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城主身邊有四名九級戰將級別的侍衛,兩男兩女,面無表情,從不說話,只出手殺人,一出手,必殺人。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四名侍衛看少城主的臉色行事,但凡少城主突然收起笑意,眼中露出寒光,完了,肯定有人會死。

所以少城主臉上時常掛著笑意,目光安詳,語氣溫和。不然,會死人的。

少城主還喜歡觀賞盆栽。

自從極樂城有了少城主,每個月都有一場大型的盆栽展覽,所有人都可以帶上家中的盆栽去參展,不收取入場費。

所有參觀者都可以投一票,投給自己認為最具欣賞價值的盆栽。

每場展覽,按公眾投票統計結果,進行嘉獎。

例如,一萬盆盆栽參展,取獲得票數最高的一千盆,獎勵每一盆盆栽的主人,十枚下品靈晶,如果同一人有多盆盆栽,獎勵累加;取排名前百,獎勵每一盆盆栽的主人,一枚中品靈晶;取排名前十,獎勵每一盆盆栽的主人,一枚上品靈晶。

從而極樂城瞬間興起了盆栽風,可謂家家戶戶養盆栽。

以致大大提升了極樂城的綠化,可謂芬芳無處不在。

另外自從有了少城主,每月都有一場斗獸比賽。

不過並非打鬥,而是用二階魔獸參加賽跑。

城中心大廣場上,畫出環形賽道,斗獸比賽在此舉行。

每場比賽不限參賽獸數,先進行小組賽,決出小組第一,再進行第二輪小組賽,接著第三輪、第四輪……直到決出最後九獸,然後進行總決賽。

總決賽時,少城主才出場現身,並坐莊開設賭局。

賭局規則為,九獸對應一號到九號,賭幾號會取得第幾名。

比如,賭一號會得第五名,中了,賠率為一賠二十。

這種規則,聽上去似乎有空子鑽。

假如買一號獸,在第一名到第九名,各押一枚靈晶,賭本為九枚靈晶,結果肯定會中一個,按賠率,得二十枚靈晶,減去輸掉的八枚,到手二十一枚,減去賭本九枚,豈不穩贏十二枚?

不錯,是有空子鑽。

但也要有人敢鑽這個空子。

曾有人心存僥倖,相約八名熟人,加上自己本人,包一獸九個名次,結果很快,就被人匿名舉報。

舉報者獲得一枚上品靈晶獎勵。

主犯被當場打死。

從犯八人之中,但凡身為戰將者,打落級別到一級戰將之下,淪為普通人。如果本身為普通人,直接卸掉一隻胳膊,將卸下來的胳膊扔到海里餵魚。

執刑過程無痛感。

來不及眨一下眼睛,就被少城主身邊的侍衛,該打死的打死,該打落級別的打落,該卸下胳膊的卸下胳膊。

然後少城主還會賞給上好的療傷葯,讓少了一條胳膊的人,快點敷藥。

敷上去立馬見效,麻木不痛。

少城主之仁慈善良,宅心仁厚,天地可鑒,令人感動不已。

對於入圍決賽的九獸,按決賽所取得的名次,領取獎金。

獎金豐厚,令人羨慕。

第一名獎勵上品靈晶九枚,第二名獎勵上品靈晶八枚,以此類推,第九名,也能獲得一枚上品靈晶。

如此一來,每個月的斗獸比賽,堪稱極樂城第一盛事,可謂全民博彩,但凡家裡能拿出一枚下品靈晶的,都會去搏一搏,之中不乏有人一夜暴富。

如此一來,打鬥系列的賭獸,變得十分冷場,最後維持不下去,就此淪為歷史。

如此一來,整個魔族江南,興起育獸風,各大家族均有專人負責培育,奔跑速度出類拔萃的走獸。

後來少城主再發起一類比賽,釣魚比賽,獎勵也很豐厚。

於是極樂城釣魚愛好者突增,只要天氣好,海岸邊垂釣者無數。

釣魚,養盆栽,全民博彩,不知不覺,魔修戾氣漸漸被消除中。

還有更絕的。

少城主喜歡聽戲。

為此,少城主將極樂城最大的賭場改成戲院。

戲院本身沒有戲班子,全民都可以成立戲班子去表演。

如果那一場戲能感動觀眾,讓不少觀眾落淚的話,獎勵十分豐厚,至少以百位數的下品靈晶來發放獎勵,情到深處,獎勵上品靈晶也是常有之事。

如此一來,極樂城真的是樂了。

每天傍晚時分,街頭巷尾廣場上花園中,到處可見排練戲曲的班子。

並且還興起一種舞蹈,稱作露天舞,男女老少皆宜,自由參加,舞眾眾多,排列整齊,排場很大。

……

關於少城主的怪事、趣事,不勝枚舉。

總之一點,絕非隗隇和羋霞來此闖蕩短短時間能做到。

再說假設隗隇是個少城主,那麼羋霞呢?總不至於一點聲息也沒有吧!

這十天來,馭山整個人顯得焦急,對隗隇和羋霞的安危,擔心不已。

見公子情緒不佳,沐清和青陽、端木元,以及獸車駕駛員青邛,也跟著憂心。

獸車漫無目的轉悠,來到中心廣場。

人山人海映入眼帘,令青邛眼前一亮,回頭輕聲道:「公子,廣場正在舉行盛事,斗獸比賽。」

車廂中的四人望向窗外。

稍後獸車停靠路邊,白衣少年攜三名青衣隨從下車,走向廣場中央。

走到環形賽道處,四人學著其他人的做法,踏空越過賽道,免得影響正在進行的魔獸賽跑。

廣場中央有座高台,高台上站著四人,兩名九級戰將級別的黑甲男子,和兩名美艷性感的八級戰將級別黑甲女子。

黑甲女子的面前,擺著一張鋪了一層紅布的大班台。

大班台上熒光閃閃,靈晶一堆一堆,大小不一,排列有序。

經黑甲女子點數之後,一堆接著一堆消失,然後空出來的地方,很快會被台下送上來的靈晶填補。

台下人排隊下注,一個接著一個,往台上推送靈晶。

馭山望一眼端木元。

端木元速速跑過去排隊。

約么半個時辰后,終於輪到端木元。

這時馭山走了過去。

端木元讓出位子,讓公子親自下注。

馭山望向台上居中站立的黑甲女子,說道:「尚未見到參加決賽的九頭獸,如何下注?」

黑甲女子含笑道:「這位公子初來極樂城?第一次參與賽獸博彩?」

馭山點點頭。

黑甲女子熱情介紹,「博彩,博得是運氣。為了公平起見,下注時間安排在小組賽出結果之前,即將決賽時,終止下注,九獸才抽籤取號。在此之前,誰也無法預知,九獸會抽到的號碼。一號到九號獸,第一到第九名次,公子只需報出,幾號獸第幾名多少靈晶,便可以完成下注。」

聽完馭山不假思索道:「一號獸,第九名,一萬上品靈晶。」

一萬,上品靈晶!

天啦!沒聽錯吧!

台下頓時驚呆一片,接著往外擴散,一片一片安靜下來,全場鴉雀無聲。

台上兩名黑甲女子也是愣住了。

不過兩名黑甲女子身後的兩名黑甲男子,依然面無表情,沒有任何一絲反應。

負責接待馭山的那名黑甲女子,愣了一會回過神來,「公子確定是上品靈晶,一萬,沒有口誤說錯?」

馭山慢慢吐字重複一遍,「一號獸,第九名,一萬上品靈晶。」

負責接待馭山的黑甲女子往右望一眼。

站在她右邊的那名黑甲女子,向馭山身後排隊的人招手道:「請諸位移步這邊下注。」

長隊移開,沐清和青陽走過去,與端木元一起站在馭山身後。

公子此舉,豪是豪了些,但也見怪不怪。

以公子之高深馭魂術,只要九獸抽籤取號完畢,比賽結果都在公子的掌控中,想讓幾號獸得第幾名,輕而易舉。

但馭山沒有用馭魂術作弊的打算。

馭山就只是單純的賭賭運氣。

當然前提得少城主有底氣接注。

在馭山看來,極樂城城主府未必承受得了一萬上品靈晶下注的賠付,二十萬上品靈晶。

縱觀整個南域,聖族江南或巫族江南,絕對拿不出二十萬中品靈晶,就別說上品靈晶。妖族紫王宮比前者有錢,不過也絕對拿不出十萬上品靈晶。魔族極樂城雖繁華,但遠不如妖族紫城的規模。

負責接待馭山的黑甲女子說道:「公子下注數額巨大,非我可以做得了主,請公子稍作等待,少城主很快駕臨。」

馭山點點頭,表示理解。

約么過了一炷香時間,一輛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獸車由遠至近,於賽道邊停下。

不過車夫黑甲男子很不簡單,乃是一名八級戰將。

從獸車車廂內出來三個人,居中一位黑袍人,一左一右兩名九級戰將級別的黑甲女子。

兩名黑甲女子面無表情,身份呼之欲出,加上台上那兩名面無表情的九級戰將級別黑甲男子,正是少城主身邊那不說話只殺人的四大侍衛。

黑袍人遮頭掩面,只露出雙眼,且眼睛也是看不到的,因為戴著一副黑色墨鏡。

感知其氣息,二十多歲年紀,靈體境修為,沒到一級戰將,諸如此類,那就是普通人。

他正是少城主。

馭山很失望。

感觸少城主的氣息,果然不是馭山所熟悉的隗隇。

少城主一登台亮相,台下呼聲一片。

看來他在極樂城十分親民,相當有號召力。

負責接待馭山的黑甲女子走到少城主身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少城主轉頭向馭山望過來。然後,望著沒動,良久。

過了一會兒,少城主才開始往這邊走。

走了幾步,他掀開帽子,摘下面罩和墨鏡,嘴角微微露出笑意。

這時馭山也笑了,笑得輕鬆自然,有種撥開烏雲見陽光的感覺。

少城主出聲道:「公子豪氣,令人佩服。」

馭山含笑回道:「少城主風采無限,幸會。」

少城主走近班台止步,伸手拂過,下一刻檯面上熒光閃閃,鋪著厚厚一層上品靈晶,總數正好十萬枚。

隨後少城主說道:「一萬上品靈晶,下注太大,城主府短時間無法賠付到位。為了不掃公子的興,兩個方案,其一,公子減半下注,其二,我將賠付比率改為一賠十。」

馭山脫口道:「我選其二,一賠十。」 這就讓人無法理解了。

難道賠率從一賠二十改成一賠十,能比減半下注享受一賠二十的賠率更划得來?

顯然不是。

那就是錢多人傻啰!

觀白衣少年公子,風度翩翩,氣質出眾,二十一歲年紀,九級戰將級別,如此少年天才,必定來自江北大戶人家。

錢多肯定,人傻未必。

少城主笑笑道:「我名叫雲夢,很高興相,識。」

馭山也是笑笑道:「我名叫奪纏,能見見,挺好。」

少城主雲夢從納戒中取出兩壺酒,遞送一壺過去,「交個朋友,幹了。」

馭山伸手接住,開壺一飲而盡,然後道:「到了逍遙城,我請。」

少城主雲夢也是一飲而盡,喝完將酒壺放下,身旁的黑甲女子連忙接過空酒壺。

少城主雲夢說道:「奪纏公子,氣運傍身,好運無人可比,天下無處不可去,世上無事不可為,如今已是家大業大,將來成就更是非凡。善緣。區區見面禮,還望莫推辭。」

說完他一揮手,十萬上品靈晶飄飄而起,懸浮半空之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