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又是一股巨大的力量涌來,只不過這次這力量更將恐怖。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不過藍海有了準備一切都將不同,只見藍海雙手輕輕一劃,一個精密的獨立小空間出現,將那恐怖的力量瞬間吸收,然後藍海再次輕輕拂袖,那空間也消失不見。

對面藍家人見此,露出好奇的目光,不過更多的是憤怒,被侵犯領土和威嚴的憤怒,正當有人出手時,藍海一聲大喊鎮住衆人。

“藍家就是這樣對待自家人麼!!”這句看似問句的陳述,終於讓藍家人停下了動作。

這時,那名之前對藍海攻擊的方臉男慢慢站了起來,走到藍海身邊,用一種不可違抗的聲音說道:“自家人?你是藍家之人?”

“吾乃藍海,來自靈魂大陸,自然是藍家人。”藍海說道,還將體內的創世魂決放出一點,以表明自己身份。

就在藍海以爲自己被接受的時候,那方臉男卻瞬間一掌排在藍海胸脯之上,藍海根本沒料到那人會出如此重手,根本來不及防禦,這時,停在藍海肩上的小寧,忽然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衝向方臉男的攻擊,替藍海擋下了這一擊。

轟!

一聲悶響之後,藍海心有餘悸的後退兩步,而方臉男則更加好奇的看着藍海和其肩上的小寧。

“嘿嘿,有意思,你和你的鳥,可是,你難道不知道藍家的規矩麼?下界之人見到上仙界藍家之人不行大禮也就算了,竟然硬闖藍家陣營,我不過小小教訓你一下,你竟然還敢阻擋?”方臉男的一番話說得藍海差點驚呆。

難道自己所在的藍家就是這樣一個充滿規矩、沒有人味的地方麼?

這樣的家族自己還有何回去的理由?

這時,從方臉男身後走來另一名男子,這人一副微笑的樣子,卻是比那方臉男好看多了。

只見這人走進二人後,一副和事老的樣子:“藍正風,幹嘛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麼,這可是我們藍家的人,不要這麼兇,會嚇到別人的。”

然後轉過頭來一副和藹的樣子,伸出手笑嘻嘻的對藍海說到:“你好,我叫藍正嶽,請不要見怪,這傢伙就這樣,在這裏能見到藍家人,倒是很稀奇呢,這些年來從下界飛昇上來的小輩越來越少了,靈魂大陸?我倒是沒怎麼聽過,不知是那個分支,不過既然同爲藍姓,又修煉的創魂決,想必定是我藍家人,來吧,我爲你介紹此次前來的成員。”

聽到藍正嶽的話,藍海方纔恢復一些,若說上仙界的藍家真的想那方臉男一樣,自己還真的沒有回去的必要了。 在葉華與古龍談話之時,預防羅蘭會算計葉華,卻是已經被算計了,陡然,一陣可怕的威壓傳了進來,讓房間內的人都臉色大變,古龍一聲不妙「不好,有厲害的人物來了!」

葉華也感覺到了那股威壓,絕對是武狂人物,而且還是厲害的武狂,他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葉華,我過來報仇了」朱嘯天的笑聲遠遠地響到了這裡!

「哼,報仇?你做不到。」葉華不屑說道,現在對付朱嘯天,他絲毫不怕!

「是么?可是你預料不到,我帶來了家族的高手,不信滅不了你」朱嘯天哈哈的長笑一聲,人出現到了葉華面前。

羅蘭的身影也出現了,她一副陰謀得逞的神色。

「嗖嗖嗖……」三道老者的身影接著出現,分別是朱家大長老朱武,二長老朱青,三長老朱天凡,幾個老者都露出了見財起心的模樣,眼神齊齊的看著葉華身上。

朱武神色流露出了一抹笑意「嘯天,別廢話,馬上逼這小子交出混沌碎片,此等神物,若能搶奪到手,可是讓朱家興旺的寶物,一旦集齊,到時候神器在手,普天之下,你可以橫著走。」

此話一出,葉華等人面色驚變,防備會發生的事竟然發生了,葉華第一時間凝視羅蘭,羅蘭一副就是陰你的神態,葉華真是恨自己當日沒有果斷殺掉羅蘭,就知道會有這一天,沒想到那麼快就來了!

身上的神物,除了身邊的人知曉,就剩下羅蘭,除了她,不會有誰!

「這件事麻煩了,我上次為了擊殺天門宗的武霸,已經消耗了一次元力,半年之內,無法再動用秘術獲得強大力量。」古龍暗中傳音,往日懶洋洋性格的他,卻變得嚴肅無比,認真的面對眼前危機,因為他知道此次前來的朱家幾老,完全是為了殺人奪寶而來,偏偏此刻他用不了秘術對付敵人!

「前輩,今天就算不打,也活不了,與其這樣,不如拚死一戰」葉華說道。

「唉,只能這樣了,那膽小鬼身邊的都是朱家長老,兩個到了武狂八級,一個是武狂九級,可都接近了武霸之境,這戰鬥,十死無生,難有逆天奇迹。」古龍看不到任何希望,但,他卻是相信面前的少年,為什麼?因為這個少年遇到過死亡邊緣,但每一次都活了下來,足可以證明他的不屈之心!

「葉華,這次你死定了,我身邊的可都是接近武霸境界的高手,有他們出手,揮揮手便可以捏死你」朱嘯天狂笑地說道。

葉華的面色極度難看,這人帶來了家族的高手,他沒有半絲戰勝的可能,但也不能放棄!

「轟」陡然,一掌之力,蘊含了狂者之氣,這是武狂境界,到了這個等級,武者可以修鍊一種狂氣,釋放體外,形成無形的力量攻擊對手。

「你們這幾個龜孫子,若不是我古龍修為大降,給你們豹子膽也不敢出手」古龍的身軀,被一道狂氣擊穿,血色一噴,撞倒了外面的地上,驚的鬥士城的人群紛紛散開。

「古龍?難道是當年那位被武帝艾迪芬廢掉修為的武皇?」

「正是他,哈哈,沒想到啊!你這位修為幾乎盡廢的武皇,混在了鬥士城,還是不敢露頭?笑死人了……」

朱武走了過去,手指上凝出一團狂氣,又是一招擊在了古龍身上,古龍發出痛苦的叫聲,對方嗤嗤的說道「已經被艾迪芬廢掉九成以上修為的你,對我們沒有任何威懾,說來我也聽說過你的事迹,你師尊之死,真是一場慘劇,而你的不努力,才無法救下師尊,還有一件事或許你不知曉,但卻在皇城不少人耳中傳出,你的師姐杜雪情,皇家第八護衛騎士,已經時日無多,當年一戰,杜雪情其實中了一種叫天魂噬神的秘術,這種秘術時間越長,越無法封印,她的靈魂會慢慢被吞噬,直到成為一具無魂屍體,而你從不顧她的事,一個人浪跡在江湖,真是又一場慘劇發生啊!」

「你說什麼?」古龍的神色怒然,他怒了,一代武皇,被武狂小人物侮辱,欺在頭上,這是他無法忍受的。

「知道為什麼杜雪情近日出來找你,真以為是巧合遇上嗎?還不是為了見見你。在死之前也瞑目了,而你連她的消息都不知道,實在可悲」

「啊!」古龍才後悔莫及,原來是這麼回事!身軀被狂氣穿過,加上上次幫助葉華擊殺了武霸,受到了需要幾十年才康復的傷勢,他的內傷複發,人昏迷了下去……

「前輩……」葉華與夢可心都露出了不安,他們第一次見到古龍傷的那麼重,神色如此的失落!

「哼,幹掉了這老不死,對付你們兩個輕易多了!」朱青淡淡的神色。

葉華此刻滿臉怒火,古龍是他發自內心尊敬的老人,一個早已經在心中留下好印象的人物,卻被對方如此羞辱,拿出了古龍的傷痛出來羞辱,這簡直是無法容忍的事,古龍的心痛,是一輩子的痛,這件事折磨了他半生,至今,都還是留下一道永遠也消失不了的傷疤,葉華深深的感受得到,而此刻,古龍被氣的快瘋掉,他豈能忍受?葉華的眼睛血紅了起來,他從沒試過如此的憤怒「拿別人的傷疤說事,人神共憤,你們這些朱家的垃圾,我葉華不會放過你們」

「啥?你小子大話不慚,不放過我們?你憑什麼做到?」朱武一聲輕蔑。

「交出東西,否則現在滅了你」朱嘯天陰險的笑了笑。

「要東西,想都別想」葉華冷冷的說道。

「那可由不得你了,你縱然是一位天縱奇才,但畢竟沒有成長起來,現在的你對朱家沒有威懾,想如何對付你都可以。」朱天凡的一隻手探出,蘊含了奧妙的武道,擊中葉華的胸膛,其的力量太過霸道,葉華的身軀震的猶如破碎了一般。

葉華無法承受,身軀倒飛,撞破了一面堅厚的牆壁,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古文三鼎,封!」

三位老者同時出手,各自取出了一個古鼎,充滿玄奧的古鼎,分別對葉華鎮壓下來,形成了一個三鼎封印陣,葉華的左手與右手被鼎扎住地面,另一尊鼎鎮壓他的下身。

「啊……」三鼎之力,極其強大,蘊含了強大的力量,鎮壓的葉華動彈不得,同時陣力封印葉華的經脈,讓他整個人被困在陣內,又忍受著非人敢想的力量碾壓。 隨着藍正嶽的邀請,藍海在衆人驚訝和羨慕的眼神中來到藍家陣營,尤其是鄭星雲,鄭星雲怎麼也想不到,藍家竟然真的是藍家人。

這可是多少仙人做夢都會笑醒的事,就這麼真實的、戲劇的發生了。

在藍正嶽和方臉男的帶領下,藍海走進藍家陣營。

藍家之人修煉的心法均爲創魂決,當藍海一走進這裏時,就感受到體內惺惺相惜的感覺。

“正嶽,這位是?”一名看上去充滿威嚴的人說道。

“大師兄,這位是來自靈魂大陸的藍海,也是藍家人。”

“靈魂大陸?那裏不是被徹底封閉了麼?怎麼還會有藍家弟子飛昇?”

“靈魂大陸確實被封閉了一千年,不過最近因爲誕生了一名傀儡師,所以通往仙界的大門被重新打開了。”

“什麼!!傀儡師竟然出現在靈魂大陸?這可真是重磅新聞了,傀儡師即便在仙界也很少,沒想到竟然出現在靈魂大陸,看來這次回去要報告一下師尊,請他老人家用大法力下界看看。”

“大師兄,您是說藍家那位掌控者麼?”正嶽一臉期待的望着口中的大師兄。”

“呵呵,他老人家不知閉關出來沒有。”

“哼,什麼靈魂大陸,即便是藍家血脈,從那種蠻夷之地出來的肯定也純不到哪兒去,這種人怎麼能進我們藍家呢?頂多在外圍。”

這時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起,藍海首先是眉頭一皺,緊接着將目光鎖定在一名尖嘴猴腮,目光猥瑣的男子身上。

“哼,藍志澤,你說什麼,藍海乃我藍家血脈,既然是我藍家血脈,自然有資格進我藍家,況且分配一事也輪不到你來管吧。”藍正嶽一臉不爽的說道。

“哼,藍正嶽,你休要張狂,別以爲我們八系血脈會怕你七系血脈。”

“好了!!大庭廣衆,難道讓外人看我藍家的醜事麼?”這時大師兄義正言辭的說道,制止了兩人,不過藍志澤依舊狠毒的看了藍海一眼。

藍正嶽也不管他人,拉着藍海來到角落。

“嶽哥,這是什麼情況,什麼八系七系血脈?”藍海問道。

“你還沒進藍家,所以這些不知道,那我就給你講一下,藍家共有十二支血脈,分別成爲十二系血脈,我們正字輩的就是七系血脈,像我藍正嶽,還有剛纔那個不通世故的藍正風都屬於七系血脈,而帶領我們的大師兄藍天佑乃留繫系血脈天字輩,那個尖嘴猴腮的名爲藍志澤,是八系志字輩血脈,血脈可以理解爲純度,純度越高血系越靠前,像我就比藍志澤血系純,而我們的大師兄藍天佑則又比我的血系純。”

“原來如此。”藍海點頭稱道。

“不僅如此,藍家真正的純系血脈其實是前三系血脈,前三系均爲嫡系,並且天賦好的令人恐怖,當成爲了前三系血脈之人,就不在以血液純度區分而是後天修煉,誰的天賦更好,就能分到更前的血系,所以前三系血脈每十年會舉行一次大選,來決定誰進入一系血脈,而誰落後到三系血脈。”

“嘿嘿,有點意思。”

“不過我還聽說,在三系血脈之上還有一個特種血系,那是更爲珍貴的血脈,能進那裏的人不是血脈及其珍貴,就是天賦及其恐怖,我聽說裏面排名第五十的一位師兄僅僅用了十年就從弱人晉級到地仙,天哪,能去那裏的全都是變態。”

“十年才從弱人修煉到地仙?我算算我用了多久?好像七八年吧。”藍海心道。

仙界之人一出生便是人間的八品聖念師,能花十年從八品修煉到地仙確實已經算是恐怖了,畢竟知道真仙之前都可以算是一帆風順,只有真仙突破天仙才是修煉一途的第一道坎,而要想從真仙突破到真仙,那就需要從一品突破到真仙的十倍時間,這也是爲什麼藍海從真仙突破到天仙,在黑洞中花了一百年的原因。

藍海這邊算着小九九,藍正嶽還在那邊說着:“當然我們也沒有奢求能進特種血脈,畢竟天賦這東西沒辦法改變,我就希望能靠着自身的努力能修煉到三系血脈。”

正在藍正嶽說着,那個方臉男藍正風走了過來。

“你想進三系?別做夢了。”

“這方臉男果然是冷場王。”藍海肚裏悱惻道。

這時,方臉男說話了:“你叫藍海?不好意思,現在想想,你比那藍志澤好多了。”

“嘿嘿,藍海你別介意,這貨不會說話。”藍正嶽聽到方臉男這麼說,連忙解釋道。

藍海倒是不在乎,一臉無所謂的說:“不礙事,只是以後不要這麼兇,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接下你那一招,雖然藍家勢大,但若是欺負弱小,勢再大也不過是兇勢。”

“喲,兄弟,上道,我喜歡。”藍正風說道。

“對了,藍海,到時候你來了藍家,需要測驗天賦和血系,到時候可能會改名字,當然你要是進了前三血系就不需要了。”

“得了吧,你以爲誰都像你是的,拼了命的想進三系?再說三系也不是說進就進的啊。”藍正風繼續冷場道。

“呵呵,到時候再說吧,對了,我聽說這地獄之門的存活率僅有千億分之一,那你們爲何還來。”藍海問道。

聽到這句話,藍正嶽和藍正風同時露出無奈之色。

“哎,身在大家族,哪有什麼人權直說,安排了我們來,我們也只能來了,兄弟說句話你別介意,其實三系以後的血脈在藍家的待遇根本比下人高不了多少,真正掌管藍家的那些人根本不在乎我們這些人,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我們是藍家人,有多風光,其實藍家之大,根本超乎你的想象,像我們這樣的藍家弟子根本就是多如牛毛,藍家根本不在乎我們這兩根毛,其實每次來這裏基本就代表了我們的命運,你知道麼,我聽說近百次的地獄之行,回去的人僅僅五人,要知道每一次我們都會派下來二十人,而百次就是兩千人,可兩千人中就活下來五人,而活下來的人全部被破格收入特種血脈中,你就知道這此地獄之行有多危險了。”

藍正嶽一臉痛苦的說道。

Www _тт kΛn _CO

藍海聽完總算了解了一點藍家的狀況,原來即便進了藍家也不想自己想象的那麼美好啊,從藍正嶽的話中可以知道藍家面對三系血脈以後的藍家弟子的態度,相信上仙界還有更多的像地獄之門這樣的地方,而所謂的藍家弟子可能只不過是這些死境的探險石罷了。

可,即便如此,藍海還是有回藍家的理由,那就是自己的父母,藍海一定要調查靈壇針對自己父母的原因,既然仙界有這麼多人修煉創魂決,靈壇何必要繞大圈子下界搶奪創魂決,隨便抓個藍家弟子,不就得到了麼,況且自己的父母當初被抽出靈魂後,連隱藏在搜魂社中五十年的大伯都不曾見過就被天使直接送上仙界,這其中肯定有這不可告人的祕密。

或許自己沒辦法消滅整個靈壇,但是自己一定要消滅與這件事有直接關係的所有人,縱然前路有萬丈深淵,我也要踏平青山,淌盡綠水。

這時,藍正嶽又好奇的問道:“兄弟,你又是爲何進這地獄之門,要知道沒有門派保護的尋常仙人的死亡率更是可以達到恐怖的千億分之一。”

“我?實話說,我父母被靈壇所殺,靈魂可能被封印在這地獄之門裏,所以我要進去探尋一番,希望能找到我父母的靈魂。”

“哎,兄弟你這麼說,我都沒辦法勸你別進去,據我們藍家調查,這地獄之門中確實封印着一些特殊的藍家靈魂,不過還好,這次你碰到了我們,進這地獄之門好歹也能多一些機會。”

藍海聞言只是笑笑,其實跟不跟藍家衆人進地獄之門藍海也有自己的考量,自己有很多祕密,黑洞,閃雷,無雙,紫魂,這些都不能讓藍家知道。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沒有人可以相信,只能靠自己,藍海絕不會放心的將自己全盤托出,而且還是這麼沒有人味的家族。

就在這時,地獄之門的波動越來越強烈,衆人知道,地獄之門即將打開,而這時,靈壇中走出幾人,慢慢走向藍家陣營。

身爲藍家的領隊,藍天佑直覺有麻煩降臨。

“呵呵,原來這次帶隊的是天佑兄弟,在下靈昊,靈壇下仙界此次帶隊隊長。”

“呵呵,原來是靈昊兄弟,久仰久仰不知靈昊兄弟前來是爲何事?”藍天佑笑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