仔細一看卻不是雞,比雞好看多了。

大小不足人的小腿高,一身火紅夾雜著明黃-色的艷麗羽毛,頭上一大簇綻開的羽毛,毛茸茸的像是雞冠。修長的身體,拖著長長的尾巴,和傳說中的鳳凰畫像有些相似,可是明顯不是鳳凰。因為這傢伙的眼睛,每一隻眼睛里,各有兩個眼珠。

也正是這奇異的眼睛,把剛醒來的周祁天嚇了一大跳。

而綵衣男子,一頭黑色長發,一根簡單的玉簪鬆鬆的挽在頭上,濃眉俊顏,面目清秀。用一個字來形容,就是「美」。不是天山那樣妖異的美,而是美得脫俗,不似人間煙火,好似畫中走出的男子。

一身綵衣,像是羽毛織成,高貴典雅,奢華明媚,穿在他身上,卻一點也不顯得花哨。

「不好意思,嚇著你了,你沒事吧。」

等到小羽終於安靜下來,綵衣男子才看向周祁天。

「我沒事,前輩,不知這裡是……」

周祁天一肚子疑問,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他記得自己是和狼在打鬥,然後掉到一個奇怪的森林裡。可是現在,自己卻躺在一間華麗的房間,而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奇怪的小羽,也讓周祁天摸不著頭腦。

「我是迷霧森林掌管者——無邪。你受傷昏迷在迷霧森林,我把你帶回家中,給你療傷。」

綵衣男子簡單的說,抱著小羽走到一邊的玉桌上,獨自倒了三杯茶。

「多謝無邪前輩相救。」

原來是救命恩人,周祁天對眼前的男子,頓時生出感激。一醒來就發現身上的傷勢好的差不多了。周祁天就知道,肯定是有人出手相助。

看著周祁天望著懷裡的小羽,無邪目光不由得溫和:「我是這是我兒子,無羽。」

「啊!」

周祁天頓時驚得差點跳起來!兒子?可,這……這明顯就不是父子吧……

無邪面色不變,淡淡的說:

「不用驚訝,我們不是人類,小羽只是還沒有修成人形而已。」

「啊!」

可是,周祁天卻更驚訝了。不是人類?

「那,您是……妖?」

周祁天弱弱的問。

無邪淡淡一抬眼,還沒開口,卻見懷裡先前怕怕的小羽怒目圓瞪,四隻眼珠氣憤的盯著周祁天。

「你才是妖,你們全家都是妖。重明鳥都沒見過,真沒見識。我們可是驕傲的神獸!」

小羽一臉鄙視,可剛一說完,看到周祁天望著自己,瞬間又縮回去,把頭埋在無邪懷裡,不再講話。

「重明鳥?啊,難道是上古神獸之一,重明鳥?」

史書記載,上古神獸包括:,白澤、夔、鳳凰、麒麟、檮杌、獬豸、犼、重明鳥、畢方、饕餮、朏朏、諸犍、混沌、慶忌等。

這重明鳥,其形似雞,鳴聲如鳳,此鳥兩目都有兩個眼珠,所以叫作重明鳥,亦叫重睛鳥。它的氣力很大,能夠搏逐猛獸。能辟除猛獸妖物等災害。舊時新年風俗,貼畫雞於門窗上,實即重明鳥之遺意。

想不到自己竟然有幸見到傳說中的重明鳥,而且還被重明鳥所救。

周祁天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正是。」

… 一個幽深的山谷里,一條瀑布從天而降,潔白純凈,猶如銀河倒掛,波瀾壯闊,氣勢雄偉。

水流落進下方的河流,濺起兩米多高的水花,發出巨大的轟鳴。水中的鵝暖石,常年被水沖刷,早已沒有菱角,四周光滑如鏡,圓潤如珠。

河裡,各式各樣的魚兒歡樂的來回遊動,嬉戲。山谷內,開滿了各色花朵,五人合抱的參天巨樹,從崖邊生長出來。濃密的枝葉,一點也沒有因為生長在懸崖上,而有一絲凋謝。

綠草如茵,蝶舞蜂飛,實在是一片世外桃源。

一幢豪華的大房子,立在這美麗的山谷中。房門前,一人一獸坐在草地上,聊得唾沫橫飛,激情昂揚。

「後來呢後來呢?」

小羽人性化的用翅膀拖住腦袋,四隻眼睛眨啊眨啊,盯著周祁天,滿眼的期待。

「後來,我一招就把那傢伙拍飛,濺起了一地灰塵。都落到台下了,大家還沒反應過來呢。」

周祁天眉飛色舞,一臉嘚瑟。

「哇,小哥哥好厲害,好厲害。」

小羽激動地拍起兩隻翅膀,像是人拍手一樣。

周祁天被無邪所救,醒來後到現在已經有一周。這一周時間,有無邪提供的靈藥,加上五彩石,周祁天的身體也逐漸恢復巔峰。除此之外,周祁天和小重明鳥小羽的關係,也是飛一般的進步。

二人現在可以說,已經成為了無話不談的朋友。或者說,周祁天已經完全把小重明鳥當做人來看待。小羽除了不是人形,其他一切和人並無兩樣。而且,小羽心性單純,天真可愛,周祁天非常喜歡。

而幾天相處,從來都是一個人的小羽,終於交到了第一個朋友。幾天下來,周祁天的地位,幾乎已經和父親上升到一個層次。誰讓這麼大了,自己只見過父親,和眼前的周祁天呢?

周祁天閑來無事,就給小羽講講自己在外面的故事。哪知,小羽一聽就上癮了。對於從來沒出過山谷的小羽來說,周祁天所說的世界,那都是傳說。於是成天纏著周祁天給自己講他的故事,講外面的世界。

看著小羽亮晶晶的四目,眼裡的嚮往之色,讓周祁天一震。

「小羽,你想不想出去闖一闖?」

忽然,周祁天心中一動,問道。

「想啊想啊。」

小羽想都不想,興奮的答道,可是接著,神色就黯淡下來,「可是父親說,我沒化作人形,不能出去。如果出去,會被別人當妖怪抓起來。」

原來是這樣,周祁天點點頭,心裡對這個單純的重明鳥生出憐惜。

若是可以,周祁天倒是願意帶她出去。可是,自己目前力量不足,父母也沒有找到。不僅如此,看到此番狼對自己的追殺,周祁天就能猜測到,群英大賽之後,肯定還有很多人和狼一樣,覬覦著自己手裡的天神劍。

「周小友,在下有一件事希望你能幫忙。」

忽然,無邪的聲音在周祁天身後響起。周祁天彈簧一般猛地站起來,看著風輕雲淡的無邪,心情澎湃。這無邪是怎麼移動的?怎麼距離自己這麼近都沒感覺到?自己可是每天二十四小時放開神識。如果無邪要對自己不利,恐怕自己早已死過千百回。

「前輩請講,周祁天定當竭盡全力。」

周祁天恭敬的抱拳,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對高手的尊敬油然而發。

無邪走到小羽面前,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小羽的腦袋。後者舒服的將腦袋靠在無邪的手掌心蹭啊蹭啊……

「小羽天賦很好,目前已經達到仙人級別。可是,一直以來,小羽都在迷霧森林修鍊,很少接觸外界。雖然我被困在迷霧森林,但是小羽並沒有。終有一天,小羽要離開這裡。」

無邪輕輕地說著,語氣里滿滿的寵溺與不舍。

周祁天卻是一驚,小羽是仙人級別?什麼?不是真的吧?自己這麼多天一直和一隻仙人級別的神獸在一起?周祁天不淡定了,這小羽怎麼看也不像是仙人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