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瑾兒飛奔的跑出去,撲到蘇嫿的懷裡,也不知是受到了驚嚇,還是怎的,一見到蘇嫿,小丫頭頓時就哭了起來:「嗚嗚,嫿姐姐,你終於來了……嗚嗚……瑾兒好怕……」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8 日 0 Comments

「瑾兒乖,不怕。」

蘇嫿微笑安慰著小瑾兒。

「嫿姐姐,這些壞人……他們……他們都誣陷大哥哥是邪魔,要搶奪大哥哥送給瑾兒的心靈鐲……」

「放心吧,不會的。」

「嫿仙子。」 我的姐姐是外送小妹 半空中,驚雲的聲音傳來:「我今日就是為此事而來,希望你莫要插手。」

「瑾兒是我的小妹妹。」蘇嫿擦了擦小瑾兒的淚水,道:「她的事,就是我的事,誰若想傷害她,我第一個不答應。」

蘇嫿的話讓場內眾人皆是一怔,像似沒想到她會說出這麼一番話。

「嫿仙子莫要誤會。」不遠處,白玄道尊說道:「驚雲公子並沒有要傷害小姑娘的意思,只是想借用一下心靈鐲,仙子應該知道,古清風那邪魔殺害了很多人,他必須受到應有的懲罰。」

「仙子!霍東慘死在古清風那邪魔的手中,他可是我們玉清派的掌儲,更是我們玉清派未來的希望,若是今日不將那邪魔找出來,我玉清派怎能對得起列祖列宗!」

玉清派掌門人站出來,說道:「我等並沒有為難小姑娘的意思,只是想她交出心靈鐲,還望仙子看在我玉清派百萬弟子的面子上,不要插手此事。」

隨之,紫山派、元鷹派,七星派,慕容家族、王赫家族的大佬也都紛紛站出來懇求仙子不要插手此事。

面對蘇嫿。

他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懇求。

蘇嫿是名揚天下的仙子,又是仙朝使者,沒有人敢招惹,莫說這些各大門派的大佬不敢,縱然是場內這些所謂的王上,所謂的大德道尊也不敢在蘇嫿面前造次,他們都是仙朝的人,正因為是仙朝的人,所以才知道蘇嫿的身份有多麼強大。

「你們不要誣陷大哥哥,我大哥哥根本不是邪魔!」小瑾兒為古清風辯解著:「嫿姐姐,大哥哥根本不是邪魔……都是那些人要殺害大哥哥,大哥哥才殺他們的。」

蘇嫿沒有回應。

古清風是不是邪魔,她不知道。

但有一點她知道,古清風是不是邪魔根本不重要,殺了那麼多掌儲,就算不是邪魔,這些門派也不會放過他,這根本不是一個邪魔不邪魔的問題,也不是一個殺的對不對的問題,哪怕殺的再對,哪怕殺人的理由再充足,也都無濟於事。 驚雲公子凝聲道:「古清風不僅殺害了同盟很多人,在太玄台更是廢了我師弟司徒正南的修為,現在依舊半死不活,仍然沒有意識,師傅為此非常生氣,來之時也特意交代我不惜一切代價也必須找到古清風。」

白玄道尊拱手說道:「死在古清風手中的人不計其數,他們都是四方大域的天縱奇才,修行不易,培養他們更不易,如今全部都慘死在姓古邪魔的手中,實在令人悲痛惋惜,還望仙子看在這麼多冤魂的份兒,勸說小姑娘交出心靈鐲。」

或許在其他人看來蘇嫿仙子的出現是壞事兒,不過在白玄道尊看來,這不是一件壞事兒,而是一件好事。

如果蘇嫿仙子不出現,這件事還真不好辦。

紫陽等十二位赤霄人一旦鐵了心大開殺戒,必然血流成河。

暫且不談能不能將他們抹殺,就算能抹殺,誰又去承受這個後果?

仙朝?

仙朝如若敢承受的話,早就將天下赤霄人滅的乾乾淨淨,又豈會等到現在,怕的就是惹的天下所有赤霄人震怒,畢竟今古時代,仙朝才降臨百年,根基未穩,人心未得。

所以,若是真的殺了紫陽這些赤霄人,到時候承受後果的必然是九華同盟。

蘇嫿仙子的出現,可以完全避免這一後果。

在他想來,蘇嫿仙子只擔心小瑾兒的安危,至於那古清風,她應該不會保,她也沒有理由保,退一萬步來說,就算蘇嫿仙子想保古清風,怕也保不了,身為仙朝使者,去保一個邪魔,這件事若是傳出去,對蘇嫿的名譽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這是其次。

最為重要的是。

白玄道尊知道蘇嫿不會這麼做,畢竟各大門派的大佬都在這裡,她若真的要保古清風,那就必須給這麼多人一個交代。

事實的確如此。

蘇嫿和古清風並沒有什麼交情,前前後後加起來也不過見過兩次面而已,其中一次還遭到古清風的調戲,儘管她對古清風的身份很好奇,但也只是好奇而已,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若是其他小事,她保也就保了。

偏偏古清風殺了這麼多人,而且又是各大門派的掌儲,她想保都保不了。

只是小瑾兒緊緊護著手腕上的心靈手鐲,蘇嫿根本開不了口去勸說,而小瑾兒若是繼續戴著心靈手鐲,只會讓她陷入大麻煩之中。

如何解決這個麻煩呢。

蘇嫿心念如電,飛快思索著,不一會兒想到一個可行的辦法。

「嫿姐姐,大哥哥結丹失敗,而且身受重傷,大哥哥信任瑾兒才送瑾兒鐲子,瑾兒就算死也不會將鐲子交出來!」

「瑾兒,你相信姐姐嗎?」

小瑾兒想也不想,點點頭,道:「瑾兒當然相信嫿姐姐。」

「那你可以將心靈鐲交給姐姐嗎?你放心,姐姐不會將心靈手鐲交給任何人,好嗎?」

「嫿姐姐,你一定要答應瑾兒不要交給任何人!」

「放心吧,姐姐說話算話!」

見此一幕,十二位赤霄人瞬間閃身出現,紫陽喝道:「蘇姑娘,赤炎公子對我等非常重要,今日除非我等戰死在此,不然誰也休想奪走小瑾兒手上的心靈鐲。」

紫陽等人無法確定古清風的身份,擔心是赤霄君王的後代傳人,自然不敢大意,哪怕這個人是蘇嫿也不行。

「老前輩,我並沒有其他意思,只是不想瑾兒因此事受到牽連,僅此而已。」

「既然如此,那你將小瑾兒帶走,把心靈鐲子留下便可。」

「我答應過小瑾兒不會將心靈鐲交給任何人!」

「嫿仙子!你什麼意思?」驚雲公子亦站出來,說道:「古清風那邪魔殺了這麼多人,難道你要保他不成?」

「嫿仙子,您可是仙朝使者,而那古清風是乃邪魔啊……」

「嫿仙子,還望您為我等主持公道,將心靈鐲交出來,讓我等報仇雪恨!」

一聽蘇嫿說不會將心靈鐲交給任何人,場內各大門派的大佬都站出來懇求。

「待會兒我會給諸位一個交代。」

交代?

什麼交代?

誰也不知道。

小瑾兒試著將手腕上的心靈鐲摘下來,可是摘了半天怎麼也摘不下來。

「嫿姐姐,心靈鐲不知為什麼變小了,現在好像摘不下來了呢……」

「我看看。」

心靈鐲很漂亮,似若無暇的黑玉一般,透著一種很特殊的感覺,至於如何特殊,蘇嫿說不上來,只是覺得有些詭異,她自己煉製過不少心靈鐲,也見過很多別人的心靈鐲,不過還從未見過小瑾兒這隻如此古怪的黑玉心靈鐲。

她發現這隻手鐲好像在呼吸……不!確切的說更像是在吸納著周邊的靈氣。

探查之下。

竟然真是如此。

這更加讓蘇嫿驚訝。

她兩世為人,見過的靈寶多的數不清,也不是沒有見過自主吸納靈氣的靈寶,那些無一例外皆是歷經無數歲月,成精成靈,渾然天成的至寶。

還從未見過煉製出來的靈寶能夠自主吸納靈氣,而且還是像擁有生命一般自主吸納,更為神奇的是,她還發現這隻心靈手鐲早已與小瑾兒融為一體,手鐲吸納的靈氣無時無刻都在溫養著小瑾兒。

「瑾兒,古清風什麼時候送給進的鐲子,姐姐記得上次見你的時候還沒有呢……」

「在太玄台啊!」

太玄台?

蘇嫿仔細一回憶,似若想起來在太玄台的時候,古清風好像拿著一堆亂七八糟的靈石一直在煉製著什麼,難道就是煉製的這隻心靈手鐲?

這也太神奇了吧?

繼續查看著,蘇嫿赫然又發現鐲子的顏色並不是黑色,而是如玉的白色,那黑色是一股神秘的力量。

蘇嫿像似意識到什麼,問道:「瑾兒,你大哥哥送給你的時候桌子是什麼顏色?」

「白色啊,大哥哥說瑾兒遇到危險的時候,鐲子就會變成黑色,不過大哥哥讓瑾兒放心,大哥哥說不管什麼危險,鐲子都會幫助瑾兒化險為夷的。」

果不其然。

這根本不是一隻簡簡單單的心靈手鐲,不止能自主吸納靈氣,還擁有溫養的功效,而且還能感應道殺機,裡面還蘊含一種神秘的力量……

這簡直…… 蘇嫿實在無法想象,這種神奇的靈寶,古清風究竟是如何煉製出來的。

她試著祭出神識,詳細探查,看看如何幫小瑾兒摘下來,只是神識剛剛觸及鐲子,還未仔細探查,鐲子突然之間變得愈發黑暗。

詭異。

太詭異。

這一刻,蘇嫿有一種特殊的感覺,感覺自己被什麼人盯上了一樣。

誰的神識?

蘇嫿可以很肯定自己被一道神識盯上了,然而讓她感到更加詭異的是,根本無法察覺到對方神識的存在。

明明有神識盯著自己。

為什麼察覺不到對方的存在?

蘇嫿從未遇見過這種事情。

一直以來,哪怕對方再強大的神識,再高明的手段,她都能第一時間發現對方。

這次怎麼?

就在這時,一道輕聲淡語忽然傳來。

「蘇大妹子,好歹你也是名動天下的仙子,就算看上小瑾兒的手鐲,也不至於動手搶奪吧?」

聲音很輕,不知從什麼地方傳來,不止蘇嫿聽見了,場內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是誰?

誰人這麼大膽子,竟然公然調侃蘇嫿仙子?

眾人四處張望,卻是沒有發現聲音的源頭。

聽見這道聲音,場內的藍菲兒、水雲若、歐陽夜等人臉色都是猛然一變,因為她們都聽的出來,這聲音不是別人,而是古清風。

是他嗎?

他來了嗎?

蘇嫿也聽了出來,她也四處張望,同樣沒有發現古清風的蹤影。

嗯?

不對!

聲音好像是從小瑾兒手上的鐲子傳來的。

「古清風?」

蘇嫿無比驚愕的試著問了一句。

「怎麼著?」

是他!

絕對是他!

蘇嫿非常確認說話之人定然是古清風。

「大哥哥!是你嗎?」

顯然,小瑾兒也聽出了古清風的聲音,驚喜的望著手腕上的心靈手鐲。

「當然是我,不然還能有誰。」

一聽是古清風的聲音,小瑾兒歡快的高興起來。

場內九華同盟的十二王上、二十四大德道尊,各大門派的大佬雖然聽不出來聲音的主人是誰,不過從小瑾兒的反應來看,立即猜到來人可能是古清風,意識到這一點,場內頓時混亂起來,一窩蜂的包圍過來。

紫陽等十二位赤霄人第一時間將小瑾兒的守護起來。

小瑾兒依偎在蘇嫿的懷裡,著急的對著心靈手鐲喊道:「大哥哥,你快跑,這裡有危險,他們要殺你,你千萬不要過來啊!」

「放心吧,你大哥哥不是告訴過你嘛,只要我不想死,這天下誰也殺不了你大哥哥。」

「啊……大哥哥,可是你結丹失敗了……還身受重傷,大哥哥,你怎麼樣,要不要緊啊。」

「誰告訴你,我結丹失敗了?」

「嫿姐姐說的啊。」

「蘇嫿?她知道個屁,別聽她瞎扯淡!你大哥哥好著呢,身體倍棒,吃嘛嘛香。」

古清風的話令蘇嫿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她還從來沒有被人這麼公然羞辱過,正欲開口之時,古清風的聲音又傳來。

「我說蘇大妹子,你這人心機夠深的啊,我不過是讓你給我按了一回摩,你就懷恨在心,到處嚷嚷我結丹失敗的消息,怎麼著?你就這麼想我死?」

「我……沒有這個意思……我並不是故意的。」

這件事,蘇嫿一直都很懊悔,當時在雲霄的時候,她完全被古清風的行為嚇的精神錯亂,回到太玄台,那麼多人詢問,她也是下意識的將古清風結丹失敗的消息說了出來,根本沒有想到會給古清風帶來那麼大的麻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