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後傳來了部里領導的聲音。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3 日 0 Comments

轉頭一瞧,

正是大領導肖雲。

「部長,這是分內之事!」

秦川微微搖頭。

他忙歸忙實際上並沒有別人想像中那麼心力憔悴。

「點火儀式真的是太完美了,我們這一屆奧運會開幕式絕對會載入史冊,而這一切都是你的功勞!」

肖雲心情大好。

就在剛才點火儀式結束后,他已經收到了上面領導的讚賞。

「部長……」

「這一段時間把你給勞累壞了,這兩天先回家休息一下。」

「好的,部長!」

「對了…..小秦,因為之前h國偷拍的事情,這場奧運會的名頭可能還要按在原來導演的頭上,不然我們無法自圓其說…….」

想了想,肖雲又有些無奈的說道。

無論是部里還是上面該給秦川的獎勵是一個也不會少,但接受各路媒體的採訪以及民眾的鮮花掌聲可能就沒有了。

對於真正的功臣來說確實有些……不好。

「部長,還是以大局為重!」

秦川當即擺了擺手。

在這之前他提出了要將原來的那場開幕式當做熱場節目來演的時候,就已經料想到了這樣的結果。

但和出風頭比起來,讓h國吃癟更令人心情愉悅。

「行,今天已經遲了…..明天晚上我們部里會有一場慶功宴,到時候你好好準備一下,現場還會有大領導到場!」

見到秦川這般表現,

肖雲讚賞的同時還拍了拍的他的肩膀,能被他稱之為大領導的,那絕對是龍國長老級別的存在。

7017k。 霸王盤龍戟直指在黃飛虎身上,青鋒掠動,戰意滔天,黃飛虎倒是毫無俱意,金攥提盧杵寒光四射,兩人身影上氣息早已針尖對麥芒。

就在此時。

軍營外傳來隆隆馬蹄聲,眾人循聲看去,臉頰上泛起惶恐之色,楚帝勒馬而立,銳利的目光停留在眾人身上。

見狀。

霸王將盤龍戟收回,抬手扔給一旁章邯,虎虎生風向前走去,稟拳施禮道:「霸王項羽拜見陛下!」

「項王不必多禮!」

楚帝縱身躍下馬背,闊步向前來到黃飛虎和賈復身旁,目光從兩人身上劃過,面露淡然笑意。

「草民黃飛虎,賈復,拜見皇上!」

「兩位將軍莫要多禮,快快平身!」

「項王,到底發生何事,讓爾等在軍營重地,如此大打出手?」

楚帝手臂虛扶示意黃飛虎和賈復平身,回身向背後項羽看去,不怒自威,雄渾的詢問聲響起。

「陛下,兩位將軍和狂人熊四小摩擦,不過已經解決,某隻是想和黃將軍切磋一番。」

「陛下,大軍都已出城,某麾下二十萬軍卻駐紮在獸武城內,這算時間某都快閑出病來,還望陛下命羽帶兵前往沙場,什麼地方都可以,只要可以戰場殺敵。」

「看來朕的確要給項王找點事做了,二十萬大軍不能一直這樣閑置著。」

「眼下城內只有比蒙王所部尚未離開,項王就隨比蒙王,秦瓊,尉遲恭一起前往玄天城,與岳飛,冉閔合力擊退秦軍!」

楚帝腦海中思緒飛轉,項羽雖未正式歸順於楚國,但從眼下情況來看,他已經將自己視為楚軍的一份子。

如此正合楚帝心意,項羽麾下的二十萬霸王軍,都是久經沙場的驍勇士卒,有他們加入戰局,大秦敵軍休想討到任何好處。

「謝陛下信任,某即刻就傳令大軍,擇日與比蒙王一起前往玄天城!」

將項羽安排之後,楚帝回身注視著黃飛虎,賈復兩人,道:「兩位將軍神勇無匹,且有勇有謀,朕這就下令兵部招募新軍由二位將軍統領。」

「黃飛虎上前聽封,封你為武成王,負責新軍的訓練和統帥!」

「賈復上前聽封,封你為銀戟先鋒將軍,與黃飛虎一起訓練新軍。」

「所需的丹藥,裝備兵器,全部前往科學院內領取,半年時間內,必須為朕打造一支鐵血之軍,不知兩位將軍有沒有信心。」

話音響起。

黃飛虎,賈復紛紛跪地謝恩,雄渾堅定聲回蕩在軍營上空。

裴元慶突然稟拳施禮,毛遂自薦道:「陛下,末將願意隨武成王一起訓練新軍,還望陛下允許。」

「准了!」

「接下來時間裡,你們三人負責新軍的選拔,之後如何訓練,朕絕不過問,半年後,朕只看成果。」

「小桂子,帶武成王三人前去尋找奉孝,剩下的事情由他去安排!」

雄渾之聲傳開,楚帝折身向軍營外走去,李元霸上前沖著項羽憨笑一聲,疾步追了上去。

楚帝,李元霸兩人縱馬離開軍營,黃飛虎,裴元慶,賈復三人緊隨小桂子前往郭嘉行府中,看著眾人離開軍營,熊四憤憤不平道:

「大帥,這就隨隨便便封王了,楚帝是不是太草率了。」

「草率?」

「熊四,這樣的話以後本王不想再聽到,黃飛虎實力不在本王之下,這樣的人才,楚帝封他為王,沒有絲毫不妥,這叫知人善用,要是你有他的實力和謀略,楚帝一樣封你為王。」

「你在他手下不是連三個回合都沒有撐過去,楚帝封他為武成王足以表明非常器重他,楚帝的馭人之術早已掌握的爐火純青。從來都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用不了多久,黃飛虎和賈復絕對名揚天下。」

項羽早有臣服楚帝之意,可又不知道如何開口,他想帶兵抵達前線就是為了建功立業,為楚國開疆擴土,到時候一切水到渠成,麾下二十萬大軍就真正成為楚軍,不再是無家可歸的孤軍。

黃飛虎,賈復,裴元慶的出現,讓他危機感愈發強烈,顯然楚國從來就不缺少驍勇神將,他要是再無功績,怕楚帝徹底將他遺忘。

「鍾離眜,章邯,熊四,英布,項莊,此番前往玄天城是爾等建功立業的最好機會,楚帝賞罰分明,只要爾等立下赫赫戰功,本王相信楚帝絕不會虧待你們,到時封侯拜將,名流千古。」

眼下的楚國依然是名動天下的帝國,只要一場戰役中嶄露頭角就會名動天下,眾將士紛紛頷首,縱聲如雷。

「我等緊隨項王,一起沙場殺敵!」

這段時間在獸皇城,鍾離眜,章邯,英布等人和楚軍諸將都有接觸,他們非常羨慕楚軍之間的默契和信任,他們跟隨項羽只是戰龍帝國將領,現在戰龍都被楚國吞併,他們歷經千難萬險,一直在奔波的路上。

只有來到楚國才有了一絲歸屬感,至少楚帝從未另眼相待,凡是楚軍擁有的,他們一樣都會有,年節的封賞,賜宴一樣都沒有少了他們。

這一切都他們在戰龍帝國都是不曾享受過的,項羽也只是因為一場戰役的失敗,就淪為帝國叛徒,要不是楚帝多次出兵相救,他們已經馬革裹屍,埋骨他鄉了。

所以,鍾離眜,章邯,英布,熊四幾人也一直等項羽帶他們臣服楚國,眼下項羽之言,他們知道這才前往玄天城將會是二十萬大軍真正入楚的機會。

項羽下令眾人在軍營內等候,他隻身一人前往比蒙王府商榷揮軍玄天城之事。

…………….

時間飛逝,轉眼一個月時間過去了。

獸皇城內前所未有的平靜,楚帝這一個月過的悠閑無比,每日早朝結束,將奏摺批閱,之後多半時間都在陪伴眾女。

這一個月內,黃飛虎,賈復,裴元慶,李元霸四人招募新兵十萬眾,他們將募兵面向整個楚國,十萬新軍經歷了層層篩選,皆是擁有修為之人。

同時,楚帝將范蠡交給他的九幻城終於研究透徹,下令小桂子將他繪製的九幻城圖紙送給姜尚,張良,劉伯溫,諸葛亮四人,讓他們結合九幻城以及他們的構思,修築四方都護府。 第二天一早,傅焱他們就整裝待發。傅焱臨走之前,就分發了符紙。特別是雷符,她反覆叮囑,雷符威力巨大,一定要顧著自己的安全。

大家出門的時候,賀家派車把人送到了太平山下。賀先生和豪叔也一起來了,他們好幾天之前,就接到了風水師協會的請帖,請他們來觀戰。所以於站長和白墨宸幾人,也跟著去觀摩了。

到了山下,擺著很多花籃,還有不少人來觀摩。港島數得上名字的富豪,家裡都來了人。何家和王家,來的都是管事的家主。

大家紛紛入座,賀先生和豪叔也找到了位置,身邊坐著的正是何家家主何有禮。倆人互相寒暄,做足了面子。傅焱他們也都是有座位的,儀式還未開始,因為

國人還沒來。

傅焱看了一眼,心裡冷笑,這是來盯著點,等陣法成了,好瓜分好處。他們是別想了,今天沈懷恩一系的人,只能是鎩羽而歸。

風水師協會,需要舉行一個小小的儀式。畢竟這是第一屆交流會,大家遠道而來,面子上還是要做足。也顯得十分重視,連港督也會派人來參加。

港島風水師協會的人已經到了,悉數坐到了東道主的位置。這次沈懷恩沒有躲閃,他也出現在現場,並且大大咧咧的坐在風水師協會的位子上,還是比較中心的位置。

之前不了解的人,都在竊竊私語,討論沈懷恩的事情。

「哎,我聽說,新義會被洪幫吞掉了。今天豪叔和沈懷恩都來了,看來我們有好戲看了。」

「切,地盤和人都被人家吞了,他怎麼坐在風水師協會的位置?難道他也是玄門中人?」

「你沒看報紙嗎?他是馬大師的義父,估計馬大師一身的本事,就是他教的。」

「那我們可要瞪大雙眼,仔細看看這一局!」

看到傅焱一行人到了之後,沈懷恩毫不掩飾自己的目光。只是在看到譚老的時候,目光閃了閃。

不多時他就收回了目光。沈懷恩終究是心裡不自在的,這還是時隔多年,師徒倆的第一次相見。

「傅焱,那邊第三個,坐著的人,就是那個孽徒!」譚老一看到馬文柏,新仇舊恨一起湧上了心頭。幾乎是一眼,他就把他認出來了。他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手刃仇人!

「譚爺爺,稍安勿躁。我們今天就是來收拾他的,或早或晚就是今天了。」傅焱趕緊安撫譚老,這會兒萬不可衝動,好戲還在後邊。

安撫完譚老,傅焱抬頭看場地的時候,在會場的某個角落,她猛然看到,人群中有個人,長相身材都像自己爹。

傅焱轉頭,仔細打量了一下,年紀五十多歲,花白的頭髮,一身西服革履,手裡還有一根拐杖。

那個人,現在正坐在何有禮的身邊。這人是誰?怎麼跟爹爹如此相像?只是離得有點遠,那人轉頭跟旁邊的人說話,看不太清楚。

「傅焱,白墨宸在叫你。」木易安碰了碰傅焱,示意她看那邊。

「哦,那我過去一下,你們稍坐。」傅焱看到了白墨宸在向她招手。

傅焱借著找白墨宸的功夫,仔細看了看那人。剛才遠看身形很像,五官模糊,這會子離得近了,再仔細看看,卻不是很像了。

白墨宸叫她過來,是想告訴傅焱,他剛才恰巧看到馬三元站起來,坐下到時候,腰裡鼓鼓囊囊的,竟是別著一個手雷。這才給傅焱提個醒。

手雷嗎?傅焱表示知道了,轉頭跟他耳語了幾句,讓他打聽一下,那人的身份。幾句話之後,傅焱就往回走去,一邊走一邊用天眼,觀察起馬三元。

看了一眼,傅焱收回了視線,不只是他,沈懷恩的身上,也有一個手雷。這是打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思?

傅焱冷笑,那就看看是這熱武器厲害,還是自己的雷符厲害了!她快速走了幾步,走回了自己的位置,還沒等傅焱坐好,只聽到會場一陣騷動。

大家都回頭看去,原來是

國人姍姍來遲。讓大家驚呼的是,他們六個人,每個人都穿了一身的和服。其中大家以為是花瓶的那個女孩,站在c位。

傅焱眼光閃了閃,這些

國人,果然在扮豬吃老虎,這個花瓶才是團隊中拿事兒的。不光是她看出來了,港島風水師協會的各位老爺子,也看出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小河奈惠子不是來看熱鬧的嗎?怎麼這意思,好像她才是主角?」王大師還是來了,雖然他沒再幫沈懷恩和馬三元布陣,但是今天守陣是有他的。

他可以不賣沈懷恩的面子,風水師協會這邊,他還是要顧及的。再說了,沈懷恩的新義會已經被洪幫吞了,自己也不用再怕他了。

「恐怕這些

國人,一直在迷惑我們。奈惠子才是他們當中,最厲害的那一個。」

港島七星中,成名最早的庄辛庄老爺子。看到這樣子之後,說出了自己推測。

「這確實是,

國人慣會裝模作樣。沒關係,我們有馬大師和沈先生。「鄭大師也是馬三元的擁躉,只是實力實在拉胯,還不被馬三元放到眼裡。

沈懷恩早已得到了風水師協會的認可,他一直對外保密。但是對於他的身份,這幾位創始人,是知道的。

「英雄出少年啊!我們這些人,都打不動了。小馬啊。今天你是主力軍,準備的怎麼樣了?」庄老今年只有六十多歲,為人比較淡然。並不是他說的,自己打不動了。

「庄先生謬讚了,為港島的玄學界出頭,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您老放心,我都準備好了。」馬三元嘴上說的輕巧,他的臉色告訴大家,他並不好。

「年輕人,還是要注意身體,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嗎!」身邊另一位周老爺子,一向看不慣馬三元,自然也沒好話。

馬三元沒有回嘴,他知道這都是無謂的爭端。不多時,主持人就來詢問,是否開始,人都到齊了。

馬三元還是會長,他點點頭。主持人正式開始簡短的儀式。 教室里的光線越來越暗,懸浮的蠟燭灑下的光線已經無法驅散黑暗,就像艾達眼中的斯內普,他的路已經走到了盡頭。

這間教室經歷過很多任黑魔法防禦術教師,也見證了纏繞在這個職位的詛咒。

有像班尼迪克·福利那般悲催的,三天一小災,五天一大難;有像奇洛、洛哈特那樣的,平時被學生處處刁難,期末時詛咒一波給他帶走;也有像萊姆斯·盧平那樣的,平時看不出詛咒的威力,也受學生愛戴,卻因種種特殊情況無法留任。

艾達坐在自己以前常做的位置上,沒有其他學生在旁,也沒有教授講課的聲音,火燭投下的微光讓她的身影顯得有幾分孤寂。

啪!

艾達打了一個響指,一團熒光出現在她的指尖,脫手之後越飄越高,光團也逐漸變成預言球那般大小,散發着瑩瑩之光,柔和、美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