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巨龍和白銀比蒙快要忍不住動手之際,貝琳達的聲音忽從一旁傳來,道:「都住手!」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旋即,只見一道碧綠的光圈從空中籠罩下來。巨龍和白銀比蒙的身子沐浴在這自然安靜的光芒下,自身憤怒氣息竟是一時消退了不少,雙方很快都冷靜了下來,氣氛也沒先前那麼緊張了,同時吃驚的轉頭望去,一眼就看見到了騎著利爪德魯伊走過來的貝琳達。

「是精靈。」三頭白銀比蒙互視一眼,顯然也很驚訝。

貝琳達走到巨龍身邊,目光驚疑不定的打量著身前這三頭白銀比蒙,最後盯著丹尼,問道:「你們來這裡幹什麼?要是想破壞婚禮氣氛的話,我勸你們還是離開吧。」

丹尼搖頭道:「木白是我最好的兄弟,我怎麼會破壞他的婚禮,這都是一場誤會。」

一旁,那些營帳壓下心中的吃驚,說道:「你說你是木白大人的兄弟,有什麼能證明的?」

「我可以證明。」

忽然,只聽奧古斯丁的聲音從城門內傳來,只見他邁著大步,很快就走到了丹尼身前。

奧古斯丁朝丹尼點了點頭道:「這裡是我負責,現在沒什麼事兒了,快進城吧。」

丹尼笑著點頭道:「謝謝你了。」

奧古斯丁憨笑道:「你是大哥的兄弟,當然也是我大哥。」

那營長和眾位士兵一聽奧古斯丁發話了,當時也不敢阻攔,便讓開了去路。

丹尼瞪了一眼身前那三名白銀比蒙道:「還愣著幹什麼,快進去吧。」

「是。」 三名白銀比蒙聞言,變成了人類的樣子,拉著雙輪木車,在眾人驚訝的注視下,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城門內。

那些巨龍個個都是心理暗鬆口氣,也是變身為人類的樣子,將腳前那裝得滿滿財寶的袋子背在肩上,大搖大擺的邁步朝城門走去。

一場驚險的危機總算就此化解,迪拉帶著身後的精靈護衛走了過來,她笑嘻嘻的望著奧古斯丁,問道:「木白哥哥在哪兒?」

奧古斯丁笑道:「跟我走吧,我帶你們去見大哥。」

迪拉興奮地一點頭,和貝琳達一起,跟在奧古斯丁身後進入了城中。

……

木白的府邸四周,已經被大批士兵嚴格的保護起來,普通的平民是無法參加這場婚禮了,因為空間有限,府邸中容納不下那麼多人,只能遠遠站在街道兩旁湊熱鬧。

府邸大門,那門口都快被人踏破了,裝飾豪華的大廳內,那些受到邀請的王公貴族,此時都齊聚在這裡,坐在大桌前歡快的交談,數十名侍者來回穿梭在人群中,忙著接待眾人。

「神聖帝國大公爵,黛尼爾。」

「瑪雅帝國親王,德林殿下。」

「天龍帝國侯爵,厄布林大人……」

每當有來賓進入大廳內,便有侍者高聲念出他們的名字,同時負責接受他們送來的禮物。

「人還真是多啊。」

三樓的長廊上,穿著一身得體緊身白袍的木白此時低頭朝下方的大廳望去,極是驚訝,不過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哈哈,兄弟啊,今天我可是沾了你的光。」火狼大笑著走了過來,他今天也裝扮得很高雅,一頭火紅長發整齊的束在腦後,穿著一身火紅色的袍子,走到了木白身邊,一手挽著他的肩膀。

木白微微一笑道:「都是兄弟,你在意這些幹什麼。」

火狼卻是露出幾分擔憂道:「兄弟,我看你回來以後,就沒怎麼高興過,是不是還在擔心三大家族的事情?你上次的應對辦法不是很好嗎,還擔心什麼?」 木白搖頭道:「是你想多了,我哪兒有什麼不高興的,不提這些掃興的事兒了。」

火狼點了點頭,目光在人群中搜尋了一陣子,似乎在找什麼人,喃喃自語道:「丹尼那小子怎麼還沒來,這個時候還遲到啊。」

木白道:「再等等吧,人還沒到齊呢。」

正說話間,只見一名冷峻單薄的身影此時踏入了大廳內,木白見后,目光不覺凝起。

火狼興奮道:「無悔那傢伙也來了啊。」

劍無悔走入大廳后,沒有急著入座,抬頭望了一眼三樓處的長廊,一眼就瞧見了火狼和木白,朝他們微微一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但木白卻沒什麼好臉色。

火狼安慰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較勁幹什麼,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不要再想了。」

木白點了點頭,沒說什麼。

「獸人族黃……黃金比蒙……丹尼……。」

大廳外,一名負責接待的青年使者,聽了丹尼的介紹后,用那顫抖的聲音高聲說出了他的名字。

「獸人族也來了!」

「還是黃金比蒙啊!」

大廳內的眾人聞言,頓時一片嘩然,目光齊刷刷的盯著門口的方向。

只見丹尼帶著三名白銀比蒙,一臉坦然的走了進來。

三名比蒙手裡抬著一個巨大的用紅布遮掩的木箱,沒人知道那裡面是什麼。

「嘭!」

三名比蒙將木箱放在走道中央的位置,便下了腳步。

丹尼嘿嘿一笑,朝眾人朗聲說道:「今天是我的好兄弟木白和火狼的婚慶,作為兄弟,我沒有什麼珍貴的禮物送給他們,只能用這個來表示我的祝福。」

說完,便朝兩名白銀比蒙使了一個眼神。

眾人目光吃驚的望著那紅布掩蓋的木箱,這木箱被抬進來以後,整個大廳的氣溫都驟然降了下來。

火狼哈哈大笑道:「丹尼這傢伙真有意思啊,送的什麼禮物?」他似乎也很期待的樣子。

一名白銀比蒙掀開紅布后,雙手抱住那木箱,緩緩將它抬起,一股如煙般的寒霧頓時噴薄而出,露出了四個冰魄雕像。

PS:狀態依舊不是很好,這兩天發生的事情,想必各位讀者都已經聽說了一點,特別是對作者的創作打擊,是十分巨大的,我想這本書有可能會被迫提前結束,但我會儘力寫好結局的。 這冰魄雕像完全是按照木白和寒煙、火狼、瑪琳四人的身高和樣貌雕刻的,栩栩如生,晶瑩剔透,四人臉上都掛著一絲淺笑,相互依偎,目光凝望前方,看起來完美極了,在頭頂燈光的照耀下,散發出一陣朦朧的乳白光芒。

「啊,是冰雕,好完美的雕像啊。」

「真是厲害,這一定是萬年冰魄雕刻的吧,永遠都不會融化啊。」

大廳內的眾人見到這四具雕像后,臉色吃驚極了。

木白見了那冰雕,不禁一笑道:「丹尼那傢伙真是有心思啊,這因該是他親手雕刻的吧。」

火狼嘖嘖讚歎道:「不錯、不錯,我也很喜歡,一定要放在家裡珍藏。」

木白笑道:「時候也差不多了吧,準備下去吧。」

火狼點了點頭道:「我去把她們叫過來。」說著,他便轉身進入了身後的大廳中。

……

「好多人。」

迪拉和貝琳達一起進大廳內,見到眼前如此多人,迪拉一臉吃驚,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熱鬧的場景。

身前的奧古斯丁笑道:「能坐在這裡的人,在大路上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當然熱鬧啦。」

迪拉和貝琳達的到來,也吸引了不少青年貴族的注意,雙目放光,直勾勾的盯在迪拉胸前那兩團玲瓏有致的雙峰上。

迪拉心裡也不知道為什麼,很厭惡別人這樣望著自己,下意識的躲在貝琳達身後,目光在場中眾人身上搜尋一陣,並未見到木白的身影,倒是發現了前方走道上擺放在那裡的四副冰魄雕像。

「啊,那是木白哥哥的雕像,就和真人一樣,是誰做的?」迪拉驚訝道。

這臨時布置的禮堂在大廳內,要說最引人注目的,無疑是丹尼送來的冰魄雕像了,凡事走入大廳的人,幾乎是一眼就被那栩栩如生的雕像所吸引,但此時迪拉進來以後,她無疑成了全場亮點。

奧古斯丁望著雕像旁的丹尼和三名白銀比蒙,心裡頓時明白了,是他們送給木白的禮物,嘴角掛著一絲笑意,指著丹尼對迪拉說道:「你認識他嗎?」 「丹尼?」迪拉語氣驚疑不定的叫了一聲。雖然丹尼的樣貌和當初在學院時已經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但迪拉對他的記憶還是很深刻的,畢竟是木白最好的兄弟之一,當初木白為了救他的時候,差點兒就命喪在龍星騎將的長槍之下。

「咿?」

丹尼隱約聽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不禁疑惑的會轉過頭,一眼就望見了迪拉那麗質身影,感覺有幾分熟悉,當他瞅見迪拉那兩隻尖尖地耳朵時,內心頓時恍悟,高興的朝她招手道「迪拉,是你嗎?」

迪拉輕輕一點頭,旋即笑嘻嘻的朝丹尼身邊走去,奧古斯丁和貝琳達見狀,也都跟了上去。

走到丹尼身邊,迪拉慌忙問道:「丹尼,你看到木白哥哥了嗎?」

丹尼搖頭道:「那傢伙還沒下來吧,我們先去找個地方坐著,等會兒就可以看到他了。」

「那好吧。」迪拉點點頭,和丹尼一起朝劍無悔所在的一個無人角落走去,那裡只有他一人坐在那裡,也不與人打招呼,倒是顯得很清冷。……

禮堂內的眾人等待了不久,這次受邀來參加婚禮的人也都陸續到齊了,紛紛在期待的等等候著。

盤旋的樓梯上,忽然,只見木白挽著一襲雪白弔帶婚紗的寒煙,一起緩緩踏步走了下來,隨後是火狼和馬琳兩人跟在身後走了下來。

今天的寒煙,身上除了一襲婚紗外,沒有任何豪華的裝飾,髮髻整齊的盤在腦後,玉臉抹著一層淡粉,在燈光照耀下,隱隱散發著瑩潤光澤,一身高貴氣質自然流露,更顯樸素典雅,或許是由於緊張,她一直是低著頭,臉頰一片緋紅,一手捧著鮮花,另一隻手緊緊依偎在木白身旁。

而她身後的馬琳,則是比較華麗,穿著宮廷式低胸紗裙,裙擺上綉著繁雜的手工繡花,一頭黑髮如波浪般捲起,披散在肩,臉上掛著美滿的笑容,和火狼並肩走在一起。

總裁霸愛:欺上八億新娘 「木白大人和火狼城主!」

「他們的新娘都好漂亮啊。」

「真是羨慕她們,能夠嫁給這樣的男人以後肯定很幸福。」 大廳一片嘩然,旋即紛紛站起身,響起一陣如潮般的掌聲。

「是木白哥哥!」

迪拉起身的那刻,當她見到木白和寒煙兩人那幸福親昵的樣子時,眼眶頓時濕潤了,心頭有祝福,亦是酸酸的苦澀,如果他身邊那個人能夠是自己那該都多好啊,這樣自己就可以一輩子陪在木白哥哥身邊。

一名穿著紳士禮服,脖上圍著一條長長紅巾的年邁牧師,此時早已靜靜站在聖壇上等候了。這名牧師胡發雪白,面容倒是較為慈和,他雙手捧著一本聖經,清澈的目光靜靜望著走來的木白等人,臉上掛著一絲溫和笑意。他是神聖帝國光明聖殿的四大紅衣大教主之一,巴德曼,如果不是看在木白的面子,他也不可能親自出面給木白主持婚禮,這可是王室都無法享受的待遇,畢竟紅衣大教主的地位比國王要高得多,而且他還是一名帝級高手。

木白四人一起緩緩走到巴德曼身前,朝他微微點頭致意。

巴德曼滿臉微笑的向眾人說道:「今天我們相聚在一起,對這四個年輕人來說,他們的婚禮,意味著靈魂的誕生,讓我們共同見證這一神聖時刻,下面請全場保持肅靜。」

眾人聞言,掌聲漸止,大廳很快就恢復了安靜。、

巴德曼的目光旋即在木白和寒煙、火狼、馬琳四人身上掃視了一眼,微笑道:「現在我分別要問你們幾人一個很長的問題,請聽完后才回答。」

「木白,你是否願意娶寒煙小姐為妻,按照聖經的教訓與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結為一體,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她,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她,直到離開世界?」

「火狼,你是否願意娶馬琳小姐為妻,按照聖經的教訓與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結為一體,愛她、安慰她、尊重她、保護她,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她,直到離開世界?」

木白聞言,和寒煙目光相對剎那,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亦和火狼一起同時回答道:「我願意。」

隨後,巴德曼又按照教廷的儀式,繼續提問了兩個問題,直到木白幾人都回答『我願意』的時候,整個主持儀式也進入了最後的尾聲階段。

————————————————————————————————————

有些讀者不明白,我再解釋一下。69書吧至今都沒結算七月的稿費,現在都11月了,讓作者怎麼生活?怎麼去堅持創作?都快餓死了。個別作者甚至連六月的都沒有,我想是個人都無法忍受的吧,本來是不想說的,更可怕的是,七月稿費比平時少了一半,沒有任何原因,就這麼被扣掉了,大部分作者的情況都和我一樣,所以他們才會聯合起來斷更抗議。不管怎麼樣,這本書我會堅持寫完,或許寫完以後會離開69書吧原創去寫新書,到時候只希望大家還能一如既往的支持我。

另外,5群滿了,6群還有少量幾十個名額,:184023480。 全場眾人的神情都緊繃了起來。

「在婚約即將締成時,如果在場各位沒有任何反對他們結合的事實,請你們永遠緘默。」巴德曼很嚴肅向在場眾人提問道。

這是最後一句提問,結束后,就是互換結婚戒指了,然後他會對木白四人進行祝福。

「我……」

坐在大廳角落裡的迪拉,此刻幾乎無法抑鬱內心的苦悶,眼角淚已成線,當時忍不住了,掀開頭上的帽子,便從椅子上站起了身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