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頭在空中大叫,氣得孟星元又是滿頭黑線。他聽得出來,這傢伙絕對是在心疼那滿地的凶獸材料。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果然,降下遁光,就看她在草地上打滾,淚流滿臉,「嗚嗚,靈石,我的靈石……」

孟星元拍拍腦袋,真是要被這個財迷氣暈了。

「起來。」

「我不!」

喲嗬,你這頭小鹿,還學會賭氣了?不過,我有的是治你的辦法!

嘴角勾起一絲輕筆,孟星元手上一動,出現了一柄青色短刃。

短刃不長,一尺左右,造型卻很好看,刃柄由一頭不知名的青鳥身軀組成,柄首是鳥首,刃身青光凜冽,日光折射,時不時閃爍出冷冷寒光,毫無疑問,這是一柄神兵利刃。

「叮!」

手指輕彈刃身,發出悅耳的聲音,孟星元手一松,青刃直墜向下,「嗤」地一聲,刃身盡入地面,他這才輕笑道:「哎呀,這裡有一柄三品靈兵,也不知是誰掉的……」

「哪兒呢,哪兒呢……」方還在草地上打滾的陳凝露,彷彿一隻聞到肉骨頭氣味的小狗一樣,瞬間出現在青刃旁邊。

孟星元慢騰騰地彎腰欲撿,「嗖」地一下,她已經一把握住青刃柄身,抽了出來。

「哇!靈兵!是真的靈兵耶!」她笑得大眼睛都眯了起來,撫摸著青刃刃身,愛不釋手,「謝謝土豪師父!」

掉靈兵?別開玩笑了。

靈兵與修士,從來都是形影不離。如果在野外能發現一柄靈兵,那便意味著你在旁邊可以找到一具屍體。

可手上這柄靈兵,除了有點土屑,根本沒有使用過的痕迹,完全是全新的,怎麼可能是別人掉在這裡的?

要知道,一件三品靈兵也不便宜的。

陳凝露又不傻,如此顯而易見的事情,她稍微思考了一下,馬上便明白了過來。

這可是她的第一件靈兵,陳凝露自然愛不釋手。把玩了一下,她一臉遺憾道:「師父你要是剛才早點拿出來,我就不至於用我的小刀割獸角割得那麼慢了,那些可都是靈石啊……」

孟星元滿腦門黑線:「不許拿這把【青光刃】割材料,聽明白了么!」

「哦。」小丫頭低下頭,一臉屈服的樣子。

顯然她是怕孟星元將她的靈兵收走,只能選擇屈服。

搖搖頭,孟星元手掌一翻,手上又出現了兩塊初級【錄魂玉符】,扔給了她,「拿著。」

陳凝露一手托著青光刃,一手托著兩塊【錄魂玉符】,眼睛瞪得圓滾滾的,「師父,你太土豪了吧!」

「咚!」

一記腦崩。

「哎喲,」小丫頭委屈叫道,「幹嘛打我?」

「手癢。」孟星元收回手掌,縮回袖裡,一派泰然自若模樣,「少廢話,趕緊給我貼在額頭上。你的試煉馬上開始!」

「哦。」小丫頭收起靈兵,委屈道。

兩枚【錄魂玉符】,一塊,是等級5的黃階三品拳法【黑虎掏心】,另一塊,則是同樣等級5的黃階三品身法【虎影閃】。

原本,孟星元還打算給她準備一本玄階劍法,想了想,以這小丫頭目前三星靈者的修為,根本不足以催動玄階以上的靈技。

別到時候,沒殺敵,反倒將自己渾身靈力一下抽干,還遭到靈技的反噬,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欲速則不達。還是緩緩為好,畢竟這丫頭才剛剛起步,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慢慢來,不著急。

接受傳承的速度很快。馬上,兩枚【錄魂玉符】的消息便傳入了陳凝露的腦海里,烙印在她記憶的最深處,想忘都難。

只不過這中間還有一個熟悉的過程,也便是孟星元要她做的——與凶獸搏殺!

兩枚【錄魂玉符】砰然炸開,化作飛灰。

再睜開眼,孟星元很確信,他又看到陳凝露眼中,那亮晶晶的小星星。

「師父,你好有錢啊。」她道。

孟星元不答。

然而她眸中閃爍著星星,繼續道:「你這麼有錢,為什麼要來武館當老師?老師的薪資不是很低嗎,還不夠買一件三品靈兵的。」

孟星元臉色開始有點沉色了。

然而陳凝露不管,繼續自顧自說著:「還有,這是三枚的【錄魂玉符】唉!咱們在晶雲商行的拍賣會上,看到的不是只有一枚嗎,怎麼現在有三枚?而且樣子好像也不一樣啊,拍賣的那塊石頭那麼大,你給我的只有小小的一枚,還有,玄階三品功法是怎麼回事啊,還有剛才兩門靈技,好厲害!我覺得比我爹爹教我的劍法還厲害……」

「咚!」

「啊!幹嘛又打我!」小丫頭捂著腦袋,滿臉的委屈,難受,想哭!

「你這小東西,話好多啊,我讓你問這麼多了么?」孟星元沒好氣道,「快點,將你手上的靈兵簡單煉化一下,馬上,你的戰鬥就要開始了!」

「啊?」小丫頭眼神突然有些怯怯,因為她嗅到了一股不詳的味道,「什,什麼戰鬥……」

「嘿嘿。」孟星元假裝獰笑,「當然是跟凶獸戰鬥!你不是喜歡割獸角,剝獸皮么?殺了凶獸,你有的是機會,好好剝!」

「哇!師父你好殘忍!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小鹿!我不要跟凶獸戰鬥,我不要我不要……」

「哈哈,晚了!」 夢想著有朝一日當富婆的陳凝露,被孟星元踢著屁股逼著與凶獸進行殊死搏殺。

儘管每次她都嚎啕大哭,難得的是,她並沒有選擇逃避。

小丫頭的成長是迅速的。

幾天不到,她便敢自己掏刀撲向比她整個人還高出數倍有餘的凶獸。

最後,都不用孟星元在一旁看護,她都能出色地擊殺與她相關不多的靈者級凶獸。

試練到這裡,差不多已經可以畫上圓滿句號。

經過淬骨丹的強化,夯實軀體根基,再經過武者到靈者,這道由凡入靈的大蛻,兼之孟星元為她準備良多,小聚靈陣,營造福地洞天般的濃郁天地靈氣以及特地準備,易於吸收的靈液,這些都讓陳凝露的突破,順理成章,並且整個人本身有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鑒定術】下,孟星元可以非常直觀地看到,光是以肉身力量論,才不過三星靈者的小丫頭,已經不遜色於九星靈者的正常【力量】數值。

【靈力】數值,也比一般的三星靈者虛高出好幾點,應該是所修行功法的緣故。

【防禦】沒什麼特別,也沒什麼大用。畢竟像孟星元現在,【防禦】數值都已經突破了400,他也不指望說能憑藉身體,去硬抗靈兵,或者是凶獸的獸爪。

不過【敏捷】數值上,陳凝露就又要比一般的三星靈者高出一大截了。

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畢竟,她修行的【青鸞訣】,便是走的輕靈、迅捷路線。如果能再配合一套風屬性的劍技,她的戰力又將得到一次飆升。

不過這樣已經夠了。

就戰力而言,小丫頭如今已然不遜色於普通的五星靈者。更何況武館的那些二世祖,貴二代,根本沒有實際廝殺過的戰鬥經驗。

這點與已經敢跟猙獰可怖的凶獸,一對一搏殺,完全是天與地的差別。

狠,膽量,有時候也是衡量戰力的標準。

更何況孟星元已經決定,在賭戰當天,他會儘可能地將小丫頭從裝備上,直接幫她武裝到牙齒。

甚至如果有必要,他還會交給她一兩張符篆。

而在他帶小丫頭到荒林之中冒險的期間,凇凌城中,涌動的暗流終於浮上水面。

地下情報組織的【通靈紙鶴】前幾日便到了,只不過孟星元覺得沒必要如此急著介入,同時也是在等小丫頭。

畢竟,這一回凇凌城,他幾乎不可能再花時間在小丫頭的修行上。陳家之事,需要他全力以赴,所以他得事先,將賭約之事安排好。

如今眼睹小丫頭戰力,以一日千里的速度在飛速增長,孟星元頓時知道,萬無一失矣!

而這一日,地下情報組織的第二隻【通靈紙鶴】到來。

孟星元知道,是時候,該返回凇凌城了。

……

夜。

怡紅院。

作為凇凌城本城最大的明娼館,怡紅院的夜,是霓虹璀璨的。

正應了此間的店名,倚(怡)紅偎翠,勝似神仙。

修士也是需要享樂的。

特別是對於那些常年遊走於生死邊緣的自由冒險者,或者雇傭兵而言,及時行樂,幾乎成為他們生命的信條。

世人羨慕修士,因為它們可以追求長生,證道不朽。然而真正進入修界才知道,長生不死,是多麼奢侈而不可實現的願望。

在這些行走在刀尖上,隨時都有可能因為意外,而身遇不測的自由冒險者們來說,掙錢,即是為了花錢。

而怡紅院,可以滿足他們的任何需要!

修者的娼館,可比凡俗的高檔到不知哪裡去。

首先但凡修士,幾乎沒有難看,醜陋的存在。要求身型高挑也好,完美的身材比例也好,只要是修士,經過了由凡入靈的蛻變,再難看的女修,放在世俗之中,都是大美人級別的存在。

更遑論修者與凡人武者的身體素質,是截然不同的。

有些修者能擺出的姿勢,凡人武者是做不到的。至於其間美妙滋味,只有自己真正地品嘗過,才能體會了。

毫無疑問,怡紅院可以滿足客人的一切需求。

高短胖瘦只是小事,蘿莉御姐,少婦熟女,身材比例,甚至還可以根據各種不同的特殊玩法,來選擇同修之人。

沒錯,在修界,這叫作雙修。自然不能用凡俗的稱呼一樣,稱這些有技術的女修為『娼女』。

貴是肯定的。

怡紅院,也是本城最大的銷金窟。

每晚,來客如雲。

甚至,這其中不乏大世族的公子少爺,便連陳雲寧三家的嫡系公子哥,都有上這裡來玩的。

這一日。怡紅樓中,熱鬧更勝以往。

原因,便在於怡紅館中,來了一位傾城伶人。

伶人,說得難聽點,就是賣唱的。而且賣唱,不賣身。

怡紅院中以往來過不少伶人,都是充當的背景布。畢竟賣藝不賣身,還真讓人提不起什麼興趣。

縱是有想法,也要顧及怡紅院的面子。畢竟,能在凇凌城中發展成如此大的規模,若說這怡紅院背後無人,恐怕連傻子都不會相信。

伶人不賣身,這是怡紅院的規矩。

誰都得遵守。

敢壞規矩,就得有實力。沒實力……城牆旁的巨木之上,掛著的那一連串乾枯屍體,你以為是裝飾用的?!

傾城伶人姓墨,人稱『墨仙』。

方一到怡紅院中,一展琴技,便力壓之前的那位顛倒眾生的鴻仙,成為怡紅院伶人的頭把交椅。

奇怪的是,這墨仙每次出現,都蒙著面紗,只見眼眉,不見全貌。

而且怡紅院的舞台,乃是布置了特殊的陣法,能隔絕一切包括靈識在內的查探手段,也就是說沒人見過這墨仙長得什麼樣。

只憑一手出神入化的琴技,連面都沒露,便一舉收攬了怡紅院中的客人,並且在一日之內,聲噪凇凌城,怎麼想都覺得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要知道,同樣美得傾國傾城,一盼可叫冰川自融,鐵杵自彎的鴻仙,每每出場,都少不了濃妝盛裝,才搏得『鴻仙』之美名。

而這墨仙,只憑一手琴技,便能做到這種地步,令人驚嘆的同時,無人不在猜測,此女,到底是何方神聖?! 這一日,怡紅院中,照樣是賓客滿席。

琴音裊裊,音符跳動,如同精靈跳動,響奏在偌大的怡紅閣樓中,美得不似人間之樂,聽得人如痴如醉。

怡紅院中,已經隔音隔探查的房屋之中辦事的也好,或者在那雅意暖閣之中,懷抱溫香暖玉卻無心上下其手的也罷,此時,院閣之中,但凡是雄性生物,哪怕是一條公狗,此時都無不靜靜在聆聽著,眼神痴迷,如聞仙音。

有身邊的女伴,敢恃嬌撩撥一下自家公子,換來的,必定是一巴掌抽飛,然後讓她滾到一邊。

從他們的眼神,你可以看到的是痴迷!

彷彿除了此樂,以及台上的那位女子,這世間,便再無它物!

琴聲如羽,飄然落下。癢在心裡,卻撓不著。

當最後一個尾音落下,整座怡紅院中,依舊是一片靜籟,幾乎聽不見雜音。

杯盤酒盅,無人去碰。珍饈佳肴,亦是無人敢筷。

廢話,來在這裡的,無疑都是色中的霸王,極喜尋歡作樂之輩。此時,他們連身邊的暖玉佳人都無心寵幸,怎還有心吃喝?!

良久,眾人這才回過神來。

而台上,已不見了墨仙蹤影。

整座怡紅樓閣,轟然炸開。從無聲,到喧雜,只在一瞬間,而喧雜,才應該是這座銷金窟的本來面貌。

「墨仙!墨仙!墨仙!」有人高呼。

神態瘋癲,如若癲狂一般。

雅緻閣樓中,更有直接跳起來的,口中疾呼,「墨仙呢!墨仙去哪兒了?!我的墨仙去哪了?!秦姐,給我叫秦姐過來!我要墨仙,我要墨仙!」

旁人連忙阻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