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想了想,隨後皺著眉頭道:「具體的我也不知道,不過我聽我媽媽說,滅世鼠族已經消失很久很久了,可能已經滅絕了,而幽冥九頭族是在混沌煉獄中,離我家倒是挺近的,不過我也沒去過。」小白說著抓起一把薯片往嘴裡塞去。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那吞天獸呢?」龍飛急忙問道,對於吞天獸龍飛自然是重點關注,不因為別的,為了呑天錘龍飛也絕不會放過絲毫能夠了解他的機會。

小白看了看龍飛,又看了看小炮,隨後滿臉淡然的指著小炮對龍飛道:「小炮哥不就是吞天獸嗎?」說完,小白若無其事的低頭嚼薯片。

龍飛只感覺腦海中轟一聲,整個人頓時陷入一片獃滯中,同時萬分震驚的望著小炮,久久說不出話來。

阿鳳,阿虎,啊塵三人此時也滿臉不可思議。

小炮咬著一根火腿腸望著小白當場石化……

……

良久之後。

龍飛緩過神來,火急火燎的望著小白問道:「小白,你是怎麼知道小炮是吞天獸的?你快說說!」

「老大你們還不知道啊?」小白驚奇的掃了眾人一眼。

龍飛等人包括小炮在內齊齊搖頭。

「其實我也是聽我媽媽說的,我媽媽說吞天獸是宇宙中一種極為恐怖的神獸,性情古怪,喜歡獨來獨往。我媽媽還說,吞天獸和朱雀一族一樣,都有涅槃重生的能力,幼年吞天獸一共要經過三次涅槃才能成年,而成年後的吞天獸是不會死的,並且能夠吞噬天地萬物,非常逆天。而幼年吞天獸的樣子就是小炮哥這樣,是一頭巨型紅毛犬的模樣,等到成年後就和老大你那鎚子的模樣差不多了。」小白認真的說道。

「你就憑小炮的樣子來判斷?」龍飛忍不住質疑。

小白搖了搖頭:「樣子只是一部分,我媽媽說了,吞天獸和我們麒麟向來相輔相成,是命中注定的夥伴,所以我們麒麟一族對吞天獸有一種很特殊的敏銳,能夠通過氣息辨別出來。小炮哥身上就有一股讓我很親近的氣息,所以我斷定小炮哥就是吞天獸。」

PS:今日依然三更,更新晚了,抱歉!!!大家頂啊,投票,金牌什麼的不要忘了抽煙,拜謝!!! 「命中注定的夥伴?」龍飛不解道。

小白很肯定的點點頭:「我媽媽說,吞天獸實在太逆天,而且又是不死神獸,生命無限悠久,所以成長到一定程度之後就會被規則鎮壓封印。而我們麒麟一族有聖光護身,不受封印,不受鎮壓,正好可以幫助吞天獸逃過被封印的命運。當然,我們麒麟一族也有弱點,弱點就是生命太短暫了,正常情況下只能活一萬輪迴,不像吞天獸那樣能夠永生不死,所以我們麒麟也需要吞天獸的幫助,需要和吞天獸簽訂生命共享契約。只有這樣,我們麒麟一族和吞天獸族才能雙雙得到永生!」小白忍不住瞟了小炮一眼,似乎因為心裡那點小九九說出來後有點不好意思。

「那豈不是說宇宙中吞天獸有很多?」龍飛有點不敢相信了,如果按照小白這麼說來的話,恐怕吞天獸早就稱霸宇宙了,哪還輪得到其他人得瑟。

小白搖了搖頭:「首先,吞天獸性情古怪,喜歡獨來獨往,正因為這個原因,我麒麟一族和吞天獸族的族人始終沒有超過個位數,大多數吞天獸情願被鎮壓封印也不願意和我們麒麟簽訂生命共享契約。其次吞天獸和我們麒麟的繁衍能力都很低很低,也就勉強能保證種族傳承而已。」小白說著又忍不住瞟了小炮一眼,似乎想看看小炮什麼反應。

龍飛當下算是看出來了,原來小白並不完全是沖著自己來的,有一大部分是沖著小炮來的,怪不得小白對小炮百依百順,敢情是想跟小炮簽訂生命共享契約。不過,這對小炮來說,倒也是一個很大的好處。龍飛對此並不排斥,就看小炮自己願不願意了,這種事是沒法勉強的。

小炮此時依然沒能回過神來,獃獃的看著小白,眼中充滿了迷茫和震驚。

半晌后,小炮才望著龍飛道:「大哥,你說我真的是吞天獸嗎?」

龍飛猶豫了一下,點點頭:「小白既然那麼肯定,應該是錯不了。對了,我吞天錘中正好封印著一隻吞天獸,你試試看能不能跟他交流,如果可以的話,他一定有辦法知道你是不是吞天獸。」龍飛說著一番手將真正的呑天錘拿了出來。

「這裡面也有一隻吞天獸,我聞到那股氣息了,跟小炮哥身上散發出來的一樣,肯定沒錯!」小白此時見到呑天錘,毅然說道。

龍飛隨即將呑天錘遞給小炮,就在小炮觸碰到呑天錘的瞬間,呑天錘猛然一陣劇烈晃動,好似異常激動一般。

龍飛等人當即紛紛目不轉睛的盯著呑天錘,小炮眼中也同時流露出一抹驚詫,隨即趕忙雙手緊緊握著呑天錘柄,防止脫手而出。

經過一連番的顫動之後,呑天錘終於歸於平靜。

「哈哈哈……」

突然間,一陣狂笑聲毫無徵兆的響起,充斥著整個空間,似乎空間中每一個分子都在狂笑不已。

龍飛等人慌忙四下打量一番,絲毫沒有發現聲音的源頭,當下不由得把目光集中在小炮手中的呑天錘上。其實龍飛早在擂台上布下了十數道大陣,否則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將自己的真身向幾人和盤托出,而若是有人硬闖擂台的話,龍飛自然第一時間便知道。當下,一,沒人闖擂台,二,眾人不可能發出這麼慎人的笑聲,那麼嫌疑人也就只剩下呑天錘中的吞天獸了。

「都瞪著老子幹什麼?老子笑笑都不行嗎?」慎人的狂笑聲落下,隨之再次響起。

龍飛等人頓時一怔,誰能想到對方會來這麼一句,一時間眾人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前輩可是這呑天錘中的吞天獸?」片刻后,龍飛疑惑道。

「正是老子!怎麼,你不相信啊?」吞天獸不滿的說道。

龍飛苦笑一聲:「那倒沒有,就是不太確定,所以才找您老確認一下。」

「小子,老子告訴你,要不是看在你是五彩神龍的份上,你以為就你這狗屎修為也能驅使老子?」吞天獸罵罵咧咧道:「老子那是給龍神一點面子,你小子倒好,一點不客氣,真拿我當你私人物品了。修羅弒那老不死的,遲早有一天老子會剝了他的皮,老子在絕境里呆的好好的,他娘的手欠,把老子弄出來幹什麼都不知道。」

龍飛頓時一陣無語,心說,這老傢伙簡直就是個火藥桶,一點就著!

「您老先消消氣,請您出來是想讓您老看看我這兄弟到底是不是吞天獸一員!」龍飛可不敢得罪這老傢伙,要知道,這老傢伙可是龍飛手中一大王牌,這要是得罪了,這王牌可就廢了。所以龍飛在心底告誡自己,就算忍無可忍也要再忍一忍!

「你以為老子是神經病嗎?你以前見過老子無緣無故的笑嗎?這孩子當然是我吞天獸族一員。」提到小炮,吞天獸的語氣頓時柔和了不少。

「……我忍!」龍飛心裡忍不住抓狂。

「孩子,你叫什麼名字啊?」吞天獸的聲音變得慈祥無比,似乎剛剛那個把龍飛罵得狗血淋頭的老傢伙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吞天獸顯然是在問小炮。

「你這老頭,我大哥對你客客氣氣的,你幹嘛罵我大哥?」小炮當下不幹了,龍飛在小炮心裡的地位那是至高無尚的,哪怕吞天獸是老祖宗,那也不可能戰勝龍飛在小炮心中的地位。

吞天獸一陣鬱悶,半天沒有發出聲音,估計是讓小炮給雷倒了。

「小炮,不得對你同族長輩無禮!」龍飛估計吞天獸這老傢伙肯定是傷心了,當下趕忙叮嚀小炮。

「大哥,我說的事實,是他先沒禮貌的嘛!」小炮小聲的嘟囔道。

龍飛嘆了口氣,隨即望著呑天錘道:「前輩,小炮他年紀小不懂事,您老千萬別生氣。」其實龍飛心中多少也能理解一點,老吞天獸作為小炮的同族長輩,而且吞天獸又是一個人口極其稀少的種族,這老吞天獸多半和小炮沾親帶故,如今突然被小炮給頂撞一番,心裡自然有點接受不了。

「小子,在老子看來,你活到現在,也就幹了一件像樣的事,老子感謝你照顧這孩子。」半晌后,老吞天獸終於再次開口說話,雖然說的話依然不怎麼好聽,不過態度已經是360度大轉彎,與先前比起來那簡直是天上地下。

龍飛心裡笑笑,暗道,這老傢伙連服個軟都搞得這麼僵硬,真是個倔強的老傢伙。

「前輩不用謝我,小炮他是我兄弟,我照顧他是應該的!」龍飛當下只好順著這老傢伙的毛,先給他捋順了。

「嗯!這句話合老子的胃口。」老吞天獸滿意的說道:「既然你們是兄弟,那老子以後就給你點特權,允許你隨時動用我這把老骨頭!」

龍飛知道,這老傢伙算是讓自己給徹底拿下了。

「前輩放心!若非逼不得已,小子以後絕不會輕易打擾您老人家!」龍飛謙遜說道。

話落,龍飛用腳碰了碰小炮,示意小炮態度好點。

「孩子,你叫小炮是吧?這名字誰給你取的,太沒文化了!爺爺給你另取一個好不好?」老吞天獸生怕惹毛小炮,小心翼翼的說道。

「你才沒文化呢!我的名字是我大哥取的,我很喜歡,才不要你給我瞎取!」聽到老吞天獸說龍飛沒文化,小炮頓時又被點著了。

不過這也不能怪老吞天獸,畢竟他不知道小炮和龍飛之間的深厚感情,更不知道小炮這個名字是龍飛給取的,所以才無意中攻擊了龍飛,但這卻無異於踩中了小炮的尾巴,小炮不急才怪。

「好!不取!不取!就叫小炮!爺爺錯了,錯了!」老吞天獸好像供祖宗似的,生怕小炮生氣不理自己。

龍飛此時和阿鳳,阿虎,啊塵,小白四人面面相覷,一個個滿臉憋得通紅,想笑又不敢笑出來,心中直嘆,真是一物降一物,有些事情根本就沒有道理可循。

「小炮,乖乖聽前輩說話,不許耍脾氣!」為了早一點結束這場啼笑皆非的談話,龍飛只好擺點態度給小炮看看。

小炮當即乖乖的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嘿……我說小子……老子我……服了你!」老吞天獸見小炮對龍飛言聽計從,頓時沒了脾氣。

龍飛笑了笑,腦海中不禁浮現出當初在拉各斯山脈老黑龍那山洞裡孵化出小炮時的場景,當時小炮管自己可是叫爸爸的,後來自己可是花了很長時間才把他給糾正過來,想想龍飛心裡就忍不住湧上一陣暖意。

「老頭,我告訴你,你要是再敢說我大哥一句壞話,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小炮堅定說道。

「爺爺保證不再說你大哥一句壞話!」老吞天獸信誓旦旦的說道:「孩子,你是在哪出生的還記得嗎?」

小炮當下轉而望向龍飛,因為龍飛曾經下過封口令,對於魔卡位面這四個字,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吐露一個字,否則視為背叛。對龍飛的命令,小炮自然不敢違逆,更何況小炮心裡也不希望有別的人知道魔卡位面的存在。

PS:二更到,三更稍晚,兄弟姐妹們來點動力吧,怎麼大家都沒金牌,沒票投呢?拜託了!!! 龍飛眉頭緊皺,思索片刻后對小炮點了點頭,主要是因為在坐的都是神獸一族,包括老吞天獸在內,所以龍飛也比較放心。

小炮會意的點點頭,略微頓了頓,隨後道:「你能不能先別自稱是我爺爺啊,我都不知道你是誰。告訴你吧,我是在一個叫做魔卡位面的低級位面出生的,是大哥親手把我孵化出來的!」小炮不滿的說道。

「魔卡位面?」老吞天獸聲音中隱隱有一絲激動:「孩子,你身上有沒有什麼信物之類的?」

小炮搖了搖頭:「這個你就要問我大哥了,如果有也只有我大哥知道。」小炮望著龍飛說道。

龍飛當下皺眉思索,仔細回憶當初將小炮從蛋中孵化出來的那一幕,除了一個破蛋殼之外,好像再沒有任何其他東西。

「小子,你好好想想,到底有沒有?」老吞天獸當即忍不住催促龍飛。

片刻后,龍飛肯定的搖了搖頭:「沒有!孵化小炮的時候,耗盡了我整個傭兵團所有人的能量,要是真有什麼信物的話,老黑龍肯定……等等,有沒有信物只有老黑龍才知道!」龍飛當下心中一喜,當初小炮是老黑龍所守護的,如果真有信物,那老黑龍一定知道。

「什麼老黑龍?小子你扯到哪去了!」老吞天獸不耐煩的說道。

「前輩,是這樣的……」龍飛當下將自己如何碰上老黑龍,如何收服老黑龍,又如何見到未孵化前的小炮從頭到尾仔細和老吞天獸說了一遍。

「那你還等什麼,趕緊把那老黑龍給我叫來啊!」老吞天獸等不急的說道。

龍飛哭笑一聲,隨即點點頭,一揮手將老黑龍從天堂牢獄中送了出來。

「老大!」老黑龍見到龍飛后,恭敬問候。

龍飛點點頭,望著老黑龍問道:「老龍,當初你守護小炮的時候,小炮身邊有沒有什麼信物之類的?」

「信物?」老黑龍瞅了小炮一眼,皺著眉頭想了半天才不太確定的說道:「好像是有一個信物,是一塊黑不溜秋的石頭,那塊石頭還特別冷,放在身上涼颼颼的,老大你要那破石頭幹什麼?」老黑龍不以為意的說道。

「小子,馬上把那塊石頭拿過來,馬上!」老吞天獸激動的說道。

黑龍頓時嚇一跳,四處瞅了瞅,也沒發現是誰在說話,當即不禁將疑惑的目光落在龍飛身上。

龍飛搖了搖頭,指了指小炮手中的呑天錘,苦笑道:「老龍,你把那塊石頭放在哪了?」

「老大,那塊破石頭我壓根就沒動過它,一直就放在當初那個山洞裡!」老黑龍緊張的說道。

「那也就是說那塊石頭還在魔卡位面?」龍飛鬱悶道。

老黑龍點點頭:「如果沒人拿走的話,那就肯定還在那山洞裡。」

龍飛點了點頭:「好了,沒你事了,你回去休息吧!」話落,龍飛直接將老黑龍送進天堂牢獄中。

「小子,老子告訴你,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你一定要把遮天石給我弄回來!要不然老子跟你沒完。」老吞天獸情緒激動的說道。

「遮天石?」聽這名字倒是挺唬人的,龍飛心想,這老傢伙該不會是想訛詐吧。

「氣死老子了!竟然把我吞天獸族的無尚至寶當成破石頭,要是弄丟了,老子…老子……老子也不活了!」老吞天獸本來想威脅兩句,但轉念一想,如今的自己還真是沒有威脅別人的資本。

「前輩,這遮天石真有這麼重要嗎?」從老吞天獸的語氣來看,這塊遮天石恐怕真是無尚至寶,否則老吞天獸也不至於說不活了。

「就這麼重要!小子,算我求你了,你一定要找到遮天石,然後交給小炮,他不能沒有這塊遮天石!」老吞天獸哀求道。

「我為什麼需要遮天石啊?」小炮此時不明所以的問道。

「孩子,你聽爺爺我跟你說,我們吞天獸逆天而生,出生后只要經歷三次涅槃便能成年,第一次涅槃在你還未出生之前就已經完成,第二次涅槃需要一個契機,必須死而後生,也就是說,你必須讓人打死一次,自殺不算。你告訴爺爺,你是不是已經經歷了第二次涅槃?」老吞天獸焦急問道。

小炮和龍飛齊齊點了點頭,如果按照老吞天獸這麼說來,小炮確實已經經歷了第二次涅槃,當時龍飛差點瘋了。

「小子,你還記得小炮第二次涅槃多久時間,怎麼蘇醒的嗎?」老呑天獸當下也明白,龍飛無疑是最了解小炮成長過程的人。

龍飛皺眉想了半天,眉頭才漸漸舒展開,雖然龍飛記憶向來很好,不過那已經是幾百年前的事了,要回憶起每一個細節的話,確實需要點時間。

「我記得小炮從涅槃到重生大概是半年左右,當時小炮是吸收了大量純凈的光明能量才蘇醒過來的!」龍飛點頭肯定說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在小炮身上感受到一絲聖光的味道。」老吞天獸恍然大悟的說道。

「前輩,有什麼不對勁嗎?」龍飛擔憂道。

「聖光倒是不會傷害小炮,只不過它會加速小炮的第三次涅槃,所以你得馬上把那遮天石給找回來,否則小炮第三次涅槃很危險!」老吞天獸鄭重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