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韓東心中一震,他來金海市這幾天,也聽說過龍工集團,難道?想到這裏,韓東的目光,不由看向了林峯。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開車呀,看我幹嗎,兩個大男人的。”

結果,韓東的這一磨嘰,卻是換來了林峯的一頓劈頭蓋臉,更讓人悲催的是,韓東還無言反駁。

於是,韓東只好收起心中的疑惑,發動車子,向着專機停靠的跑道,駛了過去。

當韓東的吉普車在龍工專機旁停靠下來時,專機上,已經有人擡着一個銀色大箱,從護梯上走了下來。

“林先生!”

龍工專機上,總共下來五人,爲首一人,帶着墨鏡、皮膚黝黑、短髮、體型魁梧、站在那裏,如是一個巨人,見到林峯,用一口不是十分流利的華夏語,開口招呼道。

至於巨漢身後的四人,目光凌厲,其中兩人,手擡銀色大箱,另外的兩人,則是分別護在左右,銀色大箱的外側一面,有一個密碼鎖,應該是進行過了加密處理,大箱的周身,全部密封,完全不知道箱內裝載的究竟是何物。

見狀,林峯上前,與巨漢來了一個擁抱,同時,用只有兩人才是能夠聽到的聲音,低語了一聲:“代我向把子兄弟問好!”

交接的過程,看似簡單,但是,若不是林峯親自前往,此刻,哪怕就是用機槍對準了他們,這個銀色的大箱,也不會離手,或者說,他們根本就不會下機,甚至有可能,會當場摧毀這個銀色的大箱。

巨漢是黑金詹姆斯的親信,此人,林峯認識,有過交際,對方是一個拳擊高手,曾在地下拳場連續保持過三年不敗的戰績,當然,這個記錄,至今還未被人打破。

離開時,林峯與巨漢交代了一些事情,如果一切順利,這個設備在今晚就可以返回,當然,若是中間有着什麼變故,最遲明天這個時候,應該也可以送到。

……

一路上,車隊疾馳,三小時後,駛入金海市大道,銀色大箱被安置在軍卡車廂之內,由士兵持槍護衛。

時間已經趨近於中午,在高速的時候,林峯就電話給了劉國華,讓其準備好一間單獨的手術室。

由於進入市區,車流量增加,行駛的速度並不是很快。

張澤,張家中嫡系子弟,尖嘴猴腮,眯着小眼睛,頭髮就像是打了蠟一般,程亮程亮的,覆蓋在頭皮上,如是一隻倒扣的鍋蓋,此時,他正坐在後座,附耳輕說着什麼。

“柳少,等會包你滿意,我已經跟那裏的老鴇說好了,絕對是處,不僅如此,而且,個個都是傾國傾城,保證是極品中的極品。”

張澤口中的柳少,自然就是柳御中,如今,在張家,誰都知道,張雨涵嫁入京城柳家,已經是鐵定的事實,從此,張家就能一飛沖天,而柳御中,自然成爲了張家中人,眼中所要攀附的紅人。

其中,張澤便是其中一人,他要與柳御中搞好關係,以便在將來爭奪張家家主之位的時候,能夠助其一臂之力。

“哦,是嗎?”

柳御中輕問,嘴角勾起一絲狡黠的弧度,這張澤作爲張家的嫡系,手上的資源想來不少,如今,正好可以化爲己用。

“對,相信柳少一定會滿意的!”

張澤咧嘴笑着,一副小人的姿態,畢恭畢敬。

“滴滴,滴滴滴!”

他們的車子,在駛入主幹道後,便就變的擁擠了起來,周邊,到處都是喇叭聲。

見狀,張澤擡起頭來,向着窗外瞄了幾眼,發現他們的車子被擠在中間,前後都是一條長龍,右邊的車道上,也滿是車輛,這個狀況,恐怕沒有個十來分鐘,前面的那個紅綠燈路口是過不去的。

“阿彪,直接左轉,逆道過去。”

揪了幾眼後,張澤直接向着駕駛位上的光頭青年開口道,他們的車子,在左轉彎的車道上,相向的兩車道之間並沒有柵欄,所以,左轉過去雖說是逆向行駛,但無疑,卻是可以擺脫這擁擠的狀況,擠到前頭去。

“好!”

聞言,阿彪應答道,阿彪是張澤的親信,對於張澤知根知底,張澤與交警局局長的兒子,那可是哥們,稱兄道弟的哥們,別說只是逆個道,就是撞個車,以兩人的關係,人家都會給你擺平。

於是,在得到張澤的指示後,阿彪連看都沒有看一下左邊的路況,直接將方向盤一個左旋,將車頭駛入了逆向車道。

“嘭!”

然而,下一刻,一道聲響傳出,張澤他們的車子一個巨震,好在車子的安全性能較好,車內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不過,車頭,顯然是撞到了一起。

“怎麼回事?”

見狀,張澤直接拉開車門,下了車,同時下車還有阿彪、柳御中。

“連長,撞車了。”

士兵一臉緊張道,他們的車子,跟在軍卡的後面,車距保持在五十米開外,然而,卻是沒有想到,開的好好的,半路就突然冒出一輛逆向行駛的車來,好在士兵的反應速度夠快,否則,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走,下去看看。”

徐剛開口,此時,也是推開車門,下了車。

然而,剛一下車,張澤帶着阿彪就衝上了前來,一臉的怒氣。

“你們怎麼開車的,你看看,把我的車都撞成什麼樣了,這可是我才新買的,二百多萬呢。”

一上前,張澤就大聲吼了起來,如是能夠把別人吞下去一般。

聞言,徐剛順着張澤手指的地方看去,發現其實問題並不是很嚴重,破了一個車燈,刮花掉了些漆,其它什麼,都沒有損傷。

“這位先生,你的車逆向行駛在前,所以,按照交通法規,這個責任,在你。”

徐剛開口,因爲有着任務在身,所以,並不想在這個事情上浪費時間,這個撞車,本身就是對方的過錯,逆向行駛,有理在據。

“呦,當兵的怎麼了,穿着軍服就以爲老子天下第一了,我告訴你,今天要是不賠我這車子, 或者拿個幾十萬來,想都甭想走。”

張澤叫囂道,在他看來,面前這兩人,就是一個當兵的,雖說這個跟他說話的人,掛着連長的軍銜,但是,依然被張澤給徹底無視掉了。

“賠車,幾十萬?”

徐剛一聲冷笑,身爲軍人,自然是有着錚錚鐵骨,面前這個傢伙,非但無理取鬧,還獅子大開口,不過,徐剛也不想跟他過於糾纏,拿出手機,退後幾步,對着肇事車,拍了幾個照,已備留住證據,只要證明對方是逆向行駛,這理,到哪都說的清楚。

“喂,你想做什麼?”

見狀,張澤可是不幹了,這照片要是被對方留下,真要弄大,翻起老底,保不準自己理虧,所以,大吼的同時,就要上前搶奪徐剛手中的手機。

丫頭,惹定你了! 怎奈,張澤的身體剛一衝出去,徐剛身側的士兵,就一步跨出,伸手攔住了對方。

張澤用力,想要推開前者,然而,無奈的是,士兵站在那裏,腳下紋絲不動。

“阿彪!”

自己用強不行,張澤只能叫來幫手,同時,掏出手機,給他的兄弟李三斤,撥打了一個電話過去,今天這事,要是搞不下來,車子倒是小事,他張澤的面子,在柳少的面前,那可是弱大了。

至於柳御中,站在一旁,沒有多語,眼中閃着精光,顯然,此刻的他,也想看看這張澤在金海市的份量,到底有多大。

然而,柳御中、張澤並沒有注意到,前方那剛剛駛過去的一輛吉普車與軍卡,在緩行了片刻後,打着右轉燈,在路邊停了下來。

“韓老哥,跟你說個事…”

坐在吉普車內,遠遠的,林峯就看見了柳御中,隨即,林峯的嘴角邊,不由露出了一絲邪邪的微笑。 張澤的能耐,倒不是吹的,一個電話打了沒多久,兩輛警車就拉着警笛,呼嘯着駛了過來。

毛愛武最近過的有些憋屈,看着那些比自己晚入交警局的小輩,一個個升職的升職,加薪的加薪,而自己呢,就如角落處的一塊茅石,無人問津,原因毛愛武自己也檢討過,不會做人,不會馬屁,最主要的,還是數月前,局長兒子的升職辦宴,送的紅包不夠厚實。

“張少,不好意思,讓你等久了。”

李三斤剛一從車上下來,就一眼看到了張澤,小跑過來,一臉的諂笑,開口道,李三斤,一米六五的個子,體型很瘦,警服套在身上,感覺一陣風兒都是能夠把對方給吹倒。

“李兄,這一次,又要勞煩你了。”

見到來者,張澤的眼睛眯成一條線,顯然,從兩人的對話中,可以聽出,彼此間相互認識。

當然,對於徐剛兩人,李三斤還是有些微微驚訝的,畢竟,對方穿的是軍裝,特別是徐剛,還是一個帶軍銜的。

只是,這種驚訝,也就短暫的一剎,軍不幹政,特別是在交警的面前,無特權可言,另外,一個小小的連長,與張少相比,還不足以讓他李三斤重視。

不過,這李三斤雖說有些渾,但是,眼力勁還是有的,眼下這一起兩車相撞的事故,明顯是因爲一方逆向行駛而造成,也就是說,理虧在張澤一方,但是,兄弟有事,怎能不幫,再者,這張澤,可還是他的搖錢樹,他的衣食來源。

在想通這一點後,李三斤很有派頭的一揮手,向着身後的幾人,吆喝道。

“你,你,你,去量一下地面的剎車痕跡,我看這很可能是因爲超速行駛而導致的兩車追尾。”

李三斤的聲音落下,那幾個被他點到名的交警,立即明白了過來,隨即,便就煞有其事的忙乎了起來。

“追尾!”

一旁,徐剛差一點沒笑噴,顯然,對方那是一丘之貉,估計平日裏,也沒少幹這種缺德事。

“李隊,這,這明顯是對方逆向行駛而……”

毛愛武從學校畢業後,就一直在交警局工作,這麼些年來,不論是對於各種交通法規還是現場的勘察經驗,都十分熟絡,而眼前,明顯是因爲一方突然逆向行駛而造成的相撞,怎麼可以被定論爲是追尾呢?

這可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性質,追尾,責任那可全部在後者。

“閉上你的嘴,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然而,毛愛武的話才只是說了一半,李三斤就已經一聲怒吼的喝止了道。

“可?…”

毛愛武還想說些什麼,卻是被李三斤給一眼瞪了回去。

“不想在交警局混了是不?”

這是赤露露的警告!

“李兄,來,我給你介紹一位大少。”

此時,張澤走了過去,拍了一拍李三斤的肩膀,打斷道,顯然,對於剛纔李三斤的事故認定,張澤很是滿意。

“大少?”

聞言,李三斤倒是一驚,能夠讓張家張少尊稱爲大少的人物,想來,來頭一定不小。

而此時,李三斤也注意到了站在一旁,一直從未開口的柳御中,阿彪李三斤認識,那麼,無疑,張澤口中的大少,顯然,就是面前這個男子,或者說是青年。

“李兄,快見過柳少!柳少,這是李三斤。”

張澤介紹道,心中有些樂呵與得意,顯然,這李三斤沒有弱了他的面子。

“啊!居然柳少,哎呦,真不好意思,剛讓柳少看笑話了!“

聽到張澤介紹說面前之人,是柳少時,李三斤的臉上,滿是不敢相信,柳少的大名,在金海市,雖然並不怎麼盛名,但是,一些有着想法的人,還是頗爲留心和關注的。

而李三斤,便也同張澤一般,是有想法的人,所以,在知道柳御中的身份後,李三斤的臉上,立馬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隨即,說着,便就躬起身子,從上衣口袋中,摸出了一包軟中華。

“來,柳少,抽支菸。”

軟中華還未開包,李三斤當着柳御中的面,撕開一角,將整包煙遞了過去。

“呵呵,李隊長客氣了。”

見狀,柳御中輕笑一聲,隨即,便就伸手從中抽了一支,身旁,張澤則是在這個時候,連忙摸出打火機,點燃之後湊了上去,無疑,這馬屁,那可是,拍的呱呱響。

然而,誰都沒有注意到,就在這時,有着一個身形,穿過馬路,向着這邊,跑了過來。

“咋滴了,咋滴了?啊!堵在這,還讓不讓後面的車子過了!”

林峯人未到,這聲音,卻是已經響了起來。

其實,這車道,是三車道,如果有人急着要辦事,完全可以走另外的兩個車道,畢竟,徐剛的車子與張澤的車子,是車頭相撞,僅僅只佔據了靠近一邊的一個車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