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吝嗇摳心中納悶的時候,不經意間注意到門上就好像是被一層水幕覆蓋上了一樣,飄飄忽忽,模模糊糊的。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這正是杜磊用自家的本事在門口部下的小陣,這個小陣倒沒有什麼特別的厲害,就是隔音效果極佳,陣外之人是萬萬聽到不陣裏面之人講的任何的話的。

做好了一切,杜磊將手裏面的攝像機放了下來,正對着跪在地上的吝嗇摳。

“現在這屋裏面只有我們三個人,而我們三個人說的話也只有我們能夠聽到,外面的人是萬萬聽不到的,我問你什麼你必須老實回答,要不然有什麼後果應該不用我說了吧?”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吝嗇摳不住的點頭。

“我知道••••••我知道••••••杜大老闆儘管說••••••••••••”

“趙二彪在哪裏?” 一聽到杜磊這樣說話,吝嗇摳心裏面瞬間放鬆了下來,心中暗暗想道:“原來是找趙二彪的呀!還好個跟我沒有什麼關係!”

不過,包裹在被子裏面的林菅心中卻是巨震,暗道自己被發現了。

就在吝嗇摳遲疑的瞬間,杜磊又大聲的對着吝嗇摳吼道:“我問你趙二彪在哪裏了?”

聽到杜磊這樣大聲的對着自己吼道,吝嗇摳趕快對着杜磊說道:“趙二彪呀!趙二彪剛剛就離開了,現在我也不知道在哪裏,應該實在家裏了吧!”

聽到吝嗇摳說趙二彪早早的便離開了,杜磊吃了一驚,對着吝嗇摳說道:“什麼?你說趙二彪離開了?”

見杜磊一提到趙二彪便咬牙切齒的,吝嗇摳心中暗暗想着這件事和自己的關係不大,故而想要趕快和自己撇清關係。

吝嗇摳看着杜磊嘿嘿的笑了笑,然後對着杜磊說道:“是呀!杜老闆,趙二彪剛剛只是有點事兒正好在這裏,辦完事兒他就離開了,你還是卻他家裏找一找他吧!”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杜磊惡狠狠的瞪了吝嗇摳一眼,然後自言自語的說道:“不應該呀!白白送上門來的肥肉趙二彪不應該不要呀!?”

聽到杜磊小聲的說着什麼,吝嗇摳嘿嘿一笑,然後對着杜磊問道:“杜老闆,你說什麼?”

杜磊看着吝嗇摳惡狠狠的說道:“我說白讓趙二彪玩林菅這個小騷貨,他竟然不玩!真是奇怪!”

一聽到杜磊說到了林菅兩個子,吝嗇摳腦門上的汗瞬間便流了下來,心中暗暗想道:“看起來這裏面的水很深呀!?”

雖然是這樣,吝嗇摳還是對着抱着一絲僥倖的心理對着杜磊問道:“杜老闆,你真會開玩笑,林菅是大明星,怎麼可能在這裏出現?哈哈••••••哈哈••••••”

見吝嗇摳還不承認,杜磊冷笑一聲,沒有說什麼,心中還在暗暗想着趙二彪爲什麼藥離開,想着是不是自己走漏了風聲。

就在吝嗇摳不知所措,杜磊暗暗思考的時候,被子裏面的林菅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心中暗暗想着:“反正自己已經暴露了!與其等着被揭穿還不如先發制人!”

心中一這樣想,林菅便左扭扭右動動,從被子裏面鑽了出來。

一見到林菅鑽了出來,吝嗇摳趕快對着林菅小聲的說道:“你趕快回去,現在的事情好像很複雜••••••”

吝嗇摳的一句話還沒有說完,林菅便忽然來了情緒,哭着喊着從被子裏面鑽了出來。

林菅剛剛和吝嗇摳乾柴烈火的時候,渾身上下僅剩的遮羞布也被吝嗇摳給扯掉了,如今是渾身上下一絲不掛了。

一絲不掛的林菅從被子裏面鑽了出來便赤身裸體的朝着杜磊跑了過去,一邊跑一邊對着杜磊哭訴:“親愛的,你要爲我做主呀!我沒臉活了!那個趙二彪和這個死胖子想要••••••想要••••••玷污我••••••嗚嗚••••••”

就在林菅喊杜磊親愛的的時候,吝嗇摳的心裏面就好像是有千萬只螞蟻撕咬着一樣,心裏面別提多難受了,同時,吝嗇摳也提早的給自己下了定論。

今天,想要安安全全的走出這道門看來是沒有那麼容易了。

不過,轉念一想,林菅剛剛對着杜磊的說辭實在是太不靠譜了,也暗道林菅這個女人轉變的實在是太快了,震驚之餘,心中暗暗地想着對自己有利的說辭。

一見到林菅赤身裸體的朝着自己悲悲切切的跑了過來,杜磊並沒有太憐憫,而是在林菅將要撲在自己身上的瞬間對着林菅呵斥說道:“站下!就在那裏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讓攝像機照到你!”

杜磊見林菅赤身裸體的第一反應竟然不是叫她先穿上衣服,而是叮囑她不要出了攝像機的鏡頭,單單憑這一點就知道杜磊對於林菅只是玩玩而已,而今天前來捉姦也不是爲了出氣,確確實實是爲了找一個藉口收拾雷門的趙二彪。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林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後再重新回到鏡頭裏面之前拿了一牀被子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看着坐在地上的林菅,杜磊對着林菅呵斥問道:“你說說這一切都是怎麼回事吧?”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林菅趕快將自己剛剛編好的說辭說了出來。

林菅一邊哭着一邊對着杜磊說道:“親愛的,是這樣的,今天晚上趙二彪找我出來說要和我繼續合作,請我去商演,約在這裏商量具體細節,可是,剛剛一進到這裏,趙二彪便開始讓我陪他喝酒,你也知道,我是從來不喝酒的,我自然是拒絕的,可是,趙二彪勸酒之情太盛,另外我也想促成這次商演,自己掙點錢,不成爲你的負擔便勉強答應了,可是,就在我們••••••”

杜磊此時自然是識破林菅的花花言語的,不耐煩的對着林菅說道:“說重點!說重點!別TM囉囉嗦嗦的!”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林菅稍稍想了想,然後忽的哭的聲音更大了,一邊朝着杜磊挪了過去一邊對着杜磊說道:“萬萬••••••萬萬沒想到••••••沒想到趙二彪竟然往酒裏面下了••••••春••••••**••••••”

杜磊不知道林菅說的是不是真話,可是,一聽到林菅這樣說,對趙二彪十分的不利便心中暗爽,催促着林菅繼續說下去。

“趙二彪把我灌醉,而且還給我下了**,強迫我和他發生關係,可是,我可不是一個隨隨便便的女孩兒,殊死抵抗,最後,趙二彪被我的殊死抵抗給擾的不耐煩了便離開了,離開的時候還給我灌了不少的**•••••嗚嗚••••••我好委屈••••••沒臉見人了••••••嗚嗚••••••”林菅如泣如訴的對着杜磊說着。

此時,林菅的演技絕對是事業生涯的巔峯,要是奧斯卡評委會在這裏的話,一定會給林菅頒發一個大獎。

杜磊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對着林菅厲聲呵斥說道:“然後呢?”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林菅滿臉委屈的想了想,然後對着杜磊說道:“趙二彪擾於我的抵抗便離開了,我被灌了那麼多藥和酒,渾身難受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之後的事情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聽到林菅這樣說話,杜磊看了看坐在門口的吝嗇摳,然後對着林菅問道:“他是怎麼回事?我進來的時候你們兩個也玩的很進行嘛!”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林菅趕快對着杜磊解釋說道:“親愛的,不是這樣的,我是剛剛醒過來的,我一醒來便聽到了你的聲音,而一聽到你的聲音我覺得心裏面踏實的很,覺得我的天出現了,所以便走了過來!”

林菅說起話來感情真摯,頭頭是道,情真意切。

聽到林菅這樣說話,杜磊朝着林菅擺了擺手,然後林菅說道:“你先到一邊去吧!”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林菅自然是乖乖的裹着被子來到了一邊。

杜磊見林菅離開了便對着門口滿臉愁容的吝嗇摳勾了勾手指,示意吝嗇摳過來。

吝嗇摳見杜磊這樣,自然是乖乖的來到了杜磊的面前,而剛剛一來到杜磊的面前,杜磊便厲聲的呵斥吝嗇摳說道:“呆在林菅剛剛的位置上!”

吝嗇摳剛剛來到剛剛林菅的位置上便對着杜磊嘿嘿的說道:“杜老闆,你聽我說,你肯定是誤會了,我和嫂子是清清白白的,我們兩個人什麼事兒也沒有••••••”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杜磊冷笑一聲,然後對着吝嗇摳說道:“先說說林菅一醒過來,你就趴在她的身上是怎麼兒吧?”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吝嗇摳趕快對着杜磊解釋說道:“杜大老闆,剛剛你進來的時候確實是誤會,我剛剛是不小心的倒在了林大小姐的身上,腳下一滑而已••••••”

聽到林菅剛剛的話,吝嗇摳也在心裏面暗暗地爲自己編了一套說辭,畢竟現在是大難臨頭,只能夠自保了。

聽到吝嗇摳這樣滑稽的解釋,杜磊哈哈一聲冷笑,然後反問吝嗇摳說道:“你摔了一跤把身上的衣服都給摔掉了?真是稀奇!哈哈••••••”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吝嗇摳頭上立刻便滿是細汗。

見吝嗇摳還要再說什麼,杜磊心裏面一橫,對着吝嗇摳惡狠狠的說道:“說實話!要是不說實話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杜磊的話音剛落,吝嗇摳便覺得眼前一陣恍惚,一陣風聲,然後便聽得身後的牆上一陣刺耳的吱吱聲,等到吝嗇摳滿臉驚恐的回頭看過去的時候,驚異的發現牆上多了幾道很深的刀砍一般的印記。

一見到這樣,吝嗇摳言語顫抖着對着杜磊說道:“杜大老闆••••••你別•••••你別生氣•••••別生氣•••••我說••••••我說••••••我全都說••••••你別生氣••••••”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杜磊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然後對着吝嗇摳冷冷的說道:“那就說說吧!”

“這一切都是趙二彪逼迫我乾的!都怨趙二彪!” 一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杜磊嘴角冷笑一聲,然後對着吝嗇摳繼續說道:“繼續說下去!”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吝嗇摳眼珠一轉,然後杜磊說道:“杜大老闆,這都是趙二彪逼迫我乾的,我真是不是有意的,跟我沒關係的,這一切都怨趙二彪!”

聽見吝嗇摳這樣說話,一旁哭哭啼啼的林菅心中也是暗笑說道:“趙二彪呀,趙二彪,讓你剛剛那樣對我,現在可有你好受的了!”

吝嗇摳想了想,繼續對着杜磊說道:“事情是這樣的,趙二彪曾經在我的手下工作,在從我這裏離職的時候,欠了我很大一筆錢,本來最近我是着急找趙二彪要這筆錢的,可是,趙二彪就是不給,各種藉口••••••”

聽到吝嗇摳說着這些有的沒的,杜磊不耐煩的對着吝嗇摳呵斥說道:“說重點!”

聽見杜磊這樣的呵斥,吝嗇摳渾身一激靈,然後唯唯諾諾的對着杜磊說道:“昨天我去找趙二彪還錢的時候,吝嗇摳忽然說可以以其他的方式還我的錢!”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杜磊看了看吝嗇摳又看了看一旁哭哭啼啼的林菅說道:“趙二彪說的是以色抵債吧?”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吝嗇摳猛的的狂點着頭,一邊點頭一邊對着杜磊拍馬屁說道:“杜大老闆果然不是一般人,就是聰明,實在是太聰明瞭••••••哈哈••••••佩服••••••佩服••••••”

杜磊看着吝嗇摳冷冷的說道:“趙二彪說幫着你“睡”林菅,然後你就同意了?”

一聽到杜磊這樣問自己,吝嗇摳又是渾身冷汗,然後支支吾吾的對着杜磊說道:“杜••••••杜大老闆••••••我並不知道那是••••••其實••••••其實我也是有苦衷的••••••”

杜磊似乎很有耐心,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對着吝嗇摳說道:“那你就說說你有什麼苦衷?”

吝嗇摳已經在心裏面想好了一套說辭,所以,一聽到杜磊這樣問自己,吝嗇摳趕快對着杜磊說道:“杜大老闆,你們都是本事高強的人••••••”

說這話時,吝嗇摳下意識的朝着被杜磊施了小陣的門。

“我們是普通人,不同於你們,你們要想弄死我們實在是易如反掌,我們也不敢和你們作對!”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杜磊點了點頭,想是很受用。

見杜磊這樣,吝嗇摳語氣一轉,然後對着杜磊說道:“趙二彪也是有本事的人,而且本事還不小,可是,他卻並不像你這樣與人爲善,總是拿自己本事高強的事情威脅我••••••”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的時候,杜磊的心裏面高興的很,因爲在五門中,利用本事來威脅普通人是很禁忌的事情,特別是在想要保衛世界像現在一樣正常運行的這一派別中,所以一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杜磊趕快對着吝嗇摳問道:“你倒是說說他怎麼利用本事威脅你了?”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吝嗇摳趕快急轉着眼珠,然後對着杜磊說道:“趙二彪的本事你也應該是知道的,他能夠憑空的放出雷來,他就是利用這個本事威迫我一定要和林菅發生關係,一次逃避還我的錢!”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杜磊心中暗暗地想道:“這都是什麼狗屁理由!還用武力逼迫你好林菅發生關係?!這到底是逼迫還是幫忙呀!?”

杜磊的心中雖然是對吝嗇摳這樣的藉口嗤之以鼻,不過,既然是對趙二彪不利的,杜磊表面上便願意相信。

可能是也感覺到了自己的這個理由實在是太沒有技術含量了,所以,稍稍猶豫了一下,吝嗇摳又對着杜磊說道:“杜大老闆,其實••••••其實••••••趙二彪對你好像••••••”

見吝嗇摳這樣說話,杜磊趕快對着吝嗇摳問道:“趙二彪對我怎麼樣?”

“我覺得趙二彪對你有意見,他讓我和林菅發生關係一定是想故意的讓你戴綠帽子!”吝嗇摳此時爲了自保,爲了讓杜磊把全部的注意力轉移到趙二彪的身上便開始胡說八道起來。

“趙二彪知道我和林菅的關係?”杜磊看着吝嗇摳問道。

吝嗇摳爲了保命,趕快對着杜磊說道:“知道!知道!他肯定知道的!他親口跟我說的!他知道的!”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杜磊朝着吝嗇摳問道:“即便是趙二彪逼迫你的,現在趙二彪不在這裏,你爲什麼還要騎在林菅的身上?”

聽到杜磊這樣問,吝嗇摳心中暗暗想着這事杜磊在質問自己,趕快對着杜磊苦苦說道:“杜大老闆,我真的不知道林菅是你的女朋友!我要是早知道林菅是你的女朋友的話,說什麼我也不會這樣的••••••“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杜磊朝着吝嗇摳吼道:“別說沒用的!誰說林菅是我的女朋友了!?你就說說你爲什麼在沒有趙二彪威迫的情況下還要和林菅發生關係?”

吝嗇摳渾身發抖的對着杜磊說道:“杜大老闆,其實,我也不想的,這也是趙二彪逼着我乾的!他說一會兒我回去的時候一定要把林菅的內衣內褲拿着,所以你纔看見了剛剛林菅赤身裸體的一幕的!你可千萬別誤會,這一切都是趙二彪搗的鬼!都是趙二彪搗的鬼!”

杜磊冷笑一聲,對着一旁的林菅說道:“看來趙二彪爲了你是煞費苦心呀!”

林菅並沒有用接杜磊的話,因爲,林菅此時心裏面想的完全是剛剛杜磊說自己不是他女朋友的話,林菅正在冥思苦想着這句話裏面的深刻含義。

見杜磊點了點頭,吝嗇摳暗道自己可能稍稍的安全了,爲了將這種安全鞏固一下,吝嗇摳對着杜磊繼續說道:“杜大老闆,你看這個,這個也是了趙二彪給我的!”

說話間,吝嗇摳便從口袋裏面掏出了一把車鑰匙。

杜磊一把奪過了車鑰匙,然後看着手裏面的車鑰匙對着吝嗇摳說道:“這是輛好車呀!呵呵••••••我還真就想不明白了!趙二彪讓你白白的上了林菅還送車給你!他腦袋是不是有毛病呀?”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吝嗇摳趕快對着杜磊解釋說道:“杜大老闆,你誤會了,事情是這樣的,這個車鑰匙確實是趙二彪給我的,他給我這把車鑰匙是爲了讓我在林菅抵抗的時候用來誘惑林菅的!可是,這就是一把車鑰匙,沒有車的!”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一旁的林菅愣了愣,因爲林菅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上了吝嗇摳的當,不過,這個時候,林菅也顧不上什麼上當不上當的了。

此時,屋子裏面的三個人心裏面都明白的很,可是,三個人都是揣着明白裝糊塗。

杜磊將手裏面的車鑰匙朝着吝嗇摳的臉上砸了過去,然後對着吝嗇摳說道:“你的表現很不錯,說的都是實話!”

“是實話!是實話!絕對的實話!絕對是實話!”

就在吝嗇摳說話的時候,杜磊已經將攝像機關上了。

剛剛一將攝像機關上,杜磊便對着吝嗇摳冷冷的說道:“不管怎麼樣!你今天是睡了林菅了,我是絕對••••••”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吝嗇摳心中暗叫不好,同時趕快對着杜磊解釋說道:“杜大老闆,這一切都是趙二彪逼我坐的,他是讓我帶着林菅的內衣回去!我不得不做呀!另外,我還沒有睡林菅你就進來了,我真的冤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