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若雲看着蘇軒逸遠去的背影,手裏緊緊握着彈殼,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你一定會活着回來的!” 之後的幾年,蘇軒逸帶着部下四處征戰,途中遇到了時任大長老汪立成,也就是韓毅時代現任大長老汪子煜的父親,兩個人都有勇有謀、驍勇善戰,贏下一場又一場勝利,和平近在眼前。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某一天,蘇軒逸坐在營地帳篷裏看着手裏的一張黑白照片入迷了,汪立成走進來他都沒注意。

汪立成放輕步子來到蘇軒逸身後。

“啪!”

猛的拍了一下蘇軒逸的肩膀。

蘇軒逸一拘靈,連忙把照片揣進兜裏,掏出槍轉過身。

看到是汪立成,才把槍收起來:“老汪啊,你他孃的嚇我一跳,還以爲什麼人搞偷襲!”

“老蘇,看誰的照片呢,我進來你都沒注意,說,是不是哪家姑娘的照片,給我看看。”

蘇軒逸嘿嘿一笑:“不給。”

看着老蘇的表情,汪立成更想看了:“老蘇,給我看看嘛,我給你把把關。”

蘇軒逸再次搖了搖頭。

這下汪立成不幹了,直接拉住蘇軒逸手往他兜裏伸,兩個人纏鬥起來。

幾分鐘之後,蘇軒逸被這小子纏的實在不行:“停停停,就給你看一眼,”

蘇軒逸掏出照片遞給了汪立成。

這張照片上面的女人正是尹若雲,是蘇軒逸離開醫護站以後一次洗衣服的時候發現的。

那次他洗衣服摸到內襯有張硬硬的薄紙板一樣的東西,翻過來看到是用針線縫住的。

拆開線之後,發現是尹若雲在醫護站拍的一張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尹若雲笑的很燦爛。

蘇軒逸想到這應該是自己休養的那二十來天尹若雲縫上去的,那會他的衣服都是尹若雲幫忙收拾的。

之後他就將這張照片一直帶在身上,隨他輾轉了好幾個地方,一個人的時候、想尹若雲的時候他就經常拿出來看看以解相思之苦。

沒曾想今天被老汪給抓“現行”了!

汪立成看着照片,照片上的姑娘穿的白大褂,給人一種抱朴含真的感覺。

看了幾眼後,便將照片回給了蘇軒逸,並道:“老蘇,丫頭看起來不錯,家裏人說的媒?”

汪立成以爲他倆已經結婚了,隨口問道。

蘇軒逸搖搖頭,想了想,還是告訴了汪立成尹若雲的事情,然後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一股恨意涌上心頭:“那些可惡的狗東西,殺害我父母,從那之後我就發誓一定要把那些人都殺光,讓這天下變得安穩!”

蘇軒逸的話,汪立成深有同感,他的父母情況也差不多:“老蘇,你看看外面,狗東西那麼多先進武器裝備,還不是被我們打的屁滾尿流,我們快成功了,而且我相信我們一定會成功的,到時候你就可以風風光光的把她娶回家了。”

“老汪,你說得對,等天下太平了,這日子也會好起來。”

“幹他孃的!”兩個豪傑同時道。

之後,和平前最後的一場戰役,蘇軒逸汪立成兩人帶着部下衝鋒陷陣,拿下最後一場勝利,敵方投降。

這期間,蘇軒逸替汪立成擋了致命的一槍。

兩人關係本來就很好,從此成了生死之交。

此戰之後,天下太平,舉國歡呼!

蘇軒逸再次出發去醫護站,找他日思夜想的尹若雲。

尹若雲知道最後一戰勝利的消息,很開心,等她的心上人歸來。

不久,兩人終於再次相見。

眼含熱淚,擁抱在一起。

他活着回來了,回來娶她!

在醫護站衆人的祝福中,兩人舉辦了簡單的婚禮,正式的成爲了兩口子。

汪立成也結婚了,妻子是任萍,一個飽讀詩書的文學女子。

兩個家庭在京都落戶。

一年後,京都最神祕會議廳,舉行了有史以來最隆的會議。

汪立成當選大長老,蘇軒逸統領戰部,任萍主管文化工作,尹若雲負責醫護衛生工作。

同樣,會議上,幾人穿上了嶄新的戰裝,肩章上面的三條金龍格外顯眼,代表着國家最高的戰銜。

會議之後,幾人籌建整合國家各類高等學府,公共單位等等。

汪立成,和平年代華清大學第一任校長。

任萍,京都大學第一任校長。

蘇軒逸,京都高等級戰將培養大學第一任校長。

尹若雲,京都醫科大學第一任校長,京都戰部醫院第一任院長。

除此之外,好多大學的校名牌匾都是四人題的字。

時間很快,幾年後,蘇寧和蘇寧梔出生,兩個人繼承了父母優秀的基因,長大後老大從教,老二從商,都做出了很厲害的成績。

蘇軒逸尹若雲也來到了花甲之年。

老兩口50多就從大學退休了,平日裏沒事喜歡下下棋,去京都的街上走一走。

誰能料到老爺子居然被超速的車給撞了。

想到過去丈夫爲了國家,爲了和平一次次與死亡擦肩而過,看着病牀上的老頭子剛纔居然被年輕人那樣說,尹若雲心裏很難受很難受,慢慢的,眼淚止不住的流。

蘇寧梔從記事起,從來沒見過母親這麼難過,心中更是生氣,很想把那小年輕再次揍得滿地找牙,礙於大長老在這兒,她暫且放下這個心思。

尹若雲的淚水同樣勾起了汪立成的回憶,都是同一個時代的人,這老兩口的事情他是知道最詳細的。

汪立成沒有顧及大長老應有的威嚴,上去狠狠的給了朝氏父子兩巴掌,怒罵道:“你們知道蘇老跟他夫人一生怎麼過來的嘛?阿?

看見這條腿了嘛?

那是槍傷!

還有蘇老其他地方的傷勢!

全身上下不下20處的槍傷!

當初蘇老在前線殺敵的時候,你們在哪?

沒有蘇老,你現在能開上桑塔納嘛?

阿?

蘇老夫人從20歲就陪着蘇老,每次蘇老生病都是她在照顧,這每一個傷疤都是蘇老夫人親手處理的!

蘇老差點死在前線的時候,蘇老夫人治療到昏厥才保住蘇老的命!

要是沒有他二人,我們這羣人恐怕還遭受着炮彈的衝擊!

你們倒好,撞了國之重器,居然還辱罵老爺子,誰給你們的膽子?”

汪立成說完朝氏父子,又看向了戰部醫院的衆人:“你們當中的年輕醫生應該不瞭解蘇老夫人,她退休的早,你們不知道也正常,現在我告訴你們,蘇老夫人是戰部醫院的創建者,你們理當敬愛的戰部醫院老院長!”

汪立成的這些話讓在場的所有人身軀一震。

朝氏父子已經嚇倒在地上,身上流着大汗,一動也不動。

團寵小可愛成了滿級大佬 蘇家子女則是沒有想到父母居然有這麼一段,這些都沒聽母親提起過。他們被父母相濡以沫的愛情感動!這也爲他們以後的感情生活奠定了很好的基礎。

院長跟戰部醫院的醫生一是被老兩口的事蹟感動,二則是被尹若雲的身份震撼。

現在戰部醫院的院長他們知道,醫學水平相當高,那老院長的水平可想而知啊!

而且戰部醫院的院長戰銜也非常高,現任院長只比戰部高級統領低一級罷了,這麼說老院長也差不了。

老兩口太厲害了!

汪立成看着地上的朝氏父子:“老蘇,你說怎麼辦!”

看到自己的媳婦落淚,蘇軒逸非常難受,想了想:“交給寧梔吧!”

汪立成聽到這個回答,心想老蘇說的對,他們這種官方身份處理這種事確實不好辦,蘇寧梔的身份是商人,解決起來更方便。老蘇,你辦事還是想的周到啊!

“行,那就讓交給寧梔吧!先把你轉到戰部醫院吧!”回身對蘇寧梔道:“寧梔啊,你父母我先帶過去,這邊就交給你了,要處理得當!”

蘇寧梔冰雪聰明,立馬明白大長老的意思:只要不觸及紅線,隨她怎麼做。

“好的,謝謝大長老!

爸媽,您們先過去吧,我處理好了回來看您們!” 父母離開後,蘇寧梔把朝氏父子揍得那叫一個慘,最後朝氏的企業當做賠償,父子二人犯罪進號子了。

從那之後,她的魔女名頭慢慢在京都打響,老兩口在蘇玉清滿月後便南下了。

回到現實,京都會議廳門外。

過了幾分鐘,大長老汪子煜問道:“想起來了吧。”

韓毅點了點頭。

汪子煜若有所指的道:“蘇老本就是大才,教育出的子孫也都有本事。

寧梔從那會開始,處理各種事情都得心應手,深得蘇老跟我父親的喜愛。

蘇老的孫子我記得剛出生時我還抱過一次,什麼時候這孩子來京都了,帶他來看看我!”

汪子煜再提醒道:“韓毅啊,你們各部主管之間也要多聯繫聯繫,互相交流交流看法,別整天待在辦公室裏,悶得慌。 ”

韓毅一聽,心裏一驚,大長老說的這些話……

大長老也知道了這件事!

怪不得會叫住我!

而且大長老剛剛表達的意思大概就是明面上這件事情還是讓自己老婆處理,自己呢,可以告訴其他部負責人一聲,讓他們幫幫忙。

“我明白了,大長老。”

“嗯,走吧,出去吧。”

韓毅回到了辦公室,打電話告訴了蘇寧梔大長老的意思同時讓她等自己的消息,他要去找其他部負責人聊聊。

蘇寧梔告訴韓毅她給好多負責人轉發了,現在應該差不多都知道了,讓韓毅跟他們商量下合理的對策,最好查查這個王成功的具體信息。

蘇寧梔猜的沒錯,其他部門的負責人在回到辦公室後,也都陸續看到了消息。

參加過蘇玉清滿月宴的人,看到第一條鏈接的這個名字,立馬想到了蘇寧梔的侄子,現在年齡差不多就是23歲,年紀輕輕當教授了,厲害,不愧是蘇老的孫子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