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亞娜擺擺手,示意對方不要再聊這個話題了,又提起筆去算了一遍分數。

haohaoxue 2022 年 6 月 23 日 0 Comments

下午的時候,最後兩科也批改出來了。

安寧中學的老師效率神速,試卷前腳發下來,蘇念就聽見外面有人說,成績榜已經貼在外面走廊上了。。 沒有水蠍那種女人的癖好,這個將容貌隱藏在黑篷斗衣之中的少年,獨自背著一個比他個子,還要高兩倍的大黑箱子,來到了第五軍的這一處據點。

他的到來,是為季敖而來的。隨意用靈識掃了掃那些個寨子里的房屋,他是沒能探查到一絲,和季敖有關的氣息,倒惹來了一條大蜈蚣。

這大蜈蚣通體黑芒,兩丈來高八尺寬,似活物又像木頭製作而成,隨便扭轉一下身形,都能發出些咯吱怪響。

瞅見了那少年的所在,大蜈蚣一嘴撲咬而來,想要將他吞下肚子,能不能消化掉那得看情況了。

砰,沒將那矮個子給咬到,大蜈蚣嘴裡倒多了些塵灰泥屑。就它鬧出來的這陣聲響,聽不到的基本都是些修為低的雜役。

「金鬼!」

一拳頭輕砸在了大蜈蚣的腦袋上,沒將它給砸趴,少年閃身而離,將拳頭變成了個,揮打而下的手勢。

話音剛落,他身後的這個大箱子上,就自動滑出了個小抽屜。一抹渾蒙金光從抽屜里竄了出來,直襲大蜈蚣。

大蜈蚣沒想逃離開這抹金光的糾纏,一嘴巴咬了去。這種味道很像蠟燭,嚼起來又苦又倒胃口。

順勢進了大蜈蚣體內的金鬼,是折騰出了些黑綠色的液體,卻沒能讓大蜈蚣,失去所有的行動能力,彷彿它的攻擊對於人家來說不痛不癢。

「吼!」

怪叫了一聲,金鬼猛地暴漲身形,意圖將大蜈蚣從內部撐開。受不了這種折騰的大蜈蚣,整個軀體都散為了一塊又一塊的木頭,完全不像剛才那般活靈活現。

沒有討到多少便宜的金鬼,身形一縮再縮,成了個十二尺來高的小巨人輪廓。

前腳剛走到少年的身旁,它就看到那些木頭詭異的,組成了大蜈蚣的模樣。

不可能才對呀,一堆破木頭怎麼會有這麼奇特的力量。

不肯接受這樣子的一個結果,金鬼大嘴張開,又往大蜈蚣的身上撲來。

這一次,金鬼打算將那些破木頭一塊又一塊地咬碎。要是碎木頭還能變成大蜈蚣,那它只能俯首認輸了。

「土鬼!」

在持有靈的幫助下,感受到了給大蜈蚣提供靈力的源泉,少年釋放完他的第二個手下,就往這安全些的地方而來,想要等那人,乖乖現身在他的面前。

控制者沒有出現,他倒是等來了夏侯巍,那個子高了他不少的傢伙。

得了命令的土鬼,不理會夏侯巍的出現,徑直遁入地底下悄無聲息地往這一邊而來。

「閣下可是盟主身前,四大高手之一的鬼屋?」

不理會土鬼的離去,夏侯巍背手而立於這屋頂上,疑惑地詢問了那少年一聲。

這麼近的一個距離,以夏侯巍的速度是能夠碰到對方的。只是,夏侯巍不清楚鬼屋背後的箱子里,藏著多少怪靈。

「你們總長在哪?盟主派我前來,請他去婁州參加五大總長集會,不去的話要順便埋了他。」

鬼屋學不來夏侯巍,那種冰冷至極的語氣,他也不承認自己的身份,而是將自己的來意跟夏侯巍說了說。

遠處的金鬼,吃掉了大蜈蚣身上大半的木塊,眼看勝券在握,卻聽得鬼屋那邊傳來了一個巨響。

「我們總長季敖大人,豈是你這種臭小鬼說請就請的?」

剛踩在了這頭四丈來長的穿山甲腦袋上,梁蟶一個閃身往夏侯巍這邊躲了來。

轟隆,大半個據點,都被那穿山甲體內的炸彈夷為平地。偷襲不到梁蟶的土鬼,魂都快被炸沒了。

遠處那金鬼受了餘波的侵擾,散為了出來那會兒的金光。

「切……」

身上的衣袍被燒掉了一角,鬼屋自認小看了梁蟶。

佇立在他身旁的土鬼和金鬼,就等他一聲令下,再次去收拾梁蟶。

可它倆等了老半會兒,都等不來鬼屋的命令,便也只好乖乖的,回了箱子裡頭睡個好夢。

「季敖不在這裡,他還在驚雲寨那邊。你想找他的話,得去驚雲寨找。」

發現了身後那個龐然大物,夏侯巍料想梁蟶不出手,是想等他出手。

他也不想出手,那隻好跟鬼屋坦白一下咯,省得打起來沒個好處。

「那我只能當你們任務失敗了,先給你們記上一賬。」

收了與黑夜同形的暗鬼,鬼屋也不拿個小簿子出來記一記,轉身就離了這第五軍的地界。

他自信不弱,可也捉摸不透梁蟶那種傢伙,有沒有在這山頭,事先埋了其它的炸藥。

和一個不要命的傢伙玩,遲早是會送了小命。

「姬綱和妙白珏都受傷了,你來了就去治一治吧。」

從懷裡拿出了一疊銀票,夏侯巍既不像命令,又不似請求的,希望梁蟶去幫一下他倆。

額,這傢伙會不會把他倆也改造成炸彈人,夏侯巍不敢保證。

「我只當這些是定金,後續葯錢不夠,還得從你身上拿……」

不客氣地將這疊銀票接過手,梁蟶三指扣響,又讓一塊地炸出了不少土灰石屑。

塵埃還未落定,他就真見得鬼屋那傢伙折返而來。

總有一天,他一定要把那小子給炸殘,再免費幫人家嵌上些炸藥。

「剛才走得太匆忙,忘了告訴夏侯巍你一件事兒。」

按捺住心中的怒火,鬼屋也想把梁蟶改造成他的鬼靈,最好是將那傢伙永遠關在箱子里。

瞥見梁蟶識趣地躲遠了些,鬼屋才悠悠地接著說道,

「這是盟主密令,算是你下一個任務。」

「……」

老討厭這種盟主密令了,但他還是接住了,鬼屋丟來的這個小錦囊。

也不目送一下鬼屋前輩的離開,夏侯巍悄悄地打開了錦囊中的密令條。

密文所示,是要讓夏侯巍去那個地方,偷那一把被視為至寶的靈器。

這麼多年來,他終於等來了這天。可能這是寇若生一早就安排好的,也可能是他近些年來,沒有完成某些看似無關痛癢的任務而招惹來的,比如沒從驚雲寨接回季敖。

噓嘆了一聲,夏侯巍追上樑蟶的腳步,以防梁蟶真會謀害妙白珏和姬綱。

「我們就這樣子永遠都不分開了,好不好呀?」

依偎在了燕回三懷裡的水蠍,好奇自己的功法為何榨不完燕回三身上的靈力。

不等奄奄一息的燕回三答覆,她又用這條枯枝爛葉雜糅而成的被褥,裹住了她的一夜幸福。 憐星沒有跟上來,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後,見他走走停停,四處遊逛,彷彿真就有打算在這住上幾天的意思……

忍無可忍,邀月大聲問道:「你究竟要看到幾時!」

任意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你可以離開,何必跟着我?」

邀月臉又氣得蒼白,卻又拿他毫無辦法。

任意慢悠悠的轉了一圈,終於回到了大廳。洞中靜寂得實與墳墓沒什麼區別,從石壁間透出來的燈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蘇櫻的臉。

這本是張驕傲,倔強,充滿了魅力的臉,但現在看來,卻顯得說不出的黯淡,說不出的疲倦。

蘇櫻一直痴痴的瞧著這具屍體……雖然魏無牙想把她困住與邀月一起死,但說到底,魏無牙還是收養她的義父。

任意走到了蘇櫻身前,她看着他,笑道:「要殺我了么?」

任意搖了搖頭道:「你可知魏無牙為何收養你?」

蘇櫻一愣,沒有說話。

憐星沒有跟上來,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後,見他走走停停,四處遊逛,彷彿真就有打算在這住上幾天的意思……

忍無可忍,邀月大聲問道:「你究竟要看到幾時!」

任意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你可以離開,何必跟着我?」

邀月臉又氣得蒼白,卻又拿他毫無辦法。

任意慢悠悠的轉了一圈,終於回到了大廳。洞中靜寂得實與墳墓沒什麼區別,從石壁間透出來的燈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蘇櫻的臉。

這本是張驕傲,倔強,充滿了魅力的臉,但現在看來,卻顯得說不出的黯淡,說不出的疲倦。

蘇櫻一直痴痴的瞧著這具屍體……雖然魏無牙想把她困住與邀月一起死,但說到底,魏無牙還是收養她的義父。

任意走到了蘇櫻身前,她看着他,笑道:「要殺我了么?」

任意搖了搖頭道:「你可知魏無牙為何收養你?」

蘇櫻一愣,沒有說話。

憐星沒有跟上來,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後,見他走走停停,四處遊逛,彷彿真就有打算在這住上幾天的意思……

忍無可忍,邀月大聲問道:「你究竟要看到幾時!」

任意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你可以離開,何必跟着我?」

邀月臉又氣得蒼白,卻又拿他毫無辦法。

任意慢悠悠的轉了一圈,終於回到了大廳。洞中靜寂得實與墳墓沒什麼區別,從石壁間透出來的燈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蘇櫻的臉。

這本是張驕傲,倔強,充滿了魅力的臉,但現在看來,卻顯得說不出的黯淡,說不出的疲倦。

蘇櫻一直痴痴的瞧著這具屍體……雖然魏無牙想把她困住與邀月一起死,但說到底,魏無牙還是收養她的義父。

任意走到了蘇櫻身前,她看着他,笑道:「要殺我了么?」

任意搖了搖頭道:「你可知魏無牙為何收養你?」

蘇櫻一愣,沒有說話。

憐星沒有跟上來,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後,見他走走停停,四處遊逛,彷彿真就有打算在這住上幾天的意思……

忍無可忍,邀月大聲問道:「你究竟要看到幾時!」

任意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你可以離開,何必跟着我?」

邀月臉又氣得蒼白,卻又拿他毫無辦法。

任意慢悠悠的轉了一圈,終於回到了大廳。洞中靜寂得實與墳墓沒什麼區別,從石壁間透出來的燈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蘇櫻的臉。

這本是張驕傲,倔強,充滿了魅力的臉,但現在看來,卻顯得說不出的黯淡,說不出的疲倦。

蘇櫻一直痴痴的瞧著這具屍體……雖然魏無牙想把她困住與邀月一起死,但說到底,魏無牙還是收養她的義父。

任意走到了蘇櫻身前,她看着他,笑道:「要殺我了么?」

任意搖了搖頭道:「你可知魏無牙為何收養你?」

蘇櫻一愣,沒有說話。

憐星沒有跟上來,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後,見他走走停停,四處遊逛,彷彿真就有打算在這住上幾天的意思……

忍無可忍,邀月大聲問道:「你究竟要看到幾時!」

任意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你可以離開,何必跟着我?」

邀月臉又氣得蒼白,卻又拿他毫無辦法。

任意慢悠悠的轉了一圈,終於回到了大廳。洞中靜寂得實與墳墓沒什麼區別,從石壁間透出來的燈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蘇櫻的臉。

這本是張驕傲,倔強,充滿了魅力的臉,但現在看來,卻顯得說不出的黯淡,說不出的疲倦。

蘇櫻一直痴痴的瞧著這具屍體……雖然魏無牙想把她困住與邀月一起死,但說到底,魏無牙還是收養她的義父。

任意走到了蘇櫻身前,她看着他,笑道:「要殺我了么?」

任意搖了搖頭道:「你可知魏無牙為何收養你?」

蘇櫻一愣,沒有說話。

憐星沒有跟上來,她不敢再惹怒姐姐,而邀月跟在他身後,見他走走停停,四處遊逛,彷彿真就有打算在這住上幾天的意思……

忍無可忍,邀月大聲問道:「你究竟要看到幾時!」

任意淡淡的瞧了她一眼,道:「你可以離開,何必跟着我?」

邀月臉又氣得蒼白,卻又拿他毫無辦法。

任意慢悠悠的轉了一圈,終於回到了大廳。洞中靜寂得實與墳墓沒什麼區別,從石壁間透出來的燈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蘇櫻的臉。

這本是張驕傲,倔強,充滿了魅力的臉,但現在看來,卻顯得說不出的黯淡,說不出的疲倦。

蘇櫻一直痴痴的瞧著這具屍體……雖然魏無牙想把她困住與邀月一起死,但說到底,魏無牙還是收養她的義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